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心灵】庸常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21:11:34
无破坏:无 阅读:2740发表时间:2015-08-10 13:32:17 一、   风,依然大。屋里呈现昏暗。若不是这样的风,天色该会清明些。   楼上,邻居五六岁女孩,重复上演每天不变的节目:在她母亲时而尖锐时而败坏的叫骂声中,抽抽噎噎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   我知,那些功课对于小女孩的艰难程度是从她母亲的怒喝中得来,或许,作业本身并不具备太大难度,只是,年轻母亲不间断的奚落、抱怨,加重了女孩的负担。我能体会女孩委屈、压抑及忍耐的心情,换做以前,(我说以前,是相对女孩的姐姐而言)听到这般激烈情形,我会放下手里的任何事情,冲将上去,边安抚劝解边辅导课业,直到女孩顺畅完成任务。   如今,我想,即便不是颈椎疼痛至行走困难,我也还是不能做到像以前那样,满怀一颗炙热之心,责无旁贷敲开邻居家屋门。   人,在一个地方住的久了,便会生出倦怠与疲乏之意。熟悉的环境容易让人产生相对安全心理,同样也会萌生诸多习以为常的恶略态度。诸如,对外界一些风吹草动人物是非逐渐失去探究兴趣,这样的情形,不仅缘于对环境相对安全的依赖,心理上,正在慢慢增生一层老茧使人冷淡迟钝。      二、   昨晚,前任又在楼下极尽之能的叫骂嘶鸣,——那是一位四十左右,长相粗壮,皮肤粗糙黝黑,却抹了一层厚重膏粉,擦了娇艳口红,脚登一双大方高跟鞋子的女人,打扮与实际年龄的格格不入,给人一种极不协调之感。不知,这前任如此夸张的装束意在何为?明明每次前来,都具有窥探侦查性质,脚上偏偏穿了一双走起来像踩高跷一样,有欠稳妥的鞋子。   女人前来寻找前夫。每次来,最初情形,故作悠闲的在楼下院子里来回走动,貌似散步的样子,目光随时留意顶楼人家窗口动静。如果,楼前楼后没有发现前夫的汽车,转上两三圈会悄然撤离。一旦,发现前夫车子隐藏在哪个角落,或者窗口闪过身影,便会神经质般发作,对着窗口,双手叉腰,大发虎狼之威。   那位的前夫和他现任妻子,一个娇小乖顺的女人,还有他们不满周岁的女儿,租住在顶楼的房子里,几个月前搬来的。现任妻子大概觉得被前任这般骚扰,会被人怀疑人品问题,在前任两三次吵闹之后,便有意在邻居间传出信息说,家里有房却不敢住,他前妻隔三差五就去捣乱,到了这里不到几个月,又被她找到,离都离了,却又不甘心,没完没了。   现任说的极平淡,从她的信息中,邻居得到这样的有用信息,现任是合法的,有证。不具备第三者插足的嫌疑。现任再说起这些话时,没半点激动愤慨的神情,表现出与年龄不相符合的沉着淡然,甚至面带微笑,一副无可奈何的神情,面对如此反差极大地两个人,不得不感叹:身在幸福中的女人内心是何等强大!   现任的平和温婉给人留下良好印象。前不久,在楼道里遇到,便主动和我交谈,湖北的羊癫疯医院那家便宜询问病情,表示同情关切之后,三言两语把话题引向前妻,说,她也是离婚的受害者,这样不理性的骚扰令她不安,她老公一味忍让退却不愿对簿公堂,只是,小小的婴儿跟着他们受到骚扰惊吓很可怜。   我对现任不免充满了同情与敬佩之心,心想,这样善意于心的女人,会有好运。   一连几天,前任差不多都在固定时间在楼下叫骂,理直气壮命令男人回家,完全是一个母亲管教贪玩不归孩子的语气。(我家那位才回来不久,不了解情形,看在眼里笑笑说,你该学学这位前妻,无怨无悔的精神,只要男人肯跟她回去,她是敞开怀抱迎接的。)对此说辞,我表示不屑。美死你们!   前任其中一句是这样的:抽个冷子又跑来了,这里拴着你的魂儿了?——赶紧给我回去,再不回去,看我跟你有完没完?不信你就试试?!云云。我听了,笑的鼻子抽筋,是不是有人也如我一样,虽然窗口不见了身影,窗后却竖起一对对耳朵。   ——真不知道这样一个女人,是什么样的材料塑成的?谁给了她这样的自信?站在楼下,仰面朝向窗口,双手叉腰,底气十足,骂现任妻子是臭不要脸的狐狸精,找不到男人的婊子,以及更难听的话。偶尔,男人忍无可忍,便打开阳台窗户,并不探出头来,声音从窗口抛下来,对准那位前任因愤怒而丑陋粗俗的脸,怒喝!让她赶紧滚!