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看点·红尘】呆婆萌媳(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16:11

老实说,假如不是那次发热住院,我不会认识那三个人;假如不是那几天的亲眼所见,我不会相信,原来婆媳也是可以这样相处的。

她们是三个女人,年龄最大的有八十多岁了,作为病人,那几天,她就躺在与我毗邻的十七床。除了床上躺着的这位外,另外两位负责交替照料的女子,年龄悬殊不小,大的看上去应该年近六十,而小的那位看上去不会超过四十。

住院的第二天,我通过交谈,得知了自己在年龄判断上没有大错,但在身份上却有误判,那位年龄大的女子告诉我,她不是老人的女儿,而是大儿媳。我自作聪明又问,那个年轻的、看着也是那么细微温和的,一定是老人的孙女了?女子笑着摇头道,我和她一样,都是老太太的儿媳,换句话说,我们都叫老太太妈,只是年龄差得多了点,整整差了二十年。

时间在一天天地往前延伸着,床上的老人从我进院第一天看到的昏睡不醒,到第二天的时睡时醒,再到后面几天中气十足地大喊大叫,身体恢复的速度还是蛮快的。听老人的大儿媳说,老人已经痴呆症三年了,这次是因为天气炎热,突然中暑才紧急送来医院的。说到这里,大儿媳的口中不无自责,她说,我们家不缺钱,我老公和小叔子都在外地工作,家里都造了楼房,县城里也买了套房,可老人家一生节俭,就是不舍得吃,不舍得用。说到这里,她又说,你别看她现在痴呆症,省的习惯却是一点没变,你看看她的头发,这么多年一直是我剪的,为这,老太太表扬了好多次,说我手艺就是好,她就认准我剪发,其实呀,她是不舍得花钱在自己身上。就连每次我们给她的钱,她都不舍得花一点点,可是每到过年的时候,她还坚持要给孩子们压岁钱。说到此,她不无自豪地说,你别看我妈现在脑子不是太好,年轻的时候可能干了,我公公在世的时候就说过,你娘呀,就是少认识几个字,不然的话,肯定是干大事的料。真的,我的这个妈呀,要是认真比起来,我们都不如她。

在谈到这次住院的缘故时,她又说,家里早已经装了空调,可每次我们开,老人家就会发火,说我们不懂过日子。这不,为了免她生气,我们只好不在她眼皮底下开空调。

我说,你们还真听话。

她说,平白无故的,让老人生气做啥?再说,老人家还不是为我们着想么?

我说,不过,农村的楼房,即使不开空调,开了电风扇也不至于中暑啊。

她答,谁说不是呢,可偏偏那天中午,看到老太太躺在床上,我去楼上睡了一会。谁想,就这功夫,老人家不知怎么的戴了草帽,颈部围了毛巾出了门,又去了地里。你想啊,这大热天的中午,她一个老人顶着毒日头是啥情况?哎呀,要不是发现得还不是太晚,这一次,我的罪过大了。

大儿媳关于老人节俭的话果然没错,在接下来的几天里,我发现老人的意识并不是一味痴呆着的。神智清明的时候,她会唉声叹气地说,珍哪,我这样躺着算个啥?为什么叫我躺床上?这样得花多少钱哪?每每这时,大儿媳会笑眯眯问,你有力气起床么?

有。有哪。老人一说有,仿佛身子马上注入了兴奋剂,她的双手会立马舞动起来。珍,你拉我一把,我们出去,地里的玉米还没有掰。

好好好,妈,我扶你起来,我们马上去掰玉米。偷偷去,不让医生晓得。儿媳说完,一本正经地伸出手来,她的语言和动作也会萌起来,她会笑眯眯地伸出左手的两根手指让老人握着,再用右手扶着老人的整个身子,她的嘴里装腔作势喊着,来来来,妈妈,我们一起用力,看看你能不能起来,要是能起来,我们就去掰玉米。一、二、三,起咯。当然了,对于儿媳珍来说,这个动作绝对是虚张声势的,目的只是为了让老人自己明白,她现在的气力是不足以起床的。

