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墨海】谁动了我的鼠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22:03
40岁的西门逸在这所大学任教已经五年了,带过两届硕士研究生,今年有望成为博士生导师。每届学生都会在评教的时候给他打高分,因为他专业课讲得生动有序,条理清晰。在学术研究中,他能站在国际领域的前沿展望专业发展动态。他在国家级核心期刊发表的论文总会引起学术界的关注。   如果有人说,西门逸长得帅,在这所大学认识他的人都不会反对。他身高1.81米,身材健壮匀称,头发浓密,国字脸上浓眉如墨,眼似寒星,鼻直口阔。如果有人说,西门逸生活作风有问题,认识他的人都不会认同。西门逸的妻子蒋韶涵是本市一家上市公司的会计,还在几家小的商业公司兼职。她长得算不上漂亮,可是柳眉如黛凤目含情,顾盼之间就会有几分动人之色。两个人有个8岁的小可爱,西门逸为女儿取名为西门美兰。蒋韶涵的公司经常加班,照顾女儿的任务自然就落在西门逸身上。西门逸成了朋友圈中的模范丈夫。很多做妻子的想让丈夫多做点家务的时候,常常把这句话挂在嘴上:“你看人家西门逸……”   朋友们分析,这无聊的诽谤信不会对西门逸的生活造成影响,不理它,它可能会自动消失。见怪不怪其怪自败。   西门逸独自来到馨苑酒吧,挑了一个不太显眼的位置坐下。听着台上摇滚歌手快节奏的演唱,看着调酒师优美潇洒的动作,他有些许的不适应。手里拿着一杯鸡尾酒,慢慢咂摸滋味。当罗莉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他已经有些醉意。罗莉一改往日简约的学生装束,长发卷曲蓬松,拂过化过淡妆的白里透红的脸颊,水样的明眸闪着柔情。一件V字领的黑色雪纺短身连衣裙,衬托着她女性的绰约与娇媚。罗莉举起酒杯向西门逸示意的时候,西门逸的心忽然漏跳了一拍。   西门逸看着罗莉,思绪却飘向了江南。在梅子成熟的季节,连绵不断的阴雨,深巷竹篱的小院,樱花树下,一个清丽的倩影,一个回眸浅笑,花落如雨,人面如花……软语轻轻划过耳畔:“西门哥哥,我等你……”   “老师,我敬你一杯!”罗莉的声音显然让西门逸有些意外,他手一抖,酒溅在杯外,顺着杯壁流过手背。罗莉拿过餐巾纸轻轻地为他擦拭,西门逸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罗莉又一次举起酒杯:“老师,我敬你!”两人一起把杯中酒一饮而尽。罗莉说:“老师,见到你很高兴!”西门逸有些慌乱:“我也是!”“我最愿意上您的课。您风趣的语言、清晰的板书和精准的知识都让我佩服!您的课我从来没有迟到更没有缺席,听您讲课真有如坐春风的感觉!”西门逸虽然经常听到这样的夸奖,可是今天听到罗莉这么说,心里格外受用。   西门逸从酒吧出来的时候,已经是路灯闪亮,星辉暗淡。半个月以来,他第一次心情如此轻松。马路上深深浅浅的影子,像是淘气的孩子的涂鸦,又像是跳舞的精灵。他也想手舞足蹈,也想高歌一曲。想和苏轼一起举杯邀明月,更想同李白一道月下翩翩舞!   回到家里的时候,妻子蒋韶涵已经进入梦乡。夜色笼罩的都市朦胧而又神秘,闪烁的霓虹仿佛是都市的眼睛,透过夜幕窥探人心灵深处的隐秘。西门逸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熙来攘往的车流,突然生出要逃离此地的冲动。      二   最近,西门逸加了一个名叫“梅花三弄”的网友,对方的验证信息是“罗莉”。渐渐地,西门逸习惯了与罗莉在网上交流。罗莉就像一阵清新的小雨,让他烦闷的情绪逐渐安定;罗莉又像一朵解语之花,让他单调的生活逐渐精彩。西门逸都没有注意到,自从和罗莉成了网友,一个多月过去了,邮箱里再没出现过匿名信。   学校领导让西门逸到南方某省参加一个学术峰会,有一个星期的时间,西门逸都在为这次峰会准备发言材料。在这期间,他没有时间在网上和罗莉聊天。在出发的前一天,西门逸登陆QQ,却发现罗莉并没有在线,“梅花三弄”的相册有了更新。出于好奇,西门逸查看了好友相册。一个名为“我的宝贝”的相册,看得西门逸心惊肉跳。   那是一组男孩的照片,从五岁到十五六岁,成长的过程清晰可见。这个浓眉大眼的男孩子简直就是西门逸的翻版!西门逸给“梅花三弄”留言:“请问这是谁的孩子?他多大?”对方没有理会。   西门逸感觉有个无形的网正从天而降,慢慢地要把他困住,他不知道会有什么事情等待着自己。