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表白的话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善终(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10:56

都仲春了,冷空气又肆虐了好几天,把本来已经脱掉的棉袄,赶紧又捂在了身上。今天却很好,中午,阳光媚媚的,天空蓝蓝的,还有几朵悠闲的云在飘,气温也上来了,身上暖洋洋的。

不曾想在如此美好的天气里,却得到了一个噩耗,我家族唯一一个老人,91岁的大娘去世了。大娘是70岁时得了脑梗,病好后落下半身不遂的后遗症,从此卧床不起,已经整整21年过去了,21年后的今天,大娘走了……

电话是四弟打来的,一听到这消息我是不敢相信的。年初三去给大娘拜年,大娘精神依然健铄,还能叫出我的乳名。这才几天啊?没病没灾的,怎么说去世就去世了呢?当我表示我的疑惑的时候,四弟说:“别问了,你赶紧回来吧,回来就知道了。”

回到家,大娘安然地躺在灵床上,那安然的神态就像入睡了一样。跪在大娘的床头,用含着泪水的眼睛端详着大娘,仿佛听到了大娘那均匀的鼻息声。恍惚间,我感到大娘只是睡着了,而不是离开我们去了另一个世界里。

大堂兄把我从大娘的床头拉开,拉到他身边坐下,给我讲述了大娘去世的过程。

昨天中午饭,我还像往常一样把饭端到了你大娘的跟前,她用汤勺舀饭的时候,我发现你大娘的手有些抖,过去也常有这事,过两天就好了,我也就没放在心上。就把勺子接过来喂你大娘,你大娘吃了半碗就不吃了。我问她咋不吃了,她没回答我,而是声音非常清晰地告诉我:“下午别出去了,抱抱娘!”我赶紧上床把她抱在怀里,觉得她身子有点抽动,手在半空中乱抓。这时候,她还能仰脸看着我说:“娘不行了,赶紧把他弟兄几个叫过来,让娘再看一眼。”我赶紧打电话叫他几个,他们几个陆续赶来,赶来时叫她,她都还能点头答应。老三最后一个赶来,抓住你大娘的手,问你大娘可认识他,你大娘还点点头,声音很微弱地说“老三……”手紧紧地抓着老三的手,眼睛慢慢地合上了,身子也不抽动了,人也安静了下来。我们都以为,她困了,睡着了。谁也没想到,过了两分钟,我的手在你大娘的鼻子下一试,没有气息了……你大娘就这样走了。

听到大堂兄的讲述,我的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词就是“寿终正寝”。

下午,要去火化,火化前,亲人要排成队从大娘的灵床前绕过一圈,跟大娘做最后的告别。大娘的寿衣是大红的颜色,上面有一些暗暗的花纹,图案是凤的造型和一些只有些大意的花草。看到安详地躺在灵床上的大娘,我想象的是大娘嫁到我家来时当天的那种情形。虽然,那时我还没有出生,但是,我倔强地告诉我自己:大娘一定是像今天这样红装素裹地嫁到我家里来的。70年后的今天,大娘走了,离开了我们的家,依然红装素裹……人生就像大娘一样是一趟出远门,“家”是大自然,从大自然的“家”出发,最终还要回到大自然的“家”里,怎样来的,也将怎样地回去。

大堂姐、大堂兄都已是快70岁的人了,最小的堂弟也已经是奔五的人了。就像我一样,经历了太多的生离死别,伤痛都已深入骨髓,致人麻木,再也没有太多的眼泪和哭声去表达对亲人离开的伤痛。只是默默注视,默默地注视,仿佛是在送亲人远行,盯着他的背影,不忍让人离开,但你又无可奈何。

有些人哭了,但哭声也都是嘤嘤而泣,没有呼天,也没有呛地,大家就这样静静且默默地告别了我的大娘。

晚上,要为大娘守灵。从天南地北奔袭而来的后辈人都赶回来了。我们家族是一个大家族,灵堂里围着大娘的棺木一个挨一个地挤得满满的。按照农村的风俗,大堂兄为大娘明天的最后一程请来了唢呐班子,哀乐萦绕,锁紧了每一个守灵人的心,没有言语,但各自内心塞满的都是伤悲。大堂兄站起来找到我说:“咱家守灵的人多,马上人还都要睡在这里,地方小,睡不下,得走几个,你带个头吧,给别人腾空。”我依照大堂兄的要求默默离开了灵棚,我没有给大娘守灵到底。

第二天中午时分,扶着大娘的棺木,送了大娘的最后一程,大娘安然下葬。

鞭炮声沉闷地扩散在家乡的田野里,扩散在有云无雨的天空中,纸钱的灰片,飘起又静静落在无风的麦苗间。

预报说,今天有雷阵雨,但没有下,原先预备的办法都没有用上。大娘顺利下葬,送葬人也省去了很多麻烦,很安生。

送葬的人,给大娘行了磕头礼,我也给大娘跪下磕了三个头,膝盖上沾满了泥土和麦苗的草绿,但心里伤痛减轻了许多。

离开大娘的坟头,走在酥软的土地上,心里也就轻松了许多。

大娘一生随和,没有太多言语,默默地操劳了五个孩子,个个孩子的生活都很美满。病到后,与病魔坚持斗争了21年,21年来,大娘没有下过床……

北京在哪治疗癫痫湖北治疗癫痫哪家医院正规?泉州有哪些能治癫痫病的医院西安治癫痫病哪个医院好呢

相关美文阅读:

表白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