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山水】家与道的思索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0:58:18
无破坏:无 阅读:1361发表时间:2017-09-21 14:19:11 九月上旬最后两天,省内各地许多文友相约荆州来看我,恰遇冰火两重天激烈的天气转换。头天还在张居正故居等处享受炎夏最后的桑拿浴,次日就被章华寺冰凉的秋雨鞭笞身心。只有那古老的城墙不为季节变化所动,始终一脸沧桑傲立于天地之间。从那墙缝里流出的酷和美,穿越了岁月,充溢着荆楚,让八方来客心折,升腾起触摸到历史烟云的悲与欢。   荆州是我的故土,在我写过的无数文章里,从来没有直面过它。是为它的神圣所畏惧,还是为它的古老所震撼?都不是。原因只有一个,正如王建福所说,你吃完饭就能带着小孙子上城墙拉尿,简直把人们心中的胜地,当成自家的菜园子一样顺便。是的,自家菜园子有什么好写,白菜萝卜西红柿,太平凡了。圣人在屋檐下,也是一个普通的躲雨人。荆州在我眼里,只是一个家。   我对荆州无动于衷,可能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荆州太落后了。很久前,我曾经看过一篇文章,是宜昌人冷善远上世纪三十年代写的《衰败了的古荆州》,此人解放后担任过西安电影制片厂厂长。他在文中毫不留情地说:(荆州)像一个染了第三期肺病的病人,只剩下一副垂危的躯壳,尚在人间喘息而已!同时也真诚地表达了遗憾和哀婉,他说:这一切的衰败,却也不能抹煞它的优美,我们很可以从一切断碑残垣以及蛛丝尘垢蒙蔽的遗迹中,探寻出许多的光彩来。   我深有同感,哪怕现在高楼多了,汽车满街跑,古老寺庙又弥漫着香烟,城墙上重新耸立的几座城楼,在夕阳晚照里显出庄严的宝象,但荆州还是在继续衰败,散漫的步子跟不上时代节奏。从统计数字我们可以看出,无论在人均GDP绝对量上,还是在GDP年增速上,都落在湖北省各地市州(县)的下乘。2016年人均GDP武汉为112302元,宜昌为90142元,而荆州仅为仅30236元,排名在全省17个地市州(县)的第14位。年增速8.6%,同样排在倒数前几位之中。直观看,更让人气结。荆州各商场服务员的工资,很多人没有达到2000元。各行业就业人员及退休人员,仅跟临近的宜昌相比,收人均要少四分之一或更多,荆州陷入了湖北乃至全国的锅底,备受煎熬。   然而,远道而来的朋友礼赞荆州,好诗好文纷出,我不得不把自家菜园子多翻一遍,看看哪一块屎粪下面,长出了什么灵芝仙草,让人咋舌。   好久没有干过体力活了,今天也只好勉为其难,搬一下破砖烂瓦臭泥巴。   荆州,远古九州之一,也是汉代的十三州之一。若讲地盘,那时咱家菜园子很大很大,几条垄沟就是淮河长江珠江。当然,太大了费事,以后便陆续划出去了一些。比如说珠江、比如说湘江、比如说长江中游下一半。咱家要吃菜,人家也要吃菜,为人不能太自私。这些陈芝麻烂谷子就不提了,菜园子还真长出好东西,这块地看来很肥沃,长出了一幕幕活报剧。楚子贡茅、卞和献玉、晋楚争霸、屈平沉江......令人目不暇接。慢着,屈原投江是在湖南,跟荆州扯不上七弯八拐的亲戚关系----别质疑,那时的汨罗江还没流到菜园子外面----这些数不清的活报剧里,最精彩的就是刘备借荆州,关公大意失荆州等三国故事,千百年来片刻不离开舞台,它使得荆州真正扬名在外。   关羽是山西人,与荆州早已血脉相融,古城里关公祠、关公庙、关庙巷、张飞一担土等三国真假古迹比比皆是。城内的关姓人家也很多,都以关羽的后裔自居。我在荆州丝织厂的老同事也有姓关的,满族,关羽忌日,他也站在关公祠祭祖的行列中。不知道在大洋彼岸的白人里,有没有关公的子孙?   关公成了图腾,还是成了招牌?招商引资、开发旅游,关羽都是站在最前面,护卫着他曾经失掉的荆州。去年,他又站在柳烟袅袅的水门护城河对岸关公馆里,新买了一把大刀,重达千斤,砍得死变形金刚。   英雄就是英雄,死后快两千年,仍然威风凛凛,让人忌禅。   