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流年】青山花语(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7:43:41

南方有嘉木。南方的南宁,嘉木成林。我所说的“嘉木”并非《茶经》所指,而是这满城的绿树,四季的青葱。扁桃,棕榈,紫荆,大王椰,各类的榕,等等,它们的绿荫覆盖了这座城市的每一条街道,它们的绿意浸染了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所以,我们谓之“绿城”。

如果说绿美了这南国之都,那么绿中那些烟火般灿烂的花朵更是美了这一方百姓的生活。在南宁,尤其是春天,一场湿漉漉的南风过后,阳光便一天比一天明媚起来,出门赏花成了人们休闲的必选项。

或许,大街绿化带、庭院花圃里那些四季交替开放的三角梅、太阳花、朱槿、海棠和菊,容易被匆匆忙忙、擦肩而过的人们忽视,但各大公园和休闲庄园应季开放的花卉,肯定不会错过人们慢品细嚼的目光,比如金花茶公园的茶花、石门公园的樱花,比如市郊美丽南方农业园的玫瑰、花花大世界的向日葵和油菜花、明阳花卉园的格桑花,比如青秀山公园的桃、兰、杜鹃以及友谊长廊里的各种各样的花卉等。

而我,在这众多赏花的去处中,近来却独爱徒步上青秀山(青山),单是今年春节假日期间,就和家人三天两次爬了山。其实,青山离我家不近,从城西到城东,驱车前去将近一个小时。这样不辞劳顿,除了登高望远,运动运动筋骨,呼吸呼吸清新空气,再就是去看花。看桃,看兰,看杜鹃,看长廊里那些让人如此心醉却又记不全名字的千姿百态的花仙子。都说女人如花,女人与花是天生有缘的。

从南侧门的松涛路直径上行,可以先往山顶。青山的桃园在靠近山顶的地方。因南方气候温和,二月的几缕春风刚刚拂过,这桃园便红艳艳妖冶冶的了。这些花朵仿佛约好一般,但见春天大幕一开,便“哗”的一声一齐开放,每一枝每一朵都没有拉下,一时间,花浪欢腾,春息奔涌。她们像一群舞蹈的姑娘,太阳就是明亮的追光灯,她们裙裾飘飘,伴着一曲《春光美》的动人旋律,欢快起舞。

晨光照亮的一朵深情款款,晚霞中的那一束娇媚柔美,而午阳逼视的这一枝又火热奔放,万千风姿,正如那女子回眸一笑万般风情绕眉梢。桃园是热闹的,一群接一群年轻活泼的女子来到花间,她们身着艳丽的衣裳,激扬,快乐,蝴蝶一样在园里飞来飞去,她们咯咯地笑,一半烂漫,一半放纵,一张接一张地拍照,正所谓“人面桃花相映红”,女人内心的世界在这里敞亮着,无拘无束。

常言道,桃木辟邪,桃花行运。我猜想,来这桃园看花的人,除了观赏花之美妙外,有的或许还冲着桃花的寓意抱着走走好运的梦想。有梦多好,梦带着你去飞翔,去追求,去期待那一场风花雪月的事情,当你在时间之路上奔跑许多年之后,梦可以成真,梦也可以重温。只是,如今这般年纪的我,看桃花碰运气的想法早已经没了,多的则是一份惜春的心境,一份淡淡的年华追思。记得自己曾经为桃花写过这样的分行句子:

大风吹来/水带走三月/带走那么多花落的声音/那么多妖娆的日子/一一远去/你说,不知这个春天/谁错过了谁的花期/谁成了谁的彼此/你又说,当春走远/我们再凝眸回望/才发现其实/那满园的心事/不过是因为/桃花劫走了/一首爱情诗。

除了桃园,其他品目繁多的花展在兰园和友谊长廊,长廊展花也展书法篆刻作品,我选择了后者。

从山上下来,穿过东盟友谊生态园,便到了那座黑瓦朱阁、飞檐翘楚的古式长廊。廊,顾名思义,上面既有屋檐遮阳挡雨,又四面敞开,通透。廊里花姿绰约,翰墨流香,廊外树木葳蕤,绿荫华盖,缕缕阳光从空隙处漏下来,廊里廊外亮度层次分明且恰到好处。

长廊曲径通幽,两边是古香古色的固定式博古架,架子高低错落,方圆不一。长廊走道每间隔一段,两旁还设有一张美人靠长椅,供人小憩。博古架和走道两边展出的各种花卉盆景,造型各异,异彩纷呈,有杜鹃、海棠,水仙,有蝴蝶兰、风信子、龙舌兰、金鱼草,还有大花蕙兰、彩叶凤梨和茶花等数十个品种,红,橙,黄,白,紫,蓝,粉,整个长廊斑斓如锦,匠心独运。这些花之态,之媚,之雅,之柔,之灵,之鲜,之艳,无不与女子的性情相契合。

