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江南】杀生三种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0-29 20:33:57

   一
   整个村庄浸泡在黄昏里,像一只古老而迟钝的陶罐。村头的木桥上出现了三三两两戴着草帽扛着锄头往回走的人们,家家户户的屋顶上升起了炊烟,整个村庄的上空都是小米的清香,雪一样落了一层又一层。
   村口的小卖部是面朝西的,所以每到了黄昏时分,整间房屋就被夕阳灌满了。金黄滞暖的阳光和陈旧的油哈气发酵在一起砌满了整间屋子,会使这屋子在这个时候突然绽放出一种幽暗的热闹,它们熙熙攘攘地挤在那些糖果里,那些大大小小的坛子罐子里。像无数的小孩子正在这屋里跑动。
   伍娟正就着这金色的光线细细擦拭着柜台上的瓶瓶罐罐,她家的小卖部开在村口,在自家后墙上掏了一个门就开张了。白天的时候父亲和嫂子下地干活,大多数时间都是她在看店。伍娟今年二十二岁了,但一点都不急着出嫁。她愿意守着这种缓慢的日子,感觉自己就像一种被装进了容器里的液体,容器是什么样的,她就跟着长成什么样的。平日里除了做饭洗衣看小卖部,她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电视里的《动物世界》。因为手里用不完的只有时间,她也就根本不把时间当回事,随便发个呆就是两个小时,像阔人不把银钱当回事一样。
   一场雨过后,院子里的枣树落了一院的青枣,她蹲在院子里把枣子一颗一颗地捡到了手帕里,再一颗一颗洗干净了,拿针线串起来挂在屋檐下让它们风干。蹲在地上捡枣的时候,她忽然想,鼹鼠的日子也不过就是这样了吧。《动物世界》里是这样说鼹鼠的,“在整个秋季,鼹鼠都在忙忙碌碌地四处觅食,然后把它们搬运到地下的巢穴中收藏起来。它们需要积累一个冬天的食物,这是属于它的财富,谁都别想抢走,这几乎是它生命的一个部分。”
   她从小就见不得人欺负动物,但她自己极少养动物,因为知道最后动物不是丢就是死,总是要比人先走的,虽是动物,也是生离死别一场,不如不养。她只养过一条狗。那年她还在上中学,有一条流浪的小狗跑到了她家门口,因为她喂了它一点剩饭,它就再不肯走了,日夜守在她家门口,什么时候开门它都在那蹲着,像只石狮子似的。她发现这只狗有一只眼睛看起来不对劲,走近了些才发现它的一只眼睛瞎了,里面生满了白花花的蛆虫,低头吃东西的时候都会有虫子从眼睛里啪啪掉出来。她看着地上扭动的蛆虫浑身哆嗦,却还是不顾家里人反对收养了这条狗,用筷子把它眼睛里的虫子一条条地挑出来,但是因为天热,过了几天虫子又生出来了,她只好再把虫子挑出来。这条小狗仅剩的一只眼睛里的目光是她所见过的世上最卑微的目光,它看她的时候总是要侧着头,用那只好眼睛看她,一边看一边还哗哗地摇着尾巴。它佳木斯癫痫病医院地址?每天都寸步不离地跟着她,连上厕所都跟着她守在外面。她知道它是怕被再次遗弃,拼了命地想讨好她。就是这样,几天以后它还是被伍自明扔了。
   那天下午她去了一趟外婆家,晚上一到家门口就发现那只狗不见了。她扔下自行车大声问伍自明,花花呢,狗呢。花花是她给狗起的名字。伍自明头也不抬地说,许是自己走了吧。她大叫,你骗人,它根本就不会走,你把它扔哪去了。伍自明抬起头来一脸愠色地看着她,一条狗倒比人都值钱了?对人都没见你有这么好,对条狗就这么上心?那狗眼睛里都是蛆,你也不嫌个恶心,你不恶心我还看见了恶心。伍娟不再说话了,从地上扶起破自行车就往外冲。她骑着车子把整个村子绕了一圈又一圈,把每条巷子都找了一遍。夜越来越深,家家户户都闭上了街门准备睡觉了。她一边骑车一边高一声低一声地喊,花花,花花。哪里都没有狗的影子。她又战战兢兢地来到村口的垃圾堆旁边找它,期望它正在那里。可是,还是没有。一直找到深夜两点都没有找到,她哭着回了家把自行车一扔,连衣服都没有脱就趴在了床上。
