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柳岸】石隐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58:19
摘要:偏于一隅的胶东半岛,曾经也是中华民族博大文化的藏身地。我带你去抚摸汉代大儒郑玄留下的“石隐”,感受一代大师的雄风异彩…… 勒着“石隐”两个字的一块石头,至今还枕在胶东半岛最东端,站在伟德山脉探海摩天的峰头,其北挑着濯波戏浪的“成山头”,其南摸蹲海看云的“花斑彩石”。千年沧桑,海水不枯,石头不烂,铭刻着一代大儒郑玄聚徒讲学归隐著述的传说。   想当年郑玄公荷锄负薪,草履绳衣,在这伟德山麓“假田播殖”,客耕藏隐。我去寻隐,也要弃车于山外,徒步以往。柏油村路绕远,那条千年的肠道还在,我去踏。   确切地说,郑玄客耕之地在汉代还没有一个山名村名以记。约在明时才有了村落,叫王家山。跌进深山小路,群峰簇拥,叠嶂生烟,沟谷纵横,林茂空静,时不时传来虫吟鸟语,倒是少了寂寞,虫鸟所在便适合人居,恐惧消弭。坡上山鹿翘首,“呦呦鹿鸣”,世外美景竟然藏匿于我的家乡,平时谈及乡情,总自我情浓!入山半中,顿觉汗颜,回首看去,我已经在环山之中,融入了滴翠飞绿的世界了。   莫非所言的“隐”需要绿荫遮蔽?神农架以其繁木佳荫,藏了谋士张良;终南山以其遂邈遁远,隐了陶元亮等。面山,我不得不惊叹郑玄之眼力!   一路的村落,不知是否因郑玄之名而飘落沿路的左右,为这位汉儒夹道欢迎保驾护航?“朱家山”红瓦隐约在绿枝摇曳里,“梨沟”暗藏了春之雪,“南顶山”探望着行路者,“月门口”削开了一道峭壁,“瓢口”大开莫非要汲取一库绿水?“红山”飘叶,枫林尽染,莫非要羞赧一个“寻隐”的人,拦住我寻隐的脚步?   处处青山都有魂,道道翠岭也多情。绿色拱卫着的王家山,若是不经意,会从你的眼皮底下溜走。   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亦如是。我蹲踞在村口的枣木前,风吹袭着衣襟,正是看青山的最佳地,不是腿软了,是青山不允我仓促进村。   一看便知朋友联系的王姓大哥匆匆走来,简单寒暄便领着我进了他家。既然“寻隐”,为何要打招呼呢,我执意不肯惊动村民,朋友说这是“精准定位”。茶过三巡了,我也不好意思提出“寻隐”,原来起身去屋后,不是要我吃橙黄的杏子,而是指着杏树下面的石头,道:“这就是‘石隐’了……”   屋后是伟德半麓,不能开园种菜,滚石散落,却千年不滚。前几年掘土寻隐,才把这方摩崖石刻的面纱掀开半边,露出了隐约的面目。   还裹着些微黄土的石头,宛若一面龟壳,刚刚浮出黄土就出浴来了,淡黄的颜色,早就刻着岁月的沧桑,鹅黄的花岗岩,证明着岁月可以染色,但不可磨灭的真理。   “石隐”两个字,笔画的沟壑里没有填涂丹红,保持着“隐无色”的朴素。我抚摸着两个字,沟痕不深,思绪走神,莫不是一代今古文经学大师昼夕挥毫注经,已经缚鸡无力了?   汉灵帝建宁元年,郑玄受党锢之祸牵连遭禁锢。他曾为杜密故吏,受杜密赏识与提携,故而被视为党人,于建宁四年(171年)和同郡人孙嵩等四十余人俱被禁锢。在长达十四年的禁锢日子里,他打破了经学的家法,注释与著书“几百余万言”,创立了“郑学”。之后,他“隐居修业”“教授不辍”。“客耕”东莱十七年,成就了他经学大师的崇高地位。   “郑玄,这位名人,太出名了。”王姓大哥见我抚字思远便附和我的想法,提供一点寻隐的蛛丝马迹,“老弟,你是读书人,肯定知道那本《诗经》,据说他做了注解,还邀请了我们荣成的古人,叫什么‘荣成伯’的,相聚‘东莱’解释那本经书。人杰地灵,什么事都干得出啊!”   大哥的话让我哭笑不得,但民间的流传已经足够本色的了,我想纠正他的谬误,却怕剥了大哥的脸面,笑着听他讲传奇故事。   郑注《诗经》已经成为一门独立的“郑学”了,但并非邀约一位荣成籍人士一同“抚琴阅经”。荣成伯,别名“荣驾鹅”,又名栾,春秋鲁国大夫,《左传》载:“鲁襄工自楚国返,闻季武子袭击卞(鲁庄子食邑),欲不入,荣成伯赋《式微》,襄公乃归。”举个例子说吧,解释《诗经》句“贤相谢世运,远图因事止”,其下就有“荣成伯曰:远图者忠也”的释文。莫非是知道这些注释而生出籍贯的判断?   拭去浮尘,在“石隐”字侧,一行小字入眼了:“北海郑玄书”;右侧还有小字,已经模糊不清了。