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暗香】人生几何:在北京(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21:21

岳母

瘸着腿脚的我,在这次北京之旅中,成了真正的甩手掌柜的。我只是在很偶尔的时候才会拎个装矿泉水的小包,或者,牵牵天天的小手。多数时候,背包的是叶子或者岳母。如果说叶子是背包时间最长的那个,那岳母就是照顾天天最多的那个。我不知道她这次旅游到底看到多少风景,因为她的目光更多是在天天身上。天天热了冷了,渴了饿了,她都是最先发现的那个,比天天自己都要早。那件毛茸茸的外套穿了脱,脱了再穿,这个并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真正显示水平的,是她能很精确地区分,天天当下口渴程度,是该吃点柚子,还是喝口水。我自觉自己就够爱孩子了,但细心方面,还是自愧不如。就连在毛主席纪念堂那里,过完安检之后,眼看着入场了,面对肃静的大牌子,岳母都毫不犹豫地掏出雪饼要给天天吃。即便如此,小家伙其实并不是那么喜欢奶奶,因为奶奶会吼他。岳母不像叶子和我这样会对孩子循循善诱,她是个急脾气,所以,哪怕她做了很多,天天仍然不是很喜欢她,我也一样。只是,我终于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我知道,她对这个家,付出了什么。

这次旅行,我跟岳母全程相处良好,可以说,是我们这些年相处最好的一次。或许,是因为我们都时刻关心天天而惺惺相惜,又或许,是因为我们都愿意在餐桌上把好吃的省下来,给天天叶子和我岳父吃。

岳父

26日,也就是看升旗的前一天晚上,我只睡了两个多小时,因为岳父的呼噜。我第一次跟他老人家同房,对此准备不足。他是万事不关心的性子,走路只顾自己,偶尔因为看路边商店的东西着了迷,落后我们太多,叶子或岳母就会很生气地喊他。他当然不会想到去照顾天天,不是不爱,是想不到。去毛主席纪念堂的时候,他手里拿了个折叠的红色塑料小凳子,安检人员给拿走了,说检查一下再给他,岳父可能没听懂,他有点紧张,想跑。我拉住他,说检查完会还给我们。他在酒店里找不到毛巾和拖鞋,不会用那里的淋浴,他走出酒店抽烟的时候,把房卡拔了就走,剩下我独自面对瞬间黑暗的房间。他不是故意的,是不懂,一如他不知道酒店的牙膏为什么挤不出来。吃饭的时候,他吃半饱就说饱了,劝他也不吃,得叶子或岳母骂他才继续吃,然后,吃很多。问他要去哪儿玩,想吃什么,他回答总是否定的,但其实每次出去,他都是玩得最开心的那个,也是吃最多的那个。我不喜欢他这种性格,因为沟通效率太低。

那次在公交车上,他跟对面坐着的一位北京大妈聊天,问人家:“你知道上海金山吗?”对方说去过上海但不知道金山,他兴奋地又问:“你知道南京吗?你知道杭州吗?”我想阻止他,这问题听起来有些冒犯,但,我还是没有。因为,我知道他没恶意,他只是想问问。他是生活在上海郊区的一位农民,很多事情他不懂,其实我内心深处对他是有些“鄙视”的,以至于当叶子说明天要去圆明园玩的时候,他又在那边说“圆明园有什么好玩的?”时,我跟了一句:“爸爸不想去就算了,我们去。”叶子嗔怪地看了我一眼说:“他就是那么说说。”我会提醒他刷牙和洗澡,早上我会瘸着腿来回一两公里给他买包子吃,因为他爱吃。他在汉庭酒店吃早餐时,会拿四个茶叶蛋,我提醒他最多拿两个,多了让人看着不好看。他讪讪笑着,我知道他不开心,男人没人愿意被人说,也没人愿意让别人说自己不懂。虽然,我又自己拿了两个,放进他盘子里。当我发现我有点“鄙视”他的时候,我内心也是很难受的。理性上我知道,这不应该,无论是他作为我岳父的身份,还是他对我们家的付出,我都应该尊重他。更何况,排除他那种性格不说,单说他现在的一些“无知”,根本上也是我这个做女婿的没做到位,结婚七年了吧,我竟然第一次带他出门旅游。我也想问自己,早他妈干嘛去了?

