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荷塘】流泪的鸽子(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1:48:02

当我们拿起刀宰鸡杀鸭时,可曾想它们的内心是何种状态,或恐惧或绝望?我常想,动物们有没有思想,有没有感情呢?凭我的观察,感情肯定是有的,致于有无思想,不得而知。这些想法,最初源自小时养过的那两只鸽子……

在我上五年级时候,有一天爷爷在后山池塘边上见到不知从何处飞来的两只鸽子。爷爷喜欢打猎,常给飞禽走兽下套捕捉它们,逮住它们,对爷爷来说小菜一碟,不是什么难事。那天见爷爷真的将两只鸽子带回家时,可把我高兴坏了,心想这回有鸽子肉吃了,守着鸽子久久不愿离去。可爷爷说,不能吃肉,要把它们养起来下蛋,生更多小鸽子。爷爷在我们老木房子的屋檐下用木板建了一个窝,能容纳五六鸽子住下,留了一扇小小的门,一端留有一个小小的长方形的口子,用来通风采光。

从此,那两只鸽子住了下来,这是它们的家。最先将它们关在窝里,不让它们出来,喂谷喂水,吃喝拉撒全在里头。它们突然被限制了自由,很不习惯,在狭小的窝里徘徊。我不时好奇地抬头看它们,除了木板钉的窝,什么也看不到,只听到它们咚咚的脚步声和咕咕的“抗议”声。我问爷爷:“为什么要关住它们而不放出来?”爷爷说:“要放出来,它们就不回来了。得先关几天,让它们熟悉这儿,这儿是它们的家,这样再放它们出来,才会飞回来。”三天后,爷爷把它们放了出来。它们先是窝里呆了一会,然后飞到屋顶上停下来,观察了一会,最后张开翅膀箭一样飞走了,转瞬就不见了。我真担心如爷爷所说的,怕它们再也不回来了。我一直掂记着它们,总昂头看它们飞回来了没有,看了不知多少次,那窝里仍静悄悄的,什么也没有。从担心到失望,最后后悔、气愤,埋怨爷爷把它们放了。到了晚上,当我几乎完全绝望时,却听到门外屋檐下咕咕的叫声。我冲出门,抬头一看,它们竟回来了。谢天谢地,它们终于回来了,我也就彻底放心了。我佩服爷爷真有办法。

看着这两只亲密无间的鸽子,我总会问爷爷:“它们什么时候能下蛋,什么时候有小鸽子?”爷爷笑呵呵地说:“我也不知道啊。”于是我总盼着它们下蛋孵出小鸽子,没事时老观察它们,看它们在干些啥。这两只鸽子浅灰色的羽毛,淡红的脚爪,乌黑的长喙,红黑的眼珠,煞是好看。时间久了,它也不太怕人,常飞下来落在地上,或四处找食,或悠然散步,就像我们喂的鸡鸭一样,有时竟还与鸡鸭们抢谷子或苞谷吃。它们比鸡鸭长得好看多了,不像鸡鸭,头小小的身子却粗粗的,要多丑有多丑,而小鸽子长得小巧秀气,羽毛光亮,很讨我喜欢。有次我拿谷子喂它们,又不敢靠得太近,摊开手向它们示意,它们竟然飞到我手上,吃了谷子后停在不远处,咕咕了几声。我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乐此不疲,每天总要逗它们玩玩。

我记不得过了多久,爷爷告诉我那鸽子下蛋了。它们下的蛋小,比仔鸡下的还小。我兴奋地站在屋檐下抬头看它们,幻想着有很多小鸽子飞来飞去,飞上飞下,好不热闹。于是每天要看看,是否有小鸽子了。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个月过去了,两个月过去了,还没见小鸽子。我着急了,问爷爷,爷爷搬来梯子,爬上去一看,几个蛋仍静静躺在那儿,根本没什么小鸽子。爷爷拿起蛋在耳边晃了晃,说蛋早也坏了。我急得快哭了,问为什么。爷爷思索了半天,才恍然大悟,原来两只都是母的,没有公的,怪不得孵不出小鸽子来。我说那怎么办呢,爷爷摇摇头也没办法。我太失望了,看不到小鸽子了。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那两只鸽子不知下了多少次蛋,一直没有小鸽子。它们就像一对孤苦伶仃的老人,百无聊赖地度日。我渐渐地对它们失去了兴趣,很少去喂它们谷子逗它们玩了。一天,放学回家,我仅看见一只鸽子在屋檐前的地上独自觅食,不见了另一只。问爷爷才知道,原来另一只可能被人伤了双脚,都快折了。第二天那只鸽子就死了,仅剩下了孤单单的一只。为此,我伤心惋惜了好一阵子。

放学后我常替爷爷放牛,有一天我惊喜地发现,那只鸽子停在牛背上,老牛似乎很乐意,牛走到哪儿,那鸽子就跟着骑到哪儿,牛成了它的“坐骑”。也许鸽子实在太孤单,才与牛作伴,以牛为友。有时,鸽子竟骑在牛的脖子上、头上,真有点得寸进尺,那牛任其“为所欲为。”我真替它高兴,终于找到朋友,不再孤单了。可没过几天,那鸽子竟然不见了,我又担心起来。是不是它与牛闹别扭,或是老牛嫌弃它,还是它见异思迁?不过,话说回来,一个那么大,一个那么小,太不相称,太不协调,那种“友情”不可能长久下去。

后来没几天,我终于发现那鸽子的踪迹,它有了“新欢”。那是我放学回家在离村不远的路上,它正与村里的一只狗在一起,狗走到哪儿,它就飞到哪儿,不时停在狗的背上,讨好献媚,想亲近那狗,狗很勉强这个“女友”,不太在乎它,有时还呲牙咧嘴地凶它,可它一直“死皮赖脸”地跟着,我很担心它们的“友情”。

又过了一段时间。那天是周末,我在靠近牛栏猪栏一侧的屋檐下做作业,正入神的时候,只听见猪栏里传来扑腾扑腾的声音,像鸡在扑打着翅膀。我连忙好奇地跑到猪栏前一看,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也吓坏了。那鸽子的半个身子被那头肥猪压在背下,在扇动翅膀拼命挣扎,那猪真是个猪,呆头呆脑的猪,死猪,无动于衷,任其挣扎,一动不动,趴在那儿装睡。我气极了,赶紧找来根长木棒,狠狠抽打那毫无怜悯之心杀鸽凶手的死猪,那猪经不住我的抽打唔唔几声,才极不情愿地慢腾腾地站起来,走到里头去了。我立即跨过围栏将鸽子救起,捧在手心一瞧,它已奄奄一息,眼睛睁得很大,那外红内黑的眼珠及眼眶明显湿润了,看起来有点模糊,没了先前的光泽。我揪心般为它难过。哎,与谁在一起,也不能与猪在一起啊,这不是自讨苦吃、自寻死路吗?母亲说:“这段时间那鸽子老在猪栏里,与猪在一起。它把猪当朋友,但猪不把它当朋友,可能猪一翻身就把它压住了。”我不知它死之前,在想些什么,一定很伤心很难过,为它的命运,为它所谓的朋友。

此后,我常梦见它们,但不愿再养鸽子了,见到鸽子总要多看几眼,油然而生一种久违的亲切和怜悯……

沈阳市治疗癫痫病专业的医院是哪家癫痫病发作做要怎么治青少年癫痫能治愈吗?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