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暧昧的话 > 正文

【江南家】父母的下午时光(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38:55

想起家,就想起父母。

我们从小到大,家始终没变,简单宁静,粗茶淡饭。回到家,就回到童年。

而我的父母,却一年年变老,不知不觉白发参差,腰腿迟钝,老眼昏花,言谈话语中讲的都是从前事。

从前的事,他们记忆犹新,一些细节、一句话、一个笑容,在他们的脑海里深刻、温暖,谈起的时候,娓娓道来,毫不夸张,就象讲一个故事,平平淡淡,却滋味悠长。

下午的阳光照进房间,父母坐在沙发上,安宁、随意,享受午后温暖的气息。当想起一件往事,父母便你一言,我一语,回味当时的情景和人物,偶尔相视一笑;又或者沉默无语,安静地看着对面墙上斑驳的树影,寂寥成一幅画,只有时光在悄悄地流淌。父母说,他们喜欢这样的下午。

这样的下午让生命放慢了脚步,不急不燥,从容自如,有时间面对以往的日子,沉淀一份匆忙的心情。这种时候,我常反躬自省:还没有好好为父母做件事,双亲就老了,走不动了。多少不经意的过往,父母的健康、美丽和梦想为了我们悄然流逝,仿佛于朝夕之间,不复再来,想想真的令人心酸。

我和小妹计划带父母出去旅行,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可是父母不同意。除了身体原因之外,我知道,父母不愿意连累我们,即便高龄后行动多有不便,他们也很少麻烦子女,生怕影响我们的工作和生活。父母就是这样,一辈子辛苦操劳,替我们想得多,替自己想得少。现在,他们只想在家中相守,与宁静的午后,彼此坐下来,好好享受陪伴的光阴,即使什么也不说,有对方在,便好。

在父母的回忆中,工作上的喜怒哀乐占大部分,其次就是家庭琐事及孩子们的成长,很少谈及自己。其实我知道,父母为这个家牺牲了很多对他们来说十分重要的东西。母亲的身体原本健康硬朗,在我出生那年,父亲随部队开赴西北大漠,两年时间没有回来,母亲一人带着我和哥哥在北京生活。正值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工作任务和政治运动比较多,母亲实在忙不过来,就咬咬牙雇了一位六十岁的老太太照顾我们兄妹。为了凑齐每月的抚养费,母亲省吃俭用,缩衣节食,经常挨饿受冻。后来又赶上三年自然灾害,长期的饥饿与营养不良,让母亲浑身浮肿,身体越来越糟。自那以后,母亲一直生活在疾病中,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家中经常弥漫着中草药的味道。因为母亲身体不好,又因为我们年幼需要照顾,父亲毅然放弃调往北京总部的机会,心甘情愿留在西北,留在母亲和我们身边,每天忙完工作忙家里,做饭、洗衣、熬药,还要带母亲外出看病,那份苦,那种累,父亲从来没说过。

又一个温馨如水的下午,看着窗外渐次泛黄的银杏树,父母对我讲起我小时候的事情。我不知道或者说已经忘记曾让父母操心动怒的许多情节,但我的任性、倔强,一度确实是他们最大的担心。多少年过去,现在我已为人妻、为人母,两鬓华发徒生,但在记忆深处,仍有三件事让我感到愧对父母。

第一件是因为小妹。小妹三岁那年,我已十二岁。暑假的一天,同学相约出去玩,小妹也要去,我嫌累赘不愿带她,好言相哄让她在门口与其他小朋友玩。走了半路,一回头,发现小妹跟在后面。我让她回去,她咬着手指一声不吭。我们继续往前走,一会儿再回头,她仍然跟在后面,我不高兴了,喊着让她回去,她有些害怕,但依然不动。我恨恨地冲她吼起来:“好,去吧,你去吧,我回去。”说完不顾同学相劝,扭头往家跑。小妹在身后喊着:“姐姐,姐姐。”我不回头,越跑越快,小妹的声音渐渐变成哭腔,越来越弱。快到家门口我停下脚步,转身看见小妹摔倒在地上,笨拙地爬起来,满脸尘土,边哭边喊:“姐—姐,我—不去—了,再也—不—去—了”……。母亲回来见小妹鼻青脸肿,膝盖也蹭出了血,第一次把我臭训一顿,我因心中委屈、难受与母亲顶起嘴来。那天的晚饭我没吃,我知道我错了,但嘴上就是不服软。很晚了,母亲没有睡,把饭菜热好,送到我床前,轻声说:“起来趁热吃吧”。

第二件是我的少不更事,现在想起还愧疚无语。十三岁的时候,我和哥哥随部分部队子女去西安上学。有天晚上,睡至半夜,忽被人喊醒,说家人来了,等着见我。当时睡得迷迷糊糊,想也没想便说等明天吧。第二天,哥来找我,告诉我父母来了,天没亮又走了,留给我一包渗出油花的点心。哥问:“你为什么不见爸妈?妈身体不好,赶过来多不容易呀。”我嗫嚅着,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来,捧着那包糕点,痴痴地站了半天。事后得知,那次是父亲带母亲去北京看病,专程来西安探望我和哥哥,我竟然让父母失望而归。寒冷的冬夜,父母当时的心情应该比冬夜还冷吧。事隔多年,重提此事,父亲说:“那回路上不顺,赶到学校已是深夜,就想见你们一面,还给你买了最爱吃的点心。”父亲一点没有责怪我,反而对我说:“若不是你妈有病,家里实在顾不上,哪能让你小小年纪去外地读书呢,是我们亏欠了你”。

第三件是我怨过父亲。步入花样年华,我与许多女孩一样,开始关注自己的形象,喜欢穿好看的衣服。母亲说:“女孩子就应该爱美,这是天性。”父亲听了却不乐意:“要我看,女孩子首先是稳重,穿衣整洁朴素就行,别去追求花里呼梢的东西,不好看。”父亲是个军人,在这一点上他坚持己见。每次出差,他会给我买回一两件大众服装,不是灰色就是蓝色。看到同伴身着漂亮衣裳,自己心里又羡慕又郁闷,郁闷父亲的观念太老旧,一点儿也不理解女儿的心。当父亲把新买的衣服交给我,我满不在乎地扔在床上,噘个嘴,不想说话。父亲看在眼里,什么也没说。后来有一天,他带回一件亮绿色上衣让我穿,说是托人买的。我有些惊讶地看着他,父亲略显不好意思地说:“春天就要来了,绿色就是春天的颜色”。那件衣服我穿上很合体,也很漂亮。父亲一言不发,一直看我在穿衣镜前走来走去。那天,我欢喜不已,偶一回头,见父亲微笑着,眼角平添许多皱纹。再后来,我出嫁了。婚礼的前几天,父亲托人从北京买回一套嫁衣,上身是紫红色中式对襟褂,下身是藏蓝色长裤。虽然简单,与我已是心满意足。那天晚上,父亲坐在沙发上,面容显得疲惫苍老。他把我叫到跟前对我说:“昨天去商场见到一枚胸针很不错,你去看看,喜欢就买下吧,别嫌贵。”说着将钱塞进我手里。我不敢抬头看父亲,嘴上“嗯、啊”着却说不出一句话,然后,转身进了卫生间,把毛巾捂在脸上,半天没有出来……

癫痫患者有打人的情况发生吗在郑州导致成人癫痫的病因有什么怎么治癫痫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暧昧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