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诗词 > 正文

【丹枫】耳街的雨,湿润了我的双眸(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1:55:59

第一次得知“耳街”地名,是2017年国庆期间参观合肥滨湖会展中心。其时,“耳街”展区寄居于狭小的展位,并不起眼。一眼望不到头的展厅里,要观赏的东西实在是太多太多,琳琅满目,我无暇顾及囿于一隅的耳街,但对耳街这个地名却有几分好奇。心想,日后找机会去看看,念头一闪而过,短暂而肤浅。

刺激我心潮澎湃、立即动身前往耳街的,是微信公众号推介的一篇《耳街的味道》文章,作者是作家潘小平。文中不仅绘声绘色地描写了耳街繁华而休闲的时代气息、种种绝色美食的前世今生,还特别地用一段文字介绍了耳街有间书吧。

读罢,于我的心田速速复活起来的,不仅仅是曾经想去耳街的那一闪而过的念头,还有一腔扎根已久的“书吧”情怀。

我憧景着开一间咖啡书吧,由来已久。

记不清何时何地与何人饮过第一杯咖啡,从此我一发不可收地爱上了咖啡。咖啡喝的是一种环境,一种心情,也是一种情怀。倘若搭配上轻声流淌着的曼妙音乐、一卷闲书,那该是多么浪漫、多么惬意、多么悠然的美好时光啊……开一间小小的咖啡书吧,让梦想照进现实。2014年至2016年间,尽管我当时的工作十分繁忙,但只要一得空,我就沉迷于咖啡书吧的研究。

湖北省武汉市有个叫王森的人,从2006年到2014年连续开了16间咖啡书吧,而且间间都存活得不错。我不仅在新浪博客上加王森为好友,常常阅读他的新浪博文,还购买了他撰写的《就想开间小小咖啡馆》当作枕边书,一有空就翻阅。

浙江工商大学外语学院英语教师朱锦绣,1999年患结肠癌,2000年病愈后她毅然决然地在杭州市宝石山山腰面朝西湖开了一间“杭州纯真年代书吧”。我是朱老师新浪博客的铁粉,2016年,我的退休时间已经进入倒计时。4月下旬,我带着我的母亲游玩西湖时,还特地到杭州纯真年代书吧进行了实地考察。我到达书吧的时间,正值下午三、四点钟,应该是读书的好时间。但若大的书吧内,只有二、三读者,待我再径直往里走,赫然见到中式餐馆里标配的厨房。没见着朱锦秀老师,我就与吧台上工作人员闲聊起来,问他书吧为什么开成了如今的餐馆模式?他说,书吧的营收自2015年开始大幅下滑,政府每年有补助,不然亏损更严重。听后,我的心凉了半截。像杭州这样以高素质人群居多的大城市,书吧竟如此冷清,为迎合市场不得不背离初心转变经营方式,我的书吧梦想开始动摇。

退休后,仍不死心的我,又到合肥一家咨询策划公司做了市场调查与分析,最终,我见到了黄河,彻底死了那颗开书吧的心。

与纸媒时代相比,现在的人们阅读方式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纸质书刊不再是阅读的唯一载体,人们通过移动端上网,刷微博、刷微信,海量的信息等在那里,轻松、便捷。越来越多的人青睐于电子化碎片化阅读,读整本纸质书籍的人已越来越少……

到达耳街已是下午3点多钟,其时天空霪雨霏霏。我没有直接进入耳街,而是徘徊在耳街入口处,远近高低挑选着街门拍摄的角度。聚焦门楼上“耳街”二字时,我的好奇心再次上窜下跳,迫切地想知道街名的由来。

我问门口保安师傅,为什么叫耳街?保安和善而认真地回答我,因边上的洗耳池而得名。在保安详细描述与指引下,我步行500米左右来到洗耳池公园。

相传5000年前,巢父在池边牵牛饮水时,批评一代圣贤许由“浮游于世,贪求圣名”,许由自惭不已,立即用池中清水洗耳、拭双目,表示愿听从巢父忠告。后人为颂扬许由知错就改的美德,遂将该方池取名为“洗耳池”,成语“洗耳恭听”的典故也由此产生。这段佳话记载于《巢县志》。为纪念上古圣贤,池边的这条牵牛巷也由此更名为耳街。

