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流年】史边札记(散文三题)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4:17:26

【比如邬思道】

邬思道何许人也?看过《雍正王朝》的人,应该都知道这个“男三号”。我之所以把他说成是“男三号”,是因为除了康熙与雍正,最出彩的人物便莫如邬思道。这个雍正的师爷不仅是四爷府上阿哥们的师傅,而且还成功地帮雍正登上了大宝。可见,至少对于夺嫡前的雍正来说,邬思道这个师傅必不可少。

但历史上并不存在邬思道。二月河之所以虚构了这样一个人物,而且还着墨多多,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想借以抬高读书人的地位,至少在雍正朝,读书人的地位非常显要。以雍正为例,夺嫡前的雍正对邬思道听信有加,便是家宴,邬思道的凳子也必不可少。十三爷来了,和雍正喝酒,言语间的贴己,也一点都不避讳邬思道;再到别的阿哥家看看,师爷的位置那是摆不上席面的,至多就是站在旁边,给做爷的提提酒,而那腰也必是弯的,脸也必是媚笑。这样子一比,就越发地抬举起邬思道,电视里的邬先生更是一脸的自信,便是和雍正说话,也断不是点头哈腰,虽然骨子里依然是读书人的脾胃,却一点也没有穷书生的酸,反倒有着扬眉吐气的意味。

最为难得的还是他的深谋,雍正极为关键的几步,也都出自于邬先生的算盘。而雍正也每每以邬先生呼之,言语间从没有瞧他不起的意思。不仅没有瞧他不起,甚至还赏了个专门的使女去侍侯。阿哥府上的师爷能做到这个份上的,估计一个大清朝,也只有一个邬思道。虽然邬思道这个人并不记录于清史,但我还是相信,雍正在做皇帝之前,确实应该有过这样的一个读书人在做他的幕僚。《雍正王朝》有为雍正平反的意思,历史上的雍正也确实对读书人赏赐甚厚,尽管雍正有他残暴的一面,但野史上的种种传言毕竟找不到更多的依据。

因此,我还是愿意相信,邬思道这个师爷事实上确实存在于历史。只不过,并不就叫着邬思道。在太多的读书人遗忘于史册的背后,存在着一大批邬思道,他们在为稻粮谋的同时,也在为他们的主子谋。他们的主子有的登上了大宝,有的披上了相袍,这时候的师爷基本上就已经完成了使命,该去的地方往往便是地府阴曹。偏偏绝大部分读书人却不知死活,或是依仗着曾经立下过汗马功劳,便不知死活地向主子讨要,殊不知所谓的幕僚只能在“幕”,断不可为外人知晓;便是太子太傅,最好的结果也只能是贬为庶人,永不入朝。这便是煌煌清史上,意欲入仕的读书人共同的悲剧。邬思道之所以能保全自家性命,是因为老先生确实看透了雍正,或者说看透了幕僚的仕途,三十六计走为上,终于保全了一条老命。雍正自然也看穿了邬思道,或者说他更愿意相信,邬思道只能是一个幕僚,他登上了大宝,一切也都拉开了大幕,所谓的“僚”,便只能是那些山呼万岁的将相、尚书和巡抚。即便是他们,也只是些模糊的远影,远没有写阿哥们的文字来得精彩与实在。这便是不可信的清史,为自己利用的,永远龟缩于后台。

清史写到的幕僚并不多,便是读书人也落墨甚少。在不多的读书人中间,却都无一例外的染上了自欺的毛病,无一例外地相信,读书人自有一席之地。其实自欺的读书人伺尝只见于清史呢,“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读书人的自欺早已淋漓尽致地体现在这两句话上头。在自欺中读书,在自欺中入仕,一直自欺到末路穷途。

【空余千缕秋霜】

陈圆圆,名沅,字畹芬,原籍苏州。清吴梅村《圆圆曲》云:“家本姑苏浣花女,圆圆小字娇罗绮。”就是对陈圆圆的简单介绍。

圆圆本系良家女,父名邢三,但圆圆不幸幼年丧母,邢三便将圆圆送给了陈姓的姨夫。可怜圆圆并未过上几天好日子,家道殷实的姨夫后来也归于没落,年幼的圆圆便被送进了烟花所。盖因圆圆自幼好学,加之博闻强记,不日圆圆即成了头牌:“声甲天下之声,色甲天下之色。”据《妇人集》形容,陈沅素来“蕙心纨质,淡秀天然”,而且“色艺擅一时”,“兼工声律”。“色艺擅一时”想来是一定的,便是“兼工声律”也有据可查。遗曲《畹芬集》《舞馀词》大多词意凄切,宛转曼妙,如一首《转运曲·送人南还》:“堤柳堤柳,不系东行马首,空余千缕秋霜,凝泪思君断肠,肠断肠断,又听催归声唤。”就写得别恨郁郁,黯然销魂,颇有唐代词人韦应物的遗韵。

