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荷塘】长安之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4:58:19

长安这座城,是座让我情感复杂的城!

每当我想起她,总是一种莫名的情怀,一种纠结的情思,一种别样的情结萦绕心间……

长安,南屏磅礴秦岭,东倚险峻华山,西临雄奇太白,北靠逶迤北山;左据潼关之要,右扼散关之险,上有崤关之障,下守武关之冲,“高陵平原,据渭踞泾”,坐拥沃壤广野,可得瓜果粮棉,有高山避暑,有风光览胜,有“膏腴天府”、“陆海丰饶”之称,着实不谬!

当年,西伯姬昌率周人自岐下东徙,于沣河西岸新建都城,名之“丰”,此为公元前1059年,这是长安地区第一个国都。而此时,整个世界90%的地区,仍然处于野蛮荒芜的尚未开化时期。自周始,其后有秦、汉、隋、唐等六个统一的王朝和七个政权建都于此,前后相继共有一千一百二十五年。一座城市作为国都能延绵千余年,古今中外,唯我长安!

如此说来,刘邦定都关中,立名“长安”,取意“长治久安”,何其英明矣。长安,这座十三朝古都(另有观点是十七朝),历时1100余年的京师之地,这座令世人心怀景仰、顶礼膜拜的伟大城市,从此即成为无数风流人物的精神图腾,却也成为无数爱她之人的魂殇。

长安,一个曾经辉煌之极的大都市。在公元前195年到公元25年和公元637年到公元904年的两个时期,她都是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在它发展的极盛阶段,人口超过百万,经济繁荣昌盛,文化无以伦比,整个世界的目光被她紧紧吸引,让她成为华夏文明的圣地和探寻梦想的天堂。“俱怀逸兴壮思飞,欲上青天揽明月。”长安,一座向世界展现了中华文明的博物馆,一个拥有着自信开放、包容并畜、昂扬向上的精神的非凡之城,铸造了炎黄子孙永远为之自豪的文化高地。“一座城市的历史,就是一个民族的历史。”长安,这座中国历史文化的首善之都,以世代传承的雍容儒雅、博学智慧、大气恢弘,成为中国古代历史的见证和珍藏、中华文化的标签和名片。

然而宋元之后,“长安”丧失首都地位,“长安城”所在地“京兆府”易名“奉元路”。明洪武二年,朱元璋改奉元路为西安府,取义“安定西北”,西安之名由此而来。一字之差的历史,无情的时代洪流,从此逐渐淹没了一个几千年的最为伟大的城市文明,谱写了一段最为悲壮的城市发展史歌。

长安,我为之殇。因为,她现在叫“西安”!

置身西安,长安,那个让人神往的城市,如今已经成为过往云烟。梦想中的长安,只能在历史中想象和回味,在现实中凭吊和徒自伤感!那个长安,是我心中城市的经典,是我对那个古老神奇的城市最动情的认知。也许一个名字,就是一种情愫,就是一种情怀,就是一种情爱。长安,这个名字,那就是一种风雅、一种气质、一种内涵。长安,那更是一种大气、一种气势、一种魅力、一种历史沉淀后无可比拟的底蕴。

长安,公认的中国历史上建都朝代最多、时间最长、影响力最大的都城。可是,在漫长的岁月里,风云变化,沧海桑田,所谓的金城千里、天府之国,什么长乐未央、闾里九市、大明宫、昆明池、芙蓉园,那些曾经在这座城市悠游奔走的达官贵人、佛道僧尼、商贾游侠、伶人胡姬、学者遣使们鲜活的面孔,那在经历无数风霜雨雪冲洗、战争烟火蹂躏而留存的大雁塔、兵马俑,只能是对长安一些残存的回忆罢了。

站立于长安,脚下黄土掩埋的是昔日的文化遗产,厚厚的城墙,包裹的是几千年文明的光彩。想象那丝绸之路在这里延伸,世界的心脏在这里跳动,古老神奇的东方文化,如同源源不断的血液,从这里输入天涯海角。在这个城市,秦汉隋唐的天空,铺满绚烂的云彩,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曲舞杂艺,汇成了艺术的海洋;青铜石雕,丝绸瓷器,宫殿园林,凝聚了文明的精粹。

站立于长安,铁马铮铮,战旗猎猎,狼烟四起,呐喊嘶鸣。一支军队散了,另一支军队起了;一个大王走了,另一个大王来了;一个宫殿烧了,另一个宫殿立了;一个王朝覆灭了,另一个王朝建立了……古老的城墙,旗帜变幻,无数的人物,贩夫走卒,名士英雄,将帅皇帝,都是一副副画卷,他们潇洒,他们从容,他们气定神闲,或者雷霆一怒,或者你死我活,都一一在这座城市走过,一一在这座城市留下自己的记忆。这些记忆,最终成为“长安”文明涅槃的火种,孕育时代生命的摇篮。

