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轻舞】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04 19:08:57
一:漂亮的女鬼老年人癫痫怎么办啊?      秋季,万物萧条凋零。   在乌蒙山山区一个名叫杉树村的村口,一辆崭新的奥迪A6L行驶在凹凸不平的泥泞路上,随着路面起伏的车身颠簸发出“嘎”的一声,前车车轮陷进软软的泥泞里,底盘刮在凸起的石头上,车子无奈的熄火停了下来。一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子,白皙的皮肤,乌黑的头发瀑布般垂直地披在肩上,脸蛋微微透着淡红。一双眼睛简直像浸在水中的水晶一样澄澈,眼角却微微上扬,更显得妩媚.纯净的瞳孔和妖媚的眼型奇妙的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薄薄的唇,色淡如水。随着车门轻轻开启,女子伸出了黄金比例般的大长腿,踩着黑色的靴子下了车,低头看了看陷入泥泞的车轮,再抬头看了看浓浓迷雾聚集的山沟。心里不禁有些焦急起来。   就在女子不知所措的时候,江南扛着犁耙牵着他那引以为豪的大黄牛从山沟那边的田野处走来。女子仿佛看到了救命稻草般叫喊起来:“喂,喂,大兄弟!”   在田坎那边的江南突然听到一个如此好听的女子声音,远远的看了过来,看到女子拼命的朝他挥手,江南狠狠的挥动手里的鞭子抽在大黄牛屁股上责怪地说:“妈哟,都怪你个龟儿子到处跑,害老子找了半天,这不天黑遇到鬼了吧,等下看老子不把你交给这女鬼,让她把你配了生个小女鬼出来。”   “呼呲,呼呲……”仿佛听懂了江南的话,大黄牛发出了抗拒的声音。   “哼,知道怕了吧?看你下次还敢不敢偷偷藏起来不干活!”江南得意地说。虽然江南不停的和大黄牛对这话,心里却是怕得紧,眼看天将黑,浓雾也在朝着村子里汇聚,江南心里头千百个计策都无计可施,只得硬着头皮拽着一脸不情不愿的大黄牛朝着村口走去,走的近了。看清楚女子的身材面貌后,江南喃喃地说:“妈也,这么漂亮的女鬼真是好看。”   听到江南自语的话语,女子微微一下说:“大兄弟,我不是女鬼,我是从县城来的,我要到杉树村去。”   “杉树村?你到我们村里干啥子哟?”江南疑惑地问。   “你是杉树村的?”女子听到江南自称是杉树村的一下子就高兴了起来问道。   “是噻,我问你到我们村做啥子哟?”江南再问。   “我来找江华的!你知道他吗?”女子有些忧愁的问。   “你找我哥做啥子?”江南有些警惕地问。   “江华是你哥?”女子惊讶地问。   “亲的!”江南拍着胸口说。   “那他现在在哪,在家吗?”女子问。   “肯定在噻!”江南回答。   “太好了,那我跟你一起去吧!”女子高兴地说。   “好是好,只是我还不晓得你叫啥子名字,是不是坏人哟?”江南一脸怀疑地说。   “我叫乔雯雯,是你哥的女朋友。”女子说。   “啥子,你是我哥的女朋友?”江南一脸吃惊地问。   “对呀,我们在一起两年多了,难道你哥没对你们说过?”女子问。   “没有,听都没听到他说他有女朋友!嘿,这哥子还真是沉得住气得很。”江南默默后脑勺傻傻地笑着说。   女子无语地说:“怎么可以这样嘛,好歹我也是他女朋友呀!怎么可以瞒着你们,哼!”   看到女子骄横的插着腰说着,江南不由得看得痴了。   “喂,你干嘛?”看着江南这痴呆的模样,乔雯雯问道。   “好美!”江南赞叹地说。   “你说什么?”乔雯雯骄横地问。   “啊,啊哈,那个我说我的大黄牛好美,嘿嘿!”江南狡黠一笑说。   “真贫嘴,大色狼,跟江华一德行,哼!”乔雯雯说。   “啥子?你拿我跟江华比?他比得过我啥子嘛?不就是比我长得好看点嘛,干活有我厉害?”江南不服地说。   “跟我有什么关系?”乔雯雯反问。   “我晓得跟你没得关系,我只是讨厌别人拿我跟那个小白脸比较,真不晓得咱个长嘞,都是一个爹妈生的,区别这么大,老天不公平啊!”江南恨恨地抱怨说。   “行了,行了,别抱怨了。天都黑了还不带我找你哥去。为了来找他,看我车子都报废了,什么鬼地方,破地方!”乔雯雯嫌弃地说。   回头看了看乔雯雯,江南一句话都没说,在前面赶着大黄牛朝村里走去。         二:负心汉      “哥哥哟,快出来看,有个美女找你哟!”在转了几个弯,拐了几个拐之后,江南终于在一处篱笆围着的院子外面停了下来,扯着嗓子喊。   听到江南的声音,周围的邻居打开房门出来看。