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情系江南】江南烟雨,隔岸的暖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17:06
无破坏:无 阅读:3337发表时间:2015-09-25 22:49:50    白落梅说,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对于缘分,我始终是信着的,不管是在现实中还是网络里,能遇到掏心掏肺的朋友,欢乐同享,烦恼相帮,也是一种多么幸运的事。那么,遇到陌然,也算是我幸运的开始吧。   我对时间的概念,一直都很模糊,记不清和陌然是从什么时候认识的,只是在不经意中看到我空间多了一个点赞的头像,一个戴着墨镜的帅帅的男生。那时候的我还在文字缘、散文网等一些网站发文,所写的文章也大多是华丽丽网络美文和抒情诗歌,而那样的文章,在空间是很受欢迎的,空间和网站添加的好友也越来越多。   我一向喜欢安静,很少和网友们聊天,只限于空间交流。对陌然初始的印象,也只是记住了那个酷酷的头像,他本人帅气的照片。   不记得是怎么开始的第一次谈话,只记得他性格很爽朗,喜欢发开怀大笑的那个表情符号,可能是受他的影响,他的朋友们,也都喜欢在群里聊天时哈哈大笑,毫无矜持做作之态。一个阳光热情的人,会把快乐传递给他身边的每一个朋友。从聊天中了解到,陌然是甘肃天水的,跟我,也是老乡,在网络里遇上同乡,总有一种超乎普通朋友的亲近感。我比陌然大很多,所以他叫我有爱姐。年龄对女人来说就像紧箍咒,尤其跟他们年轻人在一起唠磕,更感觉岁月的无情,青春的宝贵。多愁善感的我,也常常嗟叹:老了!陌然总会笑我,有爱姐又在倚老卖老了。我呵呵笑着,其实,我哪里是想卖老,我巴不得再年轻二十岁,再潇洒活一回呢。   认识了陌然,也去他空间看他写的文章,发现他很有才的,他的文章还发表在纸媒的。不过据他说他太懒,写得很少,一篇文章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成,这也是真的,在后来对他越来越多的认识中得到了证实。你若细品他的作品,会从中领略到他对文学严谨认真的态度,这与我们为了创作而创作,有时候也难免粗制滥造的网络写文风气有质的区别。不过还好,他对我的作品,还是认可的,也给予很高的评价。写文之人,最看重写出来的作品得到大家的关注和肯定,有朋友们的支持和鼓励,我们才有坚持写下去的信心和动力。   认识了陌然,他空间的一些朋友也开始加我,其实大家都在网站发文,互相之间也是早就熟悉的,加为好友,则更拉近了彼此的关系。樱水寒和颜夕溪,也是在那长春的什么癫痫病医院更好个时候认识的,两个小才女热情活泼,不仅文采好,性格和人品都佳,很快,我们四个就成了最好的朋友,而我,也成了他们大伙的有爱姐。   陌然创了一个文学群,叫散文苑,我进去,在那里又认识了他身边更多的朋友,性格内向的我在群里和大家聊天,谈文学谈生活,慢慢地也变得开朗。每个人的骨子里都渴望快乐和阳光,渴望与人交流,沟通,打发寂寞乏味的光阴。世界这么大,聚到一起就是缘分;岁月这么长,有说有笑才有滋味。陌然说,他到哪里,就把我们也带到哪里,于是,每添加一个文学群,我们都去嘻嘻呵呵露个面,快活一阵,虽说后来群太多,好多都屏蔽了,但加了特别关心,只要他们在群里说话,都能看得到,有时候忍不住就打开也去凑凑热闹,也是一种快乐的感受啊。   来散文苑不久,陌然组织大家出了一本精品散文集,我自然也参加了。收集稿子和出版联系事宜,都是陌然和溪儿完成的,几个月的辛苦,五十个文友合出的精品散文集就寄到了我们的手中,那是我的文章第一次被印成了铅字,收到书的喜悦和欣慰可想而知,比我后来自己的文集出版还兴奋。收到书的那几天,群里的气氛热情高涨,陌然用他无私的奉献,给了文友们一份惊喜和快乐。我们不是作家,我们也不敢奢望文章能发表在报刊杂志上,一本厚厚的合集,却也给几十个文友们带来满足和欣慰。   