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柳岸•春】妈妈的菜园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45:24
摘要:妈妈的小小菜园,深深地留在我们记忆的长河里,它是年老的妈妈戴着老花镜,亲手绣出的一幅翡翠般的画卷。小小的绿色菜园,胜过那万紫千红的瑰丽花园 一直没离开米兰小区带花园的一楼,因为妈妈喜欢一楼。她常说,住十几层或二十几层高的房子,就像住在云里雾里,总有飘飘摇摇的感觉。住一楼好,推门就进,迈歩就出,简单省事儿,心里也踏实。   耄耋之年的老妈妈,何止是喜欢一楼,她更喜欢一楼自带的花园。说是花园,其实,那三十多平米的花园,除了一只孤独的吊椅外,再也找不到当初花园的影子了。因为那里,早已变成了老妈妈开心的小菜园。   闲暇的时候,老妈妈总会站在楼窗内,向窗外不停地张望,笑微微地看她小菜园里的那些“杰作”。这时,我从她沧桑的脸上,看到的全是些惬意和喜悦。从妈妈那些简单的表情里,我感觉她更像一个快乐单纯的孩子。   是的,妈妈就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老小孩儿”,一个守着菜园的“老小孩儿”。   三十几平米的菜园里,被妈妈整理得井然有序。她把较矮的韭菜、菠菜、油菜、樱桃萝卜等种在菜园的南侧,较高的黄瓜、丝瓜、豆角种在北侧,南瓜种在围栏下。她说这样种植不会相互遮光,谁也不会影响谁。小小的菜园,让妈妈种得满满的,不留一点空隙。近看,小小菜园是各种各样诱人的鲜嫩蔬菜;远看,小小菜园又像妈妈的一幅翠绿的刺绣图。   春天来临的时候,妈妈就开始忙碌了。我们先给小菜园翻土,再按妈妈旨意打好一个个长方形的菜畦,妈妈在每一畦里认真地撒上菜籽,然后,静静地等待发芽。大约是一个星期的样子,樱桃萝卜、油菜、菠菜、黄瓜、豆角就陆续破土而出。   那些菜苗刚刚露头的时候,叶瓣都是鹅黄色,当春风轻轻一吹,阳光热烈拥抱时,它渐渐地又变成了淡绿色。老妈妈毎天都在仔细观察着她的菜苗,就像看着我们小时候稚嫩的小脸儿,盼着快些长大。妈妈走进菜园的时候,是她最开心的时刻,那里种着她的希望,种着她的乐趣。   记得那年春天,妈妈说菜园的蔬菜缺肥,我们准备买些化肥,她却说自家种菜,还是施农家肥好,用农家肥种菜不但口感好,吃着也健康。其实我们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在城区,哪里去找农家肥?但是望着老妈妈,那双像小孩子一样渴求的眼睛,我们无语了。妈妈的那种眼神,像极了我们小时候,求她买一根冰棒儿的表情。   星期天,为了哄妈妈高兴,不让她感到有些失望,我和老婆驱车到郊外,从网上找到了一家有机肥厂。我们买了两袋有机肥放在车里,高兴地返回。谁知到家里停车的时候,才发现满车都是鸡粪味儿。唉,打开肥料一看,主要配料就是鸡粪。无奈,我们只好洗车,吹风,除臭。   其实,为了妈妈的小菜园,为了妈妈脸上的一丝笑颜,那些小小的麻烦又算得了什么呢?过去我们是妈妈的孩子,也总在给妈妈找麻烦。现在妈妈老了,在我们眼里她就是一个“老小孩”,我们不哄着她谁哄她?   妈妈见了那些如意的肥料,满脸的皱纹,笑得像秋天绽放的菊花,“这种肥料最好,用它种菜好吃。”说完,她找一只空可乐瓶,剪掉瓶底,做成了施肥工具,精心地为蔬菜开始施肥。妈妈先是用小锄头沿菜苗一侧,掘出一道小沟,然后,把肥料均匀地撒在小沟里,再用锄头埋上土。我们学着妈妈的样子,开沟施肥。妈妈挥挥手,赶忙说:“你们做不好,还是我自己慢慢来吧,我以前在农村干过的。”说完,她从我手里拿回锄头,要我们离开。   这时,我看到妈妈苍老的额角上,正冒着密密的汗珠,不再年轻的脸颊上,却依然流露出暮年的快乐光彩。在我眼里,几十年来,妈妈一直都在平凡的生活环境里,不断地在寻找幸福和快乐。   小小的菜园,经过妈妈精心地施肥、浇灌后,只用两个多星期的等待,那些小葱、韭菜、菠菜、油菜、樱桃萝卜等,都像翠绿的地毯,悄悄铺满了一个个菜畦。妈妈骄傲地站在楼窗里,向窗外菜畦不停地张望,俨然是在检阅着她的绿装部队。她在不停地微笑着,微笑着,满脸都像写着甜蜜。   在妈妈的笑颜里,菜畦里的各种蔬菜,像疯了一样地猛长。在和煦的春风里,韭菜和小葱用浓烈的气味儿炫耀自己;在灿烂的阳光下,菠菜和油菜肥厚的叶子也在熠熠生辉;而那樱桃萝卜,就像瞪红了眼,你不让我,我不让你地相互对峙着。   这时候,我们开始享受美味儿。妈妈说,“春天的第一茬露天韭菜最香,今天我给你们包猪肉韭菜馅饺子。”下班后,我们吃了妈妈的猪肉韭菜馅儿饺子,味道果然极香,大家都有吃饱了还想吃的感觉。那种韭菜的鲜香,简直能让你尝出真正的春天的味道来。   