看到江南家篱笆院子外面站着的乔雯雯,一脸的疑问。   “三嫂,那个女的是哪个?”一个年纪十五六岁的女孩问。   “不晓得,没见过面生得很,估计不是江南他们家亲戚。”被叫着三嫂的中年胖妇女分析地说。   “会不会是江华哥哥的女朋友?你没听刚刚江南说的是来找江华的吗?”女孩又问。   “有可能!”三嫂同意地说。   “我们看看去?”女孩问。   “算了,这里看看就得行。等下把人家吓跑了,江华还不怪死我们哟!”三嫂说。   就在这时,篱笆院子里的门开了,穿着一身泥的江华开门出来。看到了乔雯雯,乔雯雯也看到了他,四目相对之下,并没有擦出爱情的火花。只见乔雯雯满脸怒气地跑过去指着江华说:“江华,你还是不是男人,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你怎么来了?”江华面无表情地问。   “我怎么来了?我就奇怪了,我爸妈哪里亏待你了?你为什么要不辞而别,悄悄摸摸地就走了?”乔雯雯反问。   “进屋说吧!”看着四处看热闹的邻居,江华示意乔雯雯说。   “我才不进去,今天你要是不把话说清楚,我就告诉大家你在县城里的所作所为。”乔雯雯逼迫地说。   “进屋说吧!”说着江华拉了拉乔雯雯。   “你放开我,我不进去,谁稀罕进你这破房子,我爸妈许你的门铺,独栋楼房哪一点比不上你这猪圈?”乔雯雯插着腰说。   “哎哎哎,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想我江南也算是小有成就了哈。我这篱笆院子可是我花了好几个月才搭起来的,咋被你说得一文不值了?”刚好把大黄牛关进牛圈回来的江南听到乔雯雯的鄙视,连连反对地说。   “我不管,就是猪圈,牛圈,狗窝……”乔雯雯无理取闹地说。   “啪!”静,死一般的静。所有人都惊呆了,没有一个人料到江华竟然一巴掌扇在乔雯雯的脸上。乔雯雯更是始料未及,半晌过后,发出一声尖叫:“啊!你敢打我?”说完,乔雯雯发了疯一般朝江华扑过去,撕扯着,抓挠着……   人们还没从江华的这一巴掌中回过神来,又被下一巴掌惊呆了。一下子哭泣声和嘶喊声混在一起,好不热闹!   江南更是目瞪口呆,他还从来没江华如此生气动怒过。再看看乔雯雯,完全没有表面柔弱的万分之一,此时此刻像极了骂街的泼妇,没有文化的悍妇。谁会料到她竟然会是鸿展地产的千金大小姐?   围观的人群越来越多,乔雯雯越骂越起劲。最后江华实在是忍无可忍,恨恨地甩了甩衣袖,转身离开了篱笆院子。看着江华离去的背影,乔雯雯颤抖着蹲在篱笆院脚下,把头埋在双膝之间哭泣着。   “女娃子,你是哪个哟,我们家江华咋子惹了你了哟?”三嫂实在看不下去去了,走过来问。   听到有人来问,乔雯雯哭得更厉害地说:“江华他就是个没良心的负心汉,他在县城我们家地产公司上班,我爸妈对他青睐有加,把他当女婿,许他数不胜数的好处,可他就是不要,你说他是不是装清高,故意气我的?”   听着乔雯雯一连串的哭诉,三嫂又问:“你说你家是县城的,还是开房地产的?”   “是,鸿展地产!”乔雯雯傲娇地说。   “吸!”三嫂以及周围的人倒吸一口凉气,鸿展地产在别说在县城,就算是在乡下大家也是听说过的啊,并且还经常有人开玩笑说:“不得钱,想要钱,娶了鸿展地产乔鸿展的女儿就有钱啦,八辈子都花不完的那种。”三嫂也没想到江华这小子居然把人家鸿展地产大亨的女儿搞到手还不要,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怎么想的,娶了这么个小富婆,这辈子吃香的喝辣的都不愿意。围观的人群听到乔雯雯的是鸿展地产的,不由得都在心里责怪江华不知好歹。更有的捶足顿胸哀叹这么好的机会怎么没轮到我呢?         三:暗度陈仓      这边大家哀叹的同时,江华却已经走到村口处。当他看到陷在泥泞里的那辆奥迪A6L时,愣住了。他敢肯定乔雯雯一定是偷偷跑出来找他的,不然的话她一定会开她家的那辆高底盘的悍马。看着那辆崭新的奥迪A6L困在泥泞里,不知怎么的江华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是的,是同病相怜。   自从五年前,江华的父母相继离世以后。剩下江华和江南兄弟俩相依为命。三年前江华为了更好的生活,出人头地。毅然的离开了村子,前去县城摸爬滚蛋。在县城一家叫做“缘来是你”的酒吧做服务员,受尽各种凌辱。终于在一次偶然的机遇,鸿展地产的老总乔鸿展在酒吧包间和客户商谈业务的时候出了点问题,双方大打出手。