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墨香】往事随风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20:51
此时她坐在飞往拉萨的航班上,她代表 医院去完成两年的西藏援助工作。   透过飞机的舷窗,九儿的思绪随着窗外的白云,飘向远方……   一年前,也是这个秋风飒飒的季节,九儿在北京进修学习乘飞机回家的途中,她在飞机上专心致志的读书。机舱里很安静,有的乘客喝着饮品,有的在打着瞌睡。突然扑通一声,好像有人摔倒了,紧接着有人喊,有人抽搐了,呼啦一下,附近的乘客将那个摔倒在地的人围住。   九儿急忙离开座位向摔倒的那个人奔过去,大声说:“请大家让开,我是医生。”乘客迅速闪开一条通道,只见一个中年男子趴在地上,全身剧烈地抽搐。这时机长和空姐也过来了。九儿让机长帮助她先把这个人的身体翻过来平躺着。只见这个人脸色苍白,头歪向一侧,紧接着开始呕吐,九儿急忙从自己衣兜里掏出手帕,迅速卷成个卷,塞在这个人的上下牙齿之间,剧烈的抽搐怕他咬坏舌头。空姐拿来方便袋,九儿就这样用左手拿着方便袋接着这个人的呕吐物,右手用拇指用力按住他的人中。两三分钟后,抽搐停止了,他的意识恢复了。九儿让空姐为他倒了杯温水让他漱口,然后用手帕刚要为他擦嘴,他接过手帕自己把嘴擦干净了。   九儿和机长把他扶到座位上,九儿帮他看了一下摔倒后有没有受皮外伤,又为他查了脉搏,脉搏正常。   九儿对他说:“你是癫痫病发作了吧?”   他回答到:“是的。”   九儿说:“我是儿科医生,儿童也有患这种疾病的。”   九儿对他说:“你现在头疼和乏力吧?”    他回答说:“是的。”   那你好好休息一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让空姐告诉我就可以。说完九儿就去洗手间洗手,然后回到座位继续看书。   乘客们用敬佩的目光望着九儿,   低声说道:“多亏有医生在,不然我们大家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有干着急。”   这时空姐已经把地面打扫干净,并喷洒了消毒液,刚才紧张的气氛缓解下来了,机舱里又恢复了平静。飞机到达九儿的家乡龙城平稳着陆。走下飞机,那个发病摔倒的男子面带微笑的走到九儿面前,同九儿握手,   说道:“大恩不言谢,我叫小涛,是阳城报社的编辑,我来龙城是出差,没料到却在飞机上发病了。”他把工作证拿出来让九儿看。    九儿笑道:“我不是公安局的,不查你的真实身份。”   小涛还是把工作证双手递到九儿手上,看了他的工作证,九儿知道小涛的年龄小她六岁。这时九儿才注意打量小涛,中等身材,皮肤很白,长着一张再普通不过的脸。上身穿着蓝色运动休闲装,下身穿蓝色牛仔裤,旅游鞋。   九儿自我介绍:“我叫九儿,是龙城儿童医院的医生,比你年龄大六岁,”小涛说:“那我就叫你姐儿了。”   小涛说:“姐儿,已经中午了,我请姐儿吃午饭吧?”   “我外出学习有三个月了,我八十多岁的老母亲还在盼望着我回家呢,如果有缘分,我们还会相见的。”九儿说道。   他们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后,   九儿叮嘱小涛:“你要注意你的身体状况,发病前是有征兆的,要当心啊,你就是自己最好的医生,有句话不是说吗,久病成良医。”   谢谢姐儿的提醒,小涛像孩子一样扮个鬼脸,他们挥手告别了。   九儿匆匆地走出机场,坐上公交车去五姐家看望母亲,母亲和五姐生活在一起。   九儿的母亲生了九个女儿,九儿排行第九,就是为了能有个男孩才生了这么多的孩子。   九儿的父母格外疼爱九儿。“皇帝爱长子,百姓爱幺儿”,在九儿的父母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九儿没有辜负父母的疼爱,非常孝顺。父亲去世有十二年了,八十七岁的母亲身体还可以,她就是九儿心中的太阳。   九儿到了五姐家见到母亲,   深情地呼唤了一声:“妈妈。”母亲喜极而泣。母亲真的老了,那么依赖自己的孩子,她希望每天都能见到自己的孩子,也变成了老小孩儿了。   