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百味】一个人的肖像(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0:39:34

拾荒者

他每天早晨很早就守在那里,跟着黎明一起开始驻守。他不是门卫,他只是一个拾荒者。每天早晨,无论我起得多早,都能见到他,蹲坐在门口。他肯定是这个城市的早起者。我晚上回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有时满载而归,有时收获微薄。他每天拉着平板车,很少说话,有时看见来人只是猛不丁的一声“收破烂”的吆喝。其次,就是看见熟悉的问一声:“回来了,有破烂吗?”他的守时让我敬畏。我看到他的手指熏得焦黄,这是劣质烟的作用。我没有看到他的牙齿,但能猜测出他的褐斑和牙垢。我能想象得出一个人为了生计的奔波,也能想象出一个人内心装载的不快。外表的沉静和默语,不能说明什么,能说明问题的是潦倒的内心。

我不止一次的看到他蹲坐在那里,无所事事。无论刮风下雨,他都守时。我是看在金钱的面子上,成为守时的工薪族中的一员,他看起来比我还守时。我们都有着压力,我的压力来自于周围的环境和蛛网一般盘根错节的人际关系,他的压力也许只有他家中的一切。门口有一个廊檐,下雨的时候,廊檐就是他遮风挡雨的港湾。他的脸色皴黑,表情木讷,如中世纪欧洲油画的劳作者。不过,我多数时候看到他欣喜奔忙的样子,如麦场上忙碌的父亲。这往往是某一个长假,或者节日来临。他捆绑着许多旧书报纸,还有纸箱,饮料盒,有时还有电视机和碟机,这些都是人家淘汰的,他觉得自己捡拾了一个便宜。他的脚步是轻快的,跟路上拉客的出租车一样。

每天早晨,他都会出现在那里,不知道他是从那一个街巷出没的?我偶尔在内心里有这样的一个疑问,但很快就消失了。的确,这跟我没多大关系,唯一联系的也许是他车上的破烂,有我家的一份。每个人都忙着自己的事情,谁会去顾及别人的一切。早晨的阳光从东面的楼缝穿凿而出,给他黝黑的脸膛镀上了一层亮色,油光可鉴。他的油光,和脑肥肠满者有着本质的区别,他是古铜色的、木讷的,让人生许多怜悯和同情的。他每天重复着同样繁复而具体的事,他的衣服和手时常布满污迹,深陷在指甲缝隙和掌纹里。他还要给一些人家陪着笑脸,帮人家收拾干净门前的垃圾,他说这是顺道的事,好像不费什么力气。其实,人人明白,他是为了换取更多的收拾旧物的机会。这是他的狡黠,也是他的无奈。

衣衫褴褛的女人

在街口,我看到了她。一个衣衫褴褛的女人,默默地蜷缩在巷口的马路道牙边,用她那干瘪的乳房吊挂着瘦小的婴儿。她的双眼茫然,头发像不曾整理的干柴,蓬松着,还有几缕碎发,在风中摇摆,如荒原上的茅草。如果她还漂亮的话,如果她不是来自于乡下,你也许会对她投去更多的目光,但事实是她们必然来自于乡下,来自于偏远的山区。那些衣衫华丽时尚的人们,从她身边匆匆而过,几乎不会向她投去哪怕是漠不关心的目光。她的身影总吸引我的目光,让我不由自主地向她所在的巷口投去一瞥,无论她在还是不在,那个巷口成了我注视的目标。大多时候,她会无声地蹲坐在街口,用那双不会说话的目光,注视着每一个过往的行人。她希望得到路人投下的一枚硬币,一块饼,一块面包。她的目光孩子般虔诚,有时近似于乞求。行人从她面前经过,耳垂、勃颈、手腕……响起叮当的金饰碰撞声。偶尔有叮当的响声敲击在破边的碗中,女人的感激便显而易见。她不住地点头,表达着感动和谢意。婴孩被这清脆的响声吸引,停止了吮吸,扭头看响声发出的粗瓷碗。那个女人很少被人关注,她大多数时侯向过往的行人投去那双不会说话,但又好像在说话的目光。那些趾高气扬的白领开着高档轿车,从街口而过,尘灰飞扬在她的身上,她没有遮拦,毫无抵挡地承受着一切。水泥是她周身最平坦的东西,除此之外,她的眼前似乎没有平坦,包括她的日子。