春天的气温在迅速地增高,菜园里的蔬菜长得又快又好,第一波蔬菜还没有吃完,第二波上架的黄瓜、豆角又开始采摘了。黄瓜正是顶花带刺儿,嫩得让你不忍下手去摘。我只好看几眼满架点缀的灿灿黄花,又转向开满紫花的豆角架,笔直的架豆一串串悬挂在竹杆上,手指粗的竹杆被豆角压成了弓形。再看那些茁壮的西红柿秧上,星星一样的小花里,正在偷偷地作果儿呢。围栏上油绿的南瓜藤上,也都争相竞放着娇艳醉眼的大朵大朵的黄花。围绕它们的是嗡嗡鸣叫的蜜蜂,和翩翩起舞的蝴蝶们。   隔壁花园里的张奶奶,望着妈妈菜园里绽开的大朵小朵的黄花,便风趣地说,妈妈把花园改成了菜园,又让菜园变成了花园。   妈妈有些耳聋,笑眯眯地看着张奶奶,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也不问说什么,只管随意揪下几条顶花带刺儿的黄瓜,再拔一些油菜,像往常一样,顺手递给张奶奶。隔着围栏,两个没牙的老人相觑一笑,菜园的围栏上,仿佛又绽开了两朵灿烂的“无名花”。   妈妈的菜园,为我们提供了各种新鲜健康的蔬菜。有一次,我们发现菜园里的菜叶上有青虫蠕动。妈妈说这不用怕,也不用打农药,用手捉虫就行了。妈妈天一亮就起床,戴上老花镜,把菜叶上的青虫一条一条都捉了下来。过几天,菜叶上就真的不见了青虫的踪影。   老妈妈还常常把烫好的菠菜,放些粉丝作凉拌菜给我们吃,她极有成就感地说,“放心地多吃些,咱家自产的放心菜。”我们吃着妈妈亲手种的蔬菜,嘴里咀嚼着清香,品尝着甜蜜;心中感觉着美好,享受着温馨的幸福。妈妈的小菜园,是我们全家人的快乐。   其实,妈妈也是追求完美的人,她总希望我们都是社会上有用的人材。让妈妈欣慰的是,我们都没有辜负她老人家的期望,就像她小小菜园里的毎一畦蔬菜,在她的辛勤培育下,各有特色,都茁壮地成长起来,为国家的事业做着应有的贡献。   前两年,老妈妈因结肠癌做了手术,在医院度过了一个多月,身体消瘦了许多。妈妈出院后,一直恢复得不很理想,我们看她那疲惫的神态,回家后就不想再让她种菜园了,我们想把菜园重新改回花园。但妈妈很不情愿,她说看着菜园,比看着花园更舒服些。我们听从妈妈的意愿,只好保留了菜园的原貌。   妈妈的身体毎况愈下,但从她的眼神里,我们不难看出,她依然在惦记着那块三十几平米的小菜园。为了哄她高兴,按照妈妈的意图,我们又种上了以前种过的各种蔬菜。经过那次手术,我们感觉妈妈真的老了,再也没有几年前的那种精气神了。   妈妈的小菜园变得越来越荒凉,只有几棵黄瓜秧上,无精打采地挂着几条弯弯的小瓜。围栏上尽管爬满了南瓜秧的青藤,却不见一个瘦弱的南瓜长出。我们不会种菜园,也根本不懂如何种,妈妈看着毫无生机的菜园,已是力不从心了。但我从她的眼神里,依旧看到她在期待着某一天的菜园,会像从前那样葱茏,那样果实充盈。   那天,妈妈扶着窗棂,深情的眼睛凝望着窗外的小菜园说,“看来今年的南瓜也不会结果了,我好像也熬不过今年了。”说完,她很伤感地叹了口气。   “妈妈,不会的。你看,那不是已经开花了吗?开花就会有结果的,妈妈也一定会好起来。”我敷衍着妈妈。   “那些都是晃花,能结什么果呢?”她又在叹气道。我清楚地明白,老妈妈还在想着以往秋天里金黄的大南瓜。   妈妈很虚弱,无力走近瓜秧,只能隔着楼窗观望着围栏上的藤蔓。   秋天快要来了,妈妈依然毎天在观望着她的菜园,但闯进眼帘的却是几棵枯黄的大葱,和草丛里开着白花儿的一些韭菜。   又过了几天,我刚一回家,妈妈就突然高兴地抬起枯瘦的手指告诉我,说靠南边儿的围栏上,结了两个大南瓜。从妈妈的脸上,我又看到了她久违的菜园里的那种开心的笑颜。我告诉妈妈,靠右边还有一个。妈妈随着我手指的方位,再一次快乐地笑了。   其实,那几个大南瓜,是我们星期天从集市买来的,故意把它拴在南瓜藤上,放在妈妈的视线里,只想给她视觉上的一点惊喜,给她心灵上一点安慰。   我们非常珍惜和妈妈在一起的日子,内心深处也特别惧怕着妈妈会在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突然离开我们走远。在这个世界上,有妈妈在,温暖的家就在;有妈妈在,深深地惦念就在;有妈妈在,灵魂里就永远收藏着最美好的亲情与幸福。   妈妈的小菜园,深深地留在我们记忆的长河里,它是年老的妈妈戴着老花镜,亲手绣出的一幅翡翠般的精美画卷。小小的绿色菜园,胜过那万紫千红的瑰丽花园,因为它承载着我们和妈妈的幸福与快乐……      ——2018.3.28(首发) 如何预防癫痫病的遗传啊武汉癫痫如何治疗呢武汉哪个癫痫治疗医院好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比较靠谱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