九儿哄母亲开心说道:“我不在家,谁欺负我老妈了,看把我老妈委屈的。”    五姐在一旁笑着说:“快和您老姑娘说说吧,谁惹您老人家生气了?”   母亲破涕为笑:“妈就是想你了。”   九儿从旅行包中取出北京烤鸭,还有各种精致的糕点,说道:“这是孝敬我亲爱的老母亲的。”又取出当下最流行的“上海故事”牌围巾分别送给三姐,四姐和五姐(其他的姐姐在外地)。   五姐为九儿准备好了午饭,吃过午饭,九儿又和母亲五姐聊了一会儿,就回自己家了。   九儿的童年是在蜜罐中泡大的,因此她任性,内心不独立,这些都和她的成长环境有关系。   结婚后,特别是这一年里,儿子上大学后,九儿和丈夫就分床而眠。她知道自己内心有个很深很深的洞。她用亲情去填;用友情去填;用忙碌的工作去填;用读书去填,但就是填不满……   后来她才想明白了,其实,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是富裕还是贫穷,每个女人都渴望被重视,生活在温柔情意中。作为丈夫除了理解,温柔,体贴,爱护妻子外,还要能细致而敏感地意识到妻子的存在。   九儿的丈夫在任何人眼中都是完美男人,仪表堂堂,在这座北方小城,有着稳定可观的收入,也是顾家男人。但是他同九儿的人生观,价值观格格不入。   在情感反方面,九儿感情丰富又细腻。喜欢被丈夫宠爱,被丈夫心疼。偏偏她的丈夫不懂怜香惜玉,不懂爱。每当九儿同他谈起这方面的事情,他都极其不耐烦地说:“你咋这么多事儿?”这就是他们婚姻不成功的主要原因。   九儿在回家的路上,顺便把蔬菜和水果都买回去。虽然他们不同塌而眠,但还是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九儿在这方面做得让她的丈夫无可挑剔。   回到家里,家里已是一团糟,丈夫从来不料理家务,九儿三个月没有在家,可想而知家里会是什么样?   九儿先打开房间和阳台的窗户通风,打扫完房间,又把丈夫脱下来衣服都洗了,然后做晚饭。   丈夫下班回来,九儿让他试试为他买的羊绒衫,他穿上挺合身的。   九儿还给儿子买了双乔丹运动鞋,儿子在外地上大学,得等到学校放寒假回家才能穿上。   吃过晚饭,丈夫回到自己的卧室去看电视。九儿回到自己的房间,天凉了,把电褥子的开关打开,把自己的被褥铺好,再把浴室的热水器打开,把水烧上,就去洗碗了。   九儿就是这样的性格,做任何事情都是有计划的,有板有眼,还认真。这也是他们夫妻有分歧的原因。她丈夫做事不求甚解,以前他们总是为此发生争论。   烧好热水,九儿开始洗澡,水蒸气在浴室里弥漫开来,水温正好,洗去疲劳,洗去风尘。九儿的皮肤白皙,丰满而没有赘肉。九儿的容貌看上去要比实际年龄年轻。舒舒服服的洗过热水澡,九儿换上棉质的玫瑰红色的睡衣。回到卧室,九儿坐在温暖的被窝里又开始了读书。虽然她和丈夫不再相亲相爱了,但是九儿还是依恋这个家的,因为这个家里的一草一木,一点一滴都凝聚着她的心血和汗水。   第二天,九儿就回到了工作岗位。儿科的工作是忙碌的,九儿的工作作风是:无论多大的事情,只要工作起来都可以抛在脑后。九儿敬业,医术也好,深得领导的赏识,患者的信赖。   一天早晨,收发室的刘师傅打电话通知九儿,楼下收发室有她的邮包。   医院规定,医护人员每天早晨七点四十五分必须到医院,和夜班医生护士交接工作,然后是查房。查房后是早会,早会后是下医嘱,书写病志。一上午的时间就这样在忙碌之中度过了。九儿敬业,善待每一位小患者,他们都是可爱的天使,因生病而可怜。人之初,性本善,他们的心灵就是一汪清泉,清澈见底。   吃过午饭,九儿下楼去取邮包,邮包是小涛寄来的,回到办公室打开邮包,里面有四本书:《朱生豪情书上下册》,《伍尔夫随笔》,《台北人》,还有一封信。   姐儿:你好!   转眼间与你分别有一个月的时间了,我们只通了一次电话。我加你微信你接收后就“杳无音讯”了,呵呵!   我想让姐儿对我有所了解,我的童年是不幸的。小时候父母感情不和,经常吵架,每次都把我吓得要死。只要我考试的成绩不好,就会遭到父亲的一顿暴打,最狠的一次是父亲把门窗都关严实了,用皮带抽打了我一个多小时,结果我被打得小便失禁,我抽搐了,从此,我患上了癫痫。那一年,我十二岁。   自从得病后,我受到了别人的白眼和欺辱,使我的性格变得孤僻。   