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马缨花开了(外一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20:21:12

一、马缨花开了

“何须名苑看春风,一路山花不负侬。”都说春天的颜色是百花色,白的如雪,粉的像霞,黄的胜缎,红的似火……整个大自然就像一座五彩缤纷的大花园。在彝家人眼里,最美的当属彝山上用生命怒放的马缨花。

几卷荷风,几场薄雨,绿了人家,绿了溪涧,绿了山峰,也绿了春江水。绿意盎然的春光里,怎少得了春的笑颜?在山野,在人家,在溪涧……

田野金黄油菜花儿阵阵飘落,桃李、杏花爬进烟火人家院,山顶的马缨花不甘落后,怦然心动,娇艳欲滴的花骨朵悄悄探出头,摇头晃脑,吐了吐舌头,迎来了盛开的季节。

执拗的马缨,不求三生三世,只求灿烂唯美一季。

时下走进故乡安龙堡石碑山的深处,犹如走进云端的深处,春的深处。一树一树火红的马缨花在林间肆无忌惮地怒放,在春天里纵情放歌,悄然点缀万亩丛林。

一棵棵、一簇簇、一团团似火如画的马缨花尽情地开着,粗壮曲折的枝丫上,大朵大朵的马缨花肆无忌惮地开着。大朵大朵的花儿枝头乱颤,迎着似火的朝阳。晶莹剔透的露水在火红的花瓣上,像俏皮的孩子打闹着、玩耍着。

圆筒状、似火焰的花瓣,团团围着血红色纤细的花丝端坐。每一朵小花紧紧围绕着花茎,几十朵小花组成一朵大花,一朵朵大花簇拥着花枝;一枝枝花杈上下错位紧靠着花杆,组成了千万朵花团锦簇的大树马缨花。朵朵花儿诉说着当年革命鲜血染红花瓣的故事,彝家小火姑娘谈情说爱的故事。花团锦簇,点点红颜,红里透着白,内红外白,白的清雅。有书记载,马缨花和彝族人性格、生活方式极其相似,彝族文化也和马缨花息息相关,它不仅是一种民族精神的象征,也是民族风骨的彰显,它身上有一种集体的力量,一种团队协作的精神。

性情耿直的马缨花树,任意妄为地发枝打叉,每株都造型各异,看似人为却非人为。枝丫密密匝匝,枝头肥美的花儿熠熠生辉,红得像火,密林里、阳光下,花儿露出了神秘娇美的脸庞。

马樱花,彝族族花,石碑山山花。百亩马樱花生长在石碑山空旷的高山之顶,规模之大,树木之高,枝干之粗,树龄之久,花卉之肥美,在别处真是难能可见,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考察过它的专家称赞道:花朵更硕大,花色更为艳丽。彝家人还为这片生长马樱的山坡取了一个很漂亮的名字——本带母点。

“三月马缨满山笑,四月马缨一夜红,五月马缨寥寥无几。”四月一来报到,马樱一夜间便落了千瓣,落红点点。

在妙曼的春光里,马缨花层层叠叠、朵朵娇艳欲滴,努力向上张开着,露出嫩嫩的芽心。艳丽的花朵和婆娑的枝叶摇曳身姿,惹得蜂儿嗡嗡、蝶儿翩翩。陡然间,一阵清风带过,枝摇花颤,朵朵马缨花随风飘落。此刻,闭上眼睛,感受清新空气中飘荡着的花香和蜂蜜甜甜的味道,是那样的醉人。又一阵风过,惹人怜爱的花朵簌簌落下,便有了“落红成阵”。站在树下,看着铺满绿草地的缨花落红,真真地领略到了“落红成阵,遍地胭脂冷”、“暮雨轻愁,落红成阵飘香砌”的诗境。

不经意抬头,看到又有一朵小小的马缨花悄悄地离开枝头,什么也不带走,却书写着它这一生最美丽的篇章,谱一曲只有转瞬的交响、天籁的绝唱。

在我看来,这一地的缨花落红,也是永恒。

二、风雨花开了

“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谁都知道,常见的花花草草,一经狂风暴雨吹打,就会枝残叶败,纷纷掉落,一地红花绿叶。

“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粉红的花瓣、翠绿的叶子落一地,躺在水泊里,泪水汪汪的。故乡有一种神奇的小花草,偏偏喜欢在风雨交加、电闪雷鸣里昂首怒放,尽情演绎芬芳,它就是野生水仙。多年生草本植物,鳞茎卵形,根细长,叶扁平带状,呈灰绿色。

“知了……知了……”一声接一声此起彼伏,夏季的雨如挂枝头,风一吹就砸下来,砸进田野,砸进池塘,砸在乡间小路上,湿了行人的鞋袜,绿了山岭田野,奇迹跟着来了,粉红的水仙花扎推开放,开得一团团一簇簇,像燃烧的熊熊烈火,开得狂,开得欢,开得灿烂,开得惹人爱。娇嫩细弱修长的叶间,惊人地开出偌大的花朵,一朵,两朵,三朵……成片地延伸远方,叫人叹为观止。直到遇见这成片的水仙花开,我才深深懂得什么叫“冰清玉洁”。人们也称之为“风雨花”,也亲切地叫之为“韭兰”。

故乡路边的田埂、地埂上、杂草中、树脚下、岩石上、荷塘边它竞相开放,粉红色的野生水仙花排成了长队。有的零星一朵,有的三五成群,有的成簇成片。当然最壮观的是荒地、荒草滩上,连成一大片,如粉红的云霞陨落大地。

野水仙,花葶中空,纹粗,花如喇叭,粉红色,花蕊金黄。花朵秀丽,叶片青翠,花香扑鼻,清秀典雅。开放在山野间,婉若小仙,风姿绰约。

它没有张扬的色彩,也没出奇的枝蔓,但却冰肌玉骨、亭亭玉立、清香四溢。它象征着美好、吉祥、纯洁、高尚,自带着一种俊逸高雅气质。它柔柔弱弱的外表下,有着始终如一的清秀典雅个性,在凌霜的梅菊面前,也毫不逊色。

记得儿时放五一劳动节,正赶上故乡麦收时节。天蓝蓝,风轻轻,我们和奶奶大汗淋漓地割着麦穗,哐当哐当的打谷机脱着麦粒,父母叫休息一会儿。顽皮的我们大叫好,丢下亮亮闪闪的镰刀,跑向盛开风雨花的沟坎、地埂,摘下三两朵,挂到耳朵上做耳环,攀比着谁的最好看,分不出胜负的我们蹦蹦跳跳地跑去找奶奶评论,奶奶莞尔一笑,回答一句:“青菜萝卜各有所好,我看谁的都好看!”没得到结果的我们你追我赶地离开,嬉笑声赛过风声,赛过打谷机声……

玩累了的我们终于肯停下了,气喘吁吁地静坐在麦捆上,吹着凉风,红扑扑的脸蛋,宛若两朵风雨花儿。

……

五月的雨水一浇灌,它准时会上演,似韭菜的单薄叶片粘在黄土、黑土、红土、石缝间,它不挑剔生存环境,走到哪里都能安家落户。

野水仙居山野,不惧风吹雨打,风餐露宿,看日出日落,娇羞地静静地开放,纯净无尘,仿若天降,不带红尘。

“韵绝香仍绝,花清月未清。”清韵高雅的它,开在诗词里,开在我的眼里,也开在我的心里……

郑州治疗癫痫的专业医院费用贵吗郑州的癫痫病治疗医院哪家方法好成人癫痫该需要怎么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