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的话 > 正文

【流年】草原之灵(散文组章)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6:12:07

【生命中的高原】

内蒙古,说起这个词汇,中原上的人们,会习惯地在脑海里呈现一片大草原形象,其实,草原上不仅仅有草,更重要的是有文化,因为那里有人居住,有人就有文化,即使没有人居住,那里也有关于自然的文化,山和水,水和草,草和牲畜,几年,几百年,几万年,几十万年和谐相处,形成了稳定的相生相克的关系。

说到内蒙古,你一定会想到一望无际的草原。草原是上苍赠送给这块土地的礼物。其实,草原不仅内蒙古有,位于新疆的天山南北也有,还有祖国的其它地方都有,但是内蒙古草原却以鲜明的个性迷人,之所以迷人,在于这块高原曾经诞生了那么多的草原民族,共同创造了神奇的草原文化。人在草原上是什么感觉呢?外来的人会有陌生感,即使是牧民偶尔也会有陌生感,因为个体生命是短暂的,而草原是永恒的。从内地来的人沉醉在一望无际的草原,美啊美,惊叹不已。草原美在哪里呢?他们很难用一句话来概括——大美是无法用文字形容的。

我虽然沉溺于用文字写作,也是无法表达草原之美,但我擅长唱歌。在草原不同的地方,我曾经和数不清的蒙古族牧人大碗地喝酒,酒喝到半醉的时候,就放开嗓子唱歌,尽管我仅仅是半个蒙古人(奶奶是蒙族),但是我的歌曲足可以和草原上一些不太专业的歌手媲美。于是,唱着,喝着,草原上的壮美就渐渐地融化到了血液里,像是小虫子在血管里爬,痒痒的。我亲爱的内蒙古啊,你的大地是如此地坦荡,你的天地如此辽阔,从大兴安岭森林漫延,到至马鬃山的雄起,从长城的逶迤,到蒙古的接壤边境。我要和马儿一起在草原上奔跑,跑过沙漠,跑过丘陵,跑进每一个蒙古包,和我亲亲的同胞喝酒放歌。

说到内蒙古草原,人们的眼前是“风吹草地见牛羊”的图画,其实,内蒙古西部的锡林郭勒、乌兰察布高原地势较高,那里的草场是黄黄的,稀疏的,如果你去那里的草场周游,品尝不到你心中真正草原的味道。但你如果到了东部草原,如呼伦贝尔和乌珠穆沁就不同了,你对草原的感觉立即会得到释放。这两个地区位于东部湿地,地势低洼,水肥草美,是羊和马匹的天堂。我是去过东部的科尔沁草原的,那里的草儿肥沃,有的草甚至没过人的膝盖。人蹲到草丛,就看不见了人,满天只有草。那个时候,才会知道草要比人更应该受到尊重,没有这样肥沃的草,就没有牛羊,就无法维持游牧民族的生息。我在科尔沁草原蒙古包和草原歌手喝酒对歌,第一次占了下风,因为他唱到“奋蹄奔腾的骏马,跑呀跑不过绿浪/展翅飞翔的大雁,飞呀飞不出的地方”,在世界上,哪里还有比充满了热爱的歌者更令人尊重呢?我虽然也热爱草原,但是我无法和他们相比,他们是纯正的蒙古人,而我已经是汉化了的蒙古人了。

