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木马】樽前谈笑人依旧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1-11 11:45:08
12月26日,这个与毛泽东名字联系在一起的月日,注定是中国历史永远绕不过的日子,不管你怀着怎样的情感去对待他,研究他,评价他,是极端地“否定”还是绝对的“肯定”;是出于一种历史情结的怀念,还是源自心理状态的强制“忘记”,他都会在你群体的或者个性的话语范畴内存在。   像我这样的草根,自感很渺小,而且因为家庭环境的缘故,在那场给我们民族带来“剧痛”的“文革”中,基本上处于边缘状态。那一年暑假过后,我所在的中学一夜间变成红海洋,“红卫兵”的旗帜在校办公室那高台式的建筑上空高高飘扬,然而,当我满怀热情的申请加入“红卫兵”组织时,却因为“富裕中农”的家庭成分被划入“红外围”的行列,只有带着幼稚的怆然回到乡村修理地球去了;接着1968年的“民主革命补课”,家庭差点被化为富农,亏得因为没有雇工而得以幸免;尽管如此,1968年冬季征兵时,仍然因为成分问题被隔在政审门外。它起码可以说明,我并非那个时候所谓的“根正苗红”者。如果按照时下某些人的逻辑,似乎本能地应该选择另外一种立场。   然而,这一切,并不能影响我在理性上把毛泽东看做一位“从近代以来中国历史发展的时势中产生的伟大人物”的视点。这不仅因为从幼年时期,就从他传奇式的经历中感受到一种伟人品格,从他的著作中感受到他思想的博大精深,从他的诗词中感受到他的才情横溢。至少在他的那个时代,中国作为一个在国力并不那么强大的背景下,表现出敢于对人说“不”的气概,就足以让国人“扬眉吐气”;他不仅以自己的思想和实践影响了中国的历史进程,也影响到世界格局的调整。所以,我认为包括邓小平在内的那一代领导人关于“如果没有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中国人民至少还要在黑暗中摸索很多年才能取得胜利”的评价绝不是离开历史事实的空泛概念,而是写在中国近代以来发展史上的血铸丰碑的印证。我记得还是在基层党校当校长时读到的一段历史。说的是中苏关系破裂后,苏联马克思主义哲学研究部门邀请中国哲学界参加研讨会,当时我们国内担心毛泽东的《两论》会遭到攻击,结果苏联人并不像国人一样的狭隘,他们实事求是地评价了《两论》对马克思主义发展的贡献。中国的传统史学理论中历来强调“史识”,然而,真正的“史识”都必须建立在对历史的理性认知上。   因此,我不赞成用“左派”或者“右派”、“左翼”或者“右翼”来划分在毛泽东评价上的“分歧”,事实上是一种理性与非理性、历史主义与非历史主义的冲突。任何因为毛泽东晚年的错误而否定他辉煌一生的,与任何因为毛泽东对中国革命的丰功伟绩而拒不承认他错误和过失的一样,都属于非理性的观点。任何一个相信历史主义,更高一层说,坚持历史唯物主义观点的后来者,都应该从中国历史发展的断代性去评价毛泽东及其他的同行者的功过。既然历史是断代性和持续性的统一,就一定要把问题提到一定的历史范围中去考量,无论他创造的伟大思想,抑或是因为历史局限性而带来的过失甚至“错误”,都是历史留给后人的财富,都是我们赖以重新出发的新始点。这一点,俄国人比我们显得宽容和大度得多。俄罗斯历史上,没有因为与普列汉诺夫的政治观点分歧而否定他的理论贡献,而普京担任第一任总统,上任伊始,就是要求俄罗斯的理论和教育部门不要再做否定苏联特别是卫国战争的“蠢事”,他认为,否定了列宁、斯大林就等于造成俄罗斯历史的的断层。当时中国国内仍然对斯大林大加鞭笞。   之所以出现非理性的观点,根源在于认识。10月17日,某省会城市举行了一个话题沙龙从言说者构成说,持这种观点的大致不外这几个阶层:一是在改革开放中利益格局调整中流失了利益的社会底层,他们对于渐行渐远的那个时代的“怀旧”,带着某种朴素的、眷恋的情结,是对于现实的一种发泄方式;二是“文革”中父辈因为被错误批判而丢失既得利益,“文革”后又因为种种原因未能进入精英层的前“官二代”,他们耿耿于怀的不是历史,而是个人的失却。他的视角只在点上,而不是着眼于历史。三是“文革”情结不泯的一部分人,他们在“文革”后很快边缘化,而思维仍然停留在远逝的岁月。例如有一部著作,把“文革”说成毛泽东事业的“珠穆朗玛峰”,就是典型代表。四是一部分所谓的“知识分子”,他们以“精英”自居,罔视历史,而千方百计地将伟人的“错误”与个人品格联系在一起,从而出现狂热魔化倾向,甚至借“非毛”而抬高蒋介石,这些人如果不是出于对历史的无知,就是别有用心。至于还有个别人,无端地把毛泽东决定出兵朝鲜说成拿中国人生命开玩笑,把毛泽东发动炮轰金门说成是个人意志,是和平年代想玩武器的情绪,更是幼稚之至的不值一驳,当时就受到当事人特别是海峡对岸上层的批评。   樽前谈笑人依旧,岁月过隙今非昨,历史,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地向前推进。我们不可能在以任何“复旧”的方式回到消逝的岁月,更不可能用今天的情势去苛求历史人物。我们只有温故知新,沿着前人开辟的道路把今天的事业推向前进,才是理智的、科学的选择。                              武汉治疗癫痫花费高吗武汉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效果好青玉案哪家癫痫医院比较好长春市哪些医院能治好癫痫病?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