去年八月份,我来到江山文学网,加入星月社团,过了一阵才知道水丫和溪儿早就在江南社团了,我还开玩笑说她们不把我也带着,让我一个人流浪。陌然心性淡泊,对网络没太大的兴趣,我想和他们继续在一起玩,就把他们都拉进星月群里,空闲时出来侃侃大天,也乐在其中。   后来,在江南原社长辞职之后,陌然竟然挑起了管理江南社团的重任,这对一向无拘无束自由惯了的他,不能不说是一次严峻的挑战。我在星月,快乐曾几次托我请陌然加入社团,我都以他对网站不感兴趣而替他回绝了。据我这么长时间对陌然的了解,他懒散自在的个性,哪里适合管理一个错纵复杂的社团啊。所以,当我得知他接任江南社长之后,真的是大跌眼镜,甚至埋怨水丫和溪儿,不该把陌然也带来社团吃苦受累。以前在散文苑,我们每天都会出来开心一阵,陌然给大家发好文章分享,和我们讨论文学作品。他年纪虽轻,爱好也多,还喜欢和老头们下象棋,和大家玩一阵,就说一声:下棋去了。我们笑他少年老成,可内心对他这种简单乐观的生活态度,还是很欣赏的。而来到江南,扛起社长的重担,就意味着忙碌和辛苦,也要把全部的业余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社团。那时候我在星月已经是副社长,把一个社团经营好要付出多少心血我最清楚不过了。我不知道陌然是怎么下了决哈尔滨治疗宝宝癫痫病去哪里比较好心来应承下了的,也不知道他将鄂州哪医院治癫痫好要面对多大的挑战和困难,只记得他对我说,既然接受了就得好好干,尽力而为吧。   陌然进江南时间不长,社团就出现了风雨飘摇,大部分老江南撤出江南,另立社团,江南一下子陷入困境,沉重的打击让江南群里的气氛压抑低落,陌然和水丫面临着的压力可想而知。   陌然到江南,便把我也带进江南群里,所以江南的情况,我一目了然。说实话,那时候,我真的想离开星月,来帮着陌然和水丫来撑过难关。我知道,他们嘴里虽然不说,心里多么希望我能过去帮他们一把。可是,我跟快乐说我想法时,快乐说,你走了,星月也就和江南一样了,你说咋办?在矛盾中挣扎着,却始终未能出手帮他们一把,心中也一直觉得愧疚不安。   那些日子,经常和陌然交谈,对江南的情况也是无奈又惆怅。那个季度,江南排名从第二一下子落到了第七,这让原本信心满满的陌然,也觉得力不从心。我们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总会焦虑担忧,可正是这些一路遇到的艰辛,锻炼了我们的能力,提高了我们的水平,让我们学会了承受和担当。   江南没有在陌然的手里垮下来,而是一步步从头开始,调整管理人员,吸纳新作者,大家团结在一起,一个生机勃勃的新江南,以它活力四射的姿态重新站在了江山之上,也让大家重新认识了陌然,认识了这个坦荡睿智、不折不挠的江南新社长。作为他的朋友,我为他高兴,也为江南的稳定发展而欣喜,也坚信,成功属于有准备的人,懂得努力和坚持的人。   在江南,除了陌然,最了解的就是现在的副社长樱水寒了。认识樱水寒,应该也是在陌然的空间,加好友之前,在散文网也算故交了。我把樱水寒一直唤做水丫,我们之间,就像亲姐妹一样无话不谈。水丫来江山比我早,进的是江南社团,还有溪儿也是,所以我常打趣地埋怨,说他们仨都在一起,让我独自去流浪。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对江山也都不了解,对社团的概念也很模糊,压根没想过会扎根下来,并成为社团的主力军,一天天成长着,努力着,也辛苦着,快乐着。   水丫和陌然没有担起社长的重任之前,我们心上都没压力,也不需要把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社团,心里轻松,空闲的时间也多,群里乐了,私下也聊个不停,有时候能说到大半夜。可为了社团的发展,我们都选择了在各自的团体中承担一份责任,也为各自的社团努力付出着,相互交流的时间越来越少,甚至很多天都不能私下说上几句话。