   天还没亮的时候,她在半睡半醒间隐约听见有狗叫的声音。她想,肯定是自己梦见花花回来了。可是,狗的叫声越来越清晰了,她忽然就醒了,仔细一听,真是有狗的叫声,很轻很细,像是捏着嗓子不敢大声叫唤。她冲到门口打开街门一看,一只湿漉漉的狗正蹲在门口用一只眼睛侧着脸看着她,正是花花。伍自明套了个麻袋把它扔到了二十里之外的别的村子里,它居然走了一夜又回来找她了。晨光中,她抱着它蹲在门口嚎啕大哭,她不知道它究竟走了多少路才一步一步走回来的,去的时候它被装在麻袋里,它又是怎么找到回家的路的,它是怎样一个村一个村找一条路一条路找她的啊。
   一年以后,这条狗还是死了,被邻居家投的耗子药毒死了。为此,伍娟把邻居家大骂了半天,邻居的女人在村口叉着腰回骂,真是奇了怪了,对人都不见得这么好过,平日里朝阳花似的见了人都不说话,对狗倒是亲。不就是一条狗,还要了你的命不成了,难不成我们家得死个人给你的狗偿命?男性癫痫能治好吗需要吃药吗 />   她从此以后再不养动物,但是绝对见不得杀生,就连平日里看到小侄子在院子里捉青蛙踩蚂蚁的时候,她都会声色俱厉地跳到他面前说,不许杀生,哪个动物都是一条命,你是命,它们就不是命了?一回头,嫂子正冷气森森地站在背后看着她,好像她儿子刚刚被伍娟虐待过了。
   这个黄昏,她正在清理小卖部里的那些瓶瓶罐罐的时候,忽然听见门口一阵喧闹,一群人涌进了她家门口,裹在最中间的是她父亲伍自明。那团人挤在一起像枚奇怪的果实卡在门口,她远远看着他们,忽然感觉似乎有一缕邪气正从那果核里散发出来。这邪气触到了她的鼻尖,然后咔嚓一声,碎了。
   她慢慢蹭过去,从人头的凹处往里一看,背上立刻就罩了一层阴森的感觉,她与一条蛇四目相对了。人群最中间围的是一条蛇。北方的村庄蛇是比较少见的,最近大概是修下水管道的原因,把地下住的虫豸们都翻出来了。伍自明下地回来,从自己家门口出出进进几次了都没有注意到墙上挂着一条蛇,偶尔一抬头,心里还纳闷墙上怎么突然别了一根树枝,刚伸手要去摘时,才发现是条蛇。
   伍自明与那条蛇静静地对视了两秒钟之后,他开始悄悄向后撤退,挪出十步开外之后见蛇还是没有反应,他开始撒腿跑,跑到邻居家的院子里借了一把锄头一个笼子,这锄头和笼子又招引出了一大堆左右的邻居。村里的娱乐向来就哈尔滨的哪里治癫痫病好少,偶尔来一个生人都要被村里人左一眼右一眼地从生看熟,何况是一条蛇。这样惊心动魄的娱乐,人们自然更不能放过。
   半月形的人群跟在伍自明后面,像站在戏台下看戏似的,都伸长脖子屏息看着那条蛇。那蛇不知是被晒晕了还是怎么,居然还挂在那里。伍自明蹑手蹑脚把笼子放在地上,猛一锄头下去,正把蛇打在了笼子里。笼子门关上了,人群这才轰地一声活过来了,女人们一边惊恐地捂着嘴,一边还拼了命地往前凑,小孩子们尖着脑袋钻进去,看一眼就尖叫着钻出来,然后又多叫上两个小孩再次钻进去尖叫。简直是一场全民娱乐。连刚下地的男人们也纷纷围了上来。
   这是条草上飞吧,我看像,村里都多少年没见过草上飞了。草上飞可是毒蛇啊。
   你看这脑袋是三角形的,是毒蛇,打死算了。
   毒蛇?打死了就可惜了,还不如泡酒了。
   对,还是泡酒的好,毒蛇酒治半身不遂最管用了,这村里光瘫子就好几个,吃喝拉撒全在炕上。泡上一坛蛇酒喝上他两年,保管到老都瘫不了。
   泡蛇酒是不是也得先把蛇打死了?
