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gqea.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流年】农闲笔记(散文)

来源: 情感文章网 时间:2019-12-23 18:21:34

【摘枸杞】

凌晨四点半,被闹钟吵醒的我爬起来喊我家妞起床。

妞不耐烦地翻了个身,嫌灯光刺眼一把扯来毛巾被蒙住头。我拉开毛巾被,看着她皱着眉头、龇牙咧嘴的表情,忍不住想笑。继续喊她,起不起来啊?你昨晚说让我喊你。听见这话,妞一骨碌爬起来,带着哭腔问几点了啊,别又坐不上车!听见我报的点数没有超时,才慢条斯理地穿衣服。

妞不到十一岁,小学五年级。几天前就闹着要跟同学的妈妈去摘枸杞,说她同学一天挣二十几块钱,她羡慕死了。我听说那里是个人多混乱的地方,坚决反对她去。可接连几天她都不肯放弃这个念头,一天到晚撅着嘴。我今天只好停下手里的活计陪着她去。

我带着睡眼惺忪的妞走在村道上。天上的星星还在眨眼,月亮像个红气球飘在西边的杨树梢上,给人一种错觉,以为是夕阳西下。远处传来汽车打喇叭的声音,一次次撩拨着人的心情,我和妞不由得加快脚步,生怕被车抛弃。赶到车旁,一辆小面包车,车上已经坐了六七个人,妞扯着我挤上车去。本来以为这就要走了,可司机还在狂按喇叭,等了一会儿见没人,又发动车在村道上绕起来。我问旁边的人怎么还不走,一个丫头撇嘴,这才拉了几个人啊,满了就走。我说已经满了啊。昨天这车大小拉了十五个人呢!这丫头一边说一边看着我一脸吃惊的表情,抿嘴笑着。转了一圈,车上拉了十三个人,大人孩子挤得满满的,司机还在左顾右盼地观望,直到没有指望才缓缓发车离开村庄。这时天已经微明,我才看清楚这辆车居然是天津大发。我上次见这种车是十几年前。

后排座上三个人的座位,拆掉靠背后背靠背坐了六个人。剩下的七个人用各种姿势挤在其他四个座位上,连司机共十四个人。是老牌子车也就不说了,你起码新一点啊?车一走,车上的各个部件都发出不耐烦的声音,后面的车门好像随时要掉了的感觉。面向后门坐着的三个人有些焦虑地盯着后车门。我转身叮嘱他们扯住前面人的衣裳,别让车门真开了把人甩出去。司机一个劲儿地给我们宽心,说车门保证不会开。

在心惊胆战中坐着这辆车行驶了二十多分钟,总算看见摘枸杞的地方。就在大家松了一口气的时候,后车门恶作剧般地翘了起来,后面的三个人大声呼喊快停车。好在司机开得不快,一下子就停了下来。他嘟囔着下车来,关了好几次都没关好,最后踹了两脚才关上了车门。又开了五分钟,到达枸杞地。

大家逃跑似的冲下车,赶紧去抢小水桶。只有抢到水桶才能摘枸杞。老板站在地头等着,等大家都拿到水桶才安排怎么摘枸杞。看着一颗颗红果娇艳地挂在低矮的枸杞树上,我觉得新奇,同时也发愁,那么小的颗粒,要一颗一颗摘,摘一斤一块钱,这一早晨能挣几个钱啊?

枸杞树整齐地排列在地里,横行竖行都是一样的距离,每棵树都红绿相间,有的红色多于绿色,一根根小枝条上错落地挂满了红色的枸杞子,像用红珠子穿起来的门帘,围成一圈。摘的人就要把这些小枝条拎起来一颗颗摘掉上面的红果果。老板分配了任务就不管了,一群人三个一组两个一伙,开始围着一棵树摘了起来。

我和妞是一组,她摘一面,我摘一面。这时没有人说话,都全神贯注地开始摘枸杞。我感觉自己手不是手脚不是脚的,一颗枸杞三两下也摘不下来,再看旁边一起来的人,人家桶底都已经被枸杞覆盖了。连我家妞都摘得比我快。\\\\\\\\\\\\\\\'

枸杞要都大一点倒还好摘,可偏偏也会有小不点,像营养不良的孩子蔫头耷脑的,遇见这种的,摘枸杞的人只能大呼倒霉,又难摘又没数量,可没办法,摘了好的,不好的也要摘啊。十点钟,别人都摘了快两桶,我才一桶刚满。提过去称称,十斤半。也就是说我才挣了十块五毛钱,妞卖了八块。我有些沮丧,要是干小时活,这会儿也挣了二三十块钱了。和妞抱怨,妞说没事,你就当来看风景。我只能拿白眼翻她。

