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流年】杜甫这只鸟(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57:01

世人都特别喜欢杜甫的黄鹂鸟。杜甫在成都说“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已然成为杜甫爱鸟的名片。果真如此么?

不,“玉京群帝集北斗,或骑麒麟翳凤凰”(《寄韩谏议注》)麒麟、凤凰之类神鸟才是杜甫一生的向往。这首诗是写给一个青年才俊的诗句。

但是,对于他自己,杜甫到底是那一只鸟呢?

我曾经在报刊上阅读到这样一则“谜语故事”。谜面说“人迹板桥霜”,打唐诗七绝半句。这样一则谜语,很是有趣,七绝半句真乃异想天开。殊不知中国文字自古书写的习惯是自右至左,自上而下。那么一个上下结构的汉字拆分出来就是两个独立的汉字了。所以,这半句的秘密就可以这样迎刃而解了。绕了这么多的弯子,其实,还是说那“一行白路,鸟上青天”而已。这至少说明杜甫的这一首最诗意的《绝句》成为多少文人学子心底的美景。当然,其中“上青天”才是每一只鸟儿最本能的梦幻。所以杜甫十分爱鸟。

杜甫在三峡夔州居住,一口气写了多种鸟。我手边就有一册《杜甫夔州研究文集》,收录的均是夔州本地文人学者对杜诗现地研究的心得论文。其中收录了夔州杜甫研究会的龙占明先生的一文谈了几只“杜甫的鸟”。他是一个三峡本地人,对杜甫文化很是醉心,更有许多见地。我们曾经两度会见。在今年春末见面时,我们两聊起许多关于夔州关于杜甫的故事和话题。记得当时,我对他说起一个想法,那就是杜甫那一只鸟——“沙鸥”、这是一只最让我“耿耿于怀的鸟”。我希望有机会撰写这只鸟,现在终于成为我的标题《杜甫这只鸟,天地一沙鸥》了。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我就这样站在三峡的码头上,诗圣杜甫也曾站在三峡的某一个码头上;我曾经屡次三番地漂流在三峡的河中央,而杜甫更是在最艰难的时刻漂泊在三峡的河中央。我看见了无数的水鸟在高峡间盘旋、飞翔,渐行渐近、渐行渐远,偶然的无中生有、必然的有中却无……白鹤联袂飘然飞翔;野鸭偶尔扑腾在江面,卷起水中的涟漪;翠鸟在岸边自由自在的起落、扑腾;猫头鹰在三峡的岸边的大树上惬意地打盹,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地旋起一阵风、白腹的白鹇偶尔在江岸客串演出,专注的鹞子在半空中孤傲的滑翔,呼唤殷切的杜鹃正凄厉的呻吟……哪一只是杜甫神化的“沙鸥”呢?

对,就是“无中生有”。

查阅百度、翻看词典,“沙鸥”为何物?但是,却硬是活生生的飞翔在杜甫写意的诗里,翱翔在每一个经历三峡航道的游客的心的屏幕上,伫立成一个真正诗人应该持有的那种态度。杜甫在《旅夜书怀》中说“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正是其潜台词呼?

在艺术人格化的“沙鸥”之前,杜甫其实更关注的两只鸟——杜鹃与孤雁。

单说杜鹃鸟。在成都杜甫草堂,他撰写了《拜杜鹃》,到了三峡的云安古镇更是十分殷切地写了《杜鹃》和《子规》两首诗歌。因为云安乃三峡刘星出生和居住地,所以,对杜鹃和子规十分亲切,自然就熟悉杜甫的这些“鸟诗”。

拜杜鹃,非真杜鹃鸟也,传说古蜀国教民农桑的望帝、治水兴蜀的丛帝。望帝被尊为农神、丛帝被尊为水神。而杜宇化鹃、布谷催春的神奇传说成为巴蜀地感人至深的人文符号。望帝晚年禅位于开明,退隐青城山,魂化杜鹃,留下“杜鹃啼血”的美丽传说和“德垂揖让”的千古佳话。二帝为“天府之国”的建立奠定了坚实的基础,被誉为开“天府之师”。所以二帝之遗爱民风,为历代后人所尊祀。有“清明拜杜鹃、端午祭屈原”之说,蜀人闻杜鹃而思望帝。于是,杜鹃鸟开始在杜甫的心田飞翔。之后,万里船,荡三峡,观三河床之迥异,登河床临水码头,这杜鹃鸟语再一次触动了杜甫的琴弦。所以,他到三峡的云安之后,接连书写了两首诗《杜鹃》和《子规》。