凡是有水草的地方不仅仅有牛羊,还有人,人是从属于大自然的,内蒙古高原,这里的草原上在史前就有“荤粥”、“猃狁”、“戎”、“狄”等游牧民族生活,到了春秋战国时代有了东胡、西戎、南蛮、北狄,往后有了匈奴、鲜卑、西羌、党项、突厥,继之后续的契丹、女真、蒙古、满族。上帝创造了人的同时,就创造了战争,草和草之间是和平相处的,人和人之间是有战争的,这片高原上承受了多少战争的厮杀啊。从此,不仅仅游牧部落之间有兼并的战争,由于对物质的需要,他们还对东部的农耕民族进行了侵犯骚扰,于是农耕民族和游牧民族之间战争不断,仅仅从战国时起一直到汉朝结束的数百年间,阴山南北黄河两岸,成为匈奴与汉民族两个民族争雄夺冠的演兵场。胡服骑射的赵武灵王向北收中山、楼烦、林烦,扩大地盘千余里,秦国大将蒙恬北击匈奴七百里,收河南地(今鄂尔多斯高原),目的只有一个——为本民族本部落夺取更多的利益。所以,从这个角度说,利益是万恶之源。

战争是厮杀,战争也有民族的融合,也有许多温暖的瞬间,如汉元帝时出现的著名的王昭君出塞和亲的故事,公元前33年,三次请婚的南匈奴单于呼韩邪终于在长安城迎娶了汉元帝所封汉家公主“宁胡阏氏”王嫱。这位自愿远嫁的王嫱本来是皇宫里的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平常待招,进而由一跃而成为北中国匈奴汗国的阏氏(匈奴皇后),成为名符其实的南匈奴国母,因此重新书写了汉匈历史。还有后来的中原宋朝政府和大辽国通过谈判解决问题,相安无事,也是一个民族之间和睦相处的成功案例。

人性向善是必然的趋势,遇到利益之争的时候,谈判和有节制地让步是必要的,是维持和平的必然之道。

【那些凋零的城堡】

草原不仅仅辽阔,而且多情,年轻的牧人会在草原上和自己的情人约会,会在月光下亲热。不同的年龄的牧人对草原的感觉不同的,壮年的牧人面对草原是哀伤的,他们想不通生命存在的意义,想不通为什么人间会有那么多的灾难。古代的牧人们虽然血性冲动,但跟着首领一番厮杀以后,也还是想不通为什么总是出兵去杀戮,去打仗,去杀害另外一些地方的男人,他们也是有自己的妻子儿女啊,有了忧伤,沉默的牧人无法和人交流,就只有对着草原和牛羊倾吐,因为和草原心心相印,才有了蒙古关于马头琴的哀怨故事,才诞生那么多牧羊人忧伤的民歌。

但是,和平只是一个幻想,整个蒙古草原两千多的历史是战争的历史,从战国年间,就有赵国、燕国向北方开疆辟土,逼迫游牧民族称臣的历史;到了匈奴的年代,草原上的游牧文化发展到了一定的高度,为了探索匈奴的文明,我曾和朋友一起开车出乌审旗向南100公里到巴图湾,再折东北越无定河行10公里处,见到匈奴人建立的统万城。顺着白云望去,金黄沙丘上点缀着沙柳红柳呈现出层层绿色,然后,陡然出现了逶迤蜿蜒的老城墙,最令人眼亮的是峭拔高耸着的半截敌楼,啊,这就是匈奴的最后一位首领称赞“美哉斯阜,行广泽而带清流”的风水宝地吗?如今如此残缺的成桓就是匈奴的根吗?当年的那些纵横驰骋、枭悍勇武、铁骨铮铮的匈奴人哪里去?

作为一个现代人去寻找古人生存的根,是尴尬的。你心中的形象在现场会被击的粉碎,还要说说眼前的这座统万城(当地人叫它白城子,皆因夯筑城墙以石灰为主要建筑材料整体泛白之故),统万城位于阴山之下、黑水之滨,是匈奴族铁弗部首领赫连勃勃先建立大夏国,然后建造了国都统万城。可以说,在中国古代史上,统万城是北部游牧民族建造最坚固、最雄伟都城之一,也是匈奴人在中国大地最后一声雄浑苍劲的呐喊。