但我还是争气的,我考上了理想的大学,并且组成了自己的家庭。只是这个家庭只维系了几年的时间,因为我的身体,因为我们之间缺少理解,沟通和包容,使这个家庭过早的夭折了。   我现在孑然一身,那天姐儿在抢救我的过程中,我吐出的食物弄到姐儿的手上了,真是让我很难为情的啊!呵呵!姐儿还要用自己的手帕为我擦嘴,我好感动!姐儿的手帕有特殊的芳香,这个手帕洗干净后每天都放在我的衣兜里,就像是和姐儿在一起一样……   九儿读不下去了,泪水在她的脸颊上无声地流淌。小涛的童年与自己的童年简直是天壤之别。九儿读出了小涛对他特殊的感情,她不敢再往下想了。   又过了半个月,小涛发来短信:姐儿,可以把你的生活情况写信告诉我吗?九儿又一次读出了特殊的味道,她沉默了。   在这段时间里,九儿除了工作,总是在不经意间会想起小涛,虽然九儿有婚姻,但她的情感世界是一片空白。像她这样的性情中人,是需要男人的疼爱与关怀的,但是和小涛向前一步,就会有悖伦理道德,九儿再次的沉默了。   到了十一月中旬,北方已经入了冬季,天寒地冻的。每个夜晚,九儿都想有双温暖的臂膀拥她入眠,陪伴她度过孤寂的严冬之夜。在她的潜意识里,她在期待着什么呢?      第二章:问世间情为何物   爱情常会对错误视而不见,永远只以幸福和欢乐为念 ,它任意飞翔,无法无天,打破思想上的锁链   ——英国诗人布莱克的诗   在十二月份九儿值第一个夜班的深夜里,小患者和陪护都已睡下,九儿把走廊的吊灯都关闭了,只有每间病房门外的壁灯亮着,光线太亮影响人的睡眠。   回到办公室,九儿刚坐下来休息一下,手机提示有短信,打开一看是小涛发来的。   短信写道:“九儿,夜深人静的夜晚,我想你!当我在抽搐中醒来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爱上了你,请你接受我的感情,好吗?”   这是小涛第一次没有称呼她姐儿,而是九儿。    这就是认识小涛后九儿所期待的吗?九儿的心在颤抖,是兴奋吗?   人的感情并不是驯顺的奴隶,它能乘其不备的向理智杀出回马枪。   九儿像罂粟一般的隐秘地兴奋着,那一刻没有人能懂她,她也不需要别人懂她。   那是个寒冷的早晨,九儿刚查完病房,小涛发来信息:“我乘坐今晚十八点二十三分进站的火车到龙城,九儿,来接我,好吗?”   九儿只觉得心跳加快,面如桃花,如同有一头小鹿在撞击着她的情怀。她心里有一丝慌乱,更多的是甜蜜爱恋。   北方的冬天,天黑得早,下班后九儿就去超市买了午餐肉罐头,鱼肉罐头,香肠,茶叶蛋,和水果。又在医院的食堂买了两碗大米饭,趁热放在保温的饭盒里,就去火车站接小涛了。   九儿站在离出站口稍远点的位置,她盯着每一个出站的行人,他看到小涛身穿深烟色的棉服随着人流往出走,九儿快走几步迎上去,同时,小涛也看到了九儿。   九儿说:“坐了十多个小时的火车,累了吧?”   小涛笑着说:“看到你就不累了。”   他们边走边聊就到了宾馆,小涛办理好了登记手续,服务员带他们来到房间,一股热气迎面扑来,深米色的落地窗帘,宽大的双人床上是水粉色的床单,红色的地毯,靠墙有一张桌子,两把靠背椅。朦胧的灯光给人一种暖意,一种别样的冲动。   九儿从食品袋里拿出所有的食品放在桌子上,她让小涛去洗脸洗手,然后吃饭。   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   只是第二次相见,九儿觉得好多年前他们就已经相识了,难道是再续前世的缘分吗?   小涛从洗手间出来,看到九儿站在窗前出神,   问道:“在想什么呢?”   小涛把她从思绪中拉了回来,九儿只是一笑,没有回答。   小涛来到九儿身边,伸出双臂把九儿紧紧地拥抱在怀中,九儿泪流满面,小涛吻去九儿脸上的泪珠。   吃过饭,小涛从背包里拿出一块比豆绿色还要深一些颜色的玉佩,是一对貔貅。   小涛说:“这是送给你的,玉养人。”   说完就亲手给九儿戴上。   荆门治癫痫哪家医院强洛阳哪有比较正规的癫痫医院云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河南哪些癫痫医院治癫痫比较好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