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水系】武松打虎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02:32
   吞了,你赔我!赔我!幺多则说,我吃都吃了,怎么赔你,要不,我拔几根胸毛给你?国强大概是要揍他,我们听到墙角的锄头或其它什么在响,但很快,就见他哥哥被扔了出来,摔在稻场上,身上的浓烟慢慢熄灭,过了一会儿他自己爬起来销声匿迹。   如此说来,幺多还真的吃了老虎肉了!   幺多跟我们说,真痛快,他把国强打跑了。其实他早已知道我们已经目睹了全过程。由此可知,他并不是真的想告诉我们什么事情,而是想宣扬随之而来的得意。他说,他以前那么怕国强,好像国强手里有一座大山,随时可以扔过来把他压在山底,没想到,现在他稍微一用力,国强就像个皮球似的弹到门外去了。他不解地望着自己的手,不明白它们是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院门口有只大石墩,长满了绿苔,一下雨,凹槽里就积满了水,像一面镜子,里面有肉眼刚能看到的虫子游弋。幺多蹲下来,两手把住石墩的两侧,一用力,石墩竟被他端了起来,过了膝盖,又过了胸,最后竟被他举过了头顶,放下来,镜子里的水竟原封未动。那些虫子好像也没有受惊。我们惊呼起来。幺多还要试,金友说,不要试了,你快告诉我们,是不是在哪里练了武功?   当时,我们最佩服练了武功的人了。我们也想练,但找不到师傅。看到电影里那些练功的人叫师傅,师傅,我们羡慕得不得了。我们只能叫老师,老师。在我们看来,老师和师傅的区别,就好像武大郎和武松的区别。   幺多故作谦虚地说,我哪里练了什么武功。他仍在隐隐炫耀他吃了老虎肉。   一时间,我们对老虎肉也十分向往起来。实际上,我们对这种奇妙的获得方式一直保持着热烈的向往。我们希望喝了一种什么东西睡了一觉,醒来就发觉自己能一纵老高或飞檐走壁了。如果我们吃了老虎肉,也能像老虎那样威风凛凛,谁也不敢欺负我们,那村干部再欺负我爹娘时,我就要像老虎一样扑向他们,他们肯定吓得屁滚尿流连栽跟斗。如果在路上看到黑社会的人欺负好人,我可以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其实,我们村里人对吃东西一直比较迷信。比如他们认为喝童子尿会返老还童,吃了女人生孩子的脐带会年轻十岁,吃狗肉或猪腰子补肾,吃了牛肉长力。发烧时吃罐头梨,发冷时喝红糖水。生了病,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打针吃药。他们情愿到田头地边扯几棵草回来煎水喝。   转眼到了冬天,我们猫在屋子里的时间明显增多。外面刮着大风,雨一粒一粒的,砸在身上像石子一样坚硬,很痛。天阴沉沉的,很久不出太阳,老人们说,这是要下雪了,不下雪是不会晴的。幺多松了口气,以为他的胡须和胸毛也会停止生长。因为进入秋天之后,他就不再为它们骄傲反而为其所苦了。他很快发现他的胡子比别人长得快长得长,两天不刮它们就像乱草一样淹没了他的下巴乃至整个脸部。他不得不买来刀片刮掉它们。刚开始胡须还软,后来却是越刮越硬,一不小心就破了皮,弄得脸上有很多大小不一深浅各异的疤痕。下次刮胡须时若忘记那里有伤疤,一刀刮下去他便痛得叫了起来,那疤痕又叠加和增大了。为此他刮胡须好像电影里解放军战士排地雷,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完成,田七说,比他姐姐梳头还麻烦。他姐姐秋菊一头好头发,都拖到屁股沟里了,梳头像织一段又长又亮的布。至于胸毛,也开始让幺多烦恼。它们像一大瓶墨汁打翻在他胸口,不可收拾地蔓延。好像它们不是胸毛而是兽毛了。村里有经验的老人说。这样下去,幺多迟早要变成一条狗。   幺多说,村里人这是嫉妒他。他们居然诅咒他变成一条狗。他把衣角一抖,说,我怕什么,我才不怕,再说,天气已经冷下来了嘛。   对了,似乎到这时候,我们才发现细密的汗珠仍不停地从幺多额角渗出、汇集,很快形成很大的一滴,经眉心和鼻尖滚落下来。好像他一直在吃着辣椒。冷风从外面冲进来,摁住腰门边的几枚黄叶,一松,叶子就头重脚轻地飘了起来。我说,这么冷的天,你还出汗!你不怕感冒么?我要是这样出汗,爹娘会很着急,说出汗是很容易感冒的。幺多说,他倒是想感冒,感冒就要发烧,发烧就会怕冷,可不知咋的,他就是不怕冷,他想怕冷,可就是不怕冷,真没办法。