当时负责酒水的江华听到打斗,赶紧查看。当他推开包间房门的瞬间,一个中年胖子夺门而出,刚好撞上了江华,江北京去哪里治疗癫痫病好华被撞得七荤八素。迷迷糊糊地就被人捅了两刀。当他醒来时,病房里坐着一个中年胖子。胖子自称乔鸿展,是鸿展地产的老总。说是感谢江华救了他一命。最后乔鸿展为表感谢,邀请江华去鸿展地产上班。对此江华心怀感激,心想终于找到一份值得骄傲的工作了,如果村子里的人知道自己在鸿展地产上班该有多羡慕啊。就在江华兢兢业业,勤勤恳恳地努力跑业务的时候,一天。乔鸿展找到江华叫他到他的办公室谈事情,令江华意想不到的是乔鸿展居然让江华到云缅交界的地方帮他购买海洛因和冰、麻。并且派了两个专业的助理帮忙。   “乔老板,我觉得我不适合。你还是另找他人吧!”这是江华当时的推辞。   “哎,年轻人,相信我,跟着我干,早晚有一天我拥有的你也能拥有,而且只要你肯干,敢干,我可以把我的女儿雯雯嫁给你,而且原来是你这家酒吧我也可以送给你,还有城中心那栋楼房也可以作为雯雯的嫁妆一并给你,怎么样,我这样的条件难道还打动不了你?”乔鸿展自信地说。他之所以这么自信是有缘由的,毕竟一个山旮旯里出了的穷小伙子面对这么大的诱惑,谁能把持得住?不过乔鸿展显然失算了,只听江华不卑不吭地说:“乔老板,我知道你有钱,有权,有势;但是这些并不是万能的。我虽然穷,也没什么文化,但是海洛因,大麻,冰毒我还是分得清的,这样的钱再多我也良心难安。”   “雯雯呢,难道你不喜欢他?”乔鸿展又问。   “我喜欢她,但是并不等于我会接受你的安排。”江华斩钉截铁地说。   “是吗,如果我现在就让你滚蛋,你觉得你还有资格或者说还有机会见到雯雯?”乔鸿展威胁地说。   “喜欢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有时候心灵上的喜欢胜过一切,这种感觉你是不会懂的。”江华嘲讽地说。   “收拾好你的东西,立即滚蛋。”乔鸿展怒气冲冲地指着江华说。   “感谢这段时间的照顾,再见!”江华对着乔鸿展深深地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乔鸿展的办公室。   就在江华前脚刚刚踏出办公室,一个身穿黑色风衣的劲霸男子走进了乔鸿展的办公室。   “老板,要不要我派几个兄弟……”说着黑色风衣的劲霸男子作了一个手指并刀划过脖子的手势。乔鸿展抬手摆了摆说:“等等看吧,我觉得这小子是个可造之才。”   “好的,老板。”劲霸男子点头说。   “大勇,你派个聪明机灵点的兄弟看着点。”乔鸿展吩咐说。   “好的,我这就去办!”这个叫大勇的黑色风衣劲霸男子应了一声后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江华啊江华,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很好奇。”乔鸿展给自己倒了半杯红酒,摇晃着自言自语地说完,然后仰着脖子一口干了半杯红酒,砸吧着嘴,坐会椅子里沉思起来。         四:威胁      江华背着行李包,拖着行李箱赶往县城汽车站,准备乘坐开往乡镇的巴士回家,就在他刚走到汽车站门口的时候,被几个男子围住了,然后就被带往汽车站后面偏僻处一顿狂揍,揍得江华皮开肉绽。江华咬着牙,哼都没哼一下。不用问江华也知道是谁派来的。终于在一通毒打之后,带头的四方脸男子恨恨地说:“乔老板好心照顾你,你居然不识好歹。”   “说完了?”江华吐了一口嘴里的血沫子问。   “啪,你他妈这什么态度?”四方脸男子怒骂一声,反手就是一巴武汉哪家癫痫病医院更专业掌打在江华的脸上,还不解气又踢了几脚。最后才说:“乔老板说了,你可以不参与,但是你的嘴巴得永远闭上,否则他有一千种,一万种让你消失的办法。甚至你的亲朋好友也绝不会好过,话说道这份上,聪明点知道怎么做”。说完带着几个男子扬长而去。   就在江华回到村子里的后两天,乔雯雯去鸿展地产找江华,却发现江华不在了,没有人知道江华去了哪里,没有人可以告诉她。就连乔鸿展都苦笑着说不知道。   乔雯雯知道江华是喜欢她的,她也愿意和江华在一起。可是为什么江华要不辞而别,凭空消失?万般不甘心。乔雯雯偷偷到乔鸿展的办公室找到了江华的简历,看到江华的简历上居住地址是一个叫做乌蒙山镇,杉树村的地方。于是乔雯雯决定要亲自寻找江华,问问他为什么要辜负自己? 共 8335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