果然,在经过了好几次的努力后,这位呆萌萌的婆婆笑了,只见她一边露出没有门牙的嘴傻笑,还一边说,珍,我知道你又骗我。这时候,婆婆口中的这位珍,笑得更温和了,她弯下身子又哄,这下知道了吧?你现在身体没力气,得挂点水,把身子养结实了,我们才好回去。你放心,地里的玉米我会去掰。

这时候的老人仿佛也清醒明白了自己的状况,她说,我知道啦。玉米还是等我回去掰,不能累着你哦。你看看你,怎么肩膀上还有脏东西,出门前也不晓得把自个弄弄干净。来,靠近点,我替你捡了。躺着的老人说着,一只手在儿媳妇肩膀上轻轻拍了好几下。

作为痴呆症的老人,神智清明的时候毕竟少,大多数的时候她会拔直喉咙大喊,她会用手撕扯正挂着水的那只手臂上的胶布,而那根鼻饲管,便是在一个早晨,被老人以风卷残雪般的动作拔出来的。至于那插着导尿管,又兜了尿不湿的臀部和大腿的乱动更是叫人防不胜防。而每每这个时候,珍的动作会很轻柔,她会一只手紧抓着那只挂水的手臂,会偕同保姆当心好老人的大腿。她的口中会轻声不断地重复一些话,妈妈,听话,这个腿放外面多难看哪。哎呀,真的不好看。咦,你看看,医生好像来了,不听话,他们会赶我们走的哟。

嘿嘿,走好呀。我才不要躺这里,家里好。

好啥好呀?钱都出了,走了就亏大了。

哦——

在我挂水的那几天里,老人与珍关于掰玉米的对话,是一直贯穿着整个过程的。每次珍要短暂出门,为老人加工食物、配药啥的,老人一定会问,干啥去呀?不能一直陪我么。

而这时候的珍会答,我去掰玉米。

那你为啥不戴个帽子。

哦呀,还是我妈想得周到,我马上回家去取。

可想而知,侍候老人的活是累的,尤其面对的是这样一位老人。没几天,因为白天晚上的连轴转,又因为老人晚上不好好睡觉,大儿媳的鼻梁中间有了好几个红红的掐痕。对此,我曾经从侧面试探过,既然有保姆陪着,你为何不回去睡个安稳觉?珍答,回家不放心,还是在这里陪着放心。说到为什么不让老人家的儿子们回来替上几天?珍告诉我,老娘昏倒的当天晚上,两个儿子都赶回来过,后来几天,见情况还行才走的。说到这,珍又道,男人们不同于我们女人,粗心,做事又大大咧咧的,再说,他们都有事情要干。这侍候老人的事情,原本就是女人的事情,他们做不好。在说到两个儿媳,为什么大部分时间是她在病房的时候,珍告诉我,小叔子的女儿正在读高三,那是关键的关键,再说,我这不是有空么。我们是兄弟,哪能分得这样清?那样的话,还叫啥兄弟?

其实,说到老人的小儿媳,虽然见得不多,倒也是值得一提的。每次,她进门一定是带了熬好的鸡汤或者鸽子汤的。她的第一句话一定是带笑凑近老人的床头问的,她会笑嘻嘻地问,奶奶,你知道自己叫啥名字呀?

糊涂的时候,老人会答,不知道。你是谁呀?清醒的时候会答,我叫樊巧云。

那你姓啥呀?

嘿嘿,这个丫头真是傻了,我自然是姓樊呀。

哦。是我傻了。那你晓得我是谁呢?

看看这个丫头问的啥子呀?我晓得。你是小二子屋里的。

哎呀呀,我的聪明妈吔。我亲亲你,奖励一个。说完,连着两声叭叭,老人的两个腮帮上便有了两个印记。

……

应该怎么治癫痫病黑龙江什么医院治疗癫痫最好沈阳市治疗癫痫病治疗的医院癫痫病人强直性痉挛发作是不是很危险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