我不能猜读,心中甚觉失意,手机拍照连连,只有留下更多的影像回去把摸参悟了。   我看着“石隐”二字,揣想一句“隐言”:“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郑玄,是大隐还是小隐呢?超群的人匿于市井,虽处喧嚣尘世,却可淡然处之,是“大隐”;那些出众之人遗忘世事,沉湎桃源,则是“小隐”。那郑玄是大是小,我不敢定夺了。他是“隐者”无疑,行迹如石,隐于深处,郑玄哪里去想什么大小,顽石卧山,匿于草窠,甚或埋于尘泥之下,如此之隐已经难分大小伯仲了吧?   踯躅于“石隐”之前,我不能单单看一块石头,况且那也不是具有什么风景价值的“太湖石”,其型一般,没有艺术情调,更无诗韵墨香。但我的这些现代人才有的怪异想法,似乎被摇蒲扇站立于我面前的郑玄大师知晓了,他无言,只做轻笑,就像对一个无知的孩子,抱着谅解的气度与恭逊,不嗔怪,不解释,也不斥责我的误解曲解。   没有令人震撼的艺术风骨?“石隐”两个字再次跳出,仿佛与我对语:既然“隐”,不会以炫目来留给后人去获得丰厚的市场财富。“隐于自然”,淳朴而带着土气,不惹富贵,不做私家园林里的风景,就藏匿于深山,不就是“石隐”发出的铮铮天籁之音么!   我茫然地四下寻觅,想从深埋千年的土里找到郑玄大师当年凿石刻字的那些工具。或者是一枚锈迹斑斑的铁钉,或者是一根钝秃的铁钻,即使是被黄泥包裹,徐徐锈蚀而趋于无,我都很想攥住了它,把摸大师曾经染上的温度。   应该有一把铁锤吧,或者就是一件原始的石器,我想捧起,听听那沉重低鸣的锤声。也正是这样的君子之隐,才无需锐斧利器,没有多少震世惊俗的魅力,却有着“燧木取火”的精神力量。   “隐”了千年,石不破,天不惊。   就像这名不见经传的王家山,就像这村中不起眼的王家草屋,就像这屋后的一坡乱山岗,可以藏匿如此史迹,为世人罕知,不正是一种不张扬隐于平凡大器居山的精神么?   我揖手告别了大哥,不想让他看见一个无缘而悲古的我这样感物伤怀,凭着来前我对这位经学大师的点滴了解,我想,漫步翠山绿岭,慢慢让汉风古韵侵怀……   史载此地有“康成讲堂”,“康成”是郑玄的字,他是汉北海高密人士。曾率千余弟子耕读东莱。我举目巡望,哪里有讲堂遗址?耕者入山,草木为屋,野菜果腹,哪里还有赀财修舍建馆,想必后人演绎,不忍大师曝露荒野,修业治学之苦,以慰崇敬之情罢了。   真正的隐者是无惧的,“声闻不彰,息影山林”,已经是一个最美的归宿了。   郑玄所遗,再次证明了我对归隐者的臆断了。沿着蜿蜒的山路走,路边青草铺地,撩拨着足尖,怀想大师曾经携领他的弟子每日环山踏足,浩浩荡荡,绝不亚于始皇车队迤逦东巡,颇有媲美赛风的韵味,也许我做如此想法,背离了“石隐”本意。还是收回漫无边际的遐想与妄测吧。   路边长满了车前草,蹲下拔草以为留念,却是柔韧无比,我找来形如原始“石斧”,击石剁草,捆好一捆。哦,原来这就叫“郑君草”,他与弟子以此为带,绑扎书籍,又有雅名“康成书带”。   村中一农人见我剁草,持了镰刀来,帮我割草一堆,扎紧了负我肩头。   我还是无意离开,躲过他的视线,放下“郑君草”,四周寻古迹。大师离去,各朝代慕名而隐者居多,留下文化滋蔓繁衍千年而不断的足迹。   一处土包曰“绿堆”,幽草漫爬,葳蕤清爽;一面“石濑”,草窠微动,细水缓缓;一方石桌,坐于树下,可给行人小憩,更是为我铺纸以书千年情愫;抱粗的蟠龙槐,不伸不展,宛若“石隐”大师的襟怀;逍遥台上临风,可是大师散心放怀的所在?菊花岭上,菊未开,为秋色抒怀做着诗情画意提前安排;鸣琴涧滴水飞音,溪流成瀑,音跳成趣。   我想,隐者身在此地,绝非面朝黄土背朝天,他们的意趣皆融入了纯粹的自然,于是,“隐”就是遁世拒人,而不拒自然;以书为伴,隐者无忧无闲。“石隐”之石坚硬冥顽,但是否包裹着一颗遁世而不厌世不倦世的最美情怀?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那些即可面世的东西,我们不能拒绝,因为美好需要展示;而那些深隐而藏的东西,未必就是原始粗糙,陈酿在窖中封存的年份恰恰就是价值的所在。 丙戊酸钠治疗癫痫疾病有效果吗癫痫病有何治疗江西专治羊癫疯哪里医院好郑州癫痫病哪些治疗办法好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