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柳岸•爱】因为爱情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2:05:39
子峰一边听音乐,一边在厨房忙活着为佳宁准备午饭。一会儿功夫,一荤一素两盘菜就端上了餐桌,子峰麻利地把半个馒头,一个煮鸡蛋放在盘里,用保鲜膜包好,又仔细检查了一遍,佳宁的午餐算是准备停当。厨房传出的蜂鸣声提醒他,水烧开了。子峰拿来一个素花的玻璃杯,倒满,把剩下的开水倒进一个保温壶,又从餐桌上方的多宝格里拿下来七八个药瓶,取出瓶内的药片,分成几份,放在桌上的简易药盒里,每个药盒底下压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服用的时间。转过身对正在吃饭的佳宁叮嘱了几句,背起书包,便匆匆下楼去赶公车上班。   望着子峰转身离开的背影,佳宁浅浅地抽动了一下嘴角,算是微笑吧。放下碗筷,伸出那只枯枝一般的手轻轻地蘸了蘸眼里的泪花,然后无力地放下,呼吸有点急促,这么简单的动作,耗费了她很多的气力,但她每次都努力地做给子峰看,为的是让他少些牵挂。   音响里的音乐舒缓地播放着。佳宁吃力地站起身,把用过的碗筷放进厨房的洗碗池,重新回到餐桌旁,按照子峰的交待,把桌上的药片顺次地吃下去,缓慢地移动到沙发上,身体斜卧在松软的沙发里,静静地听那首反复播放的《因为爱情》,在她的心理,这首歌似乎是专为她和子峰而写的,随着歌声,佳宁慢慢梳理着和子峰在一起的所有日子,想起他们的初恋。   佳宁和子峰毕业于同一所技校,子峰大佳宁三岁,是佳宁的师哥。   佳宁清楚地记得,入学的第一天,子峰作为学长,在校门口迎接新同学。他那天穿一件白衬衫,蓝裤子,眼睛不大,单眼皮,但是很有神,个子虽不算高,却很挺拔,浑身充满朝气,在校门口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很显眼。佳宁那时个子不太高,一张娃娃脸,白白净净的没有一点瑕疵,一头乌黑浓密的头发整齐地在脑后扎成一根羊角辫,脸上仿佛总挂着一丝微笑,张口一说话,脸上掠过一抹红晕。这是一张漂亮的脸,子峰只看了一眼,便牢牢地在心里留下印记,再也无法忘记,也让他为此付出了全部。   佳宁入学不久,子峰便毕业下厂工作了,可是佳宁却经常可以看见子峰来学校和学弟们一起在操场上打篮球、踢足球,男同学在操场上热火朝天地打比赛,女同学便在场外加油助威,一来二去,佳宁和子峰也就熟络起来。   技校每个学年的期末都要到生产装置去学习。巧合的是,佳宁第一次下厂实习就被分到子峰所在的车间,新生实习,要有装置的老职工带的。于是,子峰便主动请缨,成了佳宁名义上的师傅,而佳宁也乐得有个熟悉的学长照顾,自然欢喜得不行。   整个实习期是佳宁最快乐的日子,上班和子峰一起跑流程,学工艺知识。别看子峰刚入厂一年多,可对整个车间的生产工艺却了如指掌,诺大的生产装置,每条管线所走的物料,每个阀门的作用,以及所生产产品的控制参数等,子峰都讲得头头是道,清清楚楚,他工作起来那种一丝不苟的状态,让佳宁从心里佩服这个学长。可是一下班,子峰马上换了个人似的,有说有笑,活力十足,他骑着自行车驮着佳宁,和几个年轻的同事到附近去爬野山,去几公里外的“车厂村”的水库“游野泳”,玩累了、饿了,就自己动手,在野外进行烧烤,每次都疯得忘乎所以。   实习期很快就结束了,佳宁和所有的同学一样,开始了新学期的学习生活,坐在安静的教室里,佳宁时常走神,回想着子峰骑着自行车驮着她去爬山、游泳的快乐时光,玩累了,两手揽着子峰的腰,头靠在子峰虽不魁梧,却很坚实的背上,很舒适,也很安全。每次想到这些,佳宁都会悄悄地笑出声来,弄得旁边的同学都感觉她莫名其妙。   佳宁在学校虽然和同学们一起有说有笑,可心里却盼望着赶快放假,这样又可以下厂实习,又可以和子峰整天泡在一起。这样想着,觉得一个学期好漫长,有一种度日如年的煎熬。   一个周末,佳宁收拾好书包,正准备放学回家。子峰风风火火跑进教室,满脸兴奋,他一进教室就喊:“佳宁,我们明天休息,去野三坡,今晚的火车,赶快收拾东西,跟我们一起去吧。”佳宁不假思索地就答应了子峰的邀请,满脸灿烂地跟着子峰跑出了教室。   火车哐当哐当地穿山越岭,天完全黑的时候才到目的地。