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江南】回乡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15:08:46
破坏: 阅读:222黑龙江哪个医院癫痫看的好6发表时间:2013-05-02 18:19:21

【江南】回乡(散文)
   母亲说:“你二哥从河北回来了,明天下午他和你大哥一起回家一会儿”,电话那头明显感觉到了母亲的欣喜,每次拔通电话最先要做的就是去揣摸母亲的语气,她高兴了我心情自然也是愉悦,若听得她低沉而烦闷,我的心中便也随之紧张而心疼。
   “那我也跟着回一会儿吧”,我在这头附和着母亲,母亲听了,便着急地说“回吧,回吧,连孩子一起带上,能住几天就住上几天,不能住就来一会也好”,其实母亲真的很想让我住几天,我知道,只是孩子马上要开学了,三天小假倏然而过,每每我总是让母亲失望着。
   (一)
   四月,布谷鸟一遍遍在我耳边叫吵的时候,我就知道农忙的时候来了,父亲一定又要开始在他的垄垄田地上植下一年的希望了。一遍遍地耕地,母亲在后面跟着洒肥、点籽,然后再盖上厚厚的泥土。整个过程总是那么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而我就爱坐在地边的树下静静看着父母,看他们从地头走到地尾,从早晨走到黄昏,从年轻走到苍老。
   四月的北方依然是些许的荒凉,尽管树上的嫩芽儿已然开始努力伸张,然放眼看去,整个世界依然是灰色而空洞的,间稀的几片绿叶在狂风中摇摇摆摆着,让人不禁感觉到了几丝的单调。然而,父亲不正是在为播种满地的生命与希望而忙碌着吗?等到那些苗儿破土而出的时候,满地的绿色,那鲜活而清翠的生命成群结队着,欢呼雀跃着,那是多么美丽的画面啊。
   父亲,母亲,还有那些黄土地,是我心里是最过朴素的美,然而那美却又以自己独特的方式绽放着,在岁月里凝成一道永不褪色的风景。曾几何时,我梦里留连的小溪,还有那些在年少时光里踩踏的记忆,都被我一笔笔带进文字里,让这些没有生命的文字竟也变得那么温暖,那些歪歪扭扭的字符竟也是像极了我儿时张扬的笑脸。
   乡情,总是一生扯不断的念,乡情,一经唤起,便是蔓延了一地的亲切。村头那口老井,门前的土坡,还有那只小黑狗,小花猫,哪一样我都想放在心上轻轻去触摸,哪一样,我都想一生带在心上,无论走得再远再远,有了这些便是心不会若浮萍一样的飘荡,心,是踏实的。
  
   (二)
  
   早上七点的时候,大哥就打电话催着起床,说是想早点回去,母亲准备好了饺馅,等着我们回去包饺了呢。
   于是我开始忙着起来收拾家,收拾自己,可等大家全部安顿好了的时候也是九点多的事情了。一路上孩子们又叫着饿了,她们自己下车买了好多零食。大哥说:“这些小东西身上都带着钱呢,是那几天在学校没有花完的”,我说:“是不是人家孩子们现在比我们这些大人还有钱啊?”嫂子笑了。
   车窗打开,我尽情享受着春日的轻风,任它肆意吹拂着,任发丝武汉治癫痫好的医院有哪些在五月的时光里飘飞。这条路走了千遍万遍,却依然还想走,循着这一路的记忆,有过青春,有过年轻,而今时近中年,路依然还是这般弯弯曲曲,依然是两旁不卑不亢地站立着排排的杨树。
   看着那些曾在襁褓中的孩子们如今眉飞色舞地谈论着学校里的趣事,她们可曾想过,这条路也是见证了她们的成长?十几年了,想必那路边的一切已然不会忘记这些孩子们,年年我们都会路过,年年,孩子们都有着变化。
   曾经,我们刚刚成家,立业,曾在这路上洒下过轻狂的笑,那个时候大哥二哥总是爱莫名地吼几声,惊得路人不觉回头看上几眼,肯定在想我们在发神经,看着人们的眼神,我们却哈哈大笑。而今,当我们挂着半脸沧桑的时候,大哥二哥不会去叫吼了,身边却多了一些吵吵闹闹的孩子们,他们有的唱着,有的讲着笑话,叽叽叽喳喳让人的耳边没一刻清静。
   三岁的侄儿突然说:“妈妈,那边那个死人站在那里做什么?”,嫂子一听就笑了,“死人还能站在那里吗?”,大家也才回过神儿来,明白了这小东西说的话,我又接着问:“人家怎么成了死人了?明明是一个好好的人嘛!”可是这个小东西居然振振有词地说:“他,他站在那里不动,就是死人,看爸爸妈妈都动呢,所以叫活人”,大家一听这他这一顿说,便大笑不止。
  
   (三)
  