叶子

叶子是这次旅行最辛苦的那个,她规划了几乎所有的行程,操了几乎所有的心。因为我们四个大人一个孩子,又不舍得打两辆车,于是,叶子总是让我们四个打车,她乘坐公交地铁。虽然我坚持过几次,但都被她驳回了。出去玩,那个重重的双肩包,总是背在她肩头。她要照顾爸爸妈妈,还要照顾天天和我。幸好她吃饭时没有推来让去的毛病,不像我和岳母,会恨不得把所有好吃的都给天天,否则我就更心疼她了。身为女儿,我想她对父母也是有所歉疚的,我俩做得确实不够。这些事儿我只是偶尔想起一下,我想,她想起的次数肯定比我多得多。给她拍照的时候,我看着镜头里依然漂亮的她,再回想起七年前的她,却不得不承认,这几年,她“老”了很多。我没照顾好她,前几年热衷于跟她吵架,热衷于鄙视她的无理取闹,觉得她不可理喻,后来才慢慢知道,那些的确是很多女人都有的通病。我知道她跟着我其实没享过什么福,但又一度固执地认为自己其实已经尽力了。希望,明白过来的不算晚吧。

那天晚上在那个店里吃羊蝎子,因为大半锅羊蝎子都几乎没肉,她跟店家吵起来了,边上我和岳母都很想息事宁人,无非事后给个差评。如果是过去,我会阻止她,并认为她的做法太鲁莽,破坏了一家人的心情不说,还让老人孩子承担更大风险;可这次我选择站在她这边,哪怕我仍然不赞成她的做法。最后,店家给换了,叶子并没有很开心,但是,我看得出,她对我的表现大致满意。新换上来的那几块没啃过的肉骨头,叶子拿热水涮了涮才放进锅里,没给天天吃,都给岳父吃了。她担心服务员受了委屈,往里面吐口水。人生在世,有些事儿的确是多余的,可惜,我们终于无法确认,哪些是。那晚的肉骨头我一块没吃,吃完饭去对面超市买了两个肉馅饼,自己吃了一个,给岳父一个。岳父先是拒绝,然后,不到十秒吃完了。吃的时候,肉馅掉了点在地上,岳母看见了,批评她,我又赶紧安抚岳母。晚上回去,我劝着叶子叫了份外卖,给天天和岳母吃,一家人应该都没吃饱的。那事是一个误会,店家并没有叶子想像的那么不堪,怎么说呢,我预算是吃四五百块钱的,叶子只点了不到三百块的东西。叶子之所以觉得菜量少不够吃,是因为她低估了那家店的价位,却又高估了其菜量,因为,那家店的店面确实差了点。其实,人家味道不差的,等叶子心平气和后,她也承认。

天天

这次玩和吃得最开心的,该是岳父,其次,就是天天了。之所以不说天天是最开心的那个,是因为他很多时候很懵懂。他们到北京后先去吃了狗不理包子,这东西天天兴趣不大,但第二顿的东来顺他就很喜欢。只是等他吃完全聚德烤鸭后,又觉得东来顺也不过如此。再后来,小吊梨汤又超越了全聚德。在排队进毛主席纪念堂的时候,天天跟我说起现在是第七任国家主席,然后大声说:“我要当第九任国家主席。”想了想又说:“不,是第十任。”之所以改口,当然不是考虑到竞选的难度,只是因为他觉得自己年龄不够。排我们前面一个大姐听了,那脸色当时就变了,看着天天的目光变得,怎么说呢,如果她有一个适龄的闺女,很可能会毫不犹豫地嫁给天天。我赶紧在边上说了一句:“也就是现在社会好了,你怎么说都没事,搁过去,这话麻烦大了。”边上一个大哥也笑着说:“要是温格那会儿……”我说:“何止啊,历朝历代这么说都麻烦。”等出来,我问天天:“你到北京当官,爸爸妈妈看不到你怎么办?”他说:“你们去君莲长辈院。”那个养老院离我家不远,每次去万达广场都经过。想了想,他又觉得不对,说:“那你们也来北京吧。”