   可不敢,听老人说泡蛇酒一定要用活蛇。现在还不能往酒里泡,现在蛇肚子里还不知道有多少脏东西,要把它关起来关上一个月,不能让它喝水吃东西,就那么饿着,等它肚子里彻底空了之后再放进高粱酒里,一定要六十度的原浆酒。等着蛇泡在酒里吐了血就死了,这样泡上两个月就差不多能喝了。
   一圈男人像判官似的七嘴八舌地裁定好了这条蛇的归宿,就是用它泡酒。又因为这蛇是在伍家的墙上发现的,就像是伍家的藤上结出的南瓜一样自然还是归伍家所有,所以,这条蛇就像收割下的庄稼一样被伍自明带回了自家院子。
   伍自明看到伍娟过来了,很是得意地对她说,娟儿啊,看到没,毒蛇。这一个月都不要给它吃喝,空上它一个月咱就泡了酒。
   他自恃逮到一条毒蛇真是千载难逢,就像是不小心遇到了千年人参一样,又吩咐伍娟给邻居倒水,让众人坐下来喝着水慢慢参观。
   伍娟没动,只是隔着人群静静地看着那条蛇。她从没有这样近距离地看过一条蛇,猛地看到这样一条寒光凛冽的蛇,简直像看到了一件刚出土的冷兵器。不能不轻微地打了个寒战。窄小的笼子里,这条蛇没有任何左突右撞的余地,它便在众目睽睽下一圈圈地把自己折叠起来,最后盘成了一张饼,这使它看起来忽然以一种群奇怪的形式弱化下去了,连它身上携带的那种阴森巨大的气场也一寸寸坍塌下去了。一天中最后的光线涂抹在它的鳞片上,使它周身闪烁着一种金色的毛茸茸的光晕。她突然发现,蛇身上的花纹原来这么美丽,每一片六角形的鳞片都以不同的角度折射着一缕阳光,这一缕一缕的阳光缀在一起时,竟有了一种璀璨的感觉,仿佛是满身的珠玉。就连它身上的每一寸弧度,虽然在曲折的诡异中带着杀气,却也称得上优雅。她一时都看呆了。
   晚上,伍自明特意让伍娟伴了个凉豆角拍了个黄瓜,平时就是没有任何喜事的时候他都要风雨无阻地喝上二两酒,更何况今天收获了一条蛇,更是要祝贺一下。门道里的灯开着,桌子摆好,他穿着一件汗渍斑斑的背心坐在那里开始自斟自饮。这就像摆擂台一样先搭好架势,有人自然就来了。果然,不一会,就有三个酒友鱼贯而入,各自手里拿着酒和下酒菜。六十多岁的王老头喝的是顿顿酒,每顿必喝,每喝必醉,而且他是最不讲究下酒菜的,一根大葱一个萝卜都是下酒菜。每天早晨一大早起来,不管春夏秋冬,他先倒上满满一杯酒,然后一手拿酒,一手随便拈根黄瓜啊梨啊什么的下酒,东窜窜西窜窜地窜到人家屋檐下,就着闲话把一杯酒喝下去。一杯酒下去,他便像秋虫一样蛰伏回家了,但一到中午,他就又活过来了,再倒上一杯酒出门,神仙一样四处云游。
   另一个酒友是邻居海刚,海刚是农民里为数不多的戴眼镜的人,但他打落地就这样,遗传下来一副高达一千度的近视眼。这时候他拿着一碗凉拌西红柿,像梁山好汉一样捧着一大碗酒进来了。海刚喝酒容易上脸,刚喝没几口,他就开始泛红,等一碗酒喝到见底的时候,他已经红成一只龙虾了。偏偏他还喜欢光膀子,全身上下就扎条裤头,于是喝完酒的海刚每次都像被上了一层红油漆,红彤彤油亮亮地坐在那里。伍娟曾问他为什么喜欢喝酒,他说喝完酒能飘起来,喝一次往起飘一次,虽说睡一觉就又掉到地上了,但他还是锲而不舍地想再次飘起来。也算一种享受。
