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流年·扶】西林叔(征文·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36:03

“我阶级斗争意识不强,不了解他是国民党员。今天知道了,我要和他划清界限。今天,我宣布,撤销他的生产队会计职务。”

说这话的是我西林叔,我们的大队支书。他这些话,是在全大队所有社员大会上讲的。他说的“他”,是我爹。当时,正是文革初期,我上小学四五年级,那天,我也在场。那是“阶级斗争”的口号天天喊得震天响的时候。我头上本就戴着一顶右派分子的孙子的帽子,那时刻,又被西林叔的讲话扣上一顶国民党员儿子的帽子,我感到很耻辱,而且,是在耻辱的基础上更加耻辱,更加低人一等。我将头低下来,不敢看众人,更不敢抬头看坐在主席台上讲话的西林叔。

西林叔家和我家都在一个巷子里,所以,他和我爹的个人关系很不错,按我爹的话说,光腚时候的朋友。他年龄比我爹稍微小些,所以,平时都喊我爹哥。上世纪六十年代,文革前,他经常到我家里坐,跟我爹啦闲呱儿,一啦就能啦到半夜,油灯熬干了,才悻悻而去。也正因为此,文革初期,闹派性的时候,有人就说我爹是他的“黑参谋”。

那次会议结束后,回到家里,我爹说:“解放前,我在文庙里面上过简易师范,这不文革开始后,有人找到简易师范的学生花名册,硬说凡是上名册的都是国民党员。这不是天大的冤案吗?”

可是,在一千多人的大会上,西林叔却丝毫不顾光腚朋友的情谊,也不顾历史事实,那样无情地说我爹,我能不恨他吗?从那时候开始,我恨透了他。

哪知道,没隔多少天,他的大队支部书记职务也被别人撸了,靠边儿站。一开始,我还有些庆幸,心想,你也有今天啊!

他靠边儿站之后,似乎还到我家来,和我爹啦呱儿。只是,次数少得多了,而且,白天不敢来,夜里悄悄来。来到我家,他和我爹坐在一起,喁喁低语,神神秘秘,我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但可以看得见在昏黄的煤油灯下,他们俩都一脸严肃。看起来,他和我爹并没有真地划清界限,我爹被他撸了生产队会计,似乎也并没有怨恨他。为什么会这样?大人的事儿,我弄不懂。但是,心里对他的怨恨不由不像退潮的水一样,慢慢地一波波减退。后来的两件事儿,彻底化解了我对他的恨。

第一件事儿,是嫁接软枣树。

我们生产队里的一块花生地就紧邻大队林场的软枣林。大概是初冬时节,忘记为什么了,反正我去了软枣林。软枣树叶已经落尽,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和树枝,所以大老远,就看见有些苍凉的软枣林里只有一个人在忙活。走近一看,是西林叔。我就喊了一声,“西林叔!”开始搭讪起来。原来,他是在给软枣树嫁接。他靠边站之后,被造反派指派到大队林场,也相当于劳动改造。

其实,这片软枣林已经有好几年了,因为一直没有嫁接,就只能结出像枣子一样大小的果子,不熟的时候,又酸又涩;就是熟了,也因为果肉少,味道差,很少有人吃。所以,就是落光了树叶,干瘪的果子挂满枝头,也几乎无人问津。但经过嫁接就可以变成柿子树,结满柿子,那当然就是另一番诱人景象了。他告诉我说:“老长着这么一片软枣树,不嫁接,太可惜了!”

他身材中等,因为身材瘦,便显得很精干。一边说着话,一边将软枣树的枝条剪开,扦插进柿树枝条,捆扎好。看着他极其娴熟的动作,我真是打心眼里佩服,你说他一个长期干大队支书的人,干起这一行来,怎么也这样驾轻就熟呢?就跟他打听:“西林叔,你怎么会这门手艺呢?”

