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东山芙蓉寨漫笔(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16 12:33:32

芙蓉寨是宣威县东山镇下辖的一个民族村委会,勤劳的彝族人民世世代代居住在这个地方,孕育出了浓郁的彝族风情。这里山随水绕,竹木苍翠,被誉为宣威天然的“后花园”。

春天的芙蓉寨,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安宁静谧。一道寨门上面挂着一个神圣的牛头骨,牛角上弯,这应该是与彝家儿女“打牛”迎宾的好客习俗有关。进入寨门,颇具民族特色的彝家民居建筑,环绕着十月太阳历广场而建。广场中建有象征彝族图腾的柱子,柱身龙头腾云上升,顶端雄鹰展翅欲飞。十月太阳历广场来源于彝族古老历法——十月太阳历。彝族十月太阳历是悠久神秘的古老历法,它与中国儒、道、阴阳学说有深厚的渊源关系,是最精确和最简便的天文历法。太阳历广场对面演出台的后山有一巨石,用彝汉两种文字书写的“芙蓉寨”寨名,有数米之高。在宽敞的草坪一端建有一个巨大的斗牛场,彝族人民善养牛也好斗牛。斗牛节比赛的时候,先一群一群地斗,然后留下强者争夺冠军。斗败一方的主人要给赢的牛挂红绸以表祝贺。斗牛节上还要举行热闹的歌舞活动,男男女女身着节日盛装,在三弦的伴奏下欢快舞蹈、尽情歌唱。

关于斗牛节的来历,在彝族人民的传统文化中有一个古老的传说:相传很久以前的六月初一这一天,有两位过路人在大树下乘凉,突然发现不远处有一白一黑两头牛在角斗。他们试图把两头牛赶开,然后各套一头回去,但无法接近。此时,一位骑马的人高喊“白牛上天,黑牛入地。”两头牛随即消逝,在黑牛陷落之处即出现一汪泉水。两位过路人见一对夫妇在种地,便问他们是否看见牛。农夫回答“牛是见了,但跑的方向没看清,两人只好离去。这一年,那对夫妇收成特别好。因此,人们认为牛角斗的年岁是丰收的年景。故每年的六月初一,都要到山上举行斗牛的活动,并逐渐演变成盛大的节日。与斗牛相关的还有一个传说,过去有一头荣获冠军的牛缠着红绸回家,半路遇一老虎,牛将老虎抵在田埂下,一天一夜后死去,牛也力竭而亡,挂红绸也由此沿袭下来。《岭表纪蛮》载:“蛮人购买此种牛只,只求肥硕壮健。价值高昂,在所不计。故一斗牛有至二三百元者。俟至相当时期,乃与他寨约期决斗。斗日,远近男女,盛妆艳饰,集合观战。是时,彝寨民众,吹铜号,鸣芦管、放铁炮、张伞盖、列旗帜,严队伍,拥牛入决斗场。那种气势,虽然我并没有亲自经历过,却也能真切地感受到那场面的壮观。

在每年举行火把节的广场后山,就是有名的小石林。我们健步走了进去,站在宽阔处,小石林的风貌就展现在眼前了。

小石林分布在几个山头,各个山头,形状不一,景象各异。一石一景,一景一色,各有风韵,有像观音垂首,有像峨冠高戴,有屏风壁立之姿,也有石如佛掌之形。老树盘石的苍劲,石柱腾龙的雄奇,母子情深的温婉,玉女负筐的妙韵,久别重逢的惊喜,怒发冲冠的壮怀……

两块石头坐在草坪上如一对情侣,故有“情侣石”之称;情侣石长在山坡上,坡就成了“情侣坡”,或卧或立,如恋人紧紧相拥。作为石头本不足为奇,处处皆有,但把这些石头聚集在芙蓉寨的小石林,它就有了神韵。树下生石,石上长树,石与树就那样紧紧相依相偎着。就在这些树与树、石与石的纠缠中,产生了一些缠绵的故事,彝族青年阿黑哥与阿诗玛凄美的爱恋故事,早已化为了这里石与树的形象。

在奇形怪状的石头的诱惑下,我们攀爬着,在荆棘之间灌木丛中小心翼翼地开辟出了一条窄窄的小路。

在石壁上爬着,在石缝里钻着,在石头与石头的对峙中侧身而过,低着头佝偻着身子,那是对石头的一种最为虔诚的敬畏。在壁立的石头上攀援着,脚踩着岩石,手攀着岩石,一步一步艰难地向上挪移着。

在这些石头的印痕里,凝固着一些远古的生命,也凝固着我们对美好的执着和向往;在小石林里,我看到了更多的妩媚,那是树的妩媚。我看到了更多的峥嵘,那是石头的峥嵘。妩媚与峥嵘,共同滋生出了一个活泼泼的石林世界。

