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菊韵】1972记事(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2:30:40

1972年9月开始,我们都是军事技术训练。为了执行“要准备打仗”的最高指示。连队按上级命令,开展“三打三防”训练。(打坦克,打飞机,打碉堡;防原子弹,防化学毒气,防敌特空袭)。我们在大沙河一带展开各项练习。一月后又主要是练习短兵搏斗和擒拿技巧。晴天在发烫的沙滩上以排为单位对练,要求很高,全排36人互相对练比试,每人必须战胜十个以上的对手。都是很较真的,为了准备打仗,战士们都拿出不怕死的劲头来练习。一天训练下来,人真的很累。但是我咬牙坚持,每天都训练达标,获得优秀成绩。在大沙河练习武装泅渡,每人要带5个手榴弹和枪支子弹游泳过河。河宽20余米,我小时练习游泳不多,开始很是艰难,好几次喝水、呛水、沉水。但是我用不怕死的精神练习,终于获得及格的成绩。(一个排才18人及格,5个良好。)当时,我写下一首鹧鸪天词为记:短兵相接练双拳,横眉对敌顽。双风灌耳捣心肝,一招制敌完。拳打击,短刀穿,摔跤霸主鞭。扫堂一腿地尘翻,沙河映碧天。

打飞机训练很好玩,简直就是游戏,但是还是可以得到某些体验。先看战斗机空中表演,飞机翻滚着不同姿势,然后我们就放纸风筝当飞机,我们在地下练习对风筝瞄准,很轻松也好玩。打坦克就比较有难度。一座大山上全是环道,我们2米远一个兵隐蔽着。一连老旧坦克中速开来。轮到那个面前时,那个战士就用炸药包或者爆破筒等去“炸”坦克。炸药是真的,拉得响,只是炸不坏坦克而已。但是放的不好,就要炸伤自己,因此也非常讲究动作准确灵巧。不消灭坦克就算没有完成任务,因此战士们都要积极的想办法把坦克打翻。我们经过实践,发明了在炸药包上捆上铁丝钩,把两个炸药包用绳子链接,方便挂在坦克上引爆。这些办法很灵有效,得到连长赞许!那次,我的爆破筒被一个先战士用了,我没有武器制服坦克。怎么办?我急中生智,拉下一跑尿。活成一大团稀泥抱在手中,但坦克到来,我一跃而上,把尿水稀泥糊在坦克的玻璃眼睛上,顿时坦克瞎眼,转动失灵,栽倒在一个沟沟里。我这办法很新颖,连长听说哈哈大笑,说:“小黄的办法还是可以的。”

打坦克训练二周结束。我们又去挖防空洞,搞放空演习,反正每天都很充实,也很愉快。

10月中旬,接住又进行昼夜兼程急行军训练。目标是凤凰山、赵庄、枣庄一带的铁路线上。连队一百多战士背负枪支和背包,白天黑夜都沿着铁路线疾走。出了吃饭不准坐下,好多战士脚上打泡,周身酸痛,走不动。张国胜、马辉、秦怡、和黎明等连背包都背不动。

我是山里孩子,走路没有问题。连长就叫我做鼓动宣传员,激励大家不停地走。

我找来两块竹板“啪啪”的有节奏的敲,一边唱着自己根据现场情景编的顺口溜来引发战友们忘记疲劳。如:“打起竹板去翻山,天大困难也敢攀;革命战士不怕死,英雄面前无困难。”“张国胜,不简单,不怕脚底泡磨穿;扛起背包走得快,一天走了二百三。”就是随意编些句子唱出来,真的引得战士们有了精神,一个个都想在我的口中得到表扬,行军总是很好很顺利,没有拉下一个。为此连长指导员都赞扬我做得好。那天夜里很黑,我们走在铁路线上向枣庄前进。战士都很疲倦,很想打盹和睡觉,但是绝不能停下。怎么办?一排长杨丕茹想出办法,用一个精神较好战士大睁着眼走最前边,后边的战士用手一个拉一个的背包绳子,闭着眼行走。这样脚没有停,人又暂时减轻了疲劳,真是好办法。在实施这个办法里,三个夜晚中我大多数时间是走的第一个。那天半夜里,我们走着,连长叫我向后边传口令:“拉开距离。”一个个向后传,到最后一个战士时,口令变成“拉着毛驴。”几乎把连长笑死。我在训练中,又写下鹧鸪天词:兼程昼夜凤凰山,行军脚板翻。闯关涉险我冲前,弯弓箭上弦。破毒障,越熊湾,争优不畏难。日红东岭立高巅,军旗拂笑颜!

接着就是走淮海战场。淮海战役,国民党称"徐蚌会战",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连云港),西至商丘,北起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战略性进攻战役。战场面积纵横达一千多里。我们在徐州参观淮海战役纪念塔,然后就是按战场的主要作战地点行走。碾庄、陈官庄、双堆集等地都是我们宿营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忆先烈、学军事、搞训练,激发起无限地自豪感,觉得浑身都是劲,在夜间按方位角行进和占地擒敌的训练中,两次获得连队嘉奖。记得战地擒敌那次的经历最为惊险。那天夜里10点,黑沉沉的一片。我担任战斗组长,和战士申根荣、汤德胜、萧铁头按指令进入象山,翻越围墙进入一座古寺庙,要把藏在寺里的两个“敌特”抓住押回来。可是申根荣在翻越围墙下跳时,脚被墙里的竹签刺穿,不能行动。我叫他歇息,和汤德胜,肖铁头三人摸进黑黑的寺院,一步一探,小心的搜寻“敌特”。费了一个半时辰,打着微弱的手电光,搜遍每一间屋子,没有发现任何迹象。可是连长明明说里面有两个家伙,务必要抓回来才算完成任务。

我突然想起大殿上的佛像,就和肖铁头一起去哪里找,果然发现有两个东西站在佛像背后。萧铁头猛扑上去就是一拳,那东西“咚”的倒下,我也扑上去打第二个,也是一拳击倒。“怎么这样不经打呀?”我心里发笑。仔细一看,原来是两具死尸。我心里顿时“咚咚”发跳。难道连长要我们背着死尸回去?

汤德胜、萧铁头和我,三人一合计,既然连长要我们把东西带回去,那就是死人也要背的。汤德胜有点害怕,我和肖铁头就鼓起勇气,一人背着一个死人。汤德胜扶起沈根荣一起走出寺庙。

死人很沉重,起码有120多斤。我和肖铁头背着,一步步的下山行走。回到连部,我们把“敌特”甩在地上,“咚咚”地发出两声巨响。战士们闻声都来看这两个死人,感到惊讶。连长和指导员一起走来,看到我们的任务完成得很圆满,就翘起大拇指说:“不错,有勇气!有判断力!完成任务好!”

回来后才知道,我们背的不是“死人,”而是连长们设置早寺庙里的模具。专门考查我们勇气的。这些军旅生活真是别有情趣。

我写有词纪念这段时间生活:“夜奔淮海古门关,神枪瞄鬼獾。匪巢深入智心编,活抓三老猿。嘉奖令,证章妍,戒骄戒躁传。从零起步采芝兰,舍身再向前。”

治疗癫痫用苯巴比妥有效吗现在治疗癫痫的方法是什么中药能不能治疗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