少在这丢人现眼!厌恶至极。痛恨不已。——并不说一言半语,遵照她的指示或者受到威胁回去的话,就这,女人在得到男人的这般回应之后,会逐渐减低叫骂频率,边发出类似最后通牒的腔调,边走向一边的汽车,车门摔得生响,离去。   几次之后,邻居们对前任的到来,湖北的癫痫专科医院哪家靠谱不约而同表现出相同的态度,一旦出现,大都及时关闭楼道防盗门,或者,见前任想趁机溜进楼门,便故意放缓脚步,延迟,回避,统统不为其提供可乘之机。女人在楼下放开喉咙对着窗口叫骂时,邻居们大都熄灭阳台灯光,不知道是不是以示抗议。   其实,这样的举动足以让一个具备正常思维的人明白:人们对前任的遭遇不仅没能产生同情之心,甚至生出厌恶之感。人们的回避,在这里绝非尊重与鼓励,就像,瘟疫袭来,走路撞上垃圾堆,在没有主观愿望和能力进行清理之前,只有选择回避。   我为女人感到悲哀。   或许,遭遇严重打击,心理受到重创的女人,极有可能会像前任这样,在一定时间内,失去正常的思考判断能力。嫉妒,气愤,心理失衡,丧失理性。发泄成为唯一目的。试想:到底是哪个女人不要脸?这样一句简单骂人的话,——骂人的目的,意在维护自己,打击对方,可是,站在女人的角度,诸如“不要脸”“找不到男人的婊子”之类,用来打击现任,到底禁不禁得住推敲?人家现任怎么就不要脸了?又不要了怎样的脸?既然你和男人已经离婚,还要人家回你那干嘛?即便当初,你是情非得已昏了头而离婚,看看男人对着娇气爱女其乐融融的情景,看看他对你大声斥责的厌恶态度,就算你们没有离婚,这样的男人,从另一个女人的屋里,被你揪出来,拎回家,你还要他干嘛?!你又置女人的尊严于何地?还在那里口口声声骂人家不要脸,真不知道,是谁把女人的脸都丢到九霄云外去了!一个连尊严都不顾及的女人,还有何脸面来骂别人?   呵呵,牙疼。   一天夜里,十一点多钟,有人按我的门铃,我从梦中惊醒,心跳怦怦。心里多了几分疑虑,便加了谨慎,隔窗观望,果然是那位前任,尽管楼下灯光暗淡,还是能清楚看出,黄昏前,她穿的那件鲜红的没有袖子的,露着两条粗胳膊的上衣。   我从来没有这样铁石心肠过,深更半夜,对一个被男人抛弃的女人,——说拒绝的话。   可是,我并不为此感到难过。   我完全不考虑她的请求和感受,尽管,她是一个值得同情的失去丈夫的可怜的四十多岁身处绝望中的女人;尽管,她隔三差五,就要在人们充满猜忌甚至鄙夷的目光中,例行公事一般前来骚扰别人的安宁;尽管她被人们像躲瘟疫一样的回避毫无尊严可言;尽管她大半夜来寻找一个也许还是她丈夫的男人;可是,这些难道就值得我的同情和怜悯吗?就值得我大半夜,拖着病痛的身体,帮她把门打开,为她骚扰别人或者制造一场闹剧提供便利吗?如果换做以前,我又说以前,呵呵,或许那是十年以前,或许是颈椎没得病之前,我想,也许我会悄悄把她拉到一边去(我一定会那样做),听她说说自己的不幸,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我自己不是手里握着国家颁发的二级心理咨询师的证书吗?而且,我也有其他心理咨询专家的联络方式。帮助情绪陷入困境,疏通心理问题,帮助他们度过情感危机,建立积极乐观心态,不一直都是我为之努力的吗?何况,我自认为是心地善良的女人。   可是,谁又能保证一个内心善良的人,就该没有原则一味成全别人?   是的,我面无表情,语气决绝,警告她说:大半夜的,我不认识你更不会给你开门,不要再按我的门铃,不然我会报警。这是我人生第一次,拒绝一个希望得到我举手之劳帮助的人,我并不为此感到羞愧。      三、   我在这里住了整整十年的时间。   十年,一段不算短的时光,在一个人身上,会发生怎样的改变,没人能说得清。于我,是这样:当年,原以为那些扎根在骨子里,渗透在血液中的简单纯粹之心,经岁月之水浸泡、涤荡、冲刷,已日渐寥寥。——尽管,力所能及的助人之力仍残存掌心,未曾远去。      四、   洗手间里传来有节奏的漏水滴答之声。喷头下,负责承接的浅绿色塑料盆,经过一天一夜的工作,想必已经水满外溢。是否要去把水一瓢一瓢舀进水桶,顺便彻底清洗一下那只劳苦功高的水盆?长久置放,水盆外身早已生出滑腻之物,(上次清洗,还是一个月前,小德放假回来,在我的再三请求之下,潦草完成。自始至终嘟嘟嚷嚷,做的非常勉强)。   那日,也曾尝试弯腰下蹲,试图把水盆拎起,不料,那水盆的低度,依然令我不能顺利企及。