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宣言 > 正文

【流年】道光年间那块砖(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17:02

1

二月,春寒料峭,万物萧瑟。

黄河自冰寒的季节苏醒,发出狰狞而低沉的咆哮。

河南郑州胡家屯,一位着灰色长衫,身形消瘦,面容疲倦,目光锐利的老者,正领着几个随从,沿堤坝巡看。他们面前的黄河,仿佛积攒了太多的力气,要通过季节的转换释放出狰狞面目。

这是道光二十年,农历庚子年,正是清朝第八位皇帝,清宣宗爱新觉罗·旻宁在位,此时,国内吸食鸦片泛滥成灾,白银大量外流,国力日益衰弱,朝庭腐败严重,社会弊端积重难返,灾祸连年,民不聊生。作为河东河道总督的栗毓美,面对猛兽般的黄河,极为谨慎。河南位于黄河下游,自古以来,水患严重,每年冲毁大量农田村舍,民众损失巨大。像往年一样,他仔细而严谨地观察着堤坝和河床。风在水面凌厉穿行,带来阵阵彻骨之寒。他瘦弱的身体,却仿佛堤坝上的某块砖,对自然的侵袭,无动于衷。他花白的髯须早被吹乱了,透过零乱的鬓发,目光中分明有着不甘和忧伤。

一切似乎都来不及了。

隐约的担心,突来的晕厥,使他的身体不自觉地摇晃了几下,他的面容随即有了几分焦虑。随从以为,栗大人又是在思虑即将到来的水患,便安慰道:大人,不必忧心,咱河工砖砌成的堤坝还是很让人放心的。栗大人眉头紧锁,目光突然变得无比锐利,一丝红潮涌上他的苍白粗糙的面孔,没有应和随从,而是低声说,扶我回去。

那声低吼,在风中,融进黄河的咆哮声里。

春天的傍晚,寂静正缓慢降临。而寒意愈发猖狂,刀子般割在人的皮肤上。

这股寒意,一直沿伸到京城。

深夜,灯下批阅奏章的道光皇帝,用朱笔批下一行行小字。他已无比困倦,但却强撑着眼皮,借浓茶来驱散着阵阵困意。这多年来,虽然他竭尽全力,孜孜不倦,但治国之举,成效甚微。诚然,这跟他的犹豫多疑、反复无常的性情有关,但另一方面,他隐约觉得,大清大势将去,那些辉煌繁华过往,将随水而逝,永难再返。

下半夜,风停了,外面静寂异常,道光皇帝翻开最后一册奏章,这是来自河东河道总督栗毓美的摺子,苍劲的小楷,仿佛一滴滴水珠,在灯下,颜色越来越深。

他的眼皮突然跳个不停,烛光无风自动,摇曳不止,某种不详预感,令他心绪难宁。

一百七十五年前的那个黎明,是道光二十年二月十八,黄河岸边,河南郑州胡家屯,六十三岁的河东河道总督的栗毓美,在第一缕曙光中,阖然辞世。

2

一百多年后,我站在河南孟津黄河下游的岸边,河水混浊,但流速缓慢,安静的,像一只温顺的小兽。那是五月,河岸边,茂盛的西瓜叶下,能看到一个个小小的瓜正探头探脑。道光年那一世,它们生存在哪里?能肯定的是,此刻的黄河,已不是道光年间的黄河。就像此刻的时间,也已不是那时的时间。我也无法通过从某通道,与那时的栗公相遇。我只能在口口相传的民间故事,或者众多史料中,通过发黄的字迹和传诵,一点一点地靠近他,并感受来自他的温热。

在毛祥鳞的《墨馀录·栗毓美》中,记载着栗毓美年少时的一个事件。

幼时家贫,他被姑母接走,陪表弟读书。因其聪慧,举止得体,颇受姑家人喜欢,遂与其女结亲,待双双长成,举行成人之礼。谁料,半路出了枝节。世间事,总是蹊跷的,明明是人为,却又似神助。所有苦难,也是成全的一种方法吧,若没有这样的成全,亦就成不了以后的栗公。

那夜,家中突然进贼,奇怪的是,贼既不偷财,又不劫色,偏偏取了表弟性命。当栗毓美从梦中醒来,看见表弟躺在血泊中的尸体,惨不忍睹,却百口难辩。姑家恨贼心切,遂报官。因栗毓美是最大的嫌疑,庭审中他亦不能自辩,便被收监。

他入狱后,有同里富人王某,前来向他的未婚妻提亲,姑家见其人才俱佳,又想栗毓美无情无意,便将女儿嫁了。有次,王某大醉,得意地跟妻子说:你弟弟死得可惜啊。我以前以不能娶你为今生一憾,所以招募杀手,想将栗毓美杀死,不想误杀了你弟弟。不过现在也好,栗毓美已经因为杀你弟弟一事,被官府抓去,不久也就将他斩了,所以你又是我的了。我此生之愿已偿,只是可怜了你弟弟。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女子对栗毓美有深爱,此刻恍然,内心纠结不堪,但最终还是去官府将丈夫告了。