摘得不行,心思也就不在这儿了,抬眼望去,这片地里到处都是人,男人,女人,上到七十多岁老太太,下到三五岁的娃儿,女人就不说了,连大老爷们都在摘枸杞。今年外出务工的人大都没活干,早回来了。可生活还要继续,所以男人也来摘枸杞。

一个老太太拎着板凳坐着摘,旁边可能是儿子和儿媳妇,还有一个小孙子。小孙子被太阳晒得脑门上全是汗,不过他一点都不闹腾,倚在奶奶身边吮着手指咿呀咿呀说着什么,老太太一边摘枸杞一边哄着小孙子。儿子儿媳手忙脚乱忙采摘,旁边已经放了三桶枸杞,看来人家今天早晨收入不会太差。都说摘枸杞胜在人多,人多才能挣钱,这是事实啊!我看着妞晒红的脸和桶里不多的枸杞,心里满是哀叹。让人侧目的是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像楼梯一样依次排开,大的有七八岁,小的顶多四岁,拖着鼻涕一颗颗摘着枸杞,手被枸杞树上的刺划出一道道白印,纵横交错。远处传来卖东西的吆喝声:麻辣条,方便面,矿泉水……小孩子说妈妈我要吃方便面,话刚出口就被那女人一巴掌扇回去了:一早上摘了几把枸杞,你要方便面?赶快好好摘,不然看我不打你。孩子委屈得闪着泪花继续摘起了枸杞,眼睛不时冲着卖东西的那里张望。妞有些吃惊地看着我,小声说,妈妈,那个娃真可怜。我怕那女人听见,用眼神示意妞不要再说。

老板家的孩子似乎不少,盯人的,监工的,过秤的,往回拉货的。盯人的那个不时丢出几句警告的话:摘干净,大小都摘了,不要把叶子带下来,不然过秤的时候扣钱,不然就不让你们摘了,不然不给你们工钱,不然……我看见好几个女人翻着白眼瞪她,对着她的背影低声骂着。可一会儿她又飘过来威胁警告一番,如此反复,她咋就不累呢?一个老太太感叹:下苦的人,看脸势啊!你以为人是看你的脸势,人是看钱的脸势,才来受你的气!

我给了妞五元钱,让她去买点吃的来。许是妞被那个娃的事情影响,居然只买了一瓶矿泉水和一袋方便面。我让她再去买点别的,她怎么都不去。

两点多,这家的枸杞总算摘完,我和妞一共挣了三十七块五,除过妞买东西的五元就剩三十二元了。一起来的人家有的一个人就挣三十元。

老板给早晨那个天津大发司机打电话送我们回家。一起来的人面面相觑,那样一辆快散架的车,还敢再坐吗?说话间,那辆车呼啸而来,我们硬着头皮又挤了上去,鉴于早晨后车门突然开了,这次后面的人紧紧抓着前面人的衣服不撒手,摇摇晃晃中启程回家。一路上,后车门又开了三次……

回家疲惫不堪。我郑重警告妞:再和我说去摘枸杞,我也拿巴掌扇你。

【戴了鼻环的牛】

挣开缰绳束缚的牛在狭小的牛圈里撒着欢,踢得牛粪四溅,缰绳被扯得四分五裂,沾满牛粪,一遍又一遍被牛踩踏,直到没入厚厚的牛粪中。这还不算,旁边的同伴也成了它玩乐的目标,一会儿拿犄角顶,一会儿用蹄子踢。另一头牛忍受着它的疯狂,不敢有大动作来反抗,它的鼻子上穿着小拇指粗的鼻环呢,稍一用力,就是钻心的疼痛。比起鼻环扯出的疼痛,同伴的蹄子踢过来根本不算什么。

牛折腾累了,牛圈却被它弄得一塌糊涂。明子进来添草时,看见凌乱的牛圈心里的火冒了出来。这已经是这头牛第七次弄断缰绳,一直没舍得给它戴鼻环,没想到这家伙越来越闹腾了。

明子扯了一根绳想拴住它,可它故意站得远远的不过来。明子挖了半碗麸料过来撒在牛槽里,它经不住诱惑挪过来舔,明子拿准备好的绳套挽住了牛犄角。它甩着屁股拼命向后扯,明子把绳紧紧在杠子上绕了几圈。一牛一人就这样对峙着。