从小石林下来,我们观瞻了极具神秘色彩的芙蓉树。这是一株树龄高达1200年的古芙蓉,又名“滇藏木兰”。滇藏木兰一般盛开白色的花朵,而芙蓉寨的这株滇藏木兰却开出了一树的紫红。这块风水宝地因这株芙蓉树而名,被称为“芙蓉寨”。芙蓉树先花后叶,花开如同红云,叶生则如翠锦。传言芙蓉花开盛于南面,则树之南必五谷丰登,而盛于北边则树之北必风调雨顺,因此它有着预示的意义,故被当地彝族人民奉若神明。据说安氏家族把坟和庄园搬迁至河东营后,当年无意栽下的一株小小艾蒿神奇地幻化为芙蓉树。历经上千年的风风雨雨,成长为了一棵充满了极具传奇色彩的参天古木。树根长于石缝,穿行数十米,树生根,根生树,同根不同株的几棵芙蓉傲立在石丛之中。据《宣威州志》描述此芙蓉树:“双龙夭矫驾长虹,石笋中涵宝气融。镇日涛声奔骤马,遏云钟韵骇飞鸿。”在张绍波的《云南古玉兰》一文中对这棵古树也有记述:“东山古玉兰生长于北宋时期,树龄已逾千年。清雍正年间因受火灾而倒,现存树体为倒后萌生。此树在植物学分类学上称滇藏木兰。每年2至3月开花,先是洁白如玉,复瓣重蕊,随生长而渐呈粉红色,花落成泥,而后树上开始长叶。到七八月份开始挂果,种子通红,像极了相思豆。”

这棵神奇的芙蓉树,在我们的注目下解说着安氏土司一段被尘封的历史。这里是安土司巡宫遗址,相传安于蕃土司在世的时候,从四川请了地理先生为其找寻百年之后的一穴安息之地,最后墓穴落在了东山芙蓉寨这个地方,叫“十八玉女捧金盆”。地理先生因为找到了真地泄露天机而遭厄运,双目失明了。土司后人不但不对先生心存感恩,反而役其为家奴使用,推磨砍柴,备受折磨。先生之徒知其恩师境遇,便乔装到了芙蓉寨,诈言芙蓉寨非龙脉所在。土司族人据此便把安于蕃的坟墓迁至河东营。众人挖开墓穴时,但见瑞气升腾,棺木上的油漆彩绘如新,粗大的血藤将棺木缠绕,离地数尺,高高托起。众人砍断血藤,血色鲜红,血流如注。棺椁移出,一对白鹤从墓穴而出,地理先生的徒弟抛出飞镖,一只白鹤即刻毙命,而另一只却振翅而去。白鹤毙命之时,师傅的眼睛就明亮了一只。众人恐骇,见血藤流出的血液喷薄如河,小徒弟便用一支艾蒿即刻止住血流。自此血流凝固成石,而那株艾蒿则长成了今天的芙蓉树。

传说归传说,安氏迁坟的故事却启迪着一个“做人不可贪,诚信为本,知恩感恩”的浅显道理。历史不是传说,据《宣威州志》载,安于蕃于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承袭土司,居于东山之下,颇好学能诗,“敦诗说礼,师人师经”,属土司中的佼佼者。雍正四年(1726年),被云南总督鄂尔泰计擒;五年七月,改土归流;七年十二月,诏发江南江宁府安置;于乾隆年间死而归葬宣威。安于蕃之被革,貌似其罪,实为历史必然。从元朝开始,中央政府授彝人首领以宣慰使、宣抚使、安抚使等头衔,赐诰敕、官印、虎符、驿玺书和金银符等为信物发号施令,统驭乡民。元史称:“远方蛮夷,顽犷难制,必任士人,可以集事。”元初,这种流官结合当地土司来进行管理的所谓“土流合治”的独特制度被确定下来,在明朝发展到了鼎盛时期。到了清朝,清政府推行“改土归流”,将土司制度逐渐推向了消亡。时光早已把土司这一页痕迹轻轻抹去了,历史的风云早已荡尽印痕。

可以想象当年的土司王国飞檐翘角的彝家木楼、飞鹰走狗的壮观围猎情景、土司出巡浩浩荡荡的壮观……而今,安于蕃土司的坟墓,也只能在河东营半山腰的荒草中萧索而立,那些余存的石碑墓铭、断垣残石,散乱堆在荒郊草丛处,不知道它们是否还在记忆着安氏土司过往的辉煌和悲凉……

站在安土司巡宫遗址上望去,山脉从宣威主峰东山缓缓而下,左侧山似列队而来,似群山在朝拜;右侧山峰如猛虎下山,风云激荡;中间盆地,峰峦环绕,鸡犬相闻。彝族儿女世世代代在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安居乐业。风烟激荡成过往,芙蓉花开盛世歌,当年的土司巡宫早已荡然无存,当年的风起云涌也已销然无迹。

而留下的芙蓉寨、神奇千年的古芙蓉、沧海桑田的东山小石林、天造圣物的“生命之门”和王母娘娘的石上泉眼,让我们流连往返;芙蓉寨里青石板上长出的森林,还有青姑娘抱白将军的传奇爱情,让我们痴迷不已。

如今,东山芙蓉寨按照政府“打民族牌、谋富民策、建和谐村”的思路,已经成为以“彝族民居为主调、山水风光为基调、彝家风情为特色”的美丽彝寨了。我相信,这个宣威的后花园必将变得越来越光鲜和美丽!

陕西的专业癫痫医院哪家好湖北有治羊角风的医院吗河北哪家治疗癫痫病好?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