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流年】想念大李(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00:41

十七岁,我在一片赞誉声中离开家乡,那个不通火车的北方小镇。因了午夜父母喜极而泣的那声长叹,我勇敢地说:“我和师姐走,我能行!”

客车颠簸了四五个小时,又以金鸡独立的姿势站了六七个小时的火车。凌晨四点,我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火鸡一样,拎着硕大的行李赶到我的学校——吉林市幼儿师范。

当看到由爸爸妈妈陪着,衣着光鲜,肤若凝脂的孩子们。我怯怯的,卑微的低到尘埃里,外面的世界和我的想象的好像不大一样。怎么感觉自己是这群白天鹅里的丑小鸭?小小的心灵卑微地拒绝着所有的融入,不哭不闹。更多的时候喜欢一个人爬到楼顶看夕阳落过树梢,划过云层,掉到山的那边。

大李在落日时分的楼顶找到我,她告诉我,她是大李,她是姐姐的老师,也是这个学校学生处的处长。她问我,好不好?是否习惯?大李站在我面前,高高大大的像一座柔软的小山,漆黑漆黑的眼睛祥和慈善;皮肤黝黑黝黑的光滑细嫩,以至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想摸一摸,或者用我的小脸去蹭一下。大李说话缓缓的,像小河的流水。我看着她,不说话,直到大李牵过我的手,绵软温厚的那一瞬间,我扑到大李怀里,哭诉着:“我不会跳舞、我不会唱歌、我不会画画、我想退学,我想回家!”

七零后的农村孩子啊,考师范考中专,就意味着农转非,就意味着有工作,就意味着每月国家会给二十八元的饭票。

大李什么也不说,任由我哭泣诉说,只是把我抱得紧一些,再紧一些,拍拍我的头,擦擦我的脸。分开的时候,她告诉我:明天早晨八点在校门口,我来接你回家。

那是一个北方秋色斑斓的早晨,大李牵着我的手穿过喧嚣的小市场,五号煎粉摊的煎粉滋滋的香味弥散在江北烟雾缭绕的秋色中,天桥下熙熙攘攘的人来人往,过了天桥走过斑马线就是大李的家了。

大李的家简单的不能再简单,餐桌的边上开裂的地方,像小时候妈妈给我打过补丁的裤子一样张着嘴。

大李的爱人孟叔叔是做设计的,儒雅消瘦,他的眼睛始终追随着大李,他们默契的不需要言语,就知道缺了油盐酱醋还是该择菜洗碗。

三个孩子里小女儿是大李的心头肉,小丫头不食人间烟火般的干净灵动,劈腿、下叉、大踢小跳……小小年纪已然是舞台上一颗冉冉升起的童星。

大李和孟叔叔变着法子的给我们做挂浆地瓜,包韭菜鸡蛋馅的饺子,挂过浆的地瓜使劲一拉,那长长的,细细的,透着光明的浆丝就像我小小的乡愁,甜蜜香脆。那个个像小猪羔子一样的饺子有妈妈的味道,挂浆地瓜和韭菜馅饺子温暖着一个又一个春来暑往的周末时光!

大李温和地告诉我关于文学、关于艺术、关于美。我在大李小女儿的引领下,开始练习舞蹈基础功底,同学们都不知道我的舞蹈怎么就可以出神入化的好?可是我依旧是五音不全;我不停地穿梭在班级,寝室,食堂还有琴房;我还会去看夕阳,夕阳慢慢地磅礴圆满;褪去了那身婴儿肥,我笑得像花一样灿烂。我在由内而外的蜕变,从丑小鸭到白天鹅的蜕变有点辛苦有点艰难。

东北的冬天漫长寒冷,老师说:“去买件红色的鸭绒衣吧,保暖鲜艳。”自以为长大的我却买了件自认为无比时尚又无比炫酷的紫色绣花的呢子外套,老师笑着摇头,终是不肯责怪我半句。

叶子绿了,叶子黄了,江北的霾依旧刺鼻的四处飘散。转眼,我快毕业了。老师郑重地和我谈关于未来,甚至在前瞻着属于我的工作与爱情,归心似箭的我断然拒绝,身未动,奈何心已远。

回到小县城,开了挂的人生顺风顺水,我努力的工作,我轰轰烈烈地恋爱,我飘飘然地把恩师遗忘于江湖。

北方的春脖子冗长灰暗,我收到老师爱人的那封信,那场医疗事故,还有老师的归处。后来我才知道一种思念是今生再也无法相见。

十八年后,孟叔叔已是古稀之年。

那年的清明,没有雨,煦日和风,那束要两个人合抱的康乃馨遍插着我无尽的思念,捧着坟头那抹黝黑的新土,我像是摸一摸,蹭一蹭老师光滑细腻笑脸。恩师,与您重逢,在这片青山绿水间!

武汉哪里能治疗小孩癫痫江苏癫痫病医院哪家好?癫痫病到底能治好了吗郑州哪家癫痫医院的医生专业

相关美文阅读: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