栗毓美出狱时,女子在公堂泪流满面,哽咽着对他说,“吾所以忍为此者,以君伸冤,非吾不能雪也;今既白矣,身已他适,不能复事君;仍归王,则冒杀夫名,何以自立于世?计惟一死已宜耳!”说完,自刭而亡。

一时,仿佛惊天劈雷,震醒了栗毓美身上所有的细胞。他欲哭无泪。一个人,用性命挽回了另一个人的性命,从此,他便拥有了两个灵魂。藉如此,才有栗毓美其后的“苦致力学,致位通显”。

如果没有这个女子,没有她的死,栗毓美的一生,或许是另外的样子。但一切已没有其他可能,栗毓美只能带着感激和怀念,度过他的一生。他一生无正室,将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位置,留给了永远的人。

后来,不论于何地任职居住,他身边永远带着两样东西,一个是刻有“恩太太”的木位,一个是一件囚衣,以此来提醒自己牢记过去,不忘本色。

据说在河南,至今有一出传统豫剧曲目,叫《义烈风》,颇受人欢迎。戏中,前部分演绎了栗公与未婚妻的故事,而后半部,演绎了栗公的下半生。

3

其实,人生何尝不是一出戏,所有情节,均按某种秩序,环环相扣,步步行来。嘉庆七年,二十五岁的栗毓美满怀报国之心,入京参加朝考,这一年,这位来自山西浑源的年轻人,以全国第二的名次,轰动了全国,从此,也顺利步入仕途之路。

他第一任为官之地是河南知县,当时“拜谒莫宝斋侍郎,自陈欲呈请改就教职”。莫宝斋莫晋,是史上有名的人物,后陈康祺有《郎潜纪闻四笔》,关于莫晋,有《莫侍郎耿直》一则:莫宝斋侍郎任仓场时,因常州武弁旗丁与州县互控,牵涉多人,满侍郎润祥议交刑部审讯,公议咨交两江总督就近鞫之。润祥持不可,公不为屈,遂各执奏,陈辨上前,仁宗卒从公议。今通州仓场署,满、汉两寮,各榜“和衷报国”四字,仁宗纶音为公立也。公视学江苏,劾署藩司鄂云布玩公护短。道光二年,以通场盘米事,与户部互讦,连拜三疏,措词峻激,至以“胡涂昏愦,不通文义”诋部臣,而以“洞悉仓务,无逾于臣”自诩。时户部满、汉两尚书皆军机大臣,方向用,朝士肾为公危,上竟不之罪。谕称莫晋所论,皆属因公,惟负气辩论,失敬事之道,仅令降一级为内阁学士。公谢疏有云:“主圣则臣自直,仰钦厉世摩钝之精心;恩深而命转轻,弥坚报国忘身之素志。”朝野诵之。

或许栗毓美是幸运的,初入官,便遭遇此等在试考中屡屡居首,才情,修为,风节,文雅之异人、超人,他在他身上学到很多东西,这些,在他一生为官政绩中,可见一斑。当时,栗毓美不想当知县,只想专心为教。莫侍郎说,你有才华,虽然县令是官职中最低的,但做好却不容易。如果能做好,看待人民的事像看自己的事,以学术为治术,为民、爱民、体民、谅民,这样的政绩不比让学生考个第一第二有意义吗?

这一番语重心长,真是令栗毓美豁然开朗啊,遂欣然上任。

临走时,莫侍郎问他,怎样才能当个好官?

栗毓美回答:“以洁己爱民济之,以勤持之,以恒久实心实力,不敢苟且随俗。”

这句回答,在今天听来,依然动心动魄。这是道光年间,一个封建社会官员的真实想法,在三十六年为官之路上,他以此为铭,谨记于心,从未左右。

4

栗毓美先后当过温县、原武、安阳、河内、西华、宁陵、淇县、修武、中牟、武陟的知县。四十六岁,任光州直隶知州。四十七岁,任汝宁府知府。同年,兼任南汝光道篆。道光九年,五十二岁的栗公任粮储盐法道。道光十年,栗公被道光皇帝召见过三次,他们之间有过怎样的交谈?没有任何记载,但肯定的是,栗公深得道光皇帝的信赖,才有后几年的委以重任。

此时的清中国,满目凄凉。历史上,关于道光皇帝执政时期的记录也很多,有人评论他是衰世之君,生于盛世死于忧患,但基本上是评价他执政后期的。在栗公故去后,道光皇帝的江山日益飘摇。内忧外患,鸦片战争失败,葡萄牙强占澳门,广西洪秀全的拜上帝会已拥兵数万,正等待时机。这些,道光皇帝都被蒙在鼓里,更可怕的是,英国正秘谋新的侵华计划,差不多历史上最大的事件都蓄事待发,大清帝国摇摇欲坠。可幸也可悲的是,拥有满腔正气和豪情的栗毓美,无法参与这场患难,不能看见,便也无法报答。

栗毓美每一上任,第一件事,是清理陈年旧案,他认为”为吏当凭情理,不当恃气质,恃一分气质,则民受一分冤”。是,他一直是他,那个不忘本不忘义的他,他尝尽冤屈,他懂得,一个平头百姓的无能,常常是为吏者的不察。

