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丁香·旧事】陌生的堂哥(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5:17:19

幼年的我最喜欢的是每年都要去一次父亲的老家过年。父亲原本是农村人,后来参了军提干,一步一步从农村走向城市。他是农村人羡慕的对象,也是他们教育子女的榜样。父亲常跟我讲他两个口袋变成四个口袋的故事,可我听着就不耐烦,因为那时我还小,对这样的话题丝毫不感兴趣。

父亲单位的小汽车开到农村,那些农村人早就守在村头张望,脖子伸得老长,仿佛他们是长颈鹿似的。我的爷爷奶奶脸上也喜气洋洋,兴高采烈地迎接我们一家人——主要是迎接父亲。母亲打扮得雍容华贵,是农村女人一辈子都艳羡不来的。

父亲只有见了爷爷奶奶时才会扔下我和母亲,母亲对爷爷奶奶的态度傲慢得很,仿佛看不起他们似的。母亲看不起他们,因为母亲是在都市长大的,母亲常常怀念自己在上海待过的宝贵时光,而且努力地学习上海话。

我可没工夫去琢磨母亲与爷爷奶奶的事情,我多半是跑到堂哥家里,嚷着要他背我。堂哥一直羡慕城市人的生活,他在乡下也算是个见过世面的人,在他眼里谁都不够完美,除了我们一家。

堂哥义不容辞地背我,并背着我跑到田野里。风在我耳边呼呼地吹,天那么蓝,四面都是黄橙橙的田野,仿佛置身于画中。我尽情地笑着闹着,感到很愉快。在堂哥家里,大伯大婶像招待女王似的招待我们一家,我享受着公主般的待遇,心里很受用——我觉得这一切都是应该的,我的地位比他们优越,他们应当照顾我,对我无微不至。

唯一让我惊恐的是乡下有鼠,那鼠不在墙洞里,反而爬到了蚊帐上。我惊呼起来,吓得赶紧起床(我一向都是睡懒觉的)。大婶闻声而至,安抚我,叫我不必害怕。我说我不怕,但我觉得恶心。大婶神勇地捉住了那只鼠,并用一根木棍将老鼠打得头破血流。我登时又觉得大婶的做法太吓人,一只鼠而已,赶跑它就算了,何必那样打它呢?

在乡下我最喜欢捉蚂蚱。在一片绿色的草丛中,我不厌其烦地和蚂蚱玩捉迷藏的游戏。我可以不费力得把它们捉住,还很残忍地把小蚂蚱和它的妈妈分开;有一次我捉了很多蚂蚱,指挥堂哥用竹签把那些蚂蚱穿起来变成串,放在打火机上烤。我也不明白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做,也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当,只是觉得很有趣。

不过在乡下也有无聊的时候。没有有线电视可以看,没有高档的卡拉OK唱歌。尽管米饭煮出来很香,还有吃不完的葵花籽和玉米棒。小孩不比大人,可以打牌消遣。百无聊赖的时候,我模仿大婶玩起了做饭的游戏,我不会划火柴,就怂恿堂哥帮我划。堂哥问我要干什么,我用命令的口气说:“我要做饭!”堂哥为难地说:“做饭可以,我们去灶台那里,你看着哥哥做,成吗?”

我觉得没有反对的理由,就同意了。堂哥将我抱到灶台一边的草堆上,我坐在那里看他烧火做饭。他一边烧,还一边拉风箱。这使我发生了兴趣,我也自告奋勇地去拉风箱。堂哥笑了,他鼓励我继续拉风箱,我爱上了这个简单而重复的劳动。灶台下的火苗烧得越来越旺,映红了堂哥的脸。

春天,堂哥带我去河边捉蝌蚪。他捉蝌蚪的时候,有一些蝌蚪会灵活地溜走,当我看到蝌蚪溜了几只,就跺着脚骂堂哥:“它们跑了,你这个笨蛋!”堂哥好脾气地对我笑,一点都不恼。

捉了这些蝌蚪,堂哥找来一个玻璃瓶,舀上些水,将蝌蚪放进去。望着那些蝌蚪自在地游来游去,我心里很愉悦。

白天,大伯和婶婶要去地里劳作,堂哥也要上学。堂哥上学了,就没有人陪我玩耍,我吵闹着要和堂哥一起去上学。父母拗不过我,就同意了。堂哥背着我去上学,好在学校就在村口,并不远。那些老师讲课我也听不懂,不过他们讲课说的都是方言,不像我们城里的幼儿园老师说的是普通话,这令我很惊讶。

幼小的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上课时我明明看到一个男老师在讲课,可我只是趴在桌上睡了一觉,醒来那个男老师却不见了,而是换了另一个女老师在讲课。年幼的我皱眉思考了半天,都想不到这是为什么?堂哥拿了一个熟红薯给我吃,我吃着香喷喷的红薯,马上就忘记了这个令我不解的困惑。

吃完红薯,我才想起来问堂哥:“哥,你怎么不吃红薯?”

堂哥一笑,说:“哥哥不饿,这是留给你吃的!”

吃完红薯我说我要上厕所,堂哥带我去男厕解手。我也不懂得害羞,从厕所出来后还对着堂哥傻傻地笑。

长大后,去乡下的次数明显减少。我读初二时,堂哥来过城里一趟。他个头明显比以前高出许多,已然长成一个帅气的小伙子了!他见到我还打趣:“妹妹,还要哥哥背你吗?”我听了,脸红了半边。

堂哥是来找父亲的。他一直羡慕城里人的生活,拜托父亲在城里给他安排工作。父亲雷厉风行,马上落实了堂哥的工作——在某电器厂做工人。

很快我初中毕业了,堂哥又来找我父亲。好久不见,堂哥的打扮变了,他穿着新潮的皮夹克,笔挺的裤子上一点折痕都不见;头发一丝不乱,油光发亮,一看就是擦了定型摩丝——堂哥不再是一个普通的农村小伙子,而像从海报上走出来的郭富城了!但是这次父亲骂了堂哥,骂得很凶。堂哥在一边低声为自己做着辩解。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争吵,后来母亲偷偷告诉我堂哥在厂里不好好工作,还迟到早退。

我听后很惊讶,说实话,我真不相信母亲口中说的那个不上进的青年是堂哥!

其实事情远远不止这样。堂哥被父亲安排在电器厂里上班,起初工作认真勤奋。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渐渐转变,开始精心装扮,一个月工资都不够他挥霍的。

这时出现了一个富有的少妇,她喜欢堂哥的年轻英俊,堂哥也不讨厌她,他们两个就同居了。

他们的暧昧关系维持没有多久,堂哥就被捉奸在床。少妇的丈夫扬言要告堂哥,堂哥没有办法,只得来找父亲。

父亲动用关系很快解决了这件事,他警告堂哥不许再惹是生非。当堂哥提着水果再次敲响我家的门时,我突然觉得堂哥的脸不像从前那般随和亲切了!

我明白,我心中的那个堂哥已经消失,那个简单快乐的堂哥已经离去,而在门前站着的,是一个陌生的青年,油头粉面,对父亲说着并不诚恳的感谢语言。

老年人患上癫痫病会有什么症状继发性癫痫病的护理措施有哪些郑州好的癫痫医治医院去哪找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