这头牛又一次被拴起来。明子这次没有给它重新挽缰绳,而是坐在阴凉处削起了一根木质比较硬的木棍,刀子一次次刮过去,木棍的一端开始尖锐起来。直到无比尖利时,明子才放下手里的刀子,翻箱倒柜找出给牛特制的鼻环。鼻环是用小铁棒扭出来的,形状像大半个门环,一大一小,两头扭了扣套起来,如一个对称的铁葫芦。明子又拿碗倒了半碗食用油端着,手里提着鼻环和削好的木棍走向牛圈。

犄角被拴住的牛还在继续调皮,用头拱着同伴的脖子。明子来到牛跟前使劲扯住缰绳想让牛头离自己近一点,可拴在犄角上的绳子根本控制不了牛头,来回拉扯了一阵儿,牛占了上风。明子只好松手。明子一看不行,又找来绳子拴住牛犄角绑在另一边的木桩上,同时又给牛挽了一个简易的缰绳。这次是从牛嘴巴旁边掏过去,牛头一下被控制住了。

牛被三根绳子拴住了头,没有了大的活动空间。明子把鼻环解开一端用食用油涂抹了一遍放在牛槽边上,右手拿着削尖的木棍,左手试图抓住牛鼻子。牛两侧鼻孔之间是一层薄薄的脆骨,给牛扎鼻环其实就是要刺穿这层脆骨,把鼻环穿过去,让牛受到限制不敢有太多的活动。这样喂养起来就轻松许多。

明子试探了几次都没有抓住牛鼻子,总是在就要抓住的瞬间被牛巧妙躲开。而几次试探也让牛恐惧起来,开始奋力挣扎,试图甩脱头上的绳子。牛像马一样前蹄腾空了几次,左右扭着身子,愤怒地甩着头,可三根绳子足以把它拴住。它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的。

牛在挣扎中把绳子勒在了自己的右眼上,疼痛让牛终于慢了下来。明子乘机用拇指和中指掐住了牛鼻子里的脆骨,右手执着木棍的利尖朝最薄的部分刺过去。第一次因为牛的挣扎没刺穿,只好刺第二次。牛痛苦得张嘴哀号起来。第二次成功刺穿,鲜血顺着牛鼻子流下来,沾染在了明子手上和木棍上。拔掉木棍,拿过来鼻环穿过去,牛疼得四蹄撑得紧紧地一动不动,只希望这种痛苦尽快结束。

鼻环穿进了牛鼻子,明子又抹了些食用油来回活动了一下,用细绳子固定好鼻环,拴好缰绳。牛的痛苦总算结束。明子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微笑,这下再也不用担心牛扯断缰绳。解开三根绳子束缚的牛,牛的右眼被绳子勒得红肿,不停地流泪。牛伸出舌头舔着自己鼻子上的血,抚慰着被刺穿的鼻子,也适应着鼻环在血肉中的存在。

【我哭泣的不过是一只羊】

我在斋月的这个下午无比悲伤,蹲在一只小羊面前,任鼻涕眼泪顺着下巴跌在地上,摔碎溅开,消融在泥土里。摔落的泪滴反复重叠,把地上浸湿了鸡蛋大的一片。

几只大羊用庄严的表情看着我,也许它们脸上不是庄严的表情,只是被我哭泣的样子惊吓到了,又或许是它们的空间多了一个我,它们有些不知所措……在这样一个下午,我和羊待在羊圈里,大羊看着我,我看着小羊,我们都沉默着,无法猜想彼此的心思。

我面前的小羊是今年羊羔里面最好的一只,雪白的皮毛覆盖着它线条优美的身体,眼睛周围的毛色是棕黄的,个子比同龄的羊羔高出许多。我满怀希望地想象着它繁衍生产的羊羔会和它一样漂亮,或者会比它更出色。然而此刻,它站都站不起来,慌乱地喘息着,目光呆滞,像久病的人一样无力地靠着墙,勉强支撑着脑袋,张望着羊槽里的干草。以前蜷曲整洁的皮毛上沾满了草屑和羊粪,让它的形象颓败不堪。

我把它揽进怀里,想抱它站起来去槽边吃口草。它颤抖着勉强撑住四肢,头无力地靠在我怀里看着干草,虚弱地眨着眼睛,眼睛里闪烁着无能为力的光。我不敢松开手,怕它又一次摔倒。羊毛和草屑蹭了我一身,而它实在是站不起来。我轻轻把它放倒,还原了它原来的姿势,希望它能舒服一些。

