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星月】雨霖铃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11:37
   下午五时三刻,预订好的小型客车四平八稳地从上海师大图文中心出发了。   窗外是雾蒙蒙的一片,群树与群花蛰伏在无边的雾色里。一栋栋矮小的瓦房不停的从我眼边褪去,从车子所在的高度望出去,车窗外的世界显得又凄凉又无穷。我于是忽然想起几年前看的《海上钢琴师》的一句话:“繁华的世界应有尽有,就是没有尽头。”再去望那天地,很像电影里对纽约城的特写镜头。车子不断前行着,车上安静得只有车内广播的综艺节目和广告的声音,我继续观望这窗外的世界。   暮色苍茫,旁边的建筑忽地多起来,一处似纯玻璃建构的片区出现在眼帘,我辨不清它们之间谁是谁,它们毗邻着相偎立在那里。更有许多高楼大厦,只能看到背影的博大汽车公园,一派体育风格的VANGO万国体育,以及那自带艺术气息的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它们全都静静地矗立分布在世博大道上。   经过上海星动力科创空间(一号门),我们在亩中山水附近下了车,又小走了两三百米的路,终于进入会场。   我们的票在五楼十三排、十四排,是会场的最后两排。从这里望下去,下面的境况一览眼底,人群尚稀稀落落的,舞台处一片漆黑,舞台上面垂光着许多舞台灯光设备,对面的席位处竟有灯光照着。在我的旁右边,隔着一个一米见宽的阶梯过道,坐着的是些上了年纪的人,他们有的带着孩子媳妇,有的似乎只有老来相伴的两人,都安静地坐着,静静地侯一场戏。在我的左边,也就是我坐的523层,出乎意料般的,竟全是些背着书包的学生,闹闹哄哄的,很是新奇的样子,我一直担心他们在演出开始后吵到旁边的人。所幸并没有。   早已过了票上所写的七点半开场的时间,还有人一波波的进入,这样的等待会是多久?突然,顶层的灯光暗下来,原本闹哄哄的人安静下来。全场的灯光都暗了。人群屏息以待。舞台处的光忽然亮起来,一只硕大的蝴蝶轻合轻扇的翅膀出现在舞台中央,它一会儿变了颜色,像孔雀的好看的翠屏。慢慢的,蝶羽间忽现出一袭白色的影,紧接着倏地一下,羽蝶落下,舞台四周灯光暗黄,只一处越发明亮。激昂的音乐紧随而出,那白衣胜雪,披着白斗篷,头上扎了长长的白色羽翎的“昆曲王子”张军便出现在我的视线。这是迥异于我此前所听的曲腔,雄厚的男声,伴着鼓声、琴声等乐器,一声声的进入耳膜。然而对我来说,这个位置有那么一点偏了,舞台上的昆曲王子显得很遥远,旁边的银幕上同步直播现场,还有字幕。戴着厚重眼镜的我努力地推了推眼镜,还是看不清银幕上写了什么。舞台上的音乐回荡在整个会场,观台上的人还在移动,视线被暂时遮去了大半,于是闭上眼,只去听那声。一曲终了,一波又起,中间一段相对轻缓的音乐独奏了一会儿,昆曲王子一句“风萧萧……”银瓶乍破奔泻而出,带着磅礴而婉转之声,霎时闯入心扉。此曲终了,观众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紧接而起的是几声短暂的乐器之声,音乐便又激昂起来,唱的正是昆曲《千秋岁》。在我看来,这都是极悲的曲,经张军先生一唱,倒多了慷慨之意。我于是开始担心他的嗓子了,这是他一个人的演唱会吗?如此唱下去,嗓子是一定受不了的。所幸,在热情的掌声之下,他停了下来,问:“你们都来了吗?”于是和观众谈起了昆曲走到今夕万人演唱会的不易。   “中国至今为止,非物质文化遗产共有39个,但是你们知道吗?在2001年的申请非遗中,昆曲全票通过!”观众席爆发出雷鸣掌声。“起源于昆山地区的昆山腔,经魏良辅打磨为水墨新调。从昔日的地下走到这里,到今天的万人观看,经历了二十年。整整二十年!但你们知道吗?从嘉靖到今天,它却走了四百多年!”我忍不住要为昆曲,为传统文化得以传承而鼓掌!又想起三毛在她的书中写的那场只有两个观众的演唱会,不禁感慨万分。