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柳岸】父亲的烟杆_1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0:34:54
摘要:如今,香烟盒上早已标注“吸烟有害健康,请勿在禁烟场所吸烟”的提示,我本不该把父亲的烟杆写成文字,既然写了,就权当父亲的烟杆是一则故事,一件睹物思念爷爷的精神寄托吧! 或许是爷爷和父亲抽烟的嫡传,或许是工作性质经常回家熬夜写点文字的缘故,养成了我逐渐爱上抽烟的嗜好,因而对爷爷遗留给父亲那件宝贝一样的烟杆的故事想写点文字。   六月中旬回老家料理完岳母的伤逝,下午顺便回老家探望父母。母亲在家,我问其父亲,母亲说又到果园守护去了。听母亲这么一说,我想起已有两年多没有回过家,也得去看看父亲喜好的果园今年收成如何,忙对妻子说,你和女儿女婿们陪母亲在家聊聊,我去果园把父亲接回家歇一歇。   轻车熟路小跑来到屋后半山腰果园旁边,一阵桃树李树的清香扑入鼻腔,仰望挂满李子桃子的十多亩果树从山顶覆盖到半山腰。我满头大汗走到搭建的窝棚时,见到78岁的父亲背靠在碗口粗的李子树上,正闭目养神含着一根闪闪发亮的长烟杆,嘴巴不停地吸吐着叶子烟,烟雾从嘴里吐出一缕一缕向上升腾,消散在茂密的叶子间。左边的窝棚里放着小背篼,里面装满了淡黄的李子,右边地上放着的小提篮里,装着白里透红的白花桃。我来到父亲跟前,轻轻地喊了一声“爸爸”,父亲却很沉迷没有理会我。也许是父亲岁数大了,也许是上一坡下一坡守护劳累了,我只好静静地守候着,等待着父亲把烟抽足了,慢慢回过神醒来!这时,女儿在屋后小山包顶站着大声喊我,“爸爸,爷爷回来没?”我走到一边撒谎回应,“回来了!”或许是回应女儿的声音过大,父亲这才“啊”了一声坐起惊奇地发现了我,忙站起来高兴地抓住我的手,“华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走,我们回家去。”   回家的路上,父亲杵着长烟杆走在前面,上下坡十分稳健,我背着小背篼里的李子,提着装着桃子的篮子紧跟了脚力才缩短了距离,我暗自高兴,父亲的身体还挺硬朗的。回到家里,孙女们围着爷爷问长问短,母亲将摘回来的桃子、李子洗净,一家四代同堂聚在堂屋里吃着桃李说着话好不热闹。   欢闹的氛围中,父亲一边回答孙女们的问这问那,一边拿着他心爱的宝贝烟杆含在嘴里,把我孝敬给他的香烟加工插在烟斗里,一口一口的吸着吐着烟雾,一边享受着孙女、曾孙欢闹的天伦之乐。   当晚吃饭陪父亲喝了点酒后,便和父亲在院坝里歇凉,这时候圆月从对面山尖子冒了出来,银灰色的光亮照亮了大地,也照亮了父亲满面红光的脸庞。我们父子俩一边摆着龙门阵,一边抽着香烟。在抽了几支香烟后,父亲进屋拿出他的长烟杆风趣地对我说:“你这个纸烟虽然贵我却过不了瘾,我还是抽土大炮吧!”随即,从荷包里摸出叶子烟,包裹成大指拇粗长条形状的土烟插在烟斗里,我赶忙掏出打火机点燃了装在烟斗里的土烟。父亲抽一口烟,土烟就会闪亮燃烧一小节,在月色朦胧中,红色的亮光一闪一烁的。   在我的印记里,父亲堪称老烟民,一生用过的烟杆种类颇多:有我童年困难时期常用的竹筒烟杆,凡是有竹木生长的地方,父亲用小刀就可以做成竹筒烟杆,席地而坐就可饱口福;随着经济条件的日渐宽余,凡是乡里那时流行的铁烟杆、铝合金烟杆、不锈钢烟杆、鸡血铜烟杆,父亲都会在一个时期一个阶段跟着赶上时髦。