“我跟咱大队林场的技术员学的,艺不压身啊!总比啥都不会强。你等着瞧吧,嫁接以后,三两年,就能结柿子了!”他满脸堆笑,对我说。可以看出,他的笑是发自内心的。

因为发自内心的笑,我便依稀觉得他是个平易近人的人。

后来,生产队派我跟他一起编架子车的围笆。

那时候,生产队里不管是拉粪、拉土、运庄稼,都是靠架子车。架子车只有中间有车厢,而且两旁的车帮很低,拉粪、拉土的时候,如果没有围笆,不但装得少,而且,一走动起来,车子不停晃荡,就会撒下来。围笆是半圆形的,最上面的边又是弧形的,用围笆堵在车厢的前后,不但装得多,而且不会再撒出来。

那时候,田间地头都长着许多灌木的紫穗槐条或者柳条。这两样,条子柔软,可以编织筐篮,当然也可以编架子车的围笆。

一开始,我只是做他的帮手,帮他做一些下手活。帮他把条子按粗细分类,粗的做直经,细的做横纬。在地上用铁火铳等距离打出洞眼来,插上粗条子。再按编筐篮的办法,将细条子在一根根经条上一前一后地编织缠绕。这是个既需要技术,又需要手劲儿的活儿。编细条子的时候,要将条子的一段在最外端的经条上拧出弧度,斜插进下一根横条的下面,还要插得牢牢的,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动,否则,很快,围笆就会散架。拧的时候,要充分利用好条子的柔韧度,用力大了,容易断;力量少了,拗不动。干这些活儿的时候,他不但手艺娴熟,而且力气用得恰到好处。他编得速度快,最高处二尺多高,伸直了有将近六七尺长的围笆,一天就能编出三四个来。他编得质量非常好,编出的围笆,枝条匀称平整,形状规整优美。我看着他既快又好的技术,真是打心眼儿里佩服。就想,他真是个心灵手巧的多面手。

“三儿,你也学着编吧。”不久,他主动提出教我编围笆。

从给条子分类开始,到插经条,编横纬,拧条子,一步步,由他手把手地教。我做错了,或者速度慢时,他都不急不躁,语气和蔼,满脸微笑地指点我。例如,拧条子,我很长时间都拧不好,不是拧断了条子,就是拧不到合适的弧度,他一边一点点慢慢地示范,一边不厌其烦地给我讲解:“你仔细看着啊,拧条子的时候,两只手这样握;然后,向相反的方向均匀用力,慢慢加力,一直拧到合适的弧度为止。”直到我看懂了,学会了,并熟练掌握了这项技术为止。

就这样,先从简单的基础开始,再到复杂的手艺,到完成编织大概五六十个左右的围笆的全部任务,我逐渐掌握了大部分工艺,也自己动手,独立编织了七八个。我亲手编织的第一只围笆完成后,他在一旁认真点评,从许多方面肯定和赞扬我,让我喜不自禁。

这一次,我更觉得他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了。

再后来,他又恢复了大队支部书记的职位。不久,我爹也恢复了生产队会计的职务,他们俩来往的次数又多了起来。1980年以后,我爹恢复了在供销社的工作,他们俩的谈话更加没有禁忌。到了老年,俩人都八十岁左右的时候,西林叔还时不时到我家坐坐。老哥俩,一边品茶,一边笑谈,天南地北,无拘无束。

我在一旁,看着他老哥俩开怀笑谈,心里就想,当年的西林叔,在社员大会上那样说我爹,也一定是被逼无奈啊!我爹被罢免生产队会计之后,他也紧接着被罢免支书职务,就很说明他也是自身难保啊。靠边站之后,他身处困境,还能坦然处之,并懂得另辟蹊径,不断学习新技艺,发挥技术特长,体现自己生存的价值,也应该算一个生活中的智者和强者吧?

如今,老哥俩已经作古好几年,也不知,在天堂里,他们是否还能经常促膝笑谈?

西安癫痫病治疗长春治疗小儿癫痫医院好吗癫痫病的病因都有什么儿童癫痫要怎么合理安排生活呢

相关美文阅读: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