可以说,当年的这座城池是辉煌的,创建这座城池的赫连勃勃,意为匈奴与天相连,据说赫连身才奇伟,相貌极贵,声若钟鸣,在统兵作战方面是军事奇才,无人能敌。江山建立皇帝即位,这位末代匈奴王终于实现了其建立霸业的宏图大志,然而他却无复匈奴历代单于智勇兼备的治国之才。大夏国是短命的,只有十六年。这个中国大地上最后的匈奴领袖无复匈奴先祖冒顿单于辉煌。我们可以骄傲地回忆匈奴初起,马上鸣镝一统号令,往西打败了月氏;往东袭杀东胡王,使其余部遁入森林以东分裂为鲜卑和乌桓;往南虎视眈眈汉界,多年的战争烽烟让一时巨无霸的大汉王朝寝食难安。后来匈奴分裂为南匈奴和北匈奴,北匈奴一支远走西亚东欧,在那里用矮马长弓弯刀驱散了欧洲中世纪的大大小小公国统治的美梦,给白种人世界带去了杀戮的恐惧和死亡的信息,他们成为第一次东西文化大碰撞大融合的先驱……在我们的认知习惯里,总是认为只有成吉思汗的蒙古大军兵至中亚和东欧,其实这是认识上的偏差,第一次给西亚和欧洲带去了强力的武力的是匈奴人,成了中世纪封闭欧洲各城邦公国的掘墓人。

武力啊武力,不在武力中崛起,就在武力中消亡。不要说中国,世界上的许多民族都是以武力和独裁崛起,称霸一时。武力和独裁绝不会长久,就是这位不可一世的末代匈奴领袖,建国以后,成为昏王暴君,动辄虐杀大臣子民,国家上下战战兢兢,又处理不好接班人问题,他离世后三个儿子争夺王位,互相打仗杀戮,外部遇到了骁勇强悍的马背新贵北魏王朝——孝文帝拓拔焘,直接为大夏国封喉毙命,这样不可一世的大夏国便从五胡十六国史志地形图上消失了。可以联想近代的自认为优等种族的纳粹德国和作为“东亚解放者”的大和民族,他们好武尚勇,自大轻狂,动辄征伐,以为可以瓜分世界,均被历史钉在各自的耻辱柱上。

在历史上的内蒙古高原,以武力称雄而消失的皇室王族还有一位,那就是北元王朝当年守卫黑城的智勇双全哈喇巴特尔将军。黑城蒙名译为哈喇浩特,汉族中原地带的朱元璋建立了新政权——大明王朝,明朝大将冯胜意气风发,奉命率军势如破竹一鼓作气打通河西走廊进入居延绿洲,然而却在黑城之下碰了一个大钉子,认识到了一个民族的最后抵抗是可怕的。任何政权在春风得意的时候并不产生文化,文化是在兵衰之后产生的,这是生命的最后挽歌。为了寻觅内蒙古高原的北元文化,2011年,笔者专门去了位于延绿洲中的神秘的黑城。汽车离开额济纳旗政府所在地达莱库布镇,南行25公里即抵达黑城遗址。黑城位于巴丹吉林沙漠戈壁滩包围之中,茫茫的砾石戈壁死寂一般,地面上的尘土已经被风暴尽数掠去,地面只是残留着黑色砾石和粗糙的流沙。偶尔也会遇到星星点点的低矮沙生植物,当时的感觉只有两个字——荒凉。