史料记载,他竟然审理积压案件万余起。个体的力量,虽然羸弱,但人格的力量,却是强大的。由于他清明公平,当事人双方,君心悦诚服,再无翻案。

据说栗公卸任安阳县令之后,依旧留在郡州审理积案。

有一对戚姓百姓兄弟,因为田地纷争提起诉讼,栗公劝戚兄,说,兄弟如手足,该让即让。

戚兄却说,我跟弟弟是同父异母,继母极其溺爱弟弟,那有什么手足之情。

栗公曰:“时继母孝,正所以报汝父汝母之恩。汝以弟非同母屡次争控,是知有母不知有父,且敢谤怨继母,子道与兄道两亏矣。”

一个人,为人子和为人兄的责任和义务都缺失了,还成其为人吗?一言点醒梦中人,栗公话未落音,戚兄双膝着地,大谢,他说,我小时候也读过书,但不明大义,要不是大人提醒,我就禽兽不如了。

他又问,怎样才能处理好家事,怎样才能做个好人?

栗公笑笑说,“天理不外人情,家庭之间惟以论情,不可理争。情至则合理,争理必伤情,伤情即非理矣。汝当反躬自责,友爱幼弟,诸事忍让,不可使继母之不慈,责汝弟之不恭也。”

这种以情以德服人的策略,并非栗公刻意为之,他在任其间,均以国事为重,爱民如己出,刚正廉介,凤寡嗜好,以心向心,以真对真,这样的情怀,在今天,依然令人肃然起敬。

5

二O一五年八月二十六日,秋光明媚,蓝天如海。在浑源县栗氏佳城,工作人员赠给我们《栗毓美研究》第一缉,比起民间众多栗大王庙,比起治洪之美誉,乃至比起传说中的河工砖,这本薄薄的小册,份量变得很轻,但还是让我们看到了栗公的另一面。

栗公曾言:有一日在官,不忍一日不尽心民事。

他的一心为民,竭尽全力,以身作则,是一篇文章、一本书远远无法包容的。

在他早期为官时代,他就以刚直不阿,敢于担当,而脱颖而出,并受人关注和诟病。

栗公在代理温县知县时,紧邻的河内、武陟两县遭受严重洪涝灾害,两县知县均唯诺不敢言,他便大胆上奏,请求开仓取谷,以救济灾民度过难关。朝廷批复后,由一名上级官员押粮至此,但此官员嫌弃栗公于他的怠慢,便以陪同怀庆府张牧村查灾的借口,将原本拨给温县的五百石谷子擅自给了孟县。

栗公为此几次求见,但均遭该官员拒绝,于是,他灵机一动,带上县印直接拜谒张牧村,说:作为上司,理应廉明公正,以体察地方官员,安抚老百姓为己要。如果温县滥用职权,随意支取仓谷,或者孟县上报的灾户有遗漏,这些都应该及时反映给朝庭,及时处罚。怎么可以挹此注彼,以中立的态度对待这事呢。若是我得罪了上司,那是我的错,怎么能因为生我个人的气,而置人民于水深火热中不顾呢?大人贵为郡守,应据理力争为民请愿,否则的话,我这个小小知县不做也罢。说完,将县印放到郡守案头,扬长而去。

至此,张牧村才了解事情真相。栗公之举,从生死线上将数众灾民拉回,灾民敬他是再生父母。

栗公代理西华县时,因境内早霜遭灾请求赈济,但太守以西华县已上报丰收为由,不予批复。栗公说,“吾身为民牧,捏灾与匿灾,俱不忍也。”

于是,前往太守处,当面汇报灾情,想到灾民之苦,又想到赈济之难,不由热泪横流,哽咽难言,最终,又以要罢官为胁,争取到赈济。未料到的是,周边县境在不久也遭受此灾,米价腾涨,饥民闻说西华有粮,一窝蜂涌来,栗公向上请求开仓赈灾,但看到穷民饥饿难忍,奄奄一息,等不及批复,就开仓接济饥民。上面一听说,非常生气,说他擅自做主开仓,触犯了大清律法。有人劝栗公,说,你如此清贫,如果被参,要你赔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啊。栗公却说;“某一日在官,不忍一日不尽心民事。以此罢斥,何憾!”

成大事者,总是胸怀天下,而不拘小节。

后人评价栗公:处则勉为醇儒,出则勉为循吏,体国忧民之意,孝悌慈爱之心,肫然溢于言外。

宽人,律己,也是他一直坚守的。

栗公任武陟知县时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导致栗公停止升用。当时上司指派某官去赶办秸料备防外,又让栗公协助准备秸料五十垛。因为季节的缘故,秸料价格昂贵,栗公便令属下等秋季再备。不久,上司坝官工溜势坐湾塌滩,河南巡府前来问责,虽如实上报,但栗公还是因迟备为由,即行参奏,栗公被革去升衔顶戴。有同僚为他喊冤叫屈,他却说:中丞待我已相当素优了,他不是有意苛责的,况且办事应以事件本身为首要,我现在知道,自己错了,心里也有愧。

癫痫病手术怎么治效果好不好北京治癫痫专科郑州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那个好?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宣言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