在这把刀下死了多少人。   三国时代是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张飞、赵云、姜维、吕布、周瑜、陆逊、司马懿......如夏夜的天空群星闪耀。曹操、孙权、刘备三个武装的强盗集团,再加上一些没有成器的小流氓团伙,以汉帝国尸骸为养料,培育出无数惊天动地的英雄,个个都拿着威力类似于关公大刀的冷兵器,砍杀天下人。   这是个最糟糕时代,它出世就带着残酷的腥风血雨。普通人命如草芥,被战火及随之而来的瘟疫、灾荒和饥饿联合收割;贵如王侯也朝不保夕,今天活了,不知道还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阳。在曹操之前玩天子于股掌的董卓、李傕、郭汜等人,哪个不是死于非命?占领北方的大军阀袁绍,官渡之战后病亡,家族灰飞烟灭。袁绍是取代公孙瓒起家的,争夺冀州的龙凑之战后,袁绍砍下了公孙瓒的首级。就连不管中原纷争的岭南土皇帝士燮,也在死后,被孙权屠灭了整个家族。被后世封帝的关羽也难逃宿命,被孙权砍了脑袋,刘备只好为他做了一个木头头下葬。亏得不少现代人还想梦回三国,去那个乱世里叱咤风云。真去了,怎么活?做皇帝也不行,汉献帝禅位于曹丕,依然只活了54岁,还不错,一辈子战战兢兢,总算熬到了一个正常病故。曹孙刘三大分裂分子戴上皇冠,命运也好不到哪里去。刘备称帝还没有几天,就在白帝城败亡,去找吴国麻烦前,连带三弟张飞也被部下割了脑袋。曹魏强势,曹操血脉最终还是被司马氏杀光。孙权比较长寿,可他的子孙,也和刘景升的儿子一样,应了曹操的下半句话,都不得好死。诸子自相残杀不说,出了个孙子也是荒淫凶残,把家败了。   刘景升陕西靠谱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就是刘表,汉庭正式任命的荆州州长----荆州牧。他领导过汉末学生运动,是资深革命家。形势逼迫当了军阀,也青海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更好没有丢掉学者的本行,著有《五经章句后定》、《周易章句》等书。现代人千万不要小看这些经书注释,这是能够恢复道德人心的强大理论。刘表文武双全,剿匪养士保境安民,深受荆州八郡士民拥戴,国内的学者有上千人投靠他,他也有能力保护他们。袁术来犯,被他打跑了。孙坚来犯,被他杀死了。荆州有他镇守,本该成为乱世中的一块净土,却被一群豺狼惦记上了。刘备最早起心,只因同为宗室,迟迟没有下口,被曹操和孙权抢先。一世英雄的刘表,病死不到一个月,曹操兵马尚在数百里外,其子刘琮就奉表投降了。曹操早就看出来了刘表的儿子儒弱无能,在八年前的官渡之战时,与刘备煮酒论天下,就发出了感慨,生子当如孙仲谋,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   三国时代中国人口的损失多大?看一看统计数目和比较数目,触目惊心。   在魏国建立初期,魏国大臣陈群曾说,此时魏国的人口,比汉文景时,不过一大郡。汉代的州相当于后世的省,郡不过相当于地区或者地级市。比如荆州下辖有八郡,即长沙、零陵、桂阳、南阳、江夏、武陵、南郡、章陵。荆州是个大州,所辖地盘从山西河北直到贵州广东。刘备所借的荆州,只是南阳郡又分出的襄阳郡而已,小的可怜。而后蜀国所管辖的地盘,也不过是个益州,如今叫四川省。   三足鼎立后的具体人口数字,按照杜佑《通典》里的说法,蜀国在公元221年刘禅登基时,人口是90万,到了公元263年灭亡时,人口增长到94万,这一年魏蜀人口通计,中国北方加上四川,一共是537万。而《晋书》里记载,同年吴国的人口有230万。三地加起来,中国总人口也不超过800万。这还是三国时代进入了相对和平时期,长期恢复人口生产后才达到的水平。   现代,许多研究者提出了更为惊人的结论:史料上的人口数字,依然还是注水的。三国时西宁正规专业癫痫病医院代人口的损失要更大,在《历史不忍细看》一书中就有观点:赤壁之战后,中国人口只剩下了140万。