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荷塘“相约春天”征文】朝颜(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09 18:05:28

朝开夕败,晨艳暮衰,花颜短如昙花,美丽转瞬即逝。这花,就是朝颜。

多少年,我一直叫它喇叭花,或者牵牛花。

儿时,见得最多的便是这种花。篱笆枯藤、断垣残壁随处可见,就连一株玉米杆上、一片高粱叶上都是,缠着绕着的藤蔓上,重着叠着的叶片间,总能看到红的、紫的、蓝的花,在晨曦里灿灿地开,在夕阳里哗哗地败。

花,清简、直接,没有重重叠叠的瓣,没有皱皱斜斜的褶,像外婆做的一块印染布,白白的底布上染上了红的、紫的、蓝的颜料,艳艳的,像待嫁的村姑涂了胭脂的脸,浸了满满的羞,在阳光下,妩媚着。

我喜欢看它们,在阳光下,别有风致。粉色的纯洁,像笑着走在乡野里的村姑;紫色的高雅,像贴在墙上年画里的林黛玉;蓝色的幽深,像我家房后的那个水塘,蓄着天空的蓝。它们都在笑,笑得太阳都亮了许多。

这花,像喇叭,长长的柄,圆圆的脸,那黄色的蕊,纤细着,飘渺着,如气息,如声音,在喊,在叫,憋足了劲。它们的喊叫,喇叭一样,叫醒了院子,也叫醒了外婆。

外婆开始忙碌了。她打开鸡门栓,公鸡母鸡满院子欢腾,叽叽喳喳。她拿一把笤帚,洒一些水,清扫院子,刷拉刷拉。然后,她抱了一堆柴禾走向灶堂,风箱就响起来,刺啦刺啦。外婆动作麻利,风风火火,像那些声音,更像开着的啊喇叭花。喇叭花就在院子里的篱笆上,墙上开着,满满的,红红火火,一片一片。

我画的第一种花,就是喇叭花,毛茸茸的柄上,托举起一朵敞着嘴的喇叭花。外婆教的,它开在外婆的“九分牌”香烟纸上。

后来,外婆去世了,喇叭花也凋零了,彻底地凋零了。人的生命短暂,如这喇叭花。谁又能扛过时间?花不能,人也不能。

喇叭花败了,明年还能再开。可是,我只有一个外婆。

我也看过败了的喇叭花,颜色淡下去了,皱皱巴巴,松松垮垮,耷拉着,软瘫着,没有了水分和筋骨撑着,再艳的花,也是一块泥巴。花活着靠骨头,人也是。

喇叭花,还在开放,乡下,田野,墙头,篱笆,随处可见。喇叭花,本来就属于乡下,属于草根。

这从它的另一个名字也可看出——牵牛花。跟“牛”搭边的,肯定属于乡下。这名字容易让人想到乡野:晨曦里,爷爷在左,牛在右,爷爷抽着旱烟,牛在反刍着,爷爷的烟缕,跟牛粗粗的气息缠绕着,缠绕成一种悠闲,勾勒成一幅油画,积着厚厚的光阴。他们的旁边是庄稼,上面缠满了牵牛花。牵牛花开着,艳艳的,迎着阳,这土扑扑的日子也有了光泽,也有了意蕴。

爷爷也最终败给了时间,我的生活里再也没有了爷爷,也没有了牵牛花。

喇叭花没有了,牵牛花没有了。它们有了一个诗一样的名字——朝颜。

是日本人把这个名字叫响的。早晨的颜色,清新,艳丽,像霞光,像女子的颜面,仿佛是一位伊人站在晨曦里,迎着阳光摇曳着,然后是脉脉含情,看你。这意境,这美,亏日本人能想出来,把一段时间,用形色描摹,这习以为常的早晨都被这名字照得绽开了。

朝颜是女子,是美丽的女子。美丽的女子都有故事,花一样多;美丽的女子都热烈,遇到爱情都不管不顾,爱情在,就斑斓地开;爱情不在,就壮烈地败。这样的女子像朝颜。

林黛玉是朝颜。贾黛的爱情是朝阳,更是日暮,有着朝阳的新和烈,也透着凉人心骨的暮气。黛玉爱宝玉,爱得深,爱得到骨子里。她巴巴地等着宝玉抬着轿子迎娶,可这顶轿子却去了宝钗那儿。爱情不在了,生命的筋骨也就坍塌了,她的生命大厦哗啦啦地倒下了。凋零了,在薄凉的世间,她不能再做一朵花,艳艳地开。短暂如朝颜,朝盛夕衰。

黛玉把爱情当做了食物。有时我想,如果,宝玉把轿子抬到了黛玉跟前,黛玉这朵花还会凋零吗?不会,肯定不会,即使她气息奄奄,但爱情会创造奇迹的,会的。爱情有时是药,是灵丹妙药,能治疗痴情女子的病痛。可惜!黛玉生在那个年代,就只能做朝颜,做不了牡丹。

玛拉也是朝颜。玛拉和罗伊在蓝桥一见钟情,只一眼,罗伊就被玛拉的美貌和气质吸引。罗伊爱玛拉,就连她流泪他都心痛,他深情地对马拉说:“我不希望你流泪,除非是为了幸福。”玛拉,这个女子该是很幸福的。她不是没得到爱情,是觉得自己妓女的身份,会玷污了他们的爱情。为了爱,这个女子,魂断蓝桥,与自己的爱人阴阳两隔。她去了,像一股风,悄无声息,但她的气息还在,一直停留在罗伊的身上。

马拉是朝颜,波浪壮阔地爱,悲惨壮烈地死,像朝颜。

《甄嬛传》里有一个镜头看得人心酸,酸成一个疙瘩。允礼死了,喝了甄嬛给端着的毒酒,甄嬛明明知道里面有毒,却不得不亲手把自己心上人毒死,世界上还有比这更令人心疼的事吗?允礼,颤抖的手,端着,一饮而尽。死!多么惨烈,多么无奈!一个硬汉子就这样倒下了,像一团泥,坠落,坠落......

甄嬛说:花落了。

甄嬛这朵花,是要允礼的爱情喂着,才有水色,才艳。允礼去了,她的爱情也没了。她活着,只是作为一个人,一个要报仇雪恨的人,一个心狠手辣的人,一个要致皇上于死地的人。宫廷斗争我不懂,只是那时,看她,像慈禧,像武则天,也像一个巫婆。她再也不是一朵花了。正如她说得:花落了。

即使是花,是朝颜,那也是在允礼活着的时候。后来不是了,凋零了,彻底地凋零了。

喇叭花,牵牛花,朝颜,不论叫什么,就是那朵花。改不了它朝开夕败、晨艳暮衰的短暂,就如人生不能常开不败,到一定的时候,就会凋零,就会败。但这也没什么可怕。像朝颜,开时就灿烂地开,留下美、留下香,足够!

周口的癫痫医院在哪里西安哪家医院可以手术治癫痫病湖北重点癫痫病医院癫痫抽搐漠河哪家医院治得好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