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柳岸】女人如毒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3:17:28
手机上的那张墙纸,那是一个桃花般的姑娘。纯净而透明的眼,眸子里,却是马鹤深深的暗影。   阿琴,心可以一分为二吗?若然不可以,莫非你能做到“彻底”两个字?   你狠么!   正想着,屏幕上突然跳出一条信息,只见发件人是“阿琴”。   内容是:可以到小石路来么?   不是分手吗?不是忘掉吗?   还发这些做什么?   呯的一声,马鹤将手机砸向门外,起身出去,他也没去捡。待看到芭蕉叶上滑落下来的雨珠,这才意识到,雨下大了。他也没管,径直朝对面的小卖店走去!   小卖店的里屋,马鹤把脚搭在凳子上,头仰着一口一口地喝酒。   迷迷糊糊中忽然听到有人说:“喝酒也不叫我,一个人多没意思啊!”醉归醉,但他一听便知道是他的同学普小川。   他把怀里的一瓶二锅头朝普小川扔去,也没说句话,自个儿又喝起来。普小川见他这样,也不敢惹,他知道马鹤的脾气。或许出什么事了!   ——喝酒原本是想忘记你,没想到脑海你的倩影却是越来越清晰。微笑的,俏皮的,生气的,甚至哭泣的!   初夏的天气说不上热,何况外面还在下雨。但是喝了酒的普小川却感觉热得像火烧。夜色把整座城市披上一层轻纱的时候,他踉跄着把喝得烂醉的马鹤扶回去。   刚出小卖店,脚下一滑,两个人重重的摔了下去。普小川感觉有点痛,却又不知道是哪里受了伤。马鹤却一个劲儿的嚷:“阿琴,你个没肺,你个没良心的,都分手了还叫我去小石路干什么!”   普小川一听,有点困惑。昨天两个不还如胶似漆吗?   小石路,那是我和司马琴第一次幽会的地方。   马鹤爱跟普小川这样说。      二   却说司马琴发的那条信息,并不是她真要去见马鹤,她是为苗秀婷约的。苗秀婷喜欢马鹤,她很早就知道。可是以前马鹤是自己的男友。而如今,既已分道扬镳,干脆就做一次好人,给她牵条线。   苗秀婷个子不高,但她漂亮的是脸蛋!   这句话是普小川私下里跟马鹤说的。事实上也是如此,此时的苗秀婷正坐在小石路的草坪里。通过对面楼上影射下来的灯光,隐约可以看到她的芳容。   借得半缕残光袭娇容,偷来一方夜色罩芳姿。乖巧玲珑俊俏面,眉上刘海轻似烟。半段粉裙绣腰身,二点冷雨扮玉仙。   有个人影过来了,那个时候,雨却停了。   苗秀婷坐直身子,心扑通扑通的跳。她要镇定,她要告诉马鹤,司马琴放弃他究竟有多错!她苗秀婷才是真正爱他的人。   人影近了,近了。   但两人同时都愣住了。   黑暗之中,她忽然看到了梦境里的死亡。睁眼与闭眼之间,千里之隔。   像玫瑰,像罂粟,像食人!   ——噢,不对,不对,不是马鹤!   ——噢,不对,不对,你也不是司马琴!   “普小川,怎么是你?”苗秀婷站起身,夜色中她只看到普小川的半边轮廓。   与平时的他多了几分成熟和神秘,但此时,她的心里却只有后怕。   “司马琴呢?”普小川眯着眼,他突然有种想上前拥抱苗秀婷的冲动,但他还有一点意识。虽然他暗地里多么痴恋眼前的这个人!   “我走了!”苗秀婷转身要走,普小川急得一把拉住她,把头凑了过去。苗秀婷有些喘不过气,却又挣扎不开。   “秀婷,你知道吗?我的心里一直暗恋着你!”也没等苗秀婷反应过来,普小川的嘴已经吻将上去……   那一夜,没有月亮,半夜的时候,突然又下起了雨。似乎还伴有哭声,但喏大的城市,没有一个人曾听见!那一夜,普小川实现了他多少个梦里梦外都想做的事,但他却感觉一直是个梦!那一夜,马鹤浑浑噩噩的怎么也睡不着,迷梦中又是司马琴的面容和声音!那一夜,司马琴躺在新欢的怀里,然而半夜里却出了一身冷汗。没有噩梦,但她的心貌似有人揪着一般,疼!痛!      三   花开了都会结果吗?不,有的花压根就是没果的!像菊,像牡丹,像月季!   马鹤坐在小卖店里那个貌似专为他设立的位置上这样想道。他的对面是司马琴,怎么形容这个女孩子呢!是时尚,是秀丽,是魅惑。   ——不,不,或者无法形容!   “其实你知道吗?今天早上醒来我忽然发现,以前的那些都不是爱情!”马鹤喝下一口酒:“我们现在才十八岁…”   “鹤,我来找你,是想问你有没有看到秀婷?”司马琴打断他,也没等马鹤回答,便起身离去。残留的,是那高跟鞋的咯吱声,还有那一卷烟花烫的潇洒。