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美文 > 正文

【古韵今弹征文】你在天堂还好吗_9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0:24:45
破坏: 阅读:1474发表时间:2017-03-30 16:14:10

父亲去世已经九个年头了。
   前些天做了一个梦。我睡在一间大房子里,门突然被打开,就感到父亲推着他那辆半新不旧的老式自行车走了进来,留下了满门的雪花在屋外飘洒。“怎么也不关门!”我有些恨恨地想,起身关门时,醒了。
   父亲刚去世后,我很少梦到他。
   在父亲“五七”的日子,回家上坟。妈妈、弟弟和妹妹都说经常梦到父亲,梦中的父亲还是那套熟悉的衣服、那脸熟悉的笑容。而我却一次也没有梦到。妈说:“你爹肯定放心你。”但经常地没梦到却让我觉得多少有些不安,终于梦到时,又是他骑着那辆老式的自行车送我赶火车。他是那么拼命地骑,我也是很着急的样子。眼看着到了火车站前,却被门卫般的一个人挡住了,好说歹说,他就是不让我父亲送我到火车跟前。在我准备和那人吵时,父亲挡住了我,他只是让我进去,而自己静静地站在那里。那夜醒来,我走到客厅,站在宽大的落地窗前,看着月夜下的城市,默默地想着,好像怎么也想不起来他曾经骑车送过我。
   那次以后,不经常但时不时父亲会出现在梦里,而每次梦中的他其实并不是我看出来的,而是我感觉到的,觉得一定是他。当然,每次醒来时,我都会默默地在床上躺上一阵。而梦中最多的是他和他那辆自行车。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是那个有规律地骑自行车离开又回来的人。每次回来,他总会给我们带些糖果或者是一本小人书。而只要回来,几乎每次都会有人在晚上来敲我们家的院门,说是自家的什么人病得很重,父亲问上几句,也就默默地跟着那些人走了。什么时候回来,我一般都不知道。
   在我十一、二岁吧,现在已经记不清楚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我妈让我骑上借来的自行车,到父亲上班的乡村医院去找父亲,我答应了。从太阳刚出来就出发哈尔滨的专科癫痫病医院有哪些,一直到中午时分才一路打听到了父亲工作的医院。父亲看到我愣了一下,然后急忙给我倒了一杯开水,抓了一把糖放了进去。等我喘匀了气,喝完了糖开水后,才有些结结巴巴地告诉了他家里的事。他只是笑了笑,带我到食堂吃过饭,然后把什么湖北到哪里治羊癫疯好东西给了我,问我能不能回去。当时的我已经恢复了过来,何况路也熟悉了,就重新骑车回到了家。那天天都黑了,有人敲门,我打开院门,是父亲。他一脸疲惫,看到我这才安心地笑了。
   多年以后,当我十岁的孩子坚定地说他可以自己上学,不用我再送他。有一次,我悄悄地跟在他后面,直到看见他平安地进入校门,我才放心离开时,我一下子看见了那天晚上敲开家门的父亲疲惫的脸。可那些年,我正在青春叛逆期,而这期限却那么长,一直到我上大学前,所有的印象中似乎都在和父亲吵架......
   我们兄妹三由于各自的原因吧,结婚相对都比较迟。那些年,父亲明显地老了,直到我们兄妹三在一年之内相继结婚,父亲似乎才一下子有了精神,尽管我们三人的结婚也彻底花光了他本来就不多的积蓄。就在我们兄妹三都有了自己的住房,我父亲也重新说要带母亲到全国各地去游一次,我们也觉得应该游一次时,父亲的病却发作了,是癌症。弟弟带着哭腔告诉我结果时,我甚至都不相信。一家人一起到我家时,尽管父亲还在笑,但笑容里明显地带有不安。到陆军总院检查,结果当然也一样。尽管我们做了所有该做的隐瞒工作,但他毕竟是医生,我们都觉得他可能会知道。那年年前,他的一个大学同学在知道自己得了癌症时,绝食死了。可父亲似乎真不知道,他没有绝食,而是积极地配合治疗。他配合主治医生要求的各种检查,然后做手术,他甚至自己看了看手术方案;手术后的化疗,他也很配合。他应该是早就知道自己得的是癌症,但他总觉得自己会创造一个奇迹吧。他去世的那个月,弟弟打电话说父亲很不好,我请假回到了老家。医院大夫告诉我最好出院,我把这件事告诉了父亲,我看到父亲眼里的光泽渐渐地熄灭了。
   父亲去世后,在父亲的灵前,叔叔们和我们兄妹一起说起父亲,他们都说父亲一辈子就没怎么受过苦,过得值当。我默默地听着,没有说什么。我孩子出生的那年春节,父亲到我家过年。大年三十晚上,我们一起喝了几杯酒,平时我们之间很少说话,但那次他说了,说起了妹妹毕业时,他替妹妹找工作,到各处找熟人,一次中午,晕倒在那个城市的路边。也说起了我工作后,妹妹考上了兰州的一个学校。他亲自送过来时,我请他们吃饭,那顿饭是多么丰盛。而我记忆中的那顿饭,不过是小饭馆里的四个家常菜......
   我们家的太奶奶是个很强势的女人。太爷爷被强盗杀死后,她一个寡妇,靠着在荒年卖姑娘拉扯大了爷爷三兄弟。父亲是她的大孙子,所以他就上了学堂。解放后,到了城里上学。三年自然灾害的时候,奶奶带着二叔和三叔到外地讨饭。每个星期,把讨来不多的一些粮食,让二叔背着送给城里读书的父亲。在高中快到高考的时候,中印战争爆发了,父亲放弃了高考,参加了解放军。可中印战争结束的比发生还快,两年后,他在一次训练中,弄断了胳膊,送到兰州陆军总院治疗好后退伍了。回到家,听说退伍军人也可以参加高考,他考入了兰州医学院。他在大学正赶上大串联,他也因此到全国各地串联了一回。毕业后,他们却没能拿到毕业证,只能担任赤脚医生。直到八十年代初,经过他们多次的交涉,学校这才给他们补发了毕业证,他们也才正式转正。那些年流行农转非,他好像一直在找各种办法,替我们做这件事。后来,在我考上大学时,他也终于弄成了这事。然后就是供我们上学,那时如何更好的治疗癫痫疾病的他一个月工资就九十多,要给我寄六十,剩下的三十多再加上妈妈在医院打零工的钱,算是他们四个人的生活费。等我们都工作了,他又忙着给我们准备成家的钱,可他有的只是工资,所以常看到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好不容易,我们都成家,都在各自工作的城市有了自己的房子,他自己也退休,最小的孙子也开始上学,他准备要实行自己全国旅游的计划时,他却病了。然后就是长达两年多的家、医院、各种各样的药、日见一日地消瘦......
   父亲去世前,我和家里人一起在医院看护了十几天,在家看护了几天,然后是父亲的葬礼。等我和妻子一起回到自己家时,我比去之前瘦了将近二十斤。常常睡不着觉,我会想,要是根本就不治疗,而是用那些钱,让他和妈一起到那些他曾去过的地方再去一次会不会更好?
   父亲去世已经九个年头了,留在我记忆里的是他永远的微笑。
  

共 245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