晚上他还洗冷水澡呢。一用热水,就烫得难受。他马上浮现出洋洋得意的神情表明他刚才说想感冒发烧并不是真心话。不过我们的确不喜欢冬天,要穿很多衣服,把手脚裹得紧紧的,让我们跑不快跳不高,好像总有个什么东西在拽着或摁着。   幺多照例在村子里展示他的优越感。别人穿棉袄,他仍然穿单衣,向外袒露的胸毛和热力。如果别人穿两件衣服,自己只穿一件,虽然被大人呵斥,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有时候我们会故意少穿一件衣服来展示自己的力量和与众不同。梁红英自然又要跟国强吵一架,尤其是国强换下一大堆脏衣服的时候。不过国强再也没来找幺多的麻烦,只得把怒气出口转内销了。据说国强曾想叫幺多从老屋里搬出来,依旧跟他们一起住新房子。国强说,老屋实在是太老了,冬天雨雪多,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塌下来了。但幺多不肯。他说,想我再给你们打长工?没门。就是老屋塌下来,我也不怕。听他那口气,好像老屋砸下来他也能扛住。   实际上,幺多的身板还是那么单薄。他身上的肌肉一直没发育出来。按道理,像他这个年龄,浑身的肌肉应该圆滚滚的,像一窝老鼠抱团或奔跑。他说,这都怪他嫂嫂梁红英,在他最需要营养的时候,不给他营养。我们怀疑,他真有点把自己当牛郎了,实际上,在他需要营养长身体的时候,梁红英还没嫁过来呢。那时他娘还没有死,不但不会不给他营养,对他反而溺爱得很。什么好吃的都要暗暗留给他,国强反而没什么好营养,而苦事重事都是他干。但事情就是这么怪,国强吃得不好事做得多,身子反而像高粱一样往上窜,幺多好吃懒做却瘦得要命。赤脚医生辛琴说幺多肚子里有虫,说着便开了几粒白色药片,他娘赶紧用糖水诱骗幺多喝下,第二天幺多拉了屎,他娘就用小木棍把它挑开,仔细在里面寻找虫尸。因为什么也没找到,他娘就去质问辛琴医生说他骗人,辛琴医生说这种药是我国跟外国人联营生产的,很厉害,可以把虫化掉,在粪便里根本找不出来。之后幺多饭量倒是增加了,但仍然不见长肉。   幺多说,现在他吃了虎肉,肌肉是应该长得出来的。田七说,我们老师说了,长肌肉不能光靠营养,还要锻炼。幺多说,这有何难,现在他浑身的力气多的没处使,只要让他长出鼓鼓的肌肉来,他什么都愿意干。他把话放出去了。有户人家的稻草还在田里没挑回来,试探着想找他帮忙,他二话不说就去了,用了差不多一上午,把稻草全挑了回来,在屋角堆成了一座小山。另有一户人家要轧米,男劳力不在家,来找幺多,他也是二话不说就去了。总之此后谁家有什么体力活叫他去帮忙他都乐意。他说,武松打虎为民除害,他这点小事算什么。听他那口气,好像刚给我们写了一篇作文回来。   这天,国强在老屋院门口站了半天,咳嗽一声,还是挠着头皮进来了。他说幺多啊,俗话说人不亲骨脉亲,你帮别人做那么多事,怎么就不来帮帮我呢?你嫂子一早打发我去买了两斤肉,炖在砂锅里,想请你中午去吃个饭,你看行啵?幺多眼睛都没眨,说不行。国强说,最近,实在是太忙了,牛粪得挑到地里去,外面的柴草得搬到家里来,还想换个院墙,要拉砖,拉石灰、水泥。想想都烦。你帮谁不是帮,你就不要把我当哥哥,随便当个什么人都行。你就当是帮别人,总行了吧?幺多说癫痫持续性发作的治疗方法,你这不是叫我捏着鼻子哄嘴么?我不干,跟你说,谁的忙我都愿帮,就是不愿帮你。国强只好哭丧着脸走了。似乎自从幺多吃了老虎肉,国强的霉运就开始了。   国强的碰壁更激发了村里人的热情。他们对幺多更亲热了。有什么好吃的,都要叫幺多来凑个热闹。来了亲戚,也要叫幺多来作陪。别人穿厚厚的衣服,幺多穿单衣还在不停地出汗。亲戚啧啧称奇。幺多一下子风光起来,名声也越传越远。大家都以请到他为荣。我家里也荣幸地请到了两次。我娘说,你不是跟幺多划得来么,你请他他一定会来的。我跟幺多讲了,他还真的爽快地答应了,让我好一阵光荣。那天我爹娘忙前忙后,喝酒时,他还借着酒兴,大胆地摸了一下幺多的胸毛。至于我娘,她故意不看也还是忍不住看了。吃了饭,我爹就说,幺多啊,我在林场买了一立方米的杉树,想请人打几件家具,我现在找车把它们拉回来,你帮我做个对手吧。幺多看了我一眼,说,好得很。另一次,是叫幺多帮我家挑粮到乡里去卖。幺多也答应了。过了两天,田七和金友家也请幺多吃了饭。在金友家,幺多还喝醉了,呼呼大睡,金友爹娘互相埋怨打了一架。鉴于大人们的态度,我们和幺多之间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以前我们把他当老虎而我们自以为是武松,现在他还是老虎,而我们不过是为虎作伥罢了。