我一把一把掀开羊毛寻找着它身上的伤痕,除了粉红色的皮肉,找不出一点外伤,可看它的样子似乎不行了。心里闪过无数念头,给它吃点止疼药或者消炎药会不会有用?瞧它痛苦的样子,宰了它是最明智的选择。可是它才八个月大,是几只羊羔里面最好的一只。想起这些眼泪又不争气地流了出来,我一只手托着小羊的脑袋,一只手抹着自己的眼泪,这时候眼泪是我纠结情绪唯一的出口,此刻的我和这只小羊一样无助。其他羊继续用我不懂的眼神看着奇怪的我,羊圈里难得地安静起来。

以往它们多不安分啊。有草的时候号,没草的时候还号,听见人的脚步声号,看见人在院子里还是号。它们无时无刻用号叫吸引着人的注意,提醒着人不要忽略它们的存在。久了,羊的号叫成了噪音,让喂养的人无比烦躁,忍不住想揍它们那张爱嘶号的嘴。这只小羊就是被一群羊的嘶号所殃及,搅草的棍子落下时,别的羊四散逃离,倒霉的就是它了,一棍子下去,敲在它的脑袋上,它倒地抽搐起来。

羊群此时继续沉默,我无从猜测它们的想法,但是它们的确不再号叫。它们像一群惹了是非的长舌妇人一样,远远围观着这只站不起来的小羊,猜想着最后的结果。

羊群的沉默让我气愤,小羊奄奄一息地躺着,头已经抬不起来,羊粪和草屑沾上了它的嘴唇和鼻子。除了继续抹眼泪,我不知道自己能干嘛。宰了它是男人们做的事情,而且必须是念过《古兰经》的男人。

看着小羊越来越虚弱,我去找打它的人,拜托他去请个人来宰了小羊,怎么也不能让小羊死了,死了的羊是得不到真主的恩典的。他躺在床上面无表情地闭着眼睛,不耐烦地拒绝了我的要求。我们这里除了过“尔曼里”或者羊生病以外,很少宰羊;请人来宰羊,念经人肯定要问宰羊的原因,念宰羊的祈祷词是要说明是因为什么原因宰的,举意或者病患。他把小羊打成这样,叫念经人来宰是很丢脸的事情,他可不想被人笑话。他不去,我固执地站在床边不肯走。

他半躺在床上,眼睛看向窗外。我站在他对面,愤怒地盯着他。我们的对峙足足进行了二十多分钟,寺里念起了礼“底格勒”拜的邦克,我的固执让他忍无可忍,翻身起来戴上白帽子去了寺里。我枯坐着,任鼻涕眼泪把我包裹,因为我不确定他会不会请念经人来。

寺里礼拜回来的人走在村道上,他领着两个人进来了,一个念经人,一个邻居。他不好意思地和他们解释他失手打了小羊的经过,那两个人也觉得惋惜。我松了一口气,不再哭泣。

念经人的手里提着一把短刀,明晃晃的,他们三个人奔向羊圈,羊群惊恐地挤成一团,把小羊孤零零地暴露在羊圈的空旷处。虚弱的小羊被他提着前腿拎了出来。念经人用左手拇指指甲盖试了试刀子的锋利程度,满意地挽起袖子准备宰小羊。

这把刀切开小羊脖子底下的皮肉,割断它的喉咙,带出淋漓的鲜血喷溅在了地上、念经人的刀柄上,以及按着小羊不让它挣扎的那只手上。小羊的皮毛战栗抖动着,羊粪和草屑落了一地。在刀子拿开的瞬间,小羊最后蹬了一下蹄子,像是和羊妈妈道别。在念经人高声赞颂真主时,小羊蓝殷殷的眼睛半闭着,安详,宁静……院子里弥漫着淡淡的血腥味,惹来一只野猫蹲在墙头偷窥。

小羊被宰掉了,我的心里暂时平静了下来,邻居正在剥皮,而接下来剔骨切肉的事情由我来做。虽然我参与了对它生命的了结,但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真主的口唤,让它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得到了真主的眷顾。

而我哭泣的不过是一只羊。

果真是这样的吗?我有些怀疑自己。

昆明癫痫病医院哪家治得较好湖北哪所医院治疗癫痫好杭州看癫痫病哪家医院比较专业呢癫痫病治疗要点都有啥?

优秀美文摘抄

热门栏目