他的心飘在空中无所依托,他的精神在火上炙烤疼痛难忍。   蒋韶涵的手机上出现了一组照片:在光线暗淡的酒吧,西门逸和罗莉对面畅饮,两人挨得很近姿势暧昧;西门逸和一个男孩亲密合照,酷似亲父子。这组照片,让蒋韶涵震惊、愤怒!回想当初,31岁的西门逸只身来到这座城市,以不同凡响的学术见解和出类拔萃的课堂应变能力,博得了蒋韶涵的父亲前任校长蒋任初的青睐,不仅大力提拔西门逸,而且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他。当时的西门逸虽离异但无子女,29岁的蒋韶涵爱慕西门逸的才华,不计较他曾结过婚,不在乎他一贫如洗,与他携手步入婚姻的殿堂。西门逸对于蒋家父女的深情厚谊,感激在心,也曾在新婚之夜向妻子保证: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面对妻子的质问,西门逸百口莫辩。一句“相信我,这都是误会”怎能平息妻子的愤怒!西门逸强制自己冷静下来,对着妻子缓缓开口:“最近发生了好多事,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了什么。明天我还要参加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你等我回来,我们共同面对一切!”蒋韶涵怒气未消,可是看着日渐消瘦的丈夫,心里一软,幽幽地说:“无论怎样,我等你回来,给我一个答案!”   在飞机场的候机大厅,西门逸看到了在座椅上拿着手机正在听歌的罗莉!西门逸疾步走上前,口气不善地说:“罗莉,你怎么在这里?”罗莉看到气愤至极的西门逸,不慌不忙的摘下耳机,关上手机。很有礼貌地打招呼:“西门老师好!”西门逸不耐烦地挥了一下手:“我想问你,发到我妻子手机上的照片是怎么回事。”罗莉淡然一笑:“我认为一个称职的丈夫,就要让妻子知道自己的一切!”“难道这一切都是你做的?”罗莉镇定地点了点头。西门逸气得脸都白了:“你为什么要害我?信不信我告你一个诬陷罪?”罗莉给西门逸一个甜蜜的微笑:“这次我要和你一起去南方,见一些你想见和你不想见的人。然后,你想怎么告我,都悉听尊便!”   西门逸有些疑惑地看着罗莉,真看不出这个年轻的姑娘背后还能有多少隐秘,如果这些隐秘与自己有关,那么,她又是什么人呢?      三   江南水乡,烟笼画桥,春水碧透,呢喃的燕子穿过雨幕划一道剪影,艳艳繁花探出篱墙洒一缕芳香。西门逸紧锁的眉头与这美景不甚和谐,罗莉的青春靓丽却与这秀色可餐的景色相得益彰。   西门逸匆匆结束了学术会议后,立即与罗莉来到这座江南小镇。虽然时过境迁,可是那些刻骨铭心的记忆一下子占据了西门逸的脑海。那粉面含春的笑靥,那梨花带雨的清愁,那魂里梦里都渴望的拥抱,一时间,如汹涌的潮水冲开了记忆的闸门。   临湖而建的听雨轩里,罗莉和西门逸每人一盏碧螺春。罗莉看着水中的茶叶飘动沉浮,沉吟片刻,又望向陷入沉思的西门逸。她轻声地问:“您是否记得这里?是否记得曾经和你一起品茶的人?”   西门逸被这句话惊醒:“你认识梅映雪?”   “我是梅映雪的表妹。”   “难怪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有似曾相识的感觉!梅映雪……她现在过得好么?”   罗莉端起茶碗,慢慢走向窗边,凭栏向外眺望。西门逸跟过来,又急切地问了一句:“你姐姐现在好么?”罗莉转过身来,叹了口气:“她好不好已经与你无关!”   “既然与我无关,为什么让我到这里来?”   “是为了让你还我姐姐一个清白!”   西门逸一脸无辜,罗莉面露怒色:“当年你为什么和我姐姐离婚?为什么离婚后马上离开这里?”   西门逸闻听此言,痛苦得脸上的肌肉一阵抽搐:“我和梅映雪是青梅竹马,小学、初中、高中、大学,我们一起走过。风大的时候,她躲在我的身后;雨急的时候,她趴在我的背上。花开的时候,我们一起吟诗;月圆的时候,我们相望守候!第一次对她说\\\'我爱你\\\'是在听雨轩,向她求婚还是在听雨轩。她说,听雨轩是我们的媒人,所以重大的节日都要来这里品茶。结婚后,我们的日子虽然清苦,可是乐在其中。她怀孕了,我喜出望外!天天盼着宝宝出生。可是,她生下来的孩子却不是我的!我那么爱她,她却欺骗了我!我受不了这样的打击,离婚后,选择了逃离此地!我尘封了这段痛苦的记忆,可是,你却残忍地把它挖出来,让我受伤的心再次鲜血淋漓!”   罗莉不为所动:“你怎么确定那孩子不是你的?”   “他长得不像我,朋友们都嘲笑我。我心里没底,就偷偷地做了亲子鉴定。”   罗莉的嘴角现出一丝苦笑:“你知道,你走了之后,我姐姐就投水了么?”   西门逸吃惊不小:“她死了?”   “被人救上来了!”西门逸松了一口气。   罗莉接着说:“我姐姐那么爱你,她的眼里她的心里怎会有别人的位置!她只想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   西门逸糊涂了:“难道我冤枉了她?”   “你走了的第二年,县医院给姐姐来了一个通知,让她带着孩子去做亲子鉴定。结果证明,姐姐生孩子那天,医院的护士把孩子送错了床位。你们的亲儿子找到了!”   西门逸闻听此言悲喜交加:“难道说,你空间相册里的男孩儿就是我的儿子?”   罗莉淡淡地说:“他的确是你的亲生,可是他能否认你这个父亲,我还不知道。”   “我能见见他们么?”   此时,听雨轩门口站着一个三十八九岁的女子,她面庞白皙,眸子如深潭,卷曲的长发在脑后松松地挽了一个美人髻,一袭绿色波西米亚长裙飘逸若仙子,她丹唇轻启:“西门哥哥……”西门逸看着这个让自己想得心疼的女子,眼睛里燃着爱的火焰,他大步走过去,张开双臂紧紧地把梅映雪抱在怀里。思念、忏悔、爱恋都凝聚在这热烈的拥抱中!   罗莉看着这对苦命的鸳鸯久别重逢的拥抱,禁不住泪如雨下。她从门外领进来一个英俊少年,西门逸和梅映雪同时回头,同时张开双臂,三个人幸福地拥抱!      四   在返程的飞机上,西门逸望着窗外,晨曦覆盖的云层,绚烂如织锦。他此时的心情有点儿像浮云飘忽不定。梅映雪,一个娇弱的女子,承受着自己给她带来的屈辱,背负着家庭的重担,把一个奶娃娃抚养成人。当西门子乔有些生疏地喊出“爸爸”的时候,西门逸的愧疚多于幸福。自己配当儿子的爸爸么?他生病的时候,学校开家长会的时候,被人欺负的时候,爸爸在哪里呀?生活跟自己开了一个多么大的玩笑!   罗莉静静地看着西门逸,他曾经是她的姐夫,是她的偶像。姐姐和他离婚的时候,自己还小。她和姐姐一样恨他。当萝莉发现西门教授就是自己的姐夫的时候,复仇的火焰燃烧起来。她接近他的唯一目的就是让他尝尝被人欺骗被人诬陷的滋味,最好是让他妻离子散。可是,越接近他,越发现他的好,最终还是给了他一个忏悔的机会。   罗莉看得出来梅映雪对西门逸的爱有多深。西门逸的一个拥抱,一声“对不起”,就让梅映雪的千年寒冰瞬间就化作一江春水。罗莉真希望西门逸能重新回到姐姐身边,可是姐姐都没有为难西门逸,自己还能怎样呢?   乘务人员的提示语响起:“旅客们请注意,飞机马上抵达H市,正在降落。大家不要解开安全带,手机不要开机。谢谢您的配合!”   当西门逸和罗莉走下舷梯,来到候机大厅时,蒋韶涵和西门美兰的笑脸如盛放的百合。西门逸快步向前:“你们怎么来了?”蒋韶涵嗔怪:“如果不是罗莉,我还不知道你今天回来呢!”罗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你们一家团聚吧,我男朋友接我来了!”说完转身离开。   西门逸抱着美兰,美兰嘟起小嘴,在西门逸的脸上亲了一下:“爸爸,我想你了!”西门逸笑着说:“还是我闺女会说话,不像你妈妈,见面就抱怨!”蒋韶涵接过孩子:“美兰,爸爸累了,下来自己走!”美兰听话地下地,跑在前面。   蒋韶涵看着西门逸:“这次去南方收获不小吧?”西门逸说:“会议开得很顺利!”   “我是说,见到你的前妻和儿子了吧?”   西门逸吃惊不小:“你怎么知道?”   “罗莉把一切都告诉我了。她把你们的合照发给我了。我想知道你怎么处理这件事。”   西门逸看着自己的妻子,她明显地瘦了。看得出来这件事对她的影响有多大。西门逸心疼地抚摸了一下妻子的脸:“韶涵,我已经对不起梅映雪了,不能再对不起你。”   蒋韶涵暗自松了一口气:“梅映雪也够不容易,这么多年一个人带大一个孩子,真是难为她了。”   “这正是我想和你商量的事。我对他们没尽到做丈夫做父亲的责任,现在要补偿他们,也要争取你的同意!”   蒋韶涵说:“你在我身边,我就比她幸福。经济上的补偿是应该的!你的儿子也是我的儿子,他想到这里来生活我也没意见!”西门逸的心里一阵激动,紧紧地抱着妻子:“韶涵,谢谢你!”   蒋韶涵脸上飞起红云:“快放手,这么多人看着呢!”   郑州癫痫病哪里治很好武汉看羊角风好的正规医院哈尔滨看羊癫疯哪看得最好哈尔滨有多少家医治癫痫病的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