我再次折回耳街,已接近黄昏,虽然光线昏暗,细雨绵绵,但我走走停停拍拍,乐此不疲。待华灯初上,夜市如昼,耳街在各色灯光的照射下、各类彩伞的奇妙妆饰下,显得分外妖娆、迷人。招幌也是一家比一家的别出心裁,人们从招幌里似乎能看到活蹦乱跳的鱼、虾、鹅、鸭来,空气中迷漫着酸甜苦辣咸各种诱人的菜肴香味。街道上有大人带着孩子或抱着或牵着手走着的,有三五成群的青年谈笑风声大踏步前行的,有年轻的情侣肩并着肩手挽着手徐徐而行的,有餐馆就餐的人排队到街口上的,有在背后倒剪起双手左顾右盼闲逛着的……600多米长的耳街,人们摩肩接踵,挤挤挨挨,人声鼎沸,甚是喧嚣。

如此喧嚣之中,真的有一方静土、隔世的书吧?

我迟疑了。因为,我一个门店一个门店地找寻,来来回回数趟亦没有寻见一间书吧。我问询了许多人,有老者、有青年,甚至餐馆吧台上忙碌的工作人员,都说没见过耳街上还开着间什么书吧。时间越来越晚,快到晚上9点钟了,我着急起来。我打开手机,再次看那篇《耳街的味道》,我坚信,书吧是一定有的。急中生智,我再次找到保安,保安这回亲自领着我沿着街道走过十几家门面店,再向左拐过一道弯,进入一条略小的支街。进入支街,走到第四个门面店时,保安师傅顺手一指,喏,到了,就是这家。

店门前一道妆饰墙上,明闪闪地打出“16”两个阿拉伯数字的灯箱,别致得很。是的,就是这家,“16书吧”。一块墨黑的木板上用白色颜料工整地写着诗一样的文字:“开一间小店,不过是贩卖美好!不过是追求内心的梦,希望努力之后形成的光辉,照进现实”……未进店门,就有着一种久违的亲切感。推门而入,舒缓的轻音乐正在流淌,音量控制得恰到好处,楼上楼下清洁、雅致、安静,仿佛就是我曾经的梦想照进了今夜的现实。可以感受到,书吧的主人是用心、用情地在经营。若不是夜已渐深,我会立即找个角落,将自己深深地陷进柔软的沙发,连同一卷书香,一杯柔滑、甘美的拿铁。

我楼上楼下转着、欣赏着,却没有见到读者。楼上有三、四位小青年,但闻不到一丝读书的气息,算不了读者。我与年轻英俊的书吧主人聊起曾经那一腔书吧情怀,书吧主人也向我倾诉着不尽如人意的经营现状,“往下撑半年再看看吧”,接着便是无可奈何的一声轻叹……

我心有戚戚焉。

临别时,我将袁枚的《苔》赠予书吧的主人,并与之共勉:“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

是啊,好在你还年轻,既可以进,亦可以退,只要坚守住那份美好的心愿,无论进退,前方一定有无限的美好!

告别耳街的时候,雨仍在下。

许由洗耳恭听巢父的忠告,被世人礼赞数千年;耳街,你会听一间书吧的忠告么?假如有一天,耳街成为一座阅读小镇,八百里巢湖拍岸的涛声是其轻声伴奏的时光旋律,那又该是一番怎样的景致啊!

我伫立在雨中,凝望着灯红酒绿、人声喧嚷的耳街,双眸湿润……

陕西哪个医院治癫痫病西安羊癫疯病的治疗哪个医院好癫痫病人怎么治疗西安哪家癫痫医院效果好

相关美文阅读: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