下了火车,透过车站昏黄的灯光,四周被大山包裹的村庄在夜色中很安静,拒马河水缓缓地在山脚下流淌,泛起一串串白色的粼光,不宽的街上飘着各家饭菜的香味。   大家安顿好住处,美美地吃了一顿农家饭,就自由活动。   佳宁拉着子峰来到拒马河边看夜景,夜幕下的拒马河,像个淘气的孩子在宽阔的河道里撒欢儿,在河岸边撩起一层一层白色的浪花,把河床上的、河岸边的石头摩挲得光滑圆润,没有丝毫的棱角,河岸边农家的院落参差地散落着,灯火阑珊地散落在长长的河道两岸,放眼望去,静静的河水与深蓝的天幕连在一起,很难分清哪是星光,哪是灯光。   佳宁与子峰背靠背坐在河岸上,望着夜幕下高耸的山峰,河岸上一颗颗大大小小的鹅卵石像刚刚沐浴过的农家妇女,赤裸身子静静地躺在河岸的沙地上休息,那暖暖的略带香气的温度,印证了它们是有生命的存在。佳宁小心地对子峰说:“师哥,我喜欢我们这样坐着,感觉像书里写的恋人一样,我们谈恋爱吧?”子峰的肩膀动了一下,并没有回头:“你是个可爱的女孩,至于恋爱,我还要再等一等。”   佳宁蹭地站起身,满脸狐疑:“等什么,难道你不喜欢我吗?”   子峰见佳宁反应如此强烈,忙站起来,伸手轻轻地拍了拍佳宁的肩,笑着说:“傻丫头,我怎么能不喜欢你呢,我在等着你长大。”   听了子峰的话,佳宁兴奋得孩子似的拉着子峰沿着河岸狂奔,全然忘了鹅卵石把脚硌得生疼。   时间荏苒,三年的技校生活很快结束了,佳宁由于成绩优异,可以优先选择自己心仪的单位。这样,佳宁如愿地被分配到子峰所在的生产车间,和子峰成了名副其实的同事。      二   到车间报到后,一切安排妥当,子峰和佳宁很是破费了一把,算是庆祝。吃饱喝足,俩人跑到附近的白水寺山顶,庆祝佳宁告别学生时代,如愿地成为子峰的同事。两个人站在山顶,望着山脚下密如蛛网的管线和高耸林立的炼塔,兴奋得不能自已,佳宁冲着对面的山峰,大声宣布:“我工作了,我长大了。”山对面传来清脆的回声。   这时,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从哪里飘来一大块浓厚的乌云,风一吹,乌云迅速扩散,转眼间密布整个山顶,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地随着一声闷雷密集地洒落下来。子峰脱下自己的外衣,盖在佳宁的头上,为她挡雨,然后,拉着佳宁快速地向山下跑去。   雨越下越大,两个人只好躲进山下的被称为“无梁寺”白水寺里避雨,寺内光线昏暗,三尊石佛静默地在这里立了上千年。审视着世事的沧桑,人事的冷暖。   等两个人跑进寺内,早已淋成了落汤鸡,子峰用力拧干衣服上的水,为佳宁擦拭头上、脸上的雨水。而浑身透湿的佳宁浑身发抖,嘴唇发紫。子峰见瑟瑟发抖的佳宁,一时手足无措,他脱下上身仅剩的一件背心,披在佳宁身上,从身后抱紧佳宁,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佳宁发抖的身体,在昏暗的古寺里,两个年轻的身体就这么紧紧地贴靠着,静听着外面骤雨狂泻。一道锋利的闪电从寺顶的窗口照进来,把三尊石佛宽大的脸庞照得雪亮,紧接着是一声响亮的炸雷。佳宁吓得身子猛地抖了一下,转过身,死死地抱着子峰,湿漉漉的头深埋在子峰结实的胸膛。两个人就这么近距离的贴在一起,两颗年轻的心脏砰砰的跳动声清晰地传到对方的耳朵,两个年轻的身体在慢慢地升温,刚才因淋雨带来的寒意早已荡然无存。佳宁抬起头,伸手去抚摸子峰被雨水淋湿的头发,子峰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心跳得更加剧烈,连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子峰的身体变化像一股电流迅速传导给佳宁,立刻被佳宁感知,一缕绯红在佳宁的脸上浮起,她踮起脚尖,把温热的唇凑向子峰,在一瞬间被子峰捕捉到,四片年轻的,富有弹性的唇立刻紧紧地吸在一起,时间仿佛定格在那一刻,让佳宁每次回想起来,都是那么清晰、那么温暖。寺内安静极了,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就这么相拥着、相吸着任由时间流逝,   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寺外的柏树上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打破了寺内的安静。