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丹枫】高峡平湖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3:29:41
破坏: 阅读:750发表时间:2018-11-26 18:57:24

初冬时节,带着对三峡往昔的记忆,我买舟东下,去看望新的三峡。我思念三峡,似阔别多年的老友,似心仪已久的红颜。蓄水175米后,那瞿塘峡的雄奇,巫峡的神秘,西陵峡的俊秀,是否依然?
   从朝天门登船,千里长湖已将我拥入怀中。昔日那波涛汹涌,翻腾激荡的江水,已化成平展而宽阔的湖面。江轮在浩瀚而辽阔的碧波中航行,显得从容而潇洒,我的心情也因此轻松而怡然。
   江水一改过去那浑浪滚滚的模样。大船划过深绿色的水幕,好似在牵动着一匹碧绿锦缎。这绿锦轻盈漂动,漾起朵朵银花,皱出粼粼翡翠,向两边层层舒展开去,卷起了玉浪清波。
   天渐渐暗下来。两岸苍翠的连山渐次成为黛色,又慢慢淡去,模糊,消失。江轮披着夜色,迎着江风,默默地驶向神秘的前方。船头的探照灯扫向岸边的山崖和夜空,像是在探询夜幕之外的秘密。不时有大船从旁驶过,那一扇扇透着灯光的舷窗,或许都有一个美好的故事,一片温馨和欢笑吧?航标灯不知疲倦地闪烁着,左边闪着红光,右边闪着蓝光。两岸城镇的灯光倒映水中,像一束束长长的光柱,这光柱经波浪揉碎,变成散金碎银撒入江中,犹如绽放的礼花。长江的夜啊,更比往昔繁忙,却又依旧神秘、缥缈。江风牵动着我的衣襟,拂过我的面颊,真真的有些寒意,它在悄悄告诉我,已是初冬的深夜了。回到舱中,枕波而眠,我感受到头下暗流的涌动。硕大的礁石,残破的城垣,古人类的遗迹,以及游鱼,大鲵,江豚,都从我身下轻轻掠过,我似乎感应到它们心跳的频率。
   阳光穿透薄雾,照耀着江轮进入夔门,巍峨壮美的瞿塘峡迎面扑来。杜甫用“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来描绘夔门。可不是么?阿尔金山及秦岭以南,唐古拉山、横断山以东,大巴山以西,云贵高原以北广大地区的水流,通过千万条沟渠,数百条江河,都汇聚到眼前这一片江面了。置身这浩浩水上,能不让人豪迈么?如今,瞿塘峡的水位升高数十米,那激流澎湃,奔腾咆哮,雷霆万钧的景象已成往事。江面较以前宽了两倍,江轮从容驶过高峡,无惊无险。然而,夔门两边的山峰还是那么高峻,那样峭拔。东岸的赤甲山,有人说它象蟠桃,我从船上望去,却分明看到一只傲视苍穹的硕大神鹰。那尖尖的巨喙,顶住了蓝天;那金色的颔脖,熠熠生辉;那巨大的鹰头,俯视着高峡夔门,护卫着巴蜀咽喉。西岸的白盐山,依然是壁立千仞,耸天矗地,刀削斧切。从上游望去,远看像一扇半开的天门,近看似一道巨型的屏风,一堵擎天的高墙,令人惊叹,惊叹大自然这惊世绝伦惊厥跟癫痫有什么区别吗的杰作。郭沫若赞曰:“若言风景异,三峡此为魁”,并非溢美。进入峡中,看两岸山壁,绵延屏列,略无缺隙。在阳光的辉映下,金色的、银色的崖壁,与苍翠的藤木,成片的红叶镶嵌连缀,色彩斑斓,瑰丽如画。无怪乎清代诗人张问海说:“便将万管玲珑笔,难写瞿塘两岸山”。那“夔门天下雄,舰机轻轻过”等石刻依然壁上。是从崖下移至现在的位置呢,还是复制品?不得而知。
   过巫山大宁河口,便进入巫峡。过去巫峡给我的印象就是“奇妙”,奇妙的迷雾,奇妙的十二峰,奇妙的江道。现在,水位上升了80多米,波平浪静,江面宽阔,但巫峡依然奇哈尔滨治疗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妙。船行谷中,看江道蜿蜒,奇峰巍峨,仿佛进入美丽的画廊。时而青峰拦江,前望无路,忽又山回水转,别有山河。清人许汝龙有“放舟下巫峡,心在十二峰”的诗句,可见十二峰是巫山的核心。这些山峰屹立在巫峡的南北两岸,上入云表,伟岸嵯峨,下临深渊,直插江底。神女峰的传说,几乎是家喻户晓,但我明白,它只不过是千万年风雨剥蚀而形成的一根石柱罢了。虽然如此,我还是向它投去深情的一望,送给它一个美好的祝福。峡谷中,山腰上,时见云雾飘绕。忽而轻盈舒卷,忽而浓密遮天,更为巫山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因而赢得“巫山峨峨高插天,危峰十二凌紫烟”的赞誉。元稹还留下了“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千古名句。
   巫山的红叶,是又一道靓丽的风景。那漫山遍野的红色,一经秋阳斜照,却胜似江南春天盛开的红杜鹃。从船上望去,如绚丽的云霞,燃烧的火焰。这红叶映红了山坡,映红了峡谷,也映亮了游人的眼眸。
   船过香溪口,进入西陵峡。西陵峡由许多短峡组成,先后看到的是兵书宝剑峡、然后是牛肝马肺峡、崆岭峡、灯影峡等等。过去的西陵峡以滩多水急而闻名,据说水流如沸,恶浪翻滚,漩涡密布,十分凶险。不过我并未见过那样的景象,前几次经过,因葛洲坝早已拦江,西陵峡已是水平如湖了。现在的西陵峡,江面更加宽阔,一派烟波浩渺。大船航行其中,真有“纵一苇之所如,凌万顷之茫然”的境界了。西陵峡北岸有屈原故里,有昭君故乡,是我神往的地方。可惜身不由己,我只能站在甲板上,朝着秭归,朝着香溪的方向久久凝望,直到它们从视线中消失。西陵峡两岸,似乎已没有往昔的武汉哪家医院羊角风治得好险峻,许多崖壁呈优美流畅的曲线。高崖上草木苍翠,藤蔓蒙络,可谓“清荣峻茂,良多趣味”。
   我一边欣赏着山光水色,一边思索,现在的三峡比过去如何?我想,这高峡平湖,既不失三峡的雄奇险峻,又兼具长江的壮阔浩瀚,还多了几分秀丽,几分舒展,几分柔美。三峡,永远是一首壮丽的诗,一幅壮美的画,一曲激越的歌。
   又一个晴朗的清晨,江轮冲开薄雾,划破万顷碧波,向宏伟壮丽的三峡大坝靠近。远远看见那略略高出水面的灰白色坝顶,那坝顶上桔红色的吊架,吊塔,那高耸的水泥方柱,心中禁不住一阵阵激动起来。一座憾天动地的跨世纪工程,一座世界最大的水电大坝,展现在我的眼前。她是现代中国人智慧、力量的象征,她代表了巍巍中华傲岸挺立的形象。我心中荡漾着自豪的波澜,盼望尽早走进她的身边。江轮似乎也理解我的心情,长鸣一声,昂首向前驶去,朝着大坝,朝着初升的太阳……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

共 224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