马鹤半张着嘴,说了句没有。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见!他忽然想起相恋时曾在星空下抱着司马琴说:“阿琴,毕业我就娶你!”   马鹤正准备起身回去,迎头却看到普小川走来。只见他劈头就问:“有没有见到苗秀婷?”   “今天你们是怎么了?怎么都找我要苗秀婷,她是我老婆?还是我情人?”马鹤有点不耐烦,白了普小川一眼。   普小川回到宿舍,心神难定。再拨苗秀婷的手机,竟然无法接通!呆坐了半天,正准备去女生公寓找她,却收到这样一条信息:小石路,我有话对你说!   直觉告诉他,是秀婷!但直觉没有告诉他,这一去,便一去不复返了!   小石路旁边的冷饮店里,苗秀婷坐在普小川的对面。两个人都没什么表情,貌似两座雕塑,但他们的眼睛在动,在转动!   “秀婷,你怨我麽?”   普小川。   “怨你又有什么用!”   苗秀婷。   “毕业,我就娶你!”   普小川。      四   晚上十二点二十三分的时候,马鹤被一个电话惊醒。他接通了电话,却什么声音也没有。一翻记录,竟是普小川的号码。接着他收到这样一条短信:女人如毒!发件人:普小川。   马鹤昏昏沉沉的,出了一身冷汗!把电话拨过去,再无人接听!   他起身朝窗外望去,一片苍穹与黑暗。遥远的某个角落,偶尔传来几声狗吠。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有没有看到普小川?”马鹤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他的眼珠,也不曾转动!那是在凌晨一点多敲开司马琴的房门以后。   但没想到的是,马鹤面前站着的却不是司马琴,而是一个只穿了三角裤的男人。马鹤认识,他是学生会的朱云松。   “司马琴呢?”   “她不在!”朱云松说完将门“哐”的一声关上,差点夹到马鹤的手指。   这世上有很多事谁又说得清呢!譬如小时候我们总梦想一夜之间长大,而长大了之后又怀念小时候。譬如小时候以为闭上眼睛就是死亡,而长大后渐渐明白,很多人死的时候眼睛都是睁着的。譬如昨天还欢声笑语,携手谈天,今朝却已苍海桑田!   马鹤再也没有见到普小川,令他无法相信的是,他也再没见到司马琴。有人说她骗了朱云松十万,逃之夭夭!有人说她又爱上了别人,被朱云松毁了容!   快要窒息的夜里,马鹤做了一个梦。梦里苗秀婷躺在自己的怀里,一身的花香。   “是你害死了小川?”   他问。   “对!”她答。   “你还回来做什么?”   他问。   “你不想知道为什么?”   她答。   “你走!!!”他吼!   马鹤一把推开她,谈话如此简单而彻底,仿佛这一摊夜色也在讥笑这场面。这城市的霓虹灯下,听说眼泪是最发光的!是什么在隐隐作痛?没有人知道!直到苗秀婷走了十多步又突然转过身对马鹤吼:“我爱的是你!”   声音划破夜空,遥远的天际,是苗秀婷深遂的瞳孔!瞳孔里,黑洞洞,一无所有!   马鹤突然一阵抽搐,脚下一滑,栽倒在地。他听见身旁有人在说话:“鹤,我来救你!”一抬头,却是司马琴!   他忽地想起普小川说的一句话:苗秀婷漂亮的是脸蛋。   那是凌晨三点多的时候,马鹤被一个猛雷惊醒。天,又要下雨了!   他摸了一把身上的汗,心有余悸。拿过床头的手机,他看到这样一条信息:我姓苗,叫秀婷!!!      【后记】   青春,到底最珍贵的是什么?我们在想问题想事情的时候往往忽略了某些最肤浅的东西。你信不信,虽然天天看到你,但我却想不起你到底爱穿哪件衣服!   ——马鹤   有了自行车,你还愿步行吗?有了摩托车,你还愿骑自行车吗?有了小轿车,你又还愿骑摩托吗?我只想追求完美的,我错了吗?我有错吗?   ——司马琴   爱情本身是没有错的,但是爱错了人就一切都会变成错。你认为你是世界上最爱他的人,但你可能永远不会了解,我却是最爱你的人!   ——普小川   爱情,多么奢侈!命运,多么可恨!为什么我从来没有选择的机会?我的一生,被动得惨不忍睹!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河北癫痫病哪里治好青少年癫痫是怎样引起的武汉小儿羊癫疯能否治好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