【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轻舞】难忘那段岁月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4:06:01
我记事时,我只知道我外婆家住在现在的三伏潭镇老街。如今,那乡镇城市中城中小街,青石板铺就的小路,印证了小街的历史。小街往东走第二家,就是外婆的家。   外婆常年在码头上卖汤圆维持生计,由于码头生意好,外婆的汤圆总是供不应求,因此便让同行也暗中嫉妒。我们家住农村,妈妈每月逢一号和十五号都会带着我到外婆家当助手。每餐我们都有丰盛的炒猪肠和猪肠汤。不过我总是疑惑,街上不是有猪肉卖吗,为啥外婆只做猪肠菜。原来外公是公社供销社一名职员,他有一好手艺,会刮猪肠。外公刮的猪肠从来不断,每副猪肠刮下来,外观上看起来漂漂亮亮,重量上用尺子量不多不少,很合标准。其实,我们吃的猪肠都是外公从每副猪肠预留的下脚料上切下来的,但是在那三月不知肉味的年代,那已算得上是平民百姓的奢侈品了。疑惑归疑惑,但我爱吃猪肠子。我也爱去外婆家,因为外婆家每天有猪肠子吃,我家就没有。半年不见猪肉上桌,实在是不愿意呆在家。   记得有一年秋天,妈妈带我到外婆家,路过一片红高梁地,我看到许多人吃红高梁杆,我也学着吃,那杆儿比现在的蜜还甜。于是妈妈也随手扯了几根,然后折断成一小节,放进红布包里。她告诉我唱了一首歌谣给我听,大意是:高梁杆,杆高梁,我背着包裹看舅娘,舅娘问我是那里人?我是舅娘的亲外甥。到了外婆家,饭桌上我又见猪肠,迫不及待地用手抓,妈妈看到舅娘的一脸不高兴,马上提醒我唱首歌给她听,我很快放下用抓猪肠的手,拍着手唱起了歌谣。此时的餐桌上一片笑声。说来也奇怪,我由于常吃猪肠,拉肚子的习惯也好了。外公见我原先瘦瘦的样子,到他家过一段时间就面色红润,知道是猪肠的功效。于是只要是我到他家,他都会亲自主厨做猪肠莱。可是好景不长,供销社发现外公每副肠斤两不够数,便产生了怀疑,后来在暗中监视,发现外公偷来公家猪肠,很快大会小会对外公进行批斗,无线上纲,全家人下放农村劳动改造。从此,妈妈再也不让我去外婆家,也不准吃猪肠了。舅父和舅母也很少与我们家来往。我小不谙世事,妈不让去,我却偷着去,我去跟外公放牛,我去跟外婆扛锄头。反正玩个够才回家。   谁说女儿不思娘家,妈妈嘴里说不再让我去外婆家,可她每次都从我口中了解外公和外婆的身体及其它方面的一些情况。有一次,听我说外婆病了,妈妈夜里偷偷去看外婆,有时天亮才回家。后来外公的事通过街坊的通融,又回到了原单位。猪肠事件得已了却,亲戚一家也重归于好。我初中升高中时,外公得了肠癌,而且送进了镇医院。我和妈妈天天去医院看望外公。外公见到我总是笑哈哈地问我功课学习情况。一点也看不出他还是重病人的样子。一天,我打完一场球,去看外公,外公见我壮如一头牛,那凹陷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然后会心地笑着。后来我听了外公和妈妈一场对话,外公说我小时候,肠胃不好,只有猪肠是唯一克星。我现在才知道外公的一场劫乱全是为我,都是猪肠惹的祸。我想着外公对我的爱,眼泪吧答吧答地流。外公住院期间,我总觉得外公好好的,是医生学术不精,误诊了。有时看到主治医生总是恨恨的。直到有一天,我看到外公骨瘦如柴,被病房确认最不卫生的病人,临床的病人要换房,我才意识到外公真的病倒了,可能活不到多时了。我也确信医生诊断正确,对主治医生毕恭毕敬。外公,每次从昏迷中醒过来,见我还在他身边,他总是会强装无事,告诉我要考上好中学,等他做拿手的猪肠汤给喝。我强忍着悲痛,去认真复习,参加中考。可是等待我考试完毕,外公却离开了人世。外公带着不舍的爱,离开了我们。我不负外公所望考上了一所重点中学。妈妈按照外公的遗嘱,代他为我做了一碗猪肠汤,亲手送到我手中,我忍不住对外公的思念,双膝跪在妈妈的面前,长跪不起,泪水直挂两腮,将碗高高地举起,哽咽道:“我一定不忘外公的恩,做妈妈的好儿子。” 武汉癫痫病最专业的医院是哪家哈尔滨看羊羔疯哪家靠谱黑龙江治疗儿童癫痫的费用高吗山西羊癫疯可以治好吗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