去年上中国古典戏曲的老师说,他不求我们一学期能学得有多懂,只希望在我们中间,有那么几个人,滋生对戏曲浓厚的热爱。看到今夜这么多人捧场,我为昆曲的前行发展热泪流在心底。   话说完后,穿着白色西装的主持人出来,与观众互动了几分钟。昆曲王子再出来时,已换了一身蓝色的行头。一曲《玉簪记琴挑》:“月明云淡露华浓,欹枕愁听四壁蛰。伤怀宋玉赋秋风,落叶惊残梦。闲步芳尘数落红。”委婉细腻、流利幽长,如诉如泣,未曾听罢泪已悄然落下。宋玉赋秋风,已教人思及“秋风萧瑟兮草木摇落露为霜”一伤秋赋;落叶惊残梦,更是落叶凋零之声惊醒残梦,连梦也是梦不成的;闲步芳尘数落红,又不单单是停留于《玉簪记》的故事了,《西厢记游园》“原来姹紫嫣红开遍,是这般都赋予断井颓垣”霎时扑面而来,更兼《红楼梦》“黛玉葬花”一幕,怎不潸然而泪下?花腔婉转,听戏之人唯有伤悲而已。一段场白之后,一曲《朝元歌》愁绪更添一层,曲中融合了乐器萨克斯之音,非但不违和,反更添新的听戏体验。这又算是昆曲的发展了。似乎是《琴挑》《朝元歌》太过悲凉,在台上台下以及“山上”的观众的互动下,一曲我不知道的节奏轻快的音乐响起来,让我跳出那无言的悲伤,转而想踏节而歌,随音乐而舞了。   欢快过去后,一曲低缓似空谷之音的古琴声倾泻而出,一声声“妃子,妃子,妃子,妃子,我好悔恨,我好悔恨也!”打动心扉。这是《长生殿》里的《唐明皇》,真正打动我的,是那份矢志的深情,尤其通过昆腔唱出来,感触尤深。此后全体在场观众给昆曲唱了《生日快乐歌》,接下来是一群小孩子(来自“奔向未来”艺术团)集体合唱的《长刀大弓》,我想,这些看起来是10后的孩子们会是昆曲的传承者吗?这样想着的时候,已迎来了来自不同行业,不同年龄段的“杜丽娘”《游园惊梦》表演,这是迥异于“昆曲王子”张军的一种形式,也是我最开始知道的昆曲,花腔婉转,字正腔圆,唱腔加上身段的表演,更给人美的享受。听到“良辰美景奈何天,便赏心乐事谁家院。朝飞暮卷,云霞翠轩,雨丝风片,烟波画船。锦屏人忒看的这韶光贱。”我的泪又落下来了,只因情到深处,情不由己。“杜丽娘”退下去后,张军又唱了《好姐姐》:“遍青山啼红了杜鹃,那荼蘼外烟丝醉软,那牡丹虽好,他春归怎占的先?闲凝眄,生生燕语明如剪,听呖呖莺声溜的圆。”但似乎有很多人是听不懂的,或许是为了迎合观众的欣赏水平,在我们离开之前的那三首曲子就不那么昆曲了,这让我很是疑惑。但我走前听的最后一首,以洞箫和笛起首,另有其他管弦之声,还有编钟之音,使我在离开的时候依依不舍,回首三望。   演唱会还在继续着,起初还能听到遥远而不真切的声音,到后来什么也听不见了。我们融入无边的夜景中去,那青花瓷般的建筑交替放映着与昆曲有关的人物像,最后看了一眼似是飞碟状的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一伙人或是撑伞,或是不撑伞,进入淅淅沥沥的碎雨里。身后呈现着昔日世博会辉煌的建筑越来越远,透过车窗,路面也全湿了,霖霖的雨落在候红绿灯的各色车上。在路过中国国旅、八润禅茶、银尊夜总会等地点后,我们进入呈现着乡村气息的奉贤区,一排排红的花,白的花与绿的叶向身后隐去。   在离开演唱会时,我向同行的一人抱怨有些地方娱乐化了,坐在车上我忽然想到,昆曲该位列“阳春白雪”了,万人观众,这水墨新调也不能一直唱几小时,也只有如此,昆曲才能迎合更多人的口味?不管怎么说,我为自己有幸现场听一回昆曲感激不已,而我也看到了许多人为昆曲的发展作出的不懈努力。   下车时特意走在最后,向开车的师傅道了谢。在某友的帮助下,请睡下的阿姨拿钥匙开了大门。寝室的门为我留着,她们已经预备睡了。   青海哪里冶癫痫病最好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看非常好癫痫病人的寿命和普通人相比会短么荆门治癫痫哪家好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