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墨香】我的山水我的梦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31:24
摘要:那时候,山是会说话的,包容的。它张开自己博大的胸怀,温柔体贴地拥抱着村庄和它的子民们。它用自己的钟灵毓秀孕育了无数的梦想给人们。累了,去松下小憩,让心灵在大自然的氧吧里尽情地放松;烦了,有四季不同的风景滋养着你的眼;就算死去了,也可以寻个山清水秀处,将自己未完成的梦想深埋在厚重的泥土之下,让自己的骨血与山的气息融为一体。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大山,不仅是一座山,更是多少代人精神上的依赖与寄托。 走出村庄好久了,久到所有的记忆都成为梦境,在无数个被月光洗过的晚上,从岁月的梢头轻轻剥落,如一枚有着结实外壳的果子,硌疼我所有的知觉。   春来时,尖尖的小草钻破枯黄的外衣,偷偷探了新剃的小脑瓜儿四处搜寻。桃枝上的蓓蕾见了,不小心便羞红了脸儿,一朵一朵的喜欢慢慢绽了开来。两山夹一涧,寂寞了一个冬天的溪此刻被春天的阳光撩拨得心思横溢,主动打开了冰封的心泉,让一汪一汪的澄澈咕嘟嘟地流泻出来。天空中,风拥着云,云倚着风,灵活的舞步踩着泥土与野花的清芬,旋起旋散,变幻莫测,形态频新。   喜欢在下午去往池塘边青石上,或坐或卧。年少的时候,对于洁净是没有概念的。鲜嫩鲜嫩的芳草地,温热温热的太阳光,是大自然最好的馈赠。枕着满山的鸟语花香,怀揣着对未来朦胧的影像,美美小憩,让四肢百骸在物我两忘的状态下得到最佳的休息。微凉时,醒来,日已偏西,收起了尚还朦胧着的美梦,匆匆下山。山下青瓦白墙的院落上空,炊烟已袅袅,若烟色飘带般随风左右摇晃。   蹑手蹑脚地打开门,刚探出头,便被迎面而来的犀利目光吓到。又去哪疯了?天黑了都不知道?一顿责骂下来,这一天的逍遥顿时变成了无边的懊恼,小小的心里就非常渴望长大,希望有足够的力量去支配自己的生活。   夏季,枣花开了。细细小小的,若黄色的小米粒大小,清香倒是很浓郁。一株一株地寻了过去,用心铭记下所在的沟涧山脉。这可是值得炫耀的法宝,到了秋季,可以带领若干的调皮孩子,一处一处摘取的。那时,看到他们眼中的艳羡与崇拜,小小的心中虚荣与骄傲一齐拔节生长。   此时,山溪的水儿越发的欢实了。大雨过后,所有的植被被冲刷的洁净无比。天都是蓝莹莹的,透着明净与清丽。溪水自高山深处一路跌宕起伏飞奔而下。那声音,裹着两岸的苔色与植株的绿,盈盈翠翠,若琴弦,弹拨着幸福的乐章;似天籁,流连在人们的笑脸间。   处处是天然形成的小水泊,水色若无,底下的岩石或铁红或灰白,一眼可见。三三两两的女人或小孩,分据各处,洗澡洗衣,两不耽误。涧旁平整的青草地上,晾满了各种花色,各种大小浣洗过的衣物。在微微拂过的风中,若万国的彩旗,飘扬着不同的风情。   男性多是不在这样的场合的,他们更喜欢游弋在大大小小的池塘里,那里的空间更适合他们野性的自由发挥。几个猛子下去,一条条肥大的鱼儿便成为囊中之物。他们大声地笑着,闹着,扑腾着,互相泼着水,幸福从四溅的水花中喷涌而出。   粘知了,捉知了猴,是我一直以来最拿手的。男孩子不屑与我为伍,女孩子又常常喜欢玩属于她们那个年纪的游戏,我便常常落了单,但仍然不会影响我各项技能的全面发展。所有关于男孩子的活动,我总是无师自通。由于没有告密或者合作的纠结,我一个人反而玩得自得其乐。经常有被我捉到的小鱼,被我养在各个不同的水洼里,我会定期去看。等到我厌烦了这样的游戏之后,便会一条一条地取出来,送它们回原籍去。想来那时的心,已经有了许多柔软的颜色。   秋季,到处流淌着金色。金色的玉米,金色的柿子,金色的阳光。家家户户的平台上立起了圆形的篾席编成的囤子。平台边上的花檐上,亦是悬垂着一束束编结在一起的玉米,宛若少女被夸张放大的发辫,极具写意与丰收的质感。   山上的野果飘香了,循着蜿蜒曲折的碎石小径上去,满山都是摇曳娉婷的野菊。明黄,兰紫,若海,一片片,一堰堰,香气中人欲醉。