   第三个酒友是冰糖奶奶。这六十岁的老太太也是顿顿离不得酒,冰糖奶奶是伍娟给起的名字。原来伍娟养狗的时候,这老太太每次来了她家院子里就给狗带一块冰糖,这狗特别喜欢吃糖,每次把冰糖咬在嘴里都要嘎嘣嘎嘣咬碎了咽下去,连点渣都舍不得掉。这狗一见了老太太从门口过就大叫不止,想来是在要糖吃。伍娟就安慰它说,你冰糖奶奶明天就给你糖吃。那狗听了就不叫了,歪着脑袋专心等糖。所以冰糖奶奶这名号是给狗专用的。老太太早没了老伴,就一个女儿早已出嫁,女儿怕她有个万一没人管,就给她买了个手机,老太太把手机紧紧箍在一个袋子里,每天像令牌一样挂在腰间。每次手机响起的时候,她光是把袋子从腰上解下来就得十分钟,再把箍紧的袋子口打开又得十分钟,那嘹亮的手机铃声就不厌其烦地一直唱一直唱。好像她腰上挂的是录音机,专供人听音乐的。其实给她打电话的也就她女儿,但她每次接电话的时候还是要把整张脸都隆重地钻进手机里,当众用震耳欲聋的声音对着手机喊,喂,谁啊。
   老太太没别的爱好,也是好点酒,加上人老了性别不性别也无所谓了,她光着膀子吊着两只垂到腰间的口袋乳房往人堆里一坐,也压根没人把她当女人。于是,几个男人就把她收留下来,四个人勉强凑成了一桌酒友。
   正是夏天,伍家又住在村口,所以一到晚上大批的蚊子便像部队似地开进了院子里,蚊子忙,墙上的壁虎和地上的青蛙们也忙,打仗似的。尽管头上是壁虎,脚下是青蛙,四个人还是怡然地喝着小酒,一边喝酒一边不时朝屋檐下的蛇笼子看上一眼,那蛇虽然在暗处,但他们还是能感觉到它身上庞大的气场笼罩着他们,越是害怕便越是兴奋,话也比平日里多了许多。
   老太太说,要不把蛇卖了?怎么也能卖个百儿八十块钱吧,我看村南的陈老太今天还背了个新包,听说八十块钱呢,啧啧,我活一辈子也没背过个包,八十块钱哪,那不是把八斤猪肉披在身上嘛。
   海刚忙说,那不行,这可是宝,就是要泡酒,泡了给自己喝,能逮到一条毒蛇多不容易。等到泡好了让我们都尝尝。
   伍自明啜了一口酒,回头又对伍娟喊了一声,娟儿,记住了,一个月不要给蛇吃的喝的,你可别见个动物就当爹妈一样孝顺。这可是蛇。
   四个人把这蛇酒展望了一个晚上,只觉得又神秘又诱人,简直是天方夜谭里的东西。说着说着,把夜都说深了,酒也喝到人刚好能飘起来了,遂分头散去睡觉。

共 17048 字 4 页 首页1234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写景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