真可以说是百不存一了。要知道,在东汉末期的永寿三年,即公元157年,全国人口是5、6000万。赤壁之战还是三国的序曲,魏吴蜀三个强盗集团还没有登坛祭天。在此之前的秦汉交替中,人口损失不到一半,由秦代的3000万降为汉初1800万。在此之后的宋元交替中,南宋和中国范围内其它政权合计有1亿2000万人口,到元初仍然存活7000万。如此可以得出答案:三国的英雄们联合起来,用冷兵器消灭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同胞,超过了蒙古人在中国境内的肆虐程度。   许多人来荆州旅游,怀古伤今,主要是受到《三国演义》的误导,罗贯中用他那支如椽大笔,给血淋淋的杀戮、恐怖和死亡披上忠勇、仁义和悲情的面纱。让一个大屠杀时代,转化成了人所向往的建功立业平台。罗贯中厌恶曹操,小瞧孙权,却对刘备推崇备至。实际上民间对刘备的假仁假义早已看穿,比如歇后语刘备摔孩子----收买人心,就揭露了刘备的伪善。他从沛县逃命时,军中夹带着几千名老百姓,难道真是爱民如子吗?   当然不是。   三国争斗就是一副巨大的血肉磨盘,需要无数的生命投进去。只有人口较多的势力,才能吃上人肉饺子。如果刘备不是沿途收买人心,在军阀混战的岁月里,他这一支弱小的人马,哪能参与三分天下。三国时期,最缺的就是人口,千方百计增加己方的人口,削减敌方的人口,是各大势力的既定方略。   首先看如何削减敌方的人口,最残暴的手段就是屠城。曹操先后屠城十多次,比如:   初平四年(公元193年),攻陶谦,徐州大屠城,“击谦……过拔取虑、雎陵、夏丘,皆屠之,凡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   建安十九年(公元214年),夏侯渊屠兴国、枹罕;   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曹仁屠宛城。不是曹操亲自所为,但若无曹操默许甚至下令,部将岂敢屠城?   孙权也多次屠城,他派“都尉吕蒙破其前锋,而凌统、董袭等尽锐攻之,遂屠其城。”   “吴丞相军师张悌、护军孙震、丹杨太守沈莹帅众三万济江,围成阳都尉张乔于杨荷桥,众才七千,闭栅自守,举白接告降,吴副军师诸葛靓欲屠之。”   白接,即白接篱,以白鹭羽为饰的帽子。举白接告降,相当于举白旗投降。但吴军仍然不放过,非得要人人过刀不可。   只有刘备没有屠城的恶名,勉强保持了仁君的形象。缺乏这方面的资料,想来也合乎情理。刘备到四川之前,哪里打过像样的攻坚仗,没有什么城市落到他手里供他发泄。即使占了沛县,也是当根据地用的,杀光了老百姓,他怎么能当沛公?后来借荆州又得成都,也是视为光复汉室的基地,更舍不得自毁根基。但蜀汉并不是一清二白,姜维就有屠城的恶行。   屠城是报复,是威慑,更重要的是削弱敌方力量。如果能够把新占领的地区顺利收入怀里,谁愿意做这种恶人?   其次再看如何增加己方的人口。攻城略地是一个办法,曹操占领冀州,得户籍不到十万(30万居民),当即喜笑颜开对手下说,这种好买卖以后要多做。然而,国内人口大减,汉代繁华的城市早已十室九空,烟柳掩盖的村落更成了狐窝鸟巢。三个战争进行中的国家需要大量人口提供兵源,满足后勤,仅靠各自的几十万、几百万区区人口基数,远远不够。于是,蜀汉开拓西南,诸葛亮七擒孟获,把西南蛮绑上自己的战车;孙吴的战舰三下台湾,让这个荒岛成为人口供应基地;曹操做得更绝,到阴山下振臂一呼,你们都是中国人了!那些汉代安置在边疆的匈奴人和其它外族人大喜,终于摆脱了受监视的状态,拿起弯刀和硬弓,纷纷跑进中原加入曹魏集团。   这些事在历史上影响深远,特别是北方民族进中原,造成中国历史大变局。三国是始作俑者,罪不容诛。汉朝打败匈奴后,把一部分投降的部族安置在长城脚下,既可守边,又好监管。而曹魏则打开大门,放进了这一群群没有完全驯服的饿狼,随时要吃人了。这情景与今天的西欧相似,但劫数还在酝酿中。西欧现在还看不到,三国当时也看不到。三国看不到可以理解,它自身就是一个恐怖时代。   