玛瑙似的野枣,坠弯了枝子。这时,便是我大显身手的时候,常常带了一拨又一拨的伙伴们往返数次。吃着,摘着,顾不上被那种“秋刺”蛰叮的痛苦。当太阳渐落,湿气渐上时,总是会捡着一两枝长相与口感绝佳的带回家去。   父亲每到这个时候便日夜不在家了,他会被分派去看守山坡上无边无际的果园。我经常会拖了弟弟,一同跑去寻他。他也多会给我们寻几个最大最好的苹果梨子过来,让我们一饱口福。只有在那时候,平素古板而且严厉的父亲才会露出一丝慈祥的样子。多年之后,当我发现自己吃水果十分挑剔口感时,才会明白味觉原来也会被惯坏。   冬天来了。一切银装素裹,进入休眠期。池塘的水面上,冰层越来越厚。市里的冷藏厂便开始收冰了。父亲会跟村里一些壮劳力一起,穿了笨重的雨靴,割开厚厚的冰层,取出大块大块的冰块卖给他们,以换取额外的家庭补贴。那时候的父亲,身强力壮,字写得一流的潇洒,记忆力出奇的好。虽然瘦,却浑身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而这个时候,是我最幸福的时候。我会学着书里写的方法,扫出一块干净的地面,撒了小麦,然后在上面支起竹筛,缚了长长的绳子,躲到鸟儿看不到的地方,等待着鸟儿上钩。此时,万山雪埋,千壑冰封,鸟儿失去了觅食的天地,所以十次倒有九次是成功的,只是我跟其他的孩子不同的是,我每次都是欢天喜地地抚摸它们小小的头颅,柔滑温暖的羽毛,尽情享受那种心灵上的愉悦之后,再把它们放归自然。我满足的只是那个过程,那种得到之后的幸福感。   女人们幸福地聚拢到温暖的火炕上,腿上盖着厚厚的棉被,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活计,嘴巴里咕哝着新近发生的新闻。不大的小村里,也因此总会发生几出口角上的纷争来。   此时,远处的青山上已经被积雪落满,村庄中偶有几声犬吠鸡鸣。每家的屋顶上,都有缕缕白色的烟雾随风飘散。被踩得如镜面一样光滑的路面上,穿着臃肿的孩子嬉笑着溜来溜去。一个摔倒了,另一个来不及止住,倒下之后也滚到一处,挤出一串串的笑声无邪的穿透了灰暗的天空。   那时候,山是会说话的,包容的。它张开自己博大的胸怀,温柔体贴地拥抱着村庄和它的子民们。它用自己的钟灵毓秀孕育了无数的梦想给人们。累了,去松下小憩,让心灵在大自然的氧吧里尽情地放松;烦了,有四季不同的风景滋养着你的眼;就算死去了,也可以寻个山清水秀处,将自己未完成的梦想深埋在厚重的泥土之下,让自己的骨血与山的气息融为一体。一代又一代,一年又一年,大山,不仅是一座山,更是多少代人精神上的依赖与寄托。   离开家乡的日日夜夜,几乎每个夜晚都会千里迢迢,跨了千沟万壑回来追寻。而今,我再度归来,只看到一个巨大的凸起,像是一座丑陋的,巨大无比的坟场,埋葬了我的童年,少年,甚至青春。我错愕了,几乎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这个我几乎闭着眼睛都能够摸上去的山脉,怎么就没了呢?   风很狂躁,旋起一地的石屑与落叶向我扑打过来。静静地伫立,无言的祈祷。这历史进步的脚步让我张皇失措,粗暴地推到,拙劣地重建,到处是几乎一模一样的佛像与建筑,古老的痕迹几乎被破坏殆尽。   走在烟尘与雾霾中,阳光在遥远的空中无奈的朦胧着。为数不多的记忆中,那段山清水秀的日子将永远成为一道消失了的风景,在心间留下疤痕一样的惆怅。   如今只有在夜里,青山依然会带了枣花,松风,青草的气息,来枕畔相会。梦里,峰连着峰,岭叠着岭,一重重,一道道,翠锁云环,阳光安闲;梦里,小村静静,炊烟缕缕,白云流转;梦里,没有季节的更迭,没有现代文明践踏的痕迹,只有那片消失了的绿,葱葱郁郁,绵延不绝,真实地抵达了人们灵魂深处久久渴望着的净土......      湖北癫疯病原因得了儿童癫痫病怎么办治疗癫痫的医院应该怎么选北京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的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