我不知道荒凉的黑城是怎样在明朝大将军的围攻下,竟然了坚持了两年,但是,哈喇巴特尔将军以及士兵的生存肯定与水有关。黑城一代尽管荒凉,但是有一条救命的河流——黑河,这条河流古称弱水,发源于祁连山东麓,一路出青海,北经甘肃,直接进入内蒙古如今的的额济纳绿洲(古称居延绿洲),最后注入居延海中。这条挽救了两年已经穷兵没路的元王朝,但是依然是这条河,消灭了这支部队的最后的抵抗,冯胜率大军屡攻不下这座沙漠里的的城池,用了杀手锏——断水。弱水河改道了,数月之后黑城断水,城内兵士挖井至80丈也不见水泉,无水像无粮一样可怕,城内军民渴死无数,这样的煎熬迅速击垮了守军的意志,哈喇将军已经意识到该是被毁灭了,于是将财宝埋入干涸的深井,又将一双儿女推下去陪葬,带着残存的蒙古族弟兄从西城墙挖洞开穴冲出城去,刚出头就被明军发现,一路追击,蒙古铁骑的最后一个兵士被砍杀,哈喇将军无奈地扬天长叹,自刎身亡。自刎是壮烈的,有点像楚汉之争中的项羽兵败江西,仰天长叹而自刎,绝不回江东,而此时的哈喇将军已经无路可归,他们是高原的草,随着草生,随着草枯——相信暴力可以征服一切的时候,他们已经远离了人间宝贵的水,水不滋养暴力,除了凋谢,无他。

花朵的盛开是一种欣喜,花朵的凋零是一种哲理。深思可以使人成熟,面对一个王朝的兴起值得庆幸,同样,面对一个王朝的消失和毁灭,更有哲理,更具有凋零之美,也更值得我们深思。

【蒙古马.烽火台】

说到内蒙古,就不得不说到蒙古马。蒙古民族是一个马背上的民族,牧人和马匹心心相因,据说,马头琴就是来自一个蒙古小伙子对自己的小白马的感情很深,小白马被王爷的下属用毒箭射中,死了,死后给小伙子托梦,恳求小伙子用小白马的皮、骨、鬃、尾做一把琴,好用音乐和小伙子永远在一起,哦,多么仁义而忠诚的马啊。

马是草原的灵魂。在草原游荡,你如果觉得孤独,你就最好遇到一匹马;如果你想一睹马的王者风范,你就去看一群马,一大群马。

我每隔三年一定去一次呼伦贝尔草原吧,那里是蒙古人的发祥地,那里水鲜草高,多吸几口空气也能长寿。呼伦贝尔草原位于大兴安岭西侧,是内蒙古最大草场。进了呼伦贝尔草场,齐小腿深的草依偎着你的腿,你会感到有一点儿发痒,你尽管可以闭着眼一直往前走,不听见水流声,你就不必睁眼。当然,冷丁会遇见一个喷着响鼻的热烘烘的家伙,你也不必躲开,它就是马。马是草原上的王者,也是人类的朋友,尤其当你满腹伤心举目无助的时候,马的温柔会收留你。马会静静地站在或卧在你的身旁,听你倾诉。

马是草原的灵魂。在草原游荡,如果你想一睹马的王者风范,你就去看一群马,一大群马。我虽然是一个蒙古人,但仅仅看到过两次群马奔腾。一次是四子王旗,另一次就在呼伦贝尔的军马场。在四子王旗看看到的是仅仅一小群马,大约有四五十匹吧,它们就像一团班驳杂色的云彩,忽东忽西,当你准备认真向前与他们亲热时……它们又悠忽不见,跑到天边去了。呼伦贝尔的那里的马群真好,马匹多,通人性,我亲自看到一次马群奔腾,好像是几个马场的马骤然聚到一起了……打着呼哨,卷着飓风,这群草原上的王者被两三个张牙舞爪喝醉酒的蒙古小伙子赶着,在草原上狂奔。呼喇喇,急猎猎,马蹄子踢踏着草原,上万只马蹄子奔腾成一条喘急的河流。想想,一匹马奔跑在草原上似乎是不会有什么响动的,但成千上万匹马聚在一处,马蹄声急,令人心悸,草原颤动,空气也在颤动。它们像潮水一般从远处的草甸子向我所的位置倾泻而来,像洪水爆发,催枯拉朽,不可阻挡。马群踏至,马群嘶鸣,马群喘息,马群踢踏,一切的声音汇合到了一处,已经把我和吉普车淹没了。

杭州癫痫哪家医院好?癫痫发作怎么办西安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正规呢癫痫发作一直抽搐会死吗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的话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