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的关系就疏远了,每天在各个群里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知道大家都好,心里也就不挂念了,偶尔抽空上去和大家打个招呼,调侃几句,开心一下,也挺知足的。   多少个夜里,我看到水丫深夜了还在审稿,和陌然讨论社团事宜,也心疼他们,却不能分身去帮忙。有一阵,随风跟我说,樱姐姐太累了,一直生着病,还天天晚上熬到大半夜。新江南的成长,水丫功不可没,每天看着他们忙碌的身影,灿烂的笑容,为他们高兴,也心疼他们的劳累。我们都是优秀的孩子,我们身上有着同样的倔强和勇气,我们一起相伴着同行,不在一个家里,却在一条路上。   在江南,还认识了很多朋友,活泼开朗的闲云妹妹,热情爽朗的夕瑶妹妹,勤奋吃苦的雪儿妹妹,真诚踏实的小停云。说起停云,其实我们不算熟悉,我也是从水丫的文章里,知道了他还是军人出身。有时候去群里说话,停云看见了,准热情地跑过来,说:“有爱姐姐,来我们江南吧。”我笑着说好啊,尽管知道自己过不来,可他们这份热情的心意,也让人觉得温暖。   每天在江南群里看到最多的,就是河南雪儿了,我喜欢雪儿,也从她的热情执着开始。雪儿刚来,江南就面临危机,雪儿从新手学起,编辑文章,管理社团事务,到处拉新作者进来,光是看她那个认真执着的劲头,就能感染到周围的人。每天群里的精品消息,都是雪儿发布,每月雪儿的编辑量,都遥遥领先,她的写作水平也提高得很快。水丫和雪儿就是陌然的左膀右臂,有她们的鼎力相助,才有江南今天的再次腾飞。对于江南,我是朋友,是看客,但它也是另一个家园,因为这里有我很多知根知底的朋友们。人海漫漫,相遇是缘,无论我们以什么样的方式相识相知,相依相伴,有情有爱就是温暖。   我在江山出了三本电子书,一本个人文集,都是陌然给我写的序。用陌然的话说,他是个懒人,出活慢,可他从来没有拒绝过我,春节前那么忙的时候,也抽空给我写了文集的序。其实我也明白,他压根不是懒,而是真忙得顾不上,而且,他又是对文字特别认真的人,一遍遍读我的文章,一次次修改,我心里除了感动感激,也只能珍藏这份情谊了。   早在半月前,就收到陌然寄来的月饼,且不说礼物价值几何,他能时时把我这个网络里遇上的姐姐放在心上,对我而言,是多大的情份。几个月前还收到他送的两本厚厚的名著,一直在枕边放着,却直到现在也没全部看完。我们都生活在忙碌之中,有时候,真的没空好好静下心来看几页闲书了,可睹物思人,这两本书的分量有多重,也只有我自己知道了。   我曾在群里说,我是陌然亲姐姐,陌然对我的关照,和亲姐弟也没多少差别。每次我受了委屈,总会忍不住找他说说,他比我小得多,给我的感觉却睿智而成熟,他边听我说,便安慰我,开导我,有时候倒觉得他成了老辣的成年人,而我,反成任性的小丫头片子了。每个人都有郁闷烦恼的时候,把憋在心里的苦闷发泄出来,心胸开阔了,也就不觉得委屈了,而有个人来耐心地倾听,开导,安慰,这份情,无关风月情感,只是一种单纯的友谊,相互之间的了解和尊重,这份情,更真,更厚,也更让我感动。   几个月前,陌然就在忙忙碌碌地筹备江南精品文集的出版,看到他们在群里发布的消息,我笑着问要我参加不,陌然说,当然得参加啊,怎么能把你少掉呢。现在文集马上也该出来了,我是唯一的编外作者,这也说明我和江南也有丝丝屡屡切不断的关联。江南烟雨,因为我的朋友们都在,无形中也就对它更多了几分关注。我们虽然不常在一起,但隔岸西安的癫痫病医院哪家更好点?相望,笔墨间,也传递出一片片情谊,一份份温暖。   九月二十六号是江南七周岁的生日了,借这篇文章,送上我对江南的祝福。墨海泛舟,文字结缘,大家相聚在一起,共同守护着一个和谐美好的家园,用心灵绽放的花朵,装点江山,追求梦想。还记得你们共同的誓言:江南,我在!有你们在,江南永远会灿烂辉煌!   祝福江南!生日快乐!祝福我江南所有的朋友们,开心每一天!愿我们的友谊,地久天长!   共 442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6)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