去长城的时候,叶子坚持不买缆车的票。我瘸着腿只爬到第三个烽火台,叶子带着岳父母继续往上。本来,是想让天天一起往上爬的,他爬得比大人都快,但是天天坚持留下陪我。这次旅游,不止一次,天天都主动跑过来牵着我的手。他说怕我孤单,我信,就像他小时候,我也怕他孤单,每天回家,就跟他摸爬滚打在一起。沿着北三楼烽火台下去,有个背风向阳的小平台,我们在那里吃水果玩游戏。他扮演即将关闭的自动门,我扮演光头强、马骄傲、小快速和小磨蹭,然后,一次次被他关在门外。整个平台上都是他哈哈的笑声,等叶子他们从第四楼下来,我们一家人在那里嗑瓜子。天天坐在我怀里,数着我手心里渐渐多出来的瓜子仁,凑够六个,就拿过去塞进嘴巴里。他在长城回德胜门的路上睡着了,车到站喊醒他,萌萌地不知道身在何处,有点不开心,直到我把他抱在怀里。可惜,没抱多久,就被叶子批评着放下了,毕竟,还瘸着。

因为脚崴了,我其实做不了什么,但是,除了天坛公园和人民大会堂两个地方,我全程都争取一起去玩了。哪怕一瘸一拐,也是跟着——我不想缺席这件对一家人来说挺重要的事儿。叶子和岳母对此都是开心的,我能感觉到,虽然叶子因此要去坐地铁公交。那天,我的微信步数显示一万九千步,把老总都给震惊了。他私信问我:“你的脚不是崴了吗?怎么还走这么多?”也是,这次在北京开展会,全公司照顾我,给我病号待遇,展会一结束,开始私人假期,我立刻满血复活,这事儿,好像真是有点过。不过,我又能说什么呢?只能说:“老人孩子都来,老婆一个人,我不放心。”其实,有叶子在,我很放心,只要想到有她在,我就安心。只是,我知道,她也一样,哪怕她表现得再刚强,有我在,她内心才真不会紧张,哪怕我瘸着。在长城时给叶子拍照,拍完了给她看,我在她耳边说:“我怎么就能娶到这么漂亮的媳妇儿。”

对于北京,其实我觉得岳父母跟我差不多,更多只是打卡。他们对于故宫之类的地方喜欢的只是到此一游,来看看,回去有个话题,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就连天天给几个景点排序时都说,最喜欢颐和园,然后是长城,最后才是故宫。那时候我们还没去后海,后来一家人在后海划船时,天天也很欢喜。我同样欢喜,那天下午,有暖暖的阳光,有波光粼粼,有垂柳和家人,没有风。

要回家了

明天再去圆明园和鸟巢、水立方看看,后天就回家了。我想,多年以后,我还是会记起这次北京之行。明天,我准备好好讨好岳父一天,用出我所有的情商、文采和对待客户的手段。让对家人的真诚见鬼去吧,我明天准备耍手腕了,身为一个行业内出名的营销大拿,只要我愿意,不信不能让他笑一天。然后,我们一起回家。

记得那天从故宫坐103路回酒店,经过北京妇产医院附近时,看到一小片银杏树,金黄的树叶在阳光下熠熠生辉。车上,在我对面,一个跟天天差不多大的男孩,仰躺在自己座位上,脚踩着椅子,头倒插在边上座位的奶奶两腿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选择这么一个高难度的奇怪姿势,他坚持了很久,直到车到王府井,才起身,吵着要买玩具。边上老太太无奈地说:“钱都买玩具了。”是的,就是在这辆公交车上,岳父问对面的那位大妈:“你知道南京吗?”

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在哪苯巴比妥治疗儿童癫痫河南的癫痫医院哪些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