刘备长期是舞台上的老生,形象一直光辉灿烂;曹操被当代史家平反了,不再是鼻梁上贴着膏药的花脸枭雄;孙权也进了一步,成了统一江东的进步力量,扮演起小生。三个强盗集团都被拔高为维护中国大一统的正面势力,三国没有坏人,这是真理。我不知道吕伯奢该怎么想?也不知道华佗该怎么想?更不知道埋在荒草丛的千万尸骸该怎么想?只知道,应该屹立于真理之上的人性,数千年来,都被人自己踩在脚下。确实如此,正如曹操自己所说,没有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称孤道寡。曹操的话没有夸张,一人称帝,要踏着千万人的尸骨。   然而,哪个军阀不是想一统天下?这是野心、占有欲,与正义和进步无关,都是要争夺阳光下的空间和至高权利。哪怕这些追求统一的真是所谓进步力量,也不值得称道。难道为了建立一个理想的社会,就该杀掉大多数国人?   赤壁之战后,魏蜀吴先后建国。三家鼎立,死里逃生的幸存者终能喘一口气了吧?还不行,还有更加残酷的统一战争。曹魏与孙吴在江东死磕,几十年争斗不休,互有胜负。势力最小的刘备集团雄心最大,以汉帝国的血统自居。立国不几天,为报关羽失荆州之仇,即以倾国之力,与孙吴展开夷陵大战。大败亏空,诸葛亮调整战略,专事伐魏。六出祁连(《三国志》里只有五次),与曹魏集团决斗。可想而知,人口不到百万的蜀汉,老百姓的负担有多重。他在五丈原病逝后,北伐仍然没有停止,他选定的接班人姜维,和他一样,又进行了多次劳民伤财而无成效的北伐。   这些英雄一伙接一伙地闪亮登台,把公元三世纪的中国搅成了修罗场,害得老百姓十不存一,幸存者也是衣食无着命悬一线。在后人的心目里,关羽就是贯穿古今最威武的英雄。中国神话里没有战神,关羽完全可以媲美阿瑞斯,成为东方的战神。只是,他享受了万民膜拜的香火,却褪去了尚武的光环,在很多地方当上财神,赶走了正牌的赵公明。这也说明老百姓是很实在的,认为种田打工做买卖的和平生活,远比成天浴血珍贵。打打杀杀,是流氓干的事。   关羽成为财神,是因其忠义而起。关羽向以忠义著称,这个忠义却要打折扣,他并没有能坚持自己的立场。当刘备集团的利益与他的忠义观相冲突,他会毫不迟疑地抛弃自己的使命。没有他在华容道上捉放曹,刘备集团很可能不会流落到西川一偶,而是在中原继续折腾。历史充满偶然性,一个大人物的生死,很可能改变其进程。西安事变,止息了内战;蒙哥在钓鱼城中箭身亡,元灭南宋的步伐停止了四十年;朝鲜世子复明伐清,未过鸭绿江病故,保全了朝鲜的国脉。曹操若在赤壁之战中身故,不知道还有没有三国存在。关羽义放曹操,也就为蜀汉政权留下一个终世不可战胜的强敌。他如此行为,既违背了忠,又伤害了义。   假若不是关羽徇私放了曹操,三国在哪里呢?历史上有相似的事例,东晋的大将军桓温,把准备代晋的禅让台都搭好了,却因第三次北伐失败身价大减,锅里的肉飞走了,桓氏王朝消泯于创建之前。没有三国也好,三国精神就是野兽精神,吃人精神。三国文化就是暴力文化,阴谋文化。时髦点说,三国是人的兽性大爆发,整个社会遵循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而掌握着现代科技文化的人类,应该远远离开丛林,消灭英雄。英雄就是害虫,但它长在自家菜园里,灭害灵清除不了,也不能清除。虫咬的蔬菜,代表着绿色食品,且很受欢迎。但我还是希望,英雄少些少些再少些,没有最好,让人民用选票,而不是用枪杆子来决定国家的命运。   送走客人,我站在秋风瑟瑟的断桓残壁前沉思。傍晚的西天挤出了一丝丝红霞,转眼又被乌云遮没了。我皱着眉头想,几时再带小孙子上城墙拉尿,纯洁的童尿下火,可以销掉战争的、甚至和平的硝烟。 共 5923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2)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古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