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春秋】坝上的思考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8:22:48
破坏: 阅读:1473发表时间:2014-07-08 21:26:59
摘要:站在坝顶的我们凝望着走过的来路,这条路正象一个长长的破折号指向我们出发的方向,而坝上的漫漫江水更象一串意味深长的省略号,在茫茫的湖面上摇摆、荡漾。 我在思考,回去的我们还是原来的坝上人? 谁才是真正的坝上人? 有没有永远的坝上人? 何日我们也能成为坝上人?

“我想那不过是一堵钢筯混凝土厚墙罢了,两岸只是一些悬崖峭壁,大坝不过是一个木闸,插在连一点儿轻波也掀不起来的泛泛江水里罢了。坝下的水平平淡淡地流着,水里的鱼虾不见得因为修了大坝而养得更肥或游得更快,两岸的青草不见得因为修了大坝就长不出更绿的叶子或开出更艳的花朵。坝上的水不过是有那么一段更深更绿了而已,就象用石块和砂子在小河的桥面下堵了一个小小的水潭,哎呀,有什么好看的?”
   “不,并不象你所说的那么简单,你要知道那是一个大型电站,大坝是用来蓄水发电的!”
   “发电?我想那也只不过是在大坝上安上几个水闸,把蓄水池里汇聚的水流释放出来,冲打在发电机的涡轮上,涡轮旋转起来,电就这样发出来了,如此而已。”
   “我们还是去亲眼看看吧,到了那里,你才会明白很多事情并不象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那么明了;你才会明白我们的想象力有时是多么有限,多么死板;你才会明白不去攀登高峰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山顶的森林里生着什么样的树木,悬崖上飞着什么样的小鸟,你永远采集不到那么纯洁而美丽的雪莲花;你才会明白没有踏上最后一个台阶,你就决不会知道紧闭的宫门是用一把什么样的金锁锁住,门口的狮子迎接你的眼里放射出的是爱情的光芒还是仇恨的火焰。”
   “是吗?”
   “是的,二十米开外,你嗅不到茉莉的芳香;子夜,你听不到画眉的歌唱;没有亲自住过黄土高原窑洞的人,永远不会相信黄河是那么浑黄漫长;没有亲自驾过海轮远航的人,你就不能理解太平洋是那么浩瀚广阔。”
   “好吧,我也去看看!”
   “兴许你还能读出大坝的奥秘。”
   “那么,走,咱们走吧!”
   于是,我和你就向大坝的方向出发了。
  