粉刷工

两把刷子:一把滚刷,一把排刷,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许多粉刷工和他一样,表情木讷,把家当随便别在上衣口袋,或者插在麻绳勒紧的腰间。他蹲坐在那里,或垫一张废纸,或捡半块砖头,有时将鞋脱下来,坐在屁股底下。粉刷工们一字儿排开,如排开的大雁,他就在期间。有人来了,他们呼啦站起来,围拢了去,喊着:“老板,要不要粉刷工?”当然,这中间也夹杂着问要不要水工,要不要电工的。总有欣喜的,总有失望的,还有嘟囔着继续坐下来的。之后就是你来我往的讨价还价,你让一步,他争一分,谈拢了,呼啦一声,四五个人就随老板走了。

粉刷工脏、累、繁琐。他需要搭了扶梯,爬高上低,一道道工序,一道也不能少,凿平、拉毛、贴线带、上乳胶、再上乳胶、揭线带……他戴着用报纸自制的帽子,戴着肮脏的口罩,身上落满了灰尘,粘满了乳胶,在哪里粉刷,就住在那里。他没有固定的住地,如候鸟,来了,去了,过往迁徙。

他从城东到城西,从城南到城北,只要有活干,他情愿东跑西颠。距离近了,他走着去,也是为了省下那几个钱;距离远了,他坐公交车,出租是坐不起的,除非老板答应付路费。他坐上公交,会招致许多白眼,售票员的声音也高了八度。他没做错什么,但他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满脸的歉疚和胆怯。他缩在角落里,他的四周留出一些空档来。他有时吃过饭了,有时买一个菜夹饼,坐在车上,算是一顿早餐。他吃饭很香,狼吞虎咽,但也许对车上的许多乘客来说,这样的饭,能叫饭吗?

卖报老人

超市门口有一个卖报的老人,邋遢,蓬头,橘皮一般的手,颤颤的,指甲缝残留着黑色的污垢。她有时坐在超市前的道牙上,有时在四周游走叫卖。

每天早上6点前后,能听到老人的吆喝:“卖报,卖报,一元两份。”7点多的时候,行人穿梭,老人不再吆喝。吆喝只是在行人稀少的时候需要的手段。就像到处飞扬的广告,不吆喝两嗓子,谁知道那些所谓的功能与优势——至于优势和功能到底如何,和广告无关。晚上,老人也许累了,就将报纸摆在超市门口的花坛边,一字儿排开。超市的人流大,便有人蹲下来,挑上一张两张,有人站得高高的,用脚点一点报纸,口里咕哝着:“来一份XX报。”老人递上报纸,然后开始找钱。她找钱的时候,习惯用指头在口边蘸一些唾液,这必然会引起一些人的嫌恶。

一股风来,她几乎要被吹倒了,但她每天必须早起,无论冬夏酷寒,无论刮风下雨。我见老人木然地叫卖着,声音可有可无。在这个人流集中的地区,她的生意还算凑合。昨天下午,我打她跟前经过,见她坐在道牙边,怀抱着一摞报纸,鼻尖扯一溜青鼻,眼皮耷拉着,像是要睡着了。昨夜雨声不断,直到天亮。早上,我没有听到老人的叫卖声,超市门口也没有见到她。

小贩

他推着单车,挑着担子,或用滑轮做成的平板轮滑车,游走在城市的大街小巷。正是樱桃上市,或秋天石榴上季,他从乡村涌进城市,他被称为小贩,无论是自家果园采摘的,还是从果农手中贩得,都被称为小商贩。还有擦鞋的,磨刀的,收破烂的,他们都有同样的称谓——小贩。

我曾见一中年妇人被追打的场面。中年妇人用轮滑车拖着猕猴桃,沿街叫卖。她忽然发现了两个穿制服的青年人,撒腿就跑。年轻人是冲着她来的,他们追了上去,轮番踩妇人的果筐。妇人跑着,果筐颠簸着,猕猴桃撒了出来,滚落地上。青年人满脸的厌恶。其中一个不留神,被滚动的果筐挂倒了,另一个见此情景,骂一句“X你妈!”上去揪住妇人的头发,一扯,一摔,妇人摔倒地上,那个跌倒的爬起来,冲着中年妇人就是一脚。

