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风恋】三爷(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33:12

正午的太阳,直射着明晃晃的光,像一把尖锐的刀,企图摧毁些什么。年近八十的三爷,在这阳光凶狠的威力下,蜷曲着身子,双腿已无力再作挣扎,喉咙再也发不出一丝叫喊,拐杖被扔在一边。弱小的他像一只被烤熟的虾,紧紧地贴在他一生为之匍匐的大地上,沉沉睡去……

悲痛、悲切、悲凉,三爷走时,身边竟无一个亲人!生前无子无女,走时孤身一人,这样的离别,让作为后人的我们无言以哽咽!

如果,三爷那天不出门;如果,太阳不是那么毒辣;如果,有人从此处路过;如果……

是怨那株绊倒三爷的草木,是怨那天毒辣的太阳,还是该怨些什么?胸中,唯有难舍的疼痛化为汹涌的泪水在脸上流淌。我甚至不敢去看门前的那条渠沟里,三爷被绊倒后双脚在地上用力蹬过的痕迹,那一道道想要努力爬起却又无所凭依的印痕,像一把无形的锯,把我的心拉扯得生疼。我亦不敢想象三爷当时的心情,他一定还想看见自己的亲人,他一定还有许多话要说,他一定还在期盼着什么。而我们,却都在离他很远的地方,任由他一个人在最后的时光里苦苦煎熬。

愧疚的是我们,无语话凄凉的,也是我们。

那条渠沟,从此成了伤心之地。

三爷年轻时,也成过家,听大人们说三奶是个手巧的女子,家里收拾得干净整齐,就是一件打了补丁的衣服穿在身上也平整妥贴。三奶爱听戏,有次村里来了唱戏的,三奶听完戏回家后,就开始发面做馍馍,待馍馍一起锅,竟全是戏中的人儿,正活灵活现地上演着一出好戏。三爷见不得这些,挥手把小人儿都摔在地上,还指责三奶把好好的白面都糟踏了。一番争吵,三奶赌气回了娘家,两个人各自在心里斗着气,互不听劝,一个不愿接,一个不肯回。时间久了,就听说三奶改嫁了,自此成了陌路。人生这场戏,三爷把自己唱成了孤单的角。

三爷不仅倔,还认死理。三爷会做擂钵,(把一块石头用工具打造成一个碗状的圆窝,还有一个上细下粗的擂棍,主要用来捣碎蒜、姜、辣椒等,夏天吃凉面用得最多。)农闲时,父亲便让他给我们做一个,三爷答应下来,说半天就能做好。母亲在家忙着做饭,让我去喊三爷来家吃饭。我去时,三爷正对着几块石头发脾气,一张脸因为愤怒而胀得通红,嘴唇上的小胡子一抖一抖地数落着:“你说你这是个啥石头,多凿一下你就破了,多凿一下就不行?……”我叫了声三爷,说喊他去吃饭,他转过头,仍是不高兴地说:“擂钵没做好,还吃个啥饭,你回去吧。”我回了家,父亲又去一趟,他还是没来,说擂钵本来就快做好了,自己想把它修理得圆滑些,谁知一凿子下去石头就破了。三爷觉得自己没有功劳,说啥也不肯享受这份恩惠。三爷的这份认真执着,直到后来又重新做了一个擂钵,才算释怀。

当时三爷和爷爷,还有爹爹们都住在一个大院子里,后来几个爹爹成家,都盖了新房搬出去了,爷爷顾念兄弟情份,让三爷和三爹三妈住在一起,生活上也好有个照应。

三爷和爷爷一样,都是躬着身子在黄土地上埋头苦干的人,他们那辈人,从不知道什么叫享受。去地里锄草,越是日到正午越不肯回去,说这才正是锄草的好时候。早晚凉快,可锄过的草如善于隐藏的间谍,看似在慢慢枯萎,实则趁着夜晚露水的滋润,悄悄地把根扎进土中,等你识破时它早已生根发芽了。而中午锄过的草,就像离开了水的鱼,在滚烫的地面无法呼吸,很快就连根带叶地蔫巴了。每个夏天,三爷总是戴着发黄的草帽,光着被阳光亲吻的脊背,脖子上搭一条旧毛巾,在灸热的阳光下,用汗水喂养着一茬又一茬庄稼。