   不一会儿,我们就到了坝脚——
   “啊呀,多么宏伟,多么壮观啊!”
   “‘噫,吁嘻,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啊呀,你看那空中的缆索,多象展翅欲飞的雄鹰,它的翅膀真的就是钢铁做成的哩。你看,那几十吨重的钢材象小鸡一样被轻轻抓起又轻轻放下。是什么人把这沉重的钢索固定在两岸的山头?什么样强大的力量让这庞然大物随意地左右滑行或上下沉浮?啊呀,这绳索如果断折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你看那坝顶的行人竟缩小为一只鸟影,一只只隐隐约约的小小鸟影,他们什么时候飞了上去的?什么时候会飘落下来?那高耸入云的坝顶就是他们筑巢安居的树梢吗?”
   “我原以为这大坝不过是一堵高挺而厚实的硬壁而已,谁知原来却这么复杂深奥。你看,如果仅仅只是一个严实无缝的墙壁的话,水只能从坝顶倾泄下来,然而这毫无控制的流水又有什么用呢?坝上和坝下的鱼群将怎样穿行于春天的江湖?上游的船只将怎样地通过大坝到达浩瀚的大海远航?”
   “是呀,如果真如我们不屑于想象的那么简单,它将成其为大坝吗?”
   “你看,那么粗壮的钢筋被埋在坝基里,那么坚硬的石块被倾倒在泥浆中。你想,这座大坝不知用去了多少钢筯,多少水泥,多少碎石,多少沙子?你想,这大坝里不知埋葬了多少汗水,多少鲜血,多少白骨,多少生命?”
   “你听,你听听,这是什么声音,象春天的雷声,开山的炮声,战场上的嘶杀声,海面的波涛声。”
   “啊呀,你看,泄洪啦!你看,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九只闸孔,一起开闸啦!”
   “呀,你感到脚下的震动了吗?你,快看那水头,那前方的水头,一百米宽,三十米高,所向披靡,不可一世;你听,你听听,轰隆隆的水注撞在那黑色的岩石上,哗哗啦啦,又散成一团团破碎的水花,呀,水这样冲将下去的话,什么东西不能摧毁呢?啊呀呀,不知下游的人们知道这里正在泄洪吗?”
   “是呀,不久之前下游的水量全被截流,江面几乎干涸,人们也许正在高高兴兴地拣拾贝壳、采集江石哩,呵,他们可曾知道这里正在泄洪?”
   “啊,这么多的水,这么多的水,这么多的水?”
   “呵,不知坝上积蓄了多少水量?”
   “走,咱们看看去。”
   “对,咱们应该到坝顶看看。”
   “走,咱们,上!”
   “‘噫,吁嘻,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我们来到坝上——
   “快看,这是一片蓝色的海洋!”
   “呀!不知这水到底有多深,也不知这水一直退到什么地方去了?”
   “你看,上游的群山埋在水底,水边的船只其实是舶在原来的山顶上的,就象海鸥栖息在礁石上。你看,那只山鹰正从水面掠过,象一只金枪鱼从海浪中跃起,唰地一声,向远处冲去。”
   “回头看,那下游的江水,现在象什么?”
   “就象一丝窄窄的白色飘带,两岸的青山就象美女的发辫,轻风一吹,滚滚水声不就是少女春天的歌唱吗?”
   “真不亏为一个诗人!照你的想象,我们脚下的这座大坝,不就是系住白色飘带的红头绳儿?”
   “对,不过是一根红头绳而已!”
   “我觉得你在读一首抒情的诗歌哩。”
   “不,站在坝顶的我们,并不只是在阅读一首诗歌,我觉得我们在阅读一种伟大的启示。”
   “你是说我们正在读一种伟大的哲理。”
   “对!”
   “那么,请细细讲来,让我听听。”
   “让我们的思绪回到遥远的过去,很久很久以前,这里是怎样的一个地方?是什么人将他的足音第一次落在空旷的峡谷?什么人的汗水第一次滴在这陡峭的悬崖?什么人第一次站在我们脚下的这座山头,说“这里,修一座大坝”?什么人的 心中在如此那么荒凉的那时就有了如此宏大的蓝图?什么样的人在江底掘起第一铲污泥,点响第一阵炮声?什么人第一次在坝基上流下第一滴血,洒下第一滴眼泪?什么人第一时间享受到了大坝落成时激动狂喜的情绪……这些问题在我们未到之前,有谁想过?有谁有资格想过?我原以为只不过是一堵围墙而已,有什么了不起?有什么不容易?我原以为,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建造一座大坝,但是,我们的心中何曾有过这样一个伟大的工程?何曾有过指挥这样伟大工程的设想?你看,要建设这么大的工程需要多少人的智慧和劳动,需要多少泥沙,多少钢材,多少机械?它们从哪里来,它们怎样生产,怎样运输?那么多的人马进入工地,谁是最好的总指挥呢?谁对这些“战士”了如指掌,指挥起来得心应手?哦,我们脚下的这个大坝其实是一个由人类组成的金字宝塔,能够看到整个塔身的人是谁呢?难道不是那个站在塔顶的人吗?站在塔底的人,只能仰视塔身了,看到的只是塔的倒影。”
   “你的意思是说,伟大的是人类的想象力,更伟大的是人类的秩序力。”
   “人类的想象力是伟大的,人类的秩序力更伟大随州那里治疗癫痫病最好。”<佳木斯癫痫病研究医院br />   “但是,人类的想象力有时就是一种无知,或者说是一种‘浪漫’的无知,譬如,在我们没有到达大坝之前,我们总以为大坝是那么简单、那么不值一看,那些大坝建设者们也许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那心里装着大坝蓝图的人也许只是一个普通的‘画匠’而已。”
   “不,这是我们的无知,也正是我们想象力的贫乏,即把复杂的东西想象得过于简单。我们想象飘游天空的乌云里什么也没有,它们不过是飘来荡去的虚无,因此,我们根本就不能想象正是这些茫茫乌云里积聚着多少力量,它们也许即将摧毁一个旧世界,建设一个新世界。所以,我认为人类智慧的最高表现就是它的想象力。”
   “那么,人类的秩序力呢?”
   “所谓秩序力就是人类社会内部建构中强大秩序的稳定力量,它是人类社会最强大的力量支撑。设想,这个大坝的总指挥本是一个无能之辈,那么他指挥得动手下的千军万马吗?假如这大坝的总指挥不是一个而是多个,他们意见不一争执不休,试问,这大坝能建成吗?假如,那些安装工不去安装脚手架,不去安装水泥模具,而偏要去当一个浇铸工,想去扳拉卷扬机的扶手,甚至想去控制泄洪闸的电钮,甚至把总指挥的‘令旗’抢夺过来,在空中胡乱地扬起或落下,试问,这大坝能顺利建成吗?是的,也许旧的秩序将被摧毁,那么随之出现的决不是人们想象的无秩序,而是一种新的秩序,是的,新的秩序一定要战胜旧的秩序,但绝对消灭不了‘秩序’本身,所以,更伟大的是人类的秩序力。”
   “这些就是你今天在坝上得到的启示?”
   “是的,人类的想象力是伟大的,人类的秩序力更伟大。”
   “假如你以后再来坝上,你这样的看法,不会改变吗?”
   “也许以后的我,不再是今天的我。”
   “为什么河南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
   “你难道没有看到,不管有没有这座大坝的存在,滔滔江水不是永远在我们的脚下奔流不息吗?”
   “那么,伟大之伟大,是什么呢?”
   “是水,是云,是历史,是时间,是即使这些坝上人也不能到达的遥远和无限!”
   “……咱们回去吧!”
   站在坝顶的我们凝望着走过的来路,这条路正象一个长长的破折号指向我们出发的方向,而坝上的漫漫江水更象一串意味深长的省略号,在茫茫的湖面上摇摆、荡漾。
   我在思考,回去的我们还是原来的坝上人?
   谁才是真正的坝上人?
   有没有永远的坝上人?
   何日我们也能成为坝上人?
  

共 337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