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江南·短文学】雷气测漏(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5:42:46

王妃是我在2011年春天去深圳的火车上认识的。

我是从来没有见过那么自来熟的人类,只觉得这人个子不高,但精神饱满。可做为素不相识的人,他的过分热情和友好一度让我觉得他是个搞传销的。他问我是做什么的,我说无业游民。他问我看他像干什么的,我失口了说搞传销的。他竟乐的一定要拿他钥匙上的一个瓷娃娃跟我书包上的观音挂件互换做朋友。之后非要我的QQ号,完了还不罢休愣是把我的电话号码也给骗走了。

王妃这名是我给起的,就因为那时在火车上总是听他没完没了的哼哼着一句“我的王妃我要霸占你的美”。有一段时间他打来电话我甚至想不起来他叫王什么,就弱弱的套问。被他一顿我大爷怎么怎么不好的数落后,他说哥的名字叫王响雷,你给我记好了。要是再问我叫什么我下次见你打断你的腿。

之后的2011年很快就过去了。

2012年也是春天刚开始,我就收到了一条陌生短信,就五个字:都不联系我。我满是疑惑和期待的打电话过去,搞了半天原来是王妃,哦不,是王,王,王响雷。我听出来他的兴奋和责备,他不说我还不知道原来他在打不通我电话的时候还跑到深圳宝安找过我。只是那时的我早已不在宝安,不在深圳。

我满是抱歉自己当初的不辞而别,那时的自己甚至狭隘的觉得自己和他只是认识,而非深交的朋友。所以就讨好的开玩笑问他你爸当时是怎么想的,怎么会给你起这么一个霸气的名。他说草你大爷的,是我爷爷起的。我说你爷爷他老人家真有才,你托我祝他老人家身体健康。 之后我怕自己再忘了他爷爷给他起的这么有才的名字,就在通讯录里将王妃改成了王响雷。

那段时间和响雷联系频频,有一次在我去湖南的时候他还特意赶到长沙,我们俩人合着各自的好友大醉了一场。我记得那时他还领着一个叫芳芳的女朋友,那时的响雷是个上进的年轻人,是个名副其实的潜力股,这是芳芳看中他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芳芳也是这么说的。

只是之后响雷的电话突然就停机了,其他的联系方式也断了。我一直以为他和他的芳芳俩人比翼双飞,二人世界去了。直到2013年6月的一天,我的手机屏幕上闪现着王响雷,是响雷打来的电话。我有些激动的说我以为你死了,你他玛原来还活着!就问他在哪,他说你在哪我就在哪。我说滚蛋。

之后上网突然发现他新传的照片,照片的背景赫赫显示着北京西站。我赶忙又打电话给他说你在哪我去接你,他说尼玛你不是不信我吗,要来就快点滚过来,西旗。我查好公交路线就直奔西旗去。

见到他的时候我有点被惊到了,这是我第四次见他,火车上一次,深圳一次,长沙一次,还有就是现在,北京。但这是那个响雷吗?那个精神饱满的“王妃”哪去了?

我无法想象在不到一年的时光里,能改变一个人的,能把一个人消沉的面目全非的故事得有多疼痛。你的芳芳呢?我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他问。他要我陪他喝点,我只管作陪,我太想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我和他在夜市的路边摊上喝了足足有两箱燕京,我听着他的满腹牢骚,他或许是喝多了,说着说着就声泪俱下……

他的女朋友被深圳打工的外地人拐走了,好像是几个人合起来给骗走的。他又听说芳芳是心甘情愿跟着那几个外地人中的一个走的。总之他失去了他的芳芳……

那时心灰意冷的他还真是祸不单行,同一时间他最亲的爷爷生病了,他就回来了。然后就来北漂了,北漂是纯属挑战自己,折磨自己来的。

我也是那天才知道他是他爷爷带大的。他爸爸去世的很早,妈妈常年在外打工,联系的极少,有时都不知道妈妈在哪,时而浙江时而福建,有时甚至还出现在东北,但现在这些都不重要了。我隐隐约约对我以前的冒失感到难受,我和他其实算是沦落同一天涯的人。

之后响雷叫我上班之余和他一起弄个摆地摊的活,我说只要你弄我怎么都好。

只是突然有一天他找到我说发财的机会来了,我很好奇的问什么机会,地摊不整了?这丫的馊主意居然是去卖精,我去尼玛,你丢你祖宗的脸。他还饶有兴致的说一次就好几百。我说你爷爷他老人家给你起名响雷他老人家真英明,原来他这孙子还真能响。他说尼玛的你以为老子开玩笑呢吗,我现在到这份上不去偷不去抢已经很对得起党了。他抖出钱包里压底的所有积蓄,我数了数也就500了。

当晚吃完饭我就找不着他了,打电话给他他说出去踩点,我问踩什么点?他说发财的点。大概后半夜的时候他回来了,我正困的厉害就什么也没说。

第二天才知道,他去找小姐了。我的天,我要他把钱包给我看看,里面果真空空如也。我对他是彻底的气急败坏,你不是还要卖精挣钱吗?你TM脑子有毛病?

晚上我叫他吃了饭,我俩破天荒的喝了都不怎么喝的白酒,牛栏山一瓶。然后我俩挤在我的床上,各自思量,没有对白,第二天我起来的时候又找不着他了,电话打不通。又是晚上的时候,他哼哼着来了,顺手掏出一摞百元大钞甩在床上。你哪来的?你去卖……?卖个毛,借的,整整一千大洋。

响雷凭着一千块开始了他的地摊产业,他说要从基层干起,直至有一天把身后的该死的商厦买下来。我走的时候将所有的衣服物品都给了响雷,那天我努力的在回想这是我在火车上遇到的那个“王妃”吗?

走的那天响雷送我,我俩去一个网吧上厕所,厕所的尿槽装的高,他有点够不着。就骂骂咧咧的说TMD,哪个孙子设计的这不是欺负人个小吗?我转头看他踮着脚尖撒尿的样子,当时就笑的尿不下去了。

进站前我把准备好的两百块塞给他,他嬉皮笑脸的说这不好吧。我说不要算了,我还没说完他就一把抢过去了。傻帽,跟我装什么装。那时我有了答案,响雷还是那个“王妃”,生活或许改变了他或者我们,但我们相信我们懂得那些改变都是成长的一种,本质的我们一直都在,从未离开。只是时至今日我还在怀疑响雷那日的一千块的来源,想来不可能是借的,但据我了解就算去卖一次也不至于那么多……

江苏哪家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山东治癫痫病哪里最好漯河市专治癫痫病的医院是哪家兰州治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