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热爱(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36:22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就又多少种生存状态,纵然生活诸多不易,仍要向我们独一无二而又不可复制的人生致敬,致以我们深深的热爱。

昨晚下班后,出工厂大门的时候,时间约莫晚上八点钟了,离公司不远处的路口的小地摊依然在这个春寒料峭的夜晚“热闹”着。所谓的热闹,并非说生意有多么得好,只是说明摊子旁边橘黄色灯泡还亮着,路灯也还亮着。路上的行人依稀得仿佛此刻夜空中的星辰,寥寥可数,乐意在这个刮着海风的夜晚停下来买东西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了。

买水果时,停留了片刻,眼神不停地搜寻着是否还有其它吃食——自己喜欢的吃食。土豆卷饼、炸鸡柳、粥,最终眼神落在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身上就再也挪不开了。男孩约莫115厘米的身高,穿着几十年未变过式样的白蓝相间的校服,背着沉重的书包,戴着印有红色字样的黄色鸭舌帽。灯光昏暗,我看不清他的眼神,只见他被单薄校服所包裹着的瘦小身躯在微微颤抖着。旁边卖粥的女人拉着他的手,给他盛了一杯热粥,起初,还误以为是女人的孩子。直到小男孩儿接过粥后走向一个三十七八岁的男人,男人有着我所熟识的面孔,他白天的时候会将车开到我们公司门口,水果箱子就放在地上或者车厢里,就这么吆喝着卖,一天也卖不出多少的。我上次在他那里买的桔子都冻了,估计是积压了好长时间的。

此刻,男人正往货车厢里搬东西,搬完东西后,一把将男孩儿抱上车,一溜烟儿开着车消失在昏黄的路灯下。

是年前的某一个阳光柔和的清晨了,也是这个孩子,也是这身装扮,小小的人儿背着大大的书包,走在上学的路上,就是从学校到水果摊的这条路。当时有些心疼的,就想这么大点儿的一个孩子,路上车辆又这么多,天气又这么冷,他家里人也真放得下心。

我也开始沿着人行道往前走,瘦月的清辉似乎将初春的寒意拉得更加绵长了。记得儿时,也常常随着母亲赶集摆摊,也是不大点的个头,不大点的年龄,也是起早贪黑的,也是常常一个人背着书包去上学。那时候,并不觉得自己多么可怜,为何此时,觉得这孩子如此可怜。

上周六下午五点中的光阴,阳光浅浅铺洒着,橙红色的太阳在西山的山顶上摇摇欲坠,仿佛是在不停渡时的钟摆,摆渡着时间,摆渡着我们的生命。在这样的时光里,即便春意是凉的,心底也是暖暖的。

同样是在路口,一辆破旧的机动三轮车立在路旁,三轮车旁边有一个水果摊子,摊位不是很大,上面有菠萝、橙子、芒果、蜜桔……一老伯正埋头专心致志地削着菠萝,他身着藏蓝色的恰克外套,袖口轻微磨破,青色的裤子上印着几处沾了灰的油渍。他黝黑干裂的手掌见证着岁月流逝的痕迹。

路上的车辆匆匆驶过,根本就没有谁停下来去买他的水果和他削好的菠萝,他却依然在削着他的菠萝。

过了路口左拐往前一百米就到了菜市场,在菜市场,我一直去同一个老伯那里买菜,他的菜都是自家种的,要价也很低。老伯的行动很是缓慢的,他总是颤抖着双手,缓慢地将你挑中的菜放在老式杆秤的挂钩上,手还不停地抖动着,这一抖啊,秤砣就又滑动了,这菜又得重新来称。时间长了,我也就不让他称了,他要多少,给多少就好,他每次也不会多要的。

有一次,天阴得厉害,他还坐在小木凳上守着冷清的菜摊子。

“大叔,天不好,快下雨了!”我大声地给他说。

“啥?”他侧着耳朵问。

最后,我多买了些青菜,什么也没有再说,就走了。

最近,一直再没看见他和他菜摊子,心底还想着,他还好吗。

集市上,会有一个卖花的大叔,不管生意如何,他逢集必来。不管有没有人,他总是乐呵呵地笑着。

有一段时间啊,特别爱养花,长青的,开花的,不开花的,素雅的、娇艳的,各色各样的都养了不少。我这人吧比较死心眼儿,买东西都认地儿。

和大叔熟识就是因为买花,每次挑花挑半天,最后还要给他砍价。大叔总会乐呵呵地埋怨:“每次挑半天还要给我砍价。”

“不砍价怎么做生意。”话毕,将钱放他车上就跑人。下次,接着去。

“大叔,你上个集怎么没有来呢?”在时隔一个集没有见到他又再次看到的时候我问。

“腰疼,来不了。”他乐呵呵地答。

我要了两袋花土一个瓷盆,那一次,是唯一没有砍价的一次。年后回来,再也没有看到他。

在一个地方呆得久了,你会对所有的一切都十分得熟悉,某个地点,某个时间谁会在这里,在这里做什么,你都了如指掌。因熟悉而产生细微的热爱,突然有一天看不见,便会挂念,虽然我们,并不知晓彼此的姓名。

总有这样的场景的,它们会在你的心底烙成一副副或生动或深刻的画面——你记忆中的某个瞬间某个片段,它们给你感动,给你思索的源泉。而我总是迫不及待地将之记录下来,生怕哪一天会将他们遗忘了——这些可爱的路人,可爱的小镇和每一个感动过自己的瞬间。

其实,敲下这些字并没有明确的目的性,想到什么就敲点什么,看到什么就记录下来,忙的时候就去奔忙,闲下来的时候就写点。只希望在多年以后再拿来看时,能看到逝去的某段时光,能够模糊地记得当时的一些人和路过的风景。人这一生,总要留下点什么,好供自己殷实而快乐地去回味的。

而小镇所赋予我的一切,多是温暖而深刻的。这该是源于,我对它细微的热爱吧!

治疗癫痫病哪种方法最好对羊角风的有效治疗是什么?哈尔滨治疗癫痫比较可靠的医院有哪些?奥卡西平治疗癫痫疾病的效果如何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