可父亲心里总是噎着一块心病,经常爱不释手拿着爷爷的长烟杆久久不放。   爷爷的烟杆有一点五米来长,原材料是森林里精选的空心杂树,木质十分坚硬;杆身比大拇指粗一点,十多个结疤自杆身到烟枪头疏密匀称,分布错落而有韵致;结疤黑里透红,与橘红色的杆身相称,显得古朴庄重;烟枪则很粗大,恰如刚满月婴儿的拳头,用白、黄两种颜色的熟铜镶裹而成,银白的烟枪面,打磨得光滑闪亮;烟枪嘴用鸡血铜打造,顶尖泛红富有个性;整个烟杆的外形酷似一个长长的大感叹号。它的做工极其精细,哪怕枪头看似有些粗糙的杂木原纹也极富讲究,它既保留了原木的条纹,又随原纹巧妙地配以铜饰,现出令人爽心悦目的神韵。   二十五年前爷爷去世,父亲是长子,二叔幺叔不吸烟,爷爷遗留下的“宝物”自然归顺了父亲。九十年代,只要父亲杵着这根烟杆参加红白喜事,一群与他相仿的乡亲都要借来吸几口烟过过瘾,也有不少善意的哥们趁父亲吃饭的间歇,悄悄藏起烟杆让父亲找不到下落,让父亲干着急,烟瘾来了也不讲究借用别人的烟杆吸几口;也有几个与父亲要好的哥们不讲道义,三番五次到家索取传家宝,父亲一一婉言谢绝,得罪了我父亲的哥们;越是父亲不肯割爱,一些乡亲要用高价钱索此“宝贝”,但都被父亲委婉拒绝了,保住了爷爷传留下的“宝物”。于是,父亲手里的烟杆又增添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乡亲们传说那烟杆是件宝物,“用那烟杆抽烟能治结核病,用烟杆里面的烟油抹在蚊虫叮咬处能驱散毒呢”,父亲不置可否。但每逢乡亲借去烟杆吸几口烟时,父亲那古铜色的脸上便显得有些得意和满足。   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庄稼人,他为人仗义爱伸援手,但他从不向人炫耀,他只是爱爷爷留下来的心爱之物,爱得很“深”而已。烟杆与他朝夕相伴到至今,日久天长,被磨得殷红发亮,活脱脱成了一件精妙绝伦的艺术品。   过去的我,只知道爷爷和父亲都喜欢用抽烟的方式来解除疲劳,没能够领略他们那时的那份闲适、那份惬意,但我常常被爷爷和父亲嘴里飘出的烟圈迷住,随那烟圈引出我儿时无限的遐想。   一天晚上下班,我打开独自居住在县城小区的房门,一拉开电灯,仿佛看见明亮的电灯下,父亲已经坐在沙发上,那古铜色的脸看着我是那样的慈祥,那样的矍铄。嘴里正含着的烟枪,那豆大的火光依然一闪一烁,一缕一缕的烟雾袅袅升腾飘出了窗外,飘散了父亲一生的疲惫。一阵幻觉,我知道半年多没有见到父亲了,又想着他老人家了,忙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听筒里父亲的声音还是先前那样洪亮,这个冬季,父亲说他还在果园忙碌,他说身体很好,今年的椪柑真甜。   七十八个春夏秋冬里,父亲从开始种庄稼到开辟果园守护果园,他那勤劳一生的骨子里,经历了“坐桶子”挨批斗、割资本主义尾巴等无数个风雨历程,或许爷爷的这支烟杆就是他顽强一生的一面镜子。烟杆儿坚硬、挺直,结疤儿更硬朗。   如今,香烟盒上早已标注“吸烟有害健康,请勿在禁烟场所吸烟”的提示,我本不该把父亲的烟杆写成文字,既然写了,就权当父亲的烟杆是一则故事,一件睹物思念爷爷的精神寄托吧! 武汉哪家医院医治癫痫病比较好武汉哪里治疗癫痫最好武汉羊癫疯病医院哪家最好武汉羊癫疯到哪治比较好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