我一直深信,花与女子是同源同根的,都是宇宙造物者集天地之阴柔凝聚而成的精灵,她们才会在不同的生命界里如此神奇地相呼相应。长廊的书篆作品则间或悬挂在廊脊下和檐柱上,各种书体都有,笔韵或行云流水,或气势恢弘,或意境悠远,我不懂书法,也无法准确地表达我的感受,却仍然禁不住为这些作品暗暗叫好。这些文艺家的墨宝,和鲜花一起营造了一条长廊的文化氛围和艺术情调,而长廊的庄重古朴,又自然而然地构筑了一种安静而幽雅的环境。走进这里,一股清香的气息迎面而来,人们不再喧哗,也不再追逐嬉闹,仿佛一切都放慢了速度,时间从容,岁月静好,万物都那么悠闲自在,浮躁之心也渐渐变得沉静而舒缓。

这时,我看见有人在廊里留连,有人在花前注目,还有几位摄影师,机子对着某朵花好久都不离开,想必每一件优秀作品都得之不易。而最先奔向我目光的是那一丛丛杜鹃,它们锦簇,密集,璀璨。那粉白色的花朵,如婚礼中的新娘,每一叶花瓣都珍藏纯洁之爱,每一朵花房都盛装幸福美满;而那殷红色的,则如刺破指尖的滴血,让人心疼,由不得我不相信“杜鹃啼血,子归哀鸣”那个古老的典故,那鸟与花终身不弃的爱恋,那人世间不朽的传奇,依然可以在现代浮华都市的一隅,那么轻而易举地触动我的心弦。

花在长廊里绵延不断,不经意间,一束光线照亮了架子里的那盆风信子,阳光慷慨,那花的美便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眼前。它用肉质而细长的针形叶,围着花的枝茎,花茎挺拔,十几朵小花开在花茎的上部,漏斗状的花冠,开裂成5到6瓣,向外侧下方反卷着,他们就像一群淘气的孩子,打横抱成一团,然后笑得合不拢嘴,此时,在阳光的透射下,小花朵们闪亮着,开心着。

据说风信子来自西洋。长廊里的风信子有淡黄、橘红、浅粉和蓝色,她们以不同的颜色,表达着不一样的情感,或活泼,或爱恋,或幸福,或忧伤,或坚贞,或浪漫。她们亦花开有语,道:“只要点燃生命之火,便可同享丰富人生”,寓意充满希望。而每一种花的寓意后面,都有一个神奇的传说。有“西洋水仙”之称的风信子,同样演绎着一则美丽的希腊神话,诉说着阿波罗对朋友海辛瑟斯永远的怀念。后来,蓝色的风信子成为西方情侣间守节的信物,成为英国新娘婚礼上代表纯洁的捧花。

在这条长廊里,饱含西洋元素的风信子固然深深吸引着我的目光,可这里我最喜欢的还是那一株株蝴蝶兰。这些被誉为“洋兰之后”的蝴蝶兰,颜色多样,每盆两到数株不等,大都混搭栽培,或紫白相伴,或黄白同行。他们爱湿喜暖,椭圆形的叶片盘生附着于土面,饱满的叶盘上,一枝长长的纤腰,举托着一串向顶端逐朵开放的花朵,后半部开始慢慢弯成弓状,曲线之美,得之芳华。此时,春阳明丽,正落在东侧的花朵上,在花瓣被照亮的一面,光如溪水般缓缓流淌,继而细碎地滴在茎干上,微风拂来,花枝轻晃,其间闪闪烁烁,那些花朵便有了金属般的质感。而背光的一面,则明暗错落,花影扶疏,空濛处,如有《云水禅心》缈缈传来,一曲古筝佛赞,多少情怀随遇而安。

因这些花如蝶飞舞,故名蝴蝶兰。虽然蝴蝶兰大多分布在东南亚,但我始终觉得,蝴蝶兰的美,是中式的,古典的。它们姿态优雅,静如处子。它们白的干净,黄的纯粹,红和紫又艳而不俗,个个冰肌玉骨般,一如鲜活的蝴蝶生命体。大自然的奇妙对应,让我自然而然想到了中国那个古老的传说《梁祝》。是的,我喜欢《梁祝》,喜欢《梁祝》那个爱情传说,喜欢《梁祝》那首二胡曲子。梁祝化蝶,爱情永存。蝶,这世间小小的精灵,竟让一个传说变得如此美丽,让一首绝妙之音漫卷漫舒,百年传唱。

而今,在这里,有花如蝶,美轮美奂,幽香隐约,或许,这是植物对爱情的另一种表达方式,它们幻化成蝴蝶的模样,从乡野林间翩跹飞翔而来,之后静静俏立于此,让你心醉,让你觉得爱并不遥远,甚至触手可及。

青山,有花如蝶,无论季节深浅,无论我来与不来,它都在这里。

如何治疗癫痫病合肥什么医院能治癫痫成人癫痫病的护理是怎样的呢

相关美文阅读: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