前者诗歌曰:“圣贤古法则,付与后世传。君看禽鸟情,犹解事杜鹃。”后者诗歌曰:“峡里云安县,江楼翼瓦齐。两边山木合,终日子规啼。”著名的仇兆鳌在注释此诗时讲了一个故事。宋孝宗时有蜀士新选县令,帝问以蜀中风景,县令对云:“两边山木合,终日子规啼。”孝宗大称赏。足见这诗句的流传度和影响力了。如果说山木是形胜之壮美,那么子规啼则是蜀国三峡的声音之悦。

子规,就是杜鹃鸟。这只鸟,和诗魂化为一体,本地有报刊名字就是取自“杜鹃”,而三峡刘星有数十篇诗文均首发于这个叫做《杜鹃》的文学小报;并且滋养着我应该书写的文化、精神内涵。

次说孤雁飞。

杜甫说“谁怜一片影,相失万重云。望尽似犹见,哀多如更闻。”,形单影只,孤号独翔。一个“孤”字。道不尽杜甫流离的处境,这漂泊的苍凉,无尽的感慨,这对故乡的寄怀和不坠青云之志的高远追求。杜学家杨伦著有《杜诗镜铨》,认为这两联最佳,“善于空处传情”。

如果说杜鹃,更多的是寄托政治抱负了;那么,孤雁,更多的是表现生存状态。而将两只鸟合并升华正是杜甫诗意化的人格标榜——沙鸥——这是从具体的形象到诗意的意象的叠影,这是从分离的内核和外形到内外结合的涅槃。

是的,诗人徘徊在渴望和对渴望的绝望的三峡的河流里。诗人忧郁在,自我的定位和精神的述求的峡谷内。高山阻隔着高飞的梦幻,三峡的激流偏偏用随时给予诗人新的力量,而且是与生俱来的不可阻挡,永不回头的决绝的坚定的力量。

但是,杜鹃,子规,那是属于前人精魄的鸟,杜甫只能向往和跪拜。他在选择、在寻觅属于自我人格的鸟。

现在我们看看龙先生的研究。他这样写道——诗人杜甫写这组诗时,已是55岁了。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宏图伟愿已不能实现,于是,他静静地思考自己的一生,总结自己的一生。在这总结中,通过这些鸟,有对才士失路的哀叹:“未有开笼日,空残旧宿枝”;有对摧残人才者的控诉:“世人怜复损”,“脂膏兼饲犬,长大不容身”;有对自身孤独无绪漂泊生活的倾诉:“孤雁不饮啄,飞鸣声念群”;有对无情无义之人的指责:“野鸭无意绪,鸣噪自纷纷”;有对漂泊谋食之感的痛苦回忆:“雪暗还须落,风生一任飘”——这里龙先生分析了杜甫的《鹦鹉》、《鸡》、《孤雁》、《鸥》等等之后的结论。

而我,关注的自然是“沙鸥”。说来有趣,网络时代,查阅历代文人学士对“沙鸥”的认识到是十分的便捷。查询到关于"沙鸥"的诗句五百多条。

再来一睹杜甫之后,历代文人对沙鸥的直觉吧!

唐代名僧齐己有诗歌名曰《沙鸥》:“暖傍渔船睡不惊,可怜孤洁似华亭。晚来湾浦冲平碧,晴过汀洲拂浅青。翡翠静中修羽翼,鸳鸯闲处事仪形。”这只沙鸥,孤高自赏中。自然打诗人白居易也不甘落后,干脆有诗《赠沙鸥》,说“沙鸥不知我,犹避隼旟飞。何如飞入汉宫里,留与兴亡作典经。”这只沙鸥,毫无原则,苟且人生,宋代的杨万里曾经写过“偶听松梢扑鹿。知是沙鸥来宿。”这只沙鸥,竟然和诗人成为邻居,而彼此和睦相处……

这些所有诗意的“沙鸥”,居然是因为诗人杜甫的首创。换句话说,或许,是因为对杜甫的“天地一沙鸥”的尊敬和同病相怜吧!这个还不重要,重要的是“沙鸥”已经成为文人漂泊的环境和至高的心境的“灵魂之鸟”。

哈尔滨医治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有哪些鸡西哪家医院专治癫痫沈阳市到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