这样一想,我们对自己的形象不禁有些讨厌起来。我们想离他远点,故意几天不理他。只不过我们并没有坚持多久。   幺多的肌肉好像还是长出一点来了。这是最让他高兴的。似乎有了肌肉,他的湖北哪里能治好癫痫病?胸毛和热力才落到了实处。寒潮过后,气温又有些回升,村里人开始大面积挖红薯拔棉花秆。幺多又忙起来了。今天这家明天那家,谁都想请他去帮忙。幺多说,我自己地里的棉秆还没拔呢,大家说,你的急什么,你有的是力气,再说你一个人,种的又不多,一眨眼不就完了,到时候我们也可以帮你呢。幺多说那好。他的日子马上便被安排得满满的,上午帮这个,下午帮那个,有时候几户人家为谁先请他还争执起来。大家把他当作不要钱的劳力,重活脏活都留着他干。他们说,你吃了老虎肉,干这点活不是小菜一碟么。幺多觉得做个好人有点吃不消了。不过他仍然努力拿武松打虎来勉励自己。从本质上来说,打虎除害和为大家挖红薯拔棉秆是一样的嘛。但他说,还是打虎更爽快些,这挖红薯和拔棉秆太碎杂了,全村这么多户人家,都请他干这些,一点意思也没有。他说,你们闻闻,现在我身上没有老虎气,只有红薯气和棉花秆气了。你们说,要是武松身上一股苕气和棉秆气,那还是武松么?   这时是傍晚。干了一天的活,幺多身上很脏,他跳进池塘里洗起澡来。气温已经急剧下降,水面冒起阵阵寒气,但他在水里很快活,一点也不感觉冷。我们看他划水,都止不住有些哆嗦。他在水里跟我们抱怨了一通,说,他再也不愿再干这些傻事了。   他说到做到,第二天,真的不再去任何一户人家帮忙了。那些已经让幺多帮了忙的,便独个捡到了大便宜似的暗笑,另一些人家则恰恰相反,他们说幺多两只眼睛看人。幺多说没错啊,不用两只眼睛看人难道用三只眼睛?他不再理会别人怎么讲他,只管把自己家的红薯挖了棉秆拔了(自然没有谁来帮忙),然后无所事事四处转悠。我们也觉得幺多做得很对。谁看到过梁山好汉给人家挑水劈柴,割稻子拔棉秆了?电视里也一样,英雄人物就是这么无所事事四处转悠的。幺多是村子里唯一吃过老虎肉的人。是最接近武松的人。怎么能让他随随便便给别人当牛马驱使呢?   幺多决定在院子里锻炼他的肌肉。就用那只石墩。他每天把石墩举到一定数目,并且不断递加。这招很有效,他的胳膊和胸膛还真的像打了气似的慢慢鼓起来了。   我们在旁边看着。田七说,这才叫体育锻炼,我们老师说的对,体育锻炼和干庄稼活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过幺多的力气实在是太多了,就好像女人的奶水,怎么也包不住。村里一个刚嫁过来的女人,听说她生孩子后,胸脯胀得不得了,孩子吃不赢,她就把奶水挤到墙上,像我们打水枪或射箭一样。若她在田间做事忽然丢下锄头跑起来,大家就知道她奶水又发胀了。幺多的力气还是多得没处用,他说,举石墩不但没把它们消耗掉,反而让它癫痫病人发作会不会打人们越来越大越来越多了。就好像把黄豆做成豆腐。一两升黄豆可以做出一大盆结结实实的豆腐来。没办法,幺多又去帮人家做事了。不然他的身体胀得难受。他说,那力气在他体内乱拱,他担心他的身体快要被他拱破了。偏偏这时候农事越来越闲了,幺多把自家的油菜地里的草锄了两遍,后来根本就不是锄草,而是在锄土。幸亏这时有几户人家开始翻修房子。我爹说,这时节天气干燥,做墙打家具什么的,不容易缩缝变形。幺多很兴奋,天没亮就去给人家搬砖挑瓦,弄得一身灰土。但翻修房子的人家毕竟是极少数,其他人家对幺多就很有意见了。我们建议幺多把自己的老房子也翻修一下,他却不肯。他说,翻新了干什么,它不还是要旧的么?在这方面,他倒是跟道元气味相投。道元胡子一老把,儿子好几个,但几十年一直挤在一间窄小的土屋里。他们家不做房子不存钱。据说,很久以前,道元是村里的积极分子,带头去地主家分粮食搬东西,此后就嘲笑所有想办置家业的人,说他们将来一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我爹说,那时,道元家是村子里吃得最好的人家。只是他的几个儿子,大的有三四十岁,小的也有二十多,既没有学手艺,也没有说上媳妇。别看我们村子不大,可怪人倒不少。有一个叫小美的,她爹出家做了和尚,她找了上门女婿在家。有一回她爹寄了两千块钱回来,她竟不知藏在哪里好,急得好几夜睡不着,后来忽然开了窍,把它们交给一个婶婶保管,等她要钱用的时候,对方却死不认账。 共 14633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