年少的圆圆虽周旋于勾栏,毕竟未全失天真,也写过一点生乐俏皮的词,如一首”丑奴儿令”中就有“声声羌笛吹杨柳,月映官衙,懒赋梅花,帘里人儿学唤茶”的句子。

崇祯十四年,即公元1641年春,江南名士冒辟疆与圆圆初逢,年少的冒辟疆始为圆圆圆所迷倒。其时圆圆正演弋腔《红梅》,圆圆的一声一势,都几乎要了冒辟疆的小命。在他听来,圆圆“无疑似云出岫,如珠走盘,令人欲仙欲死!”及至及笄之年,圆圆便把自己完全托负给了冒辟疆。她对冒说:“我是风尘女子,残花败絮,今蒙公子错爱,愿终生以报。”一心等着心上人来娶。

所谓自古红颜多薄命,1642年,等冒辟疆赶来姑苏欲与圆圆喜结秦晋时,圆圆已迷失于明末的战乱。先是老色鬼田弘,后是总兵吴三桂,“恸哭三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吴三桂的千古骂名自圆圆始,而历史留给圆圆的,也永远只是“祸水”这样的语词。圆圆最终的结局只能是潜心向佛,这让我想到大观园里的妙玉。同是出家人,圆圆与妙玉的初衷却不可同日而语。但佛终究是一样的佛,只不过一个是隐于世,一个是隐于林。红颜的悲剧在某种程度上竟有着某种惊人的相似,比如虞姬,比如杨贵妃,再比如妲己,男人最终总会把所有的罪名都强加给弱小的女子。在男人创造的历史里,男人总想把人心的向背掌控在自己的手里,殊不知即便是归隐,圆圆依然一样的流传于坊间,流传于野史,在人心的历史里,圆圆般的女人终于取得了属于女人的胜利。

还是说圆圆。康熙十七年(1678年)八月,吴三桂“中风,下痢,十七日遂死”。吴氏断不会想到,他这一死竟给圆圆的归隐之地留下了千古之谜。迄今为止,圆圆晚年的归隐之地便有“云南说”、“苏州说”、“上海说”、“思州说”等说法纷纭于坊间。便是圆圆的死法也不一而足,莫衷一是,有说投井死,或云自缢死,去年南方某学者再次爆冷,提出圆圆系吴氏子赐死的新论。

相形之下,我还是更愿意相信圆圆终老于古思州(今为黔东南州所辖)岑巩县水尾镇马家寨狮形山山麓的说法。但“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秋,陈圆圆在城北的沐家故园(城北,指的是昆明城)吃斋念佛已经五年了。”(《陈圆圆全传》朱翔编著)是年,陈圆圆就在沐家故园的荷花池投池自尽,年仅四十六岁。这也就意味着,圆圆念佛是在昆明而非古思州。如果陈圆圆晚年真的归隐于古思州并最终在古思州逝世的话,那么清史的这一部分恐怕就要改写了。据马家寨的第十一代传人所曝的隐情说,陈圆圆当年归隐古思州是由吴三桂的军师马宝掩护的。然而,这却与史籍的记载有很大的出入。

大多数史籍曾这样记载:“马宝在楚雄继续对抗,最后兵败被俘,被押送省城,终被凌迟致死。”但看圆圆的碑文:“故先妣吴门聂氏之墓位席,孝男吴启华,媳涂氏立。”。先妣,指陈圆圆是受之无愧的第一世祖;吴门,暗指陈圆圆是苏州人氏,明指陈是吴家人氏;聂,双耳代表邢、陈两姓。陈氏原本姓邢,后因故而改为陈姓。两姓均是包耳旁部首;位席,位,特指王侯将相之位;席:大也,可认为是陈圆圆曾当过王妃的暗释。把这十一字意思连贯起来,就是“苏州陈圆圆王妃之墓”!短短十一个字的墓碑,却暗含着如此巨大的玄机,断不是常人所能为所能伪的。

再看吴启华(吴三桂次子)的碑文,赫然如是写:“清故二世祖考功讳启华老大人墓”。楹联为:“隐姓于斯承一代统绪,藏身在此衍百年簸裘”。归隐于此的目的是再明白不过的了。