别看三爷是个男人,细致起来那是许多女人也比不了的。家里有一间专门放农具的屋子,牛绳、牛套绳都挽得整整齐齐地挂在墙上,锄头、铁锨、镢头都依次站在墙角,打麦场上用的桑叉、木锨等站在另一角,犁呀耙的都收拾得不沾泥土,有序地立在墙边暂作休息,等需要时冲锋陷阵,毫不含糊。

每块地都被三爷整理得有模有样,那一垄垄、一行行的庄稼,怎么看都是横平竖直,显得格外地伸展。门前的菜园里更是见不到一丝杂草,就连土里的小石子都被三爷挑出来在路边堆了一小堆。抽出早晚的空闲给菜园浇水、施肥,那些争抢着开花结果的蔬菜自然是风光无限羡煞路人了。

冬天也不曾睡个懒觉,早上起来给牛添些干草,把牛圈里的粪便铲到大门外的粪坑里,到春天就是备田地的好肥料。吃过早饭,拿把斧头,将院子里的干柴都劈成长短差不多的段,一段段的堆在靠墙的小棚里,烧起来方便,下雪了还能烤个火,可暖和了。下午用筐装些干燥的庄稼碎屑,铺在牛圈里,让它们也睡得舒舒服服。劳累了一个春秋,得好好养养膘呢,可不能亏了它们。

一辈子都忙碌得像头拉磨的牛,就是老了,依旧是闲不住的,闲下来,就会觉得自己是无用的人。拄着拐杖,踱到门前的梨树下,仰头看看,该给它整枝了,不然结的梨又小又少。还当自己年轻小伙似的,竟自扛着梯子,一步步挪到树下,爬上去砍那些多余的枝条。一不小心,却摔到树下,被三妈扶回房时,叹着气说:“唉,老了,不中用了,只能吃闲饭了……”

三妈在村里是出了名的贤惠,从未对三爷另眼相待。三爷若有点小毛病,她还要做点可口的饭菜,寒了凉了,给三爷添加衣服,用新棉花打被套做棉被,让三爷的身心都暖暖得舒服。有段时间三爷不能下床,都是她端吃端喝的伺候。如此孝顺的三妈,又怎会嫌弃三爷的不中用?只因那天三妈在给石矿上的工人做饭,等回家找到三爷时,她哭成了泪人儿,悲痛地说自己没有尽到责任。这个无法预料的结果,让三妈心里留下些许遗憾。

我们赶回去时,已是暮色沉沉。才进村口,就听见乐队的悲戚之声在村庄回响,在这样黯然的夜,心倏地沉落。到三爹家的路,越是接近,心就越痛,像芥末的味道在心里翻腾。泪,就涌在眼眶,进门一开口,悄然滑落。三爹迎上来,见面的问候,都是低沉的声音。

堂屋正中,放着三爷的棺材,漆黑沉重,如一块巨石,压得我透不过气来。桌上的烛火昏黄,它们慢慢地融化成热泪,在这个夜晚,也将一点一点地燃尽自己的生命。我跪在门外的火盆前,泣不成声,放进去的纸,被升起的火苗吞噬于无形之中,瞬间灰飞烟灭。

一整夜,亲人们都在以点歌的方式和三爷告别,一曲曲,唱得凄楚,听得泪目。不觉中,天已微亮,大家又忙碌地收拾东西,要送别三爷。

锁呐声声,悲凄哀婉,白布触目,长歌当哭。从三爹家出发,送行的队伍拉得很长,一步步,缓缓走向村后的大山。山腰处的一块大石头下,是三爷的长眠之地,那是三爷生前亲自选好的。这一程,从生到别离,竟是如此短暂,短得只能用脚步来丈量,短得只能用时间来怀念,短得一眼就望见了去路。

一张张黄纸在惨淡的火苗中化为灰烬,又如一只只黑蝶般飞舞、飘落;手中的花圈沉重如铅,即便再多的色彩也无法鲜活一个可亲的生命;那口漆黑的棺木,将三爷的身体永远地封存在一方黑暗之中。一抔黄土,能阻隔相见,却无法阻隔心中的想念。三爷,好好安息吧,您会一直活在我们心中!

喊一声:“三爷,您一路走好!”我们祈祷,我们相信,苍天有情,一定会带你纯洁的灵魂去一个叫天堂的地方。

江西癫痫病医院陕西治疗癫痫最好的方式是什么呢治疗癫痫的好方法是什么啊?陕西有治疗癫痫病的专业医院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