胳膊、腰身,每一寸尺度低垂下抻,肩部颈部便刺骨般疼痛。   几月来,垃圾、杂物均有小德返校回家,或同事、朋友前来探望捎带而出,这等纯属死角之类的细碎繁杂,烦劳他人,实在令我不安。   每每,听到有人形容女人生产时的疼痛,说,那仿佛是二十根肋骨同时折断!作为女人,有过自己生产的经验,如果,有人闲来无事,非要把女人的疼痛分层排序的话,让我用实战经验告诉你:女人临盆的疼痛,根本无法和颈椎病引起的疼痛相提并论!   颈椎病,——那是怎样一种痛!女人生产可以大喊大叫,用发泄来缓解疼痛;而颈椎病引起的疼痛,完全不同。——那是需要忍耐的一种痛!疼痛发作时呼吸终止!——一个喷嚏,一个扭转,一个姿势不慎,便如钢锥刺骨尖刀挖肉!   ——那是求死都失去力气的疼痛!   ——是世间最惨烈的折磨!      五、   楼上女孩委屈的哭泣之声,年轻母亲的抱怨怒喝混合之音会按时传来,我的手,依然会身不由己伸向门边,最终,还是无数次在迟疑中缩回。犹豫,冲动,抵抗,纠结于心。人,也许到了一定的年龄,选择和执行的能力都会大打折扣,庸常如我,便是。   偶尔下楼,(在太阳足够温暖之后,轻移莲步至阳光里,补充长久缺少日照的虚空)也有遇见,寒暄问候,短促,快捷。远避那些分明在心头冲撞如脱兔的敏山东癫痫病医院怎么治疗锐话题,疏远的,客套的,虚饰的,一道壁垒在心底,冷森森坚硬挺拔。这时,头脑里,总会不由自主回想以往:女孩姐姐小的时候,差不多每天,都要被年轻的母亲带到家里来玩耍,初做人母,女人照顾小孩没有足够经验,为了一点什么小事,总要大惊小怪。日久,便成为便利周到的导师和免费钟点工,像小姐姐断奶这样难捱时刻,也能被我热心相助,牺牲几个午休赔过去。而今,这些情景依然电影慢镜头般清晰回放,——感觉上却恍若隔世,那般遥远。      六、   打开屋灯,调至昏暗。这档橘黄稍带朦胧感的光,衬托心境很合时宜。窗外,风依然不减威力。透过玻璃窗,天空一派灰蒙,如一张无形的大网兜头笼罩,令人透不出气来。   走去洗手间,发现他的涑口用具——一只盛黄桃罐头的玻璃缸,静静的摆在置物架子上。蓝绿相间的牙刷,头下尾上,一头扎在缸里面。   ——“这样的习惯,从没改过”!一丝怨艾由心间陡然升起,(在心底里,一直希望他会为我有所改变。——哪怕是这样一个生活细节!)人不在,习惯依然留下来向我示威!   ——把牙刷轻轻倒过来。尽管,我知道,这纠正动作对他丝毫不能产生影响,湖北治疗癫痫病哪家好——还是忍不住去做。当牙刷摆放好,突然发现,他的这支和我的那支,在“形象”上有了“和谐而美好”的依偎。修长高挑的身姿,圆润小巧酷似人形手柄,想必,当初买回,也是因为它们的“形似”?意识里,难道我是这般渴盼与他形影相依?还是这漫长艰难的日子,让心灵处处寻找慰藉?或许,全无其他。只是因为看着好看,就买了回来,买时,有没有想到他何日归来?是否会被他使用?这些徒增的想象,难道不是自作情深?时间并不算长久,却怎么也想不起买时的详细情形?   我的日子,到底是因为太过匆匆而忽略细节,还是因了太过苍白缺少生动印记?!   只是,这样的习惯一直都保持着,无论他在与不在,这些东西,买,就是一对。抽屉里永远都备着没开封的。      七、   “你要哪个”?他回来那天,放下行李,推开洗手间的门,我便极尽地主之谊。他从我的手里拿了蓝绿相间的那支。并不问我喜欢哪个?回转身,对着水盆专注洗漱。   转身挪出洗手间时,(脚步,自他踏进家门那一刻,似乎越发沉重——是身不由己,还是痛定越发思痛?不得而知)。哗哗水起,噗噜噗噜洗脸声,一并传来。这是他离家几百个日夜之后,回家第一时间的写照。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甚至没有诉说的欲望,我还是他,仿佛彼此都不曾分开过,仿佛一直都朝夕相处熟视无睹,庸常如昨。   当目光避开彼此身影,心底里便会波澜汹涌:在我们之间长久酝酿的,不会是久别重逢的浪漫与甜蜜,却极有可能随时爆发一场战火。   平静。安宁。使表象尽可能无限延展下去,——似乎是最好的状态。 共 7610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10)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