由此观之,圆圆确实存在归隐于此的巨大可能性。但持“云南说”、“苏州说”、“上海说”的史家却提出了令“思州说”人无法解答的疑点。从其它的史料中我也查得这样的记载,说的是吴三桂在做了平西王后,内宠甚多,陈深感吴爱情不专而发愤出家。倘若“思州说”真的成立的话,这些史实同样也会被彻底的推翻。那么清史,何以会与民间的史实存在如此天壤之别呢?唯一可能的解释是,大清留给后人的,只是一部写给满人看的历史!比如顺治之死,比如雍正夺嫡,比如苏麻大姑姑……清史充盈了太多的谜团,而这样的谜团还将继续纷扰于历史,纷扰于后学。而我却长久地浸淫于《圆圆曲》,浸淫于多少有些悲凉的这一个。圆圆担得起这悲凉二字,她的悲凉既是清初的悲凉,也是红颜的悲凉。悲凉,一如她笔下的秋霜。

“堤柳堤柳,不系东行马首,空余千缕秋霜”。《转运曲送人南还》里的句子声犹在耳,却不知圆圆是否在送走冒公子的那一刻,便预知了自己的归途,更不知她送的冒公子是否还记着“肠断肠断,又听催归声唤”,或是把一个弱女子的悲凉,仅仅归罪于一场战乱?

【清史里一滴真实的眼泪】

若读清史,便不能不读博尔济吉特氏布木布泰——孝庄文皇后。

孝庄最早出名是因了清初“皇后下嫁”的事。虽然史书并未见有详细的记录,但多尔衮频繁的出入宫闱却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活着便留下了口实,即便是死,也给后人留下了巨大的猜疑。孝庄13岁时就嫁给了清太宗皇太极,被封为永福宫庄妃,先后辅佐了福临、玄烨两代幼主,为大清的“康乾盛世”奠定了根基。

但她在康熙二十六年,即1687年度过了75年岁月后,却令人不解地并未与皇太极合葬于昭陵,也没进清皇陵,一直到康熙帝死,也未给祖母孝庄文皇后建陵,其梓宫在暂安奉殿停了38年之久,而最终于雍正三年(1725年)才由曾孙胤禛安葬于清东陵的风水墙外的地宫内。对此,野史有许多附会,最普遍的是“托梦定陵址”说。大意是:孝庄皇后死,清廷遵照祖制,决定将她葬入昭陵,与太宗合葬。但当梓宫途经东陵时,突然沉重异常。128名杠夫个个被压得龇牙裂嘴,眼冒金星,寸步难行,只得把梓宫就地停放。两个时辰过后想继续前行,梓宫就像长在地上一样,丝毫不动。这下子可急坏了送葬诸王大臣,于是飞报朝廷。康熙皇帝接到奏章,也是一筹莫展。

当夜,皇帝梦见孝庄皇后对皇帝说:“我决计不与太宗合葬,如今梓宫停放之地就是上吉佳壤,可即地建陵安葬,切记吾言,休得违误。”皇帝醒后,遵照嘱咐,择吉开工,即地建陵。这回再移动棺椁便不那么沉重了。这种说法有太多的神话色彩,且未见清朝的官书有相关的哪怕是只言片语的记载。这不能不让人联想到“皇后下嫁”之事。几乎所有有关多尔衮的史实中都有这样的记载:“其心勃勃”、“情意绵在”,且为清初的稳固立下过汗马功劳,便是皇太极的皇位本也该是他的。

这样一个野心家,何以就肯屈就摄政,却把年仅八岁的福临扶上了皇位?唯一的解释只能是乳名“大玉儿”的博尔济吉特氏确与多尔衮情深意笃,并最终成了顺治的皇父摄政王。“皇父”是一个多么奇特的称谓啊,除了多尔衮,历史上再无第二个摄政能有皇父之称。而作为顺治皇额娘的孝庄,也只能给多尔衮这样一个名份。尽管她心里的苦,比重重宫闱更深。我不知道作为皇后的孝庄究竟如何评价多尔衮,但我相信,在“大玉儿”心里,多尔衮是大清朝唯一的男人。

作为皇后的孝庄一半属于政治,一半属于女人。但汹涌的海水并没有湮没沸腾的火焰,沸腾的火焰确实是大清的政治,它把太多的女人烧成了灰烬,它把太多的男子灼成了阉人。只有孝庄与多尔衮,他们掀起的海水使一部不可信的清史有了些许的情色,有了一丝未曾泯灭的人性。这样的情色影响了顺治,失去董鄂妃的顺治甚至有了出家之念,万念俱灰的顺治在奉先殿里诘问:“皇额娘,你不觉得这神圣的宫殿里暗藏着荒唐吗?”

我看见,一个女人的眼泪,像清朝的雨,淋漓而下。这也是清史里一滴最真实的眼泪,它把“大玉儿”的苦,洗亮了,呈现给我看。

什么是原发性病的病因湖北治羊癫疯的医院哪家好如何把癫痫遗传的概率降到最低武汉治疗癫痫的专家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