   进了村口,看到了三叔,他耕完了地正要回家,驴车上坐着那个五岁的孙子,那个早早没了妈的孩子,让这份亲切的乡情不觉掺杂了几丝的酸涩。与三叔寒喧了几句,我们便赶快直奔母亲家,想必母亲是等急了吧?
   车子刚到了门口,那头刚出生没几天的小驴驹儿便迎了出来,纯黑色的毛儿,两支长长的耳朵,还有那双黑溜溜的眼睛,让人一眼就喜欢上了,原来畜牲也有美丑之分呢!那群孩子们一下车就跑到了小驴驹的跟前黑龙江有什么癫痫病医院,叫闹着,都想摸摸它,这可把那小畜牲吓坏了,往东也不是,往西也不是,路早被这群孩子围了一个水泄不通,它是无处可躲啊。
   一进院子,就看到那棵苹果树开了花,还有杏树,只是杏花早已谢尽,树上已然结满了小小的杏儿,我迫不及待跑过去瞅着那拇指大的杏儿,拿出手机意欲拍下它,大哥凑过来笑着问我在干嘛,我说想拍下这小杏儿,看他脸上也漾出了几丝的天真。
   等到进了屋子的时候,看到母亲坐在炕上已经开始包了油糕,好多饭都已准备好,就差包饺子了。我们还怪她身体不好,干嘛做那么多?大家又能吃多少,干嘛做这么多的饭?
   她说孩子们爱吃饺子,我们爱吃油糕,所以她想都做上。是啊,每次母亲都是这样的,我们即便是回去只是一个中午,却总要换得她和父亲忙碌一天,她总是恨不得把家里所有好吃的全给给我们做上。
   母亲的白发又多了,父亲的脸上皱纹也多了,这就是生我养我的爹娘啊!曾经俊朗年轻的父母在不知不觉中变得步履蹒跚,这个小屋里曾经的五口之家如今却是如此的热闹非凡,我们一进,地上便是站得满满,父亲母亲看着那些孩子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这就是人生吗?这就是所谓的天伦之乐吗?
  
   (四)
  
   满满的一桌子饭摆了上来,偌大的一个炕竟也是围得满满,我和二哥,父亲也只好在地上寻了凳子坐下。
   其实那些饭,我光看也饱了,就别再说吃了,于是胡乱吃了几口我便搬了一个小凳子和大侄女坐到了院子里的阴凉处,还一个劲儿的逗那头小驴驹。
   我对着小驴驹发出一个手势,说“过来,快过来”,那小家伙就一直瞪着我一动不动,还一脸的无辜,可是他旁边的驴妈妈可是一个劲儿地想往前凑,尽管他被僵绳拴得牢牢,可那蹄子一直在刨地,我就对它说:“你着什么急啊?我又没叫你,干嘛自作多情?”,这下可乐坏了侄女,她咯咯直笑。
   母亲常说我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可能吧?特别是回到家里,感觉自己依然停留在十几岁的时光里一般,还像是那个在门口画着‘人’、‘口’、‘手’,在夕阳下等待父母归家的小丫头,还是那个顽皮捣蛋上树的疯孩子,还有那院子里的小小石阶,我也曾经为它清扫过无数遍。
   只是侄女都与我一般高了,上楼梯的时候,老公也会说:“你看,如今是咱女儿两个台阶两个台阶的上,咱们却是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上了”,对着镜子的时候清晰地看到自己眼角的皱纹也在与日俱增,心中不免掠过了几丝的苍凉,岁月,真的不饶人啊!
  
   (五)
  
   母亲说:“你们等吃了晚饭再回,我包了那么多饺子就是为了晚上准备的”。
   可二哥说他下午还要赶回河北去,母亲说:“不能明早走吗?反正是明天上班,明天你早早起身去就好了,下午走,你得很晚才能去,一个人走夜路不放心”。二哥执意要走,说走习惯了,没事的。于是我们就准备着一起出发。
   中午,因为兴奋,身体不好的母亲也没有歇一会,这会听说我们要走了,更是坐不住了,忙着就开始张罗拿这拿那。这已然成了习惯,我们总也是说不住她的,母亲是一个固执的女人,她说要给我们拿什么就一定要拿,不然的话心里会很不痛快。
   于是,大袋小袋装了好多,母亲从这屋到那屋,从家里到院子里,从上房到南房来来回回忙碌着,还催父亲去屋东的地里去拔一些大葱回来,那些葱是去年冬天种下的,等到土地一解冻的时候就早早发了芽,现在早是葱郁一片。
   好不容易算是安排的差不多了,她又开始给孩子们分发钱,谁说她也不听。我们给他们拿回来水果还有一些吃的,临走却又换了一些家里母亲做好的吃的,还有钱,她总是说:“我和你爹现在还能动弹得了,还能做地挣上钱,不忍心花你们的,等到我们老了动不了了,再花也不迟”。
   孩子们都上了车,母亲又是一个劲儿地嘱咐着?“开车要小心,千万要注意”,等我们走了好远,她还在说:“你们照顾好自己,有什么打电话”,而我们也只能说一句:“不要操心我们了,好好照顾好自己就行了”。可母亲永远是一个不会照顾自己的人,她的心全在孩子们身上。
   又要走了,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母亲依然是站在那个高高的土堆上望着孩子们远去的车,远去的背影,望着孩子们渐渐走出了她的视线,可是,又怎么走出她的牵挂和惦念?怎么走出她的爱?

共 3331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