他们抬起头,脸上红云密布,相视笑着,又再次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佳宁把脸伏在子峰的耳边,悄声说:“师哥,我现在长大了,我们可以恋爱了吧?”   子峰扳过佳宁的脸,双手捧着,一字一句地回答:“还用问吗?我们已经恋爱了,而且正在热恋中。”   佳宁轻推开子峰,站直身体,很严肃地说:“子峰,我当着三尊大佛发誓,你若不离不弃,我便以身相许。”   佳宁认真的样子,把子峰逗笑了,走到佳宁的身边,把她重新拥入怀中,轻拍着佳宁的后背,在佳宁耳边轻声说:“放心吧,你不以身相许,我也不离不弃,我向大佛保证。”听了子峰的许诺,佳宁的心里想吃了蜜似的,拉着子峰,满脸灿烂地跑出寺门。   刚刚被骤雨洗刷过的白水寺山峰碧透,纤尘不染,空气中弥漫着山荆花和各种野花混合的香味,刚刚被雨水漂洗过的乌云变成洁白、清透的纱幔,被山风裁剪得丝丝缕缕,团团簇簇地在山顶飘来荡去,一道彩虹横跨山涧,把两座山峰紧密地连在一起。   子峰和佳宁的恋情在车间很快传开。   子峰阳光、向上,工作认真、细致;佳宁虽到车间不久,但她一张天真稚气的大眼睛和满脸灿烂的笑容也是人见人爱,老师傅们都说他俩在一起特别般配,是天生的一对,而同龄人投来的却是羡慕的眼神。像所有恋爱中的人一样,他俩在爱河中徜徉,尽享爱的甜蜜,如果不是海涛的出现,他们也许是这个世上最恩爱、最幸福的一对。   海涛是车间新分配的大学生,小伙子身高一米七八左右,身材魁梧,传统的国字脸,一眼看去,很阳刚,是大多数女孩喜欢的类型,再加上大学毕业的标签在身,在车间的女孩中很是掀起了不小的波澜。   上世纪八十年代,公司提倡晚婚晚育,男二十四岁,女二十三岁才可以领证结婚,因此,子峰在热恋中等待着与佳宁步入婚姻的殿堂。在漫长的等待中,子峰和佳宁水到渠成的婚姻被海涛不合时宜的介入出现了溃口。   海涛第一眼看佳宁,就被她活泼的笑脸吸引了,圆圆的眼睛,毫不掩饰地把自己的喜怒哀乐表露无遗,性格开朗,待人热情,那张红富士般的笑脸,让海涛就只那么一想,都会心跳加速,海涛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这个女孩就是他想要的。   海涛心里打定主意,便开始不动声色地追求佳宁。而佳宁对海涛也并不反感,有时她会全神贯注地听海涛给她讲大学校园里的故事,把自己岗位上的工作全部交由子峰代劳。大学是佳宁所陌生的天地,也是她向往的。他喜欢听海涛讲话时捎带出的个把美式英语,喜欢高兴时海涛随意而诌的几句小诗。一个人的时候佳宁会在心里把子峰和海涛做些比较,但这个想法刚冒头,马上便被否认定,在佳宁看来,海涛与她是有距离的,而且那个距离是她所高攀不上的,况且她已经有了子峰,于是,佳宁把对海涛的那点好感隐藏到内心的最深处,她告诉自己,她已经有了子峰,这个念头是要不得的。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半年过去了,海涛在班组的实习生活也结束了。由于实习成绩优秀,被安排在车间的工艺组,成了一名技术员。但是海涛并没有放弃对佳宁的追求,当她向佳宁表明自己的心意后,佳宁有些为难:“我不能接受你这份感情,子峰是我的男朋友,我们的关系整个车间都知道,他很爱我,我不能辜负他。”   对于佳宁的拒绝,海涛似乎并不意外,因为他早就知道子峰和佳宁的关系。   他暗下决心,要凭他的实力,一定把佳宁追到手,因为大学四年,从没有一个女孩让他如此心动。于是,海涛坚定地向佳宁表白:“我知道,拒绝是你的权利,但是,爱你是我的权利,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就不会放弃的,子峰能给予你的,我都会给你,子峰没有的,我也会给你,我会让你更幸福。”   听了海涛的表白,佳宁的大脑有一小段空白,但心里还是有些小得意,被车间两个公认的优秀男人追求,使女孩的虚荣心得到了小小的满足,深埋在内心深处的那个心思悄然波动了一下,但很快被佳宁硬生生地给压制回去,因为子峰对他的爱,让她觉得有了一种负罪感,佳宁在心底告诫自己,不能辜负子峰。   哈尔滨癫痫病人能活多久郑州治疗癫痫病有哪些医院郑州癫痫病那个医院好点治疗癫痫卡马西平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