他明白这样的结果,他睁着耗子一般的眼睛,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一边招揽着顾客,一边环顾四周的动静。看到穿制服的,带警棍的,骑带兜摩托的,急忙收起摊子,呼啦一声散开了。他的速度出奇快,你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呢,已没了踪影。他吃过苦头,受过白眼。他的秤被掰断过,筐子被踩翻过,擦鞋的家什被没收过……他看着水灵灵的水果,霎然变成烂泥,铺满一地,有些心疼。他没有固定的摊位,也不敢固定,他只好打一枪换一炮,逮一着算一着。他不如小偷,小偷有自己的地盘,他没有;小偷招摇街市,他却随时会被驱散。他担惊受怕,仅仅只是为了糊口。

乞者

过街天桥上有一个老乞丐。他蹲坐在护栏边,把头深埋进双膝里。他的脚边放一个残破的瓷碗,这是他糊口的家当。好在经过天桥的人很多,偶尔会有人把一两枚硬币或零钞投进去,丁玲当啷的响声,让老人从茫然中抬起头来,咕哝一句谢谢。我每次从天桥经过,习惯性地摸自己的口袋,找出几枚零币来。我不想让声音惊扰他,我总是弯下身子,然后很快地离开。我不需要他的感谢,这也不存在什么感谢,我更不愿让他看出我眼里的同情和怜悯。在老乞丐的不远处,一个年轻人在弹吉他,他的旁边倒置着一顶休闲帽,吉他和休闲帽都是年轻人吃饭的家当。他的吉他谈得的确不怎么样,要不是他随着音乐唱歌,“铮铮淙淙”的声音,真让人以为是弹棉花的噪音。他的声音还算说得过去,好听的歌喉掩盖了吉他的不足。

日子的背后还是日子,城市在喧嚣的背后,弥漫着艰辛。夜幕降临的时候,乞丐会回到他们的住处。老乞丐的住房是天桥下拐角处的下水道口。他裹着破絮一般的棉被,让下水道的热气带给他冬日的温暖。他蜷缩着,浑身筛糠一般颤抖。年轻人租住着城郊的一间民房,不足10个平方,阴暗潮湿,但他收拾得干净清爽,就像他人一样,带着某些让人怜惜的感觉。

伴随着北风凛冽,城市飘下了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老乞丐收工回到天桥下的“住处”,下水道的热气,滚滚如白烟,蒸腾而起。年轻人依然蹲坐在天桥上,他的声音在纷飞的雪天,显得纯净,飘渺。天桥的一端跑过来一条冻得瑟瑟发抖的流浪狗。小狗试探着靠近年轻人,舔吮年轻人身上的雪花。年轻人内心柔软的那根琴弦被拨动了,他停止了弹唱,一把揽过小狗,收摊回家了。回到住处,年轻人给小狗洗了澡,用电吹风吹干身上的水滴,小狗立马咸鱼翻身,如一个可爱的小公主。年轻人给他喂面包,喂昨晚剩下的饭菜。从此,年轻人唱歌的时候,身边会多一只可爱的“小公主”。它欢蹦乱跳,十分可爱,引得众人驻足观看。

老乞丐有时收入很少,甚至连一碗饭钱都不够。年轻人靠自己的歌声,赚得了不少零钞。在这个过街天桥上,他们成了当然的伙伴,虽然他们从来没说过话。年轻人有时从老人身边经过,他看到瓷碗里可怜的几枚硬币,心里有些不忍。他从帽子里抓几张纸币,悄悄放进老人的碗中,然后离去。他不想得到老人的感谢,他清楚这感谢背后的屈辱。

有一天,只剩下年轻人在这里弹唱,老人没有来,据说,昨晚高烧住院了,或者已经死去了,没有人能说得清。在这个城市里,有谁会关注一个乞丐的命运。年轻人没精打采的唱着歌,吉他弹得更加糟糕,路人不再驻足听他唱歌,唯有那只小狗,蜷缩在他的怀里,支棱了两只耳朵,呆呆地望着他蠕动的嘴。

癫痫患者出现心理问题应如何正确调节?太原治疗癫痫病贵吗甘肃癫痫病公立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