站立于长安,秦砖汉瓦,晨钟暮鼓,眼神始终是一种痴痴之情。雁塔眺望,守望着这块古老的土地,守望着这个魂牵梦绕的古城,历史老人让他创造了无数的辉煌,然而最后却不过是大慈恩寺传来的袅袅梵音。我想起了朱元璋,迁都未成儿先死,“兴废有数,只得听天。”长安,更多的是一种无奈,是一种凄凉。我更想起了晋明帝“举目见日,不见长安。”故都难再的痛苦何人诉说……

站立于长安,“五陵年少金市东,银鞍白马度春风。”市坊集里,歌舞升平,太平盛世。李白醉意而行,长叹“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转过长乐坊的身影中“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余音婉转。站在城楼,我看见了霍去病意气风发出长安,金戈铁马,威武浩荡地奔赴狼居胥山。静坐大明宫,眼前杨玉环和安禄山嬉戏金銮,霓裳过后,战火纷纷,长安城中生灵涂炭,血流成河。伫立南门,叶赫那拉氏逃亡的车撵,一张张丧权辱国的合约,在电闪雷鸣的长安天空,漫天飞舞。长安,一城心碎,一城痛苦……

长安,我为之殇,因为我始终爱着那个伟大的城!

诚然,一座城的辉煌,不是一个名字可以叫出来的;一座城的历史,也不是因为一个名字而改变、而神圣,尽管那个曾经让人心动魂荡的名字是多么熠熠生辉。长安,那是千古辉煌业绩所铸就的,那是历经岁月考验所不倒的,那是大中华多少精英们前赴后继所开创的,那是无数英雄儿女浴火奋战而争取的,更是天下华夏一家人智慧所凝结的。长安,她代表了一个时代,标志着一段历史,彰显的是一个文明。她不是浪得虚名,她已经融化成千年传承的血脉,奔流在爱她的人们精神躯体里,而化为一个永远流传的神话!

站在那些曾经繁华的遗迹上,抬眼长空,那些昔日长安的荣华富贵,已成浮云。那个真正闻名世界的“长安”,随着时间的流逝,萦绕在心头的,逐渐模糊成为一张衰老的面容,她越来越淡,越来越远,终究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那张永远为之心仪的容颜,再也找不到,那个我心向往之“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并吞八荒”雄雄霸气的长安了。三千多年长安的富足,千余年的盛世帝都,在奔流不息的历史长河里,终究龙归大海,另一个美丽的长安之梦,只是一个漫长的期待。

然而,长安,终究还是变成了“西安”!

一字之差,那是中心和一隅的差距,从长治久安,到安定西北,远离中枢的落寞和失望。一字之差,那是兴亡更替的阵痛,从俾睨天下放眼四海的至高,到意兴阑珊退出舞台的萧瑟,巨大的落差,每座建筑,每条街道,无不承受寡欢之痛;一字之差,那是政治风云起伏跌宕张力表现的一个漩涡,是文化命脉遭遇如刀世事割断的一滴血液,是经济五彩缤纷的蓝图被风雨浸淫撕裂后剩余的一幅残图,是时代马车前进中撞击侧翻的一地狼籍,是文明背后隐形的杀手无情摧毁的绝望眼神;一字之差,是强弱转化间权力的面具,是盛衰更替中历史的背影。这座城,就是那后宫抛弃的嫔妃,无限幽怨怅惘,无尽悲伤愁哀,看着她落日黄花,怎不心痛欲裂,怎不心碎欲绝,怎不萧萧孤单恨天意……

长安,岂是一个“西安”可以罢了?

长安已非长安,又怎么能承载起那心中亘古不变的梦想?

“历史的西安,不只属于西部,也属于中国,属于世界。”这个“属于世界”的长安,对那些从这里出生的人,对那些向往她的人,对那些在这里繁衍生息一脉流传的后人,那是一种多么强烈的归属感啊!长安,是一种心灵的寄托,是一个灵魂永久的栖息之地!祖先,前辈,故乡,圣地,无数人追逐梦想的地方。长安,那还只是一个名称吗?那还只是一个“古老”的名字吗?

“长安”到“西安”,那是政治的残酷,那是经济的转移,那是历史的抛弃,更是文明的变迁。“多少帝王兴此处,古来天下说长安。”长安,是永远说不完的。

长安已逝,长安依旧。

繁华落尽,锦瑟眼前。

站在长安街头,无尽的汹涌人流将我淹没。面对长安,我是那么迷茫。抬眼望去,钟楼肃立,此时的长安,想想不过一废都而已。而我,也不过“摅怀旧之蓄念,发思古之幽情”罢了……

我为之殇,长安!

洛阳治羊癫疯的好医